淨土宗
淨土文庫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淨土文庫 > 智隨法師文章
top

智隨法師文章

法義篇

  1. 因果與空性
  2. 法門無量,念佛第一
  3. 如何超越三界
  4. 念佛,需要清淨心嗎?
  5. 在念佛之餘是否要另念一半的觀音?
  6. 一聲稱念罪皆除,為什麼還在胞胎中住十二劫?
  7. 善導大師為何以疏釋《觀經》開宗?
  8. 十方諸佛為什麼要讚歎阿彌陀佛?
  9. 淨土宗之特質——指方立相,住心取境
  10. 弘揚佛教文化 促進社會和諧
  11. 淨土三經對告眾之探微
  12. 無上利益的法門(三)
  13. 無上利益的法門(二)
  14. 無上利益的法門(一)
  15. 淨土法門的信心從哪裡來?
  16. 觀音與彌陀
  17. 概說佛法之判教(二)
  18. 概說佛法之判教(一)
  19. 《大經》解讀
  20. 機法深信
  21. 《淨土文獻叢刊》總編序
  22. 《靈岩法要》編序
  23. 《淨土宗判教史略要》學習補充資料
  24. 有關自力他力的妙喻
  25. 印光大師念佛問答
  26. 略說淨土法門興起緣由二
  27. 略說淨土法門興起緣由一
  28. 略談「護念」之義
  29. 佛來助念 正念往生
  30. 一心不亂 三心具足
  31. 念佛餘行 勝劣比較
  32. 何故無問 自說此經
  33. 佛何偏勸 往生西方
  34. 三經五經 親疏有別
  35. 話說淨宗 師資傳承
  36. 也說「易往而無人」

隨筆篇

  1. 無諍
  2. 諦聽,諦聽,善思念之
  3. 如何看待道場、團隊裡的是非
  4. 學佛,越簡單越好
  5. 千里燒香不如在家念佛
  6. 入佛門徑 判教為首
  7. 如何判別「真實之法、方便之法」?
  8. 常與無常當如何?
  9. 從解、行二門談「一門深入」「廣學多聞」
  10. 何為「一門深入」,你真瞭解嗎?
  11. 「三業無功」的念佛能往生嗎?
  12. 《認祖歸宗》
  13. 學佛法,找明師,有方法!
  14. 為什麼有人念佛念得很開心,有人卻念得很煩惱?
  15. 居士能做弘法的事嗎?
  16. 逼上梁山
  17. 關於念佛現當二益的法語
  18. 五濁惡世的我們一定要仰靠阿彌陀佛
  19. 做一個真實的念佛人
  20. 念佛能否成為千萬富翁?
  21. 彌陀垂跡,大成淨宗
  22. 人人皆需要佛法
  23. 重慶一行記實感懷
  24. 何為「一心不亂」?
  25. 豈能任意隨緣
  26. 凡夫不可盲目地效仿菩薩
  27. 為學與為道
  28. 略談楊仁山與日本學人辯論法義之事(摘)
  29. 學淨土門之人 不可相信菩薩不相應教法
  30. 念佛人應建立內心的道場
  31. 念佛人應保持的心態
  32. 念佛人日常生活中的行為準則
  33. 印祖論全仗佛力與兼仗佛力
  34. 監獄裏寄來求法之信
  35. 不敢有疑
  36. 話說「名」與「利」
  37. 什麼叫念好?十念當往生!
  38. 亦論「隨緣」與「攀緣」
  39. 平淡是真 念佛最樂
  40. 人生的希望 生命的歸宿
  41. 一德具萬德 一福納萬福
  42. 瞻禮「龍門石窟」有感
  43. 略談楊仁山與日本學人辯論法義之事

因果記實篇

  1. 因地不真 投身為豬

念佛感應篇

  1. 燒香禮佛 禍去福來
  2. 乞求觀音 兒子病好
  3. 彌陀捶背 倖免車禍
  4. 可愛小鳥 系列感應記
  5. 一念呼救 立蒙感應
  6. 夢見善導 歸入念佛
  7. 我的眼好了 佛眼卻壞了

往生記實篇

  1. 豬聞開示 柔軟往生
  2. 舍利現心字 昭示念佛理
  3. 植物人念佛 安祥往生
  4. 臨終遇緣 奇特往生

法師介紹

  1. 智隨法師介紹

淨土宗之特質——指方立相,住心取境

       淨土宗以念佛求生西方淨土為宗旨,此與通途法門似有三種根本之矛盾:一有相與無相,二心外與心內,三往生與無生。此三問題若不闡明,淨土宗難以確立。雖隋唐時期即已闡明此三大問題,因典籍失傳故,至使宋明以來,一直爭論不休,《淨土十要》中即收有此類問題之大量論述。乃至今日,此類問題仍困惑諸多行人。

