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土宗
淨土文庫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淨土文庫 > 智隨法師文章
top

智隨法師文章

法義篇

  1. 廣說諸法與專修一法有何關係
  2. 《無量壽經》的「法深信」觀
  3. 禪與淨土之比較
  4. 西方淨土的指方立相是一種執著嗎?
  5. 36次呼喚你的名字,只為讓你「醒來」
  6. 《楞嚴經》中暗藏的玄機是什麼
  7. 因果與空性
  8. 法門無量,念佛第一
  9. 如何超越三界
  10. 念佛,需要清淨心嗎?
  11. 在念佛之餘是否要另念一半的觀音?
  12. 一聲稱念罪皆除,為什麼還在胞胎中住十二劫?
  13. 善導大師為何以疏釋《觀經》開宗?
  14. 十方諸佛為什麼要讚歎阿彌陀佛?
  15. 淨土宗之特質——指方立相,住心取境
  16. 弘揚佛教文化 促進社會和諧
  17. 淨土三經對告眾之探微
  18. 無上利益的法門(三)
  19. 無上利益的法門(二)
  20. 無上利益的法門(一)
  21. 淨土法門的信心從哪裡來?
  22. 觀音與彌陀
  23. 概說佛法之判教(二)
  24. 概說佛法之判教(一)
  25. 《大經》解讀
  26. 機法深信
  27. 《淨土文獻叢刊》總編序
  28. 《靈岩法要》編序
  29. 《淨土宗判教史略要》學習補充資料
  30. 有關自力他力的妙喻
  31. 印光大師念佛問答
  32. 略說淨土法門興起緣由二
  33. 略說淨土法門興起緣由一
  34. 略談「護念」之義
  35. 佛來助念 正念往生
  36. 一心不亂 三心具足
  37. 念佛餘行 勝劣比較
  38. 何故無問 自說此經
  39. 佛何偏勸 往生西方
  40. 三經五經 親疏有別
  41. 話說淨宗 師資傳承
  42. 也說「易往而無人」

隨筆篇

  1. 往生是一件非常隆重的事
  2. 往生的大門在哪裡
  3. 我們的心量要敞開,敞開到接納所有人走向念佛的道路
  4. 教理越深入、信心越扎根,越會老實念佛
  5. 人生最大的福報
  6. 每天念一聲佛就可以往生,為何還要多念
  7. 人生的歸宿,成佛的寶典
  8. 十方世界都流行,十方諸佛都讚歎的一部經
  9. 淨土法門真能「即生成就」嗎?
  10. 如何看待佛教眾多不同的經典
  11. 觀音菩薩與阿彌陀佛的「合作」
  12. 《觀經》講了修行的三種方法,你知道是哪三種嗎?
  13. 善導大師講的「決定深信」有何含義?
  14. 佛為三個人說淨土三經
  15. 我們的善根可以跟彌勒菩薩一樣多,你相信嗎
  16. 一部只「擺事實」,不「講道理」的經典
  17. 淨土復興的根本保證
  18. 佛力最能改變人心
  19. 樂邦有路 起信即生
  20. 關於《無量壽經》翻譯史與會集現象
  21. 佛是如何護念眾生的?
  22. 如何看待不同經典?
  23. 人是活著往生還是死了往生
  24. 佛面與人面
  25. 一個道場的氛圍比什麼都重要
  26. 怎麼知道親人往生沒有?
  27. 得到25位菩薩保護的人
  28. 暫居於娑婆,常住於極樂
  29. 什麼是佛心?
  30. 果已熟,速摘!
  31. 一切恐懼,為作大安
  32. 為啥要往生?
  33. 提升自我無止境
  34. 無諍
  35. 諦聽,諦聽,善思念之
  36. 如何看待道場、團隊裡的是非
  37. 學佛,越簡單越好
  38. 千里燒香不如在家念佛
  39. 入佛門徑 判教為首
  40. 如何判別「真實之法、方便之法」?
  41. 常與無常當如何?
  42. 從解、行二門談「一門深入」「廣學多聞」
  43. 何為「一門深入」,你真瞭解嗎?
  44. 「三業無功」的念佛能往生嗎?
  45. 《認祖歸宗》
  46. 學佛法,找明師,有方法!
  47. 為什麼有人念佛念得很開心,有人卻念得很煩惱?
  48. 居士能做弘法的事嗎?
  49. 逼上梁山
  50. 關於念佛現當二益的法語
  51. 五濁惡世的我們一定要仰靠阿彌陀佛
  52. 做一個真實的念佛人
  53. 念佛能否成為千萬富翁?
  54. 彌陀垂跡,大成淨宗
  55. 人人皆需要佛法
  56. 重慶一行記實感懷
  57. 何為「一心不亂」?
  58. 豈能任意隨緣
  59. 凡夫不可盲目地效仿菩薩
  60. 為學與為道
  61. 學淨土門之人 不可相信菩薩不相應教法
  62. 念佛人應建立內心的道場
  63. 念佛人應保持的心態
  64. 念佛人日常生活中的行為準則
  65. 印祖論全仗佛力與兼仗佛力
  66. 監獄裏寄來求法之信
  67. 不敢有疑
  68. 話說「名」與「利」
  69. 什麼叫念好?十念當往生!
  70. 亦論「隨緣」與「攀緣」
  71. 平淡是真 念佛最樂
  72. 人生的希望 生命的歸宿
  73. 一德具萬德 一福納萬福
  74. 瞻禮「龍門石窟」有感
  75. 略談楊仁山與日本學人辯論法義之事

因果記實篇

  1. 因地不真 投身為豬

念佛感應篇

  1. 燒香禮佛 禍去福來
  2. 乞求觀音 兒子病好
  3. 彌陀捶背 倖免車禍
  4. 可愛小鳥 系列感應記
  5. 一念呼救 立蒙感應
  6. 夢見善導 歸入念佛
  7. 我的眼好了 佛眼卻壞了

往生記實篇

  1. 豬聞開示 柔軟往生
  2. 舍利現心字 昭示念佛理
  3. 植物人念佛 安祥往生
  4. 臨終遇緣 奇特往生

法師介紹

  1. 智隨法師介紹

略談楊仁山與日本學人辯論法義之事

       楊仁山居士,乃近代佛學大家。其與日本小粟栖及釋龍舟之有關淨土教理的往覆辯論之事,引起一些淨土行人的關注,然其真情與史實卻鮮少人知。或乃偏執一方,或乃人云亦云,今引用有關史實資料,供蓮友明辨。

 

       一、首先看《中國淨土宗通史》對楊仁山個人介紹的有關資料(節要):

       楊文會(1837-1911),號仁山,安徽石埭縣人。自幼讀書,但不喜科舉業,同治五年(1866),發心刊刻單行本《藏經》,創設金陵刻經處。同治十二年(1873),楊文會又研究造像,搜集古代名畫佛像,刻版流通。光緒四年(1878),文會隨曾紀澤到倫敦、巴黎。光緒十二年(1886),再隨劉芝田奉使至英,與日本留學僧人南條文雄博士結識。三年後他任滿回家,年已五十三,感慨當時政治腐敗,決心擺脫政界,專門研究佛經。他托南條文雄在日本廣求自唐以來散失之經典,擇要刻印。同時,他幫助日本編輯《續藏經》,供給了許多注疏和密教典籍。光緒二十年(1894),他和英人李提摩太把《大乘起信論》譯為英文,流通國外。次年,又在上海會見了斯里