 

       最早論及「往生與無生」之問題是曇鸞大師,道綽大師繼承其說,再論及「有相與無相」「心外與心內」之問題,將三者合而論之,通途與淨土各有所宗,意旨有別,至此一一明瞭,聖淨二門判有了堅實內涵,淨土立宗有了獨立基石。此三說明了,淨土宗意自趨明朗,發展至善導,則暢明淨土宗「指方立相、住心取境」之本意,開顯淨土宗之特質。試一一論之。

 

       一、三大問題之說明

       (一)關於有相與無相:

       通途法門,凡重般若、中觀之空性者,無不注重無相,以無相為究竟。《金剛經》則明言:「凡所有相,皆是虛妄。」故於淨土處處論有相,自有視其不究竟,轉增繫縛之說。

 

       《安樂集》於「破妄計大乘無相者」云:

       問曰:或有人言:大乘無相,勿念彼此;若願生淨土,便是取相,轉增漏縛,何用求之?
答曰:如此計者,將謂不然。何者?一切諸佛說法,要具二緣:一依法性實理,二須順其二諦。彼計大乘無念,但依法性。然謗無緣求,即是不順二諦。如此見者,墮滅空所收。是故《無上依經》云:「佛告阿難:一切眾生若起我見如須彌山,我所不懼。何以故?此人雖未即得出離,常不壞因果,不失果報故。若起空見如芥子,我即不許。何以故?此見者破喪因果,多墮惡道;未來生處,必背我化。」今勸行者,理雖無生,然二諦道理非無緣求,一切得往生也。是故《維摩經》云:「雖觀諸佛國,及與眾生空;而常修淨土,教化諸群生。」又彼經云:「雖行無作,而現受身,是菩薩行。雖行無起,而起一切善行,是菩薩行。」是其真證也。

 

       大乘空宗在法性實相上是主空無自性的,自然也就主無相了。而「淨土」無疑是一種「相」,所以,如果僅從空宗的法性實相方面去看,信仰淨土就是一種與空觀相背的「取相」之行,這樣非但不能得解脫,反而更增加有漏之繫縛,所謂「轉增漏縛」也。此乃偏解空宗者,視空即一無所有,近於惡取斷滅空。《摩訶般若經》本身即有言:「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時,不壞諸法相。」《金剛經》雖言「凡所相皆是虛妄」,但又言:「須菩提,莫作是念,如來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於法不說斷滅相。」道綽大師對此而言,大乘佛教不僅要「依法性實理」,而且還得「順其二諦」,不可因「真空」而廢「妙有」,否則即是「墮滅空所收」。此即道綽依中觀二諦理,來說明淨土之有相不背空宗二諦之理,是故勸言:「今勸行者,理雖無生,然二諦道理,非無緣求,一切得往生也。」

 

       淨土既為有相,執空性者即視其為虛妄之相,如同輪迴諸相,認為淨土乃「著相菩提」。為區別淨土之相與輪迴之相的不同,道綽大師更進一步論述道:

 

       凡相有二種:一者於五塵欲境,妄愛貪染,隨境執著。此等是相,名之為縛。二者愛佛功德,願生淨土,雖言是相,名為解脫。何以得知?
如《十地經》云:「初地菩薩,尚自別觀二諦,勵心作意;先依相求,終則無相,以漸增進,體大菩提。盡七地終心,相心始息。入其八地,絕於相求,方名無功用也。」是故論《十地經論》云:「七地已還,惡貪為障,善貪為治;八地以上,善貪為障,無貪為治。」況今願生淨土,現是外凡,所修善根,皆從愛佛功德生,豈是縛也!
故《涅槃經》云:「一切眾生有二種愛:一者善愛,二者不善愛。不善愛者,唯愚求之;善法愛者,諸菩薩求。」
是故淨土論《往生論註》云:「觀佛國土清淨味,攝受眾生大乘味,類事起行願取佛土味,畢竟住持不虛作味。有如是等無量佛道味。」故雖是取相,非當執縛也。
又彼淨土所言相者,即是無漏相、實相相也。

 

       道綽大師將「相」分為二種:一是五塵欲境之縛相,不得解脫。二是愛佛功德之解脫相,亦是無漏相、實相相。信仰淨土雖是執相,但非是執縛相,而是執解脫相、無漏相、實相相。執繫縛相是不善愛,是輪迴之業;執解脫相是善愛,是解脫之業,乃是菩薩修行必經之階段,即菩薩必須經歷「先依相求」而「終則無相」、「絕於相求」的過程,才能達到解脫境地。此道綽大師依大乘空宗之理,說明淨土取相之行與大乘無相之行看似為二,實質並不相悖,以淨土是無漏相、實相相故,先依相求,終則無相。進而言之,相與無相,二而不二,實相無相而無不相故,他宗於此多有闡釋,如華嚴宗澄觀大師云:「相與無相,等無有二。」觀一切般若、實相類經典,佛欲說法時,無不顯現各種瑞相,如說《法華》,以放光、動地、雨華為相;將說《涅槃》,以聲光遍照、普告為相;欲說《般若》,以散金華為相;說《華嚴》時,則六種震動,雨眾華、香、蓋雲。如是而觀,即知有相不礙無相、淨土不異般若矣。如主般若無知、法身無相之僧肇亦云:「聖智無知而萬品俱照,法身無象而殊形並應。」經云:念佛即是無上深妙禪,亦顯明此一至理。相與無相,或各論一邊,實二者不悖。所謂「色即是空故真如實相,空即是色故相好光明」。

 

       (二)關於往生與無生:

       按大乘空宗理念,主張無生之理。既然「生為有本,乃是眾累之元……捨生求無生者何有脫期」?那麼,何故還要「勸生淨土」呢?這豈不是「棄生求生,生何可盡」?曇鸞大師最早詮釋此意,道綽大師繼而釋曰:「彼淨土乃是阿彌陀如來清淨本願無生之生,非如三有眾生愛染虛妄執著生也。何以故?夫法性清淨,畢竟無生,而言生者,得生者之情耳。」何以知淨土往生是無生之生呢?道綽大師除了以「法性清淨,畢竟無生」來釋之以外,又進而解釋道:「今言生者,是因緣生,因緣生故即是假名生,假名生故即是無生,不違大道理也。非如凡夫謂有實眾生、實生死也。」如經所言,往生者,乃「蓮花化生」也。

 

       由於淨土是因緣生、假名生,所以淨土往生不是實生死之生,而是無生之生,只是隨俗而說,得生者之情耳。此乃承曇鸞之說,既將淨土往生與實生死之「生」區別開來,使之不與「生為有本,乃是眾累之元」的觀念相抵觸;又將淨土往生與空宗無生觀念協調起來,使淨土信仰立於不敗之地。

 

       無生之理難知難證,往生之道易行易入;因往生而證無生,此淨土之優勢也,一切凡夫因此可入聖賢之域。如曇鸞《往生論註》云:「彼下品人,雖不知法性無生,但以稱佛名力,作往生意,願生彼土。彼土是無生界,見生之火自然而滅。」


      


       (三)關於心外與心內:

       除空宗與淨土需要融會,有宗如唯識主張 「唯識無境」說,乃至禪宗有「心淨土淨」之「唯心淨土」說。依此而觀,淨土是有是無,是內是外,仍是問題。所以道綽在破空宗的「異見邪執」之後,又提出要破「心外無法者」。《安樂集》云:「或有人言:所觀淨境約就內心,淨土融通,心淨即是,心外無法,何須西入?」這種觀點即《維摩經》的唯心淨土說,道綽對此而言:「若攝緣從本,即是心外無法;若分二諦明義,淨土無妨是心外法也。」從「攝緣從本」而言,則「心外無法」,以一切相皆心生、一切法不離心故,此就真諦言;若「分二諦明義」,則無妨「心外有法」,以有相可見故,此就俗諦論。真俗無礙,言心外無法亦可,言心外有法亦可。如是依二諦說,再一次從有宗那裏肯定了淨土之真實存在性。不僅如此,道綽還指出:唯上根人才可入「心外無法」的「唯心淨土」;中下根人,則可入「心外有法」之「西方淨土」。如其所言:「中下之輩,未能破相,要依信佛因緣,求生淨土。」淨土宗心外立法,指方立相,正為「中下之輩」,所謂「本為凡夫」也,宗義漸次明朗!

 

  

 

       道綽依曇鸞之說,融會了空宗與淨土之關係,有其繼承之處。而融會有宗之處,說明淨土之真實存在,可謂發前人之未發,奠定淨土宗立宗之根本。其說除理論之說明外,實亦情有所指,如當時之智滿,與道綽同師瓚禪師,智滿即所謂「妄計大乘無相者」,道綽曾勸其歸心淨土,以機緣、難易而論云:「法有生滅,道悟機緣。觀相易入其門,涉空頗限其位。願隨所說,進道有期。」另有曇選,住並州興國寺,以護法知名,即是執無生之人,其臨終時曰:「吾命將盡,何處生乎?」道綽勸其歸淨土,曰:「阿闍梨,西方樂土,名為安養,可願生彼?」曇選答曰:「咄!為身求樂,吾非爾儔。」道綽曰:「若爾可無生耶?」彼曰:「須見我者而為生乎!」此二人即道綽所破「妄計大乘無相」及「樂生淨土多喜著樂」之人,一執無相,一執無生,故不願往生淨土。道綽有感而發,應緣而起,破此異見邪執,以彰淨土正義。

 

       二、本有宗旨之確立

       以上三說之確立,為淨土立宗掃清知見障礙,淨土與聖道之別,有了明顯分際。善導大師於三說之上,更進一步提出了淨土立宗之要在「指方立相,住心取境」,完全脫離了空有二宗之理路,正依三經開顯淨土宗本有之特色。此說源於《觀經》「是心作佛,是心是佛」之辨義。如何理解《觀經》此文,隋唐各家眾說不一,善導大師《觀經疏》有云:「或有行者,將此一門之義,作唯識法身之觀,或作自性清淨佛性觀者,其意甚錯,絕無少分相似也。」此即先述他家之解,或作唯識法身觀,或作清淨佛性觀,皆通途之理,非淨土之意,故云「其意甚錯」。後即正解此經意云:

 

       今此觀門等,唯指方立相,住心而取境,總不明無相離念也。如來懸知,末代罪濁凡夫,立相住心尚不能得,何況離相而求事者?如似無術通人居空立舍也。

 

       此釋即明言淨土一法之特質在:「指方立相,住心取境」,總不明無相離念也。指方立相,就佛邊而言;住心取境,就眾生邊言。佛指方立相,眾生住心取境,此即法門特質,所謂有所指有所立,有所住有所取也。何故如此?為「末代罪濁凡夫」故,佛知末代罪濁凡夫,立相住心尚不能得,何況離相而求事者?

 

       除善導依《觀經》之釋外,再觀《阿彌陀經》之文「從是西方過十萬億佛土,有世界名曰極樂,其土有佛號阿彌陀佛」,其指方立相、住心取境之意,更為鮮明直截。釋迦本師於通途法門之外,何故別開淨土一法,指方立相,旨在西方?推尋其源,根本在別為凡夫,大悲於苦者。以通途法門,皆為聖者,極智慧離生死,凡夫智淺,無有其分。故於凡夫之機,別開此門,大悲垂化。如善導《法事讚》云:「但為凡夫亂想,寄託無由,故使釋迦諸佛不舍慈悲,直指西方十萬億剎,國名極樂,佛號彌陀,現在說法。其國清淨,具四德莊嚴,永絕譏嫌,等無憂惱。人天善惡,皆得往生,到彼無殊,齊同不退。何意然者?乃由彌陀因地,世饒王佛所,捨位出家,即起悲智之心,廣弘四十八願。以佛願力:五逆之與十惡,罪滅得生;謗法闡提,迴心皆往。」此釋可謂大明指方立相之肝要。

 

       三、總結

       以上三大問題之解決,淨土宗之特質得以浮現出來,有相不礙無相,往生不礙無生,心外不妨心內。如是顯淨土宗既不悖於通途佛法之理,又有自身所獨有的特質。前之曇鸞、道綽在和會中建立淨土宗特質,善導大師則正依經典,立於本位,特顯淨土宗之特質在指方立相,住心取境,如是則完全不與他宗和會,獨顯淨宗之妙。此一「指方立相,住心取境」之特質,正與「淨土一法,本為凡夫」相契相合。正所謂「弘聖道者,以證理為津梁;弘淨土者,以往生為極致。若不爾者,宗義何顯。」宋明以來,一因善導法脈之失傳,二因諸宗之融混齊歸,致使淨土與聖道再次糾纏不清,苦於自立,不得不作大量之會通詮釋,融合之態成為大勢,以致於對淨土有「寓宗」之說。雖名曰「寓宗」,其實亦有雙重意義:一就義理而言,淨土寓於諸宗;二就歸向而言,諸宗寓於淨土。若明瞭淨土宗之特質,則淨土宗自可獨立不倚,而為諸宗所共同歸向矣。

 

分享到
中華淨土宗協會
淨土宗文教基金會

11059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50巷22弄41號
電話:02-2758-0689
傳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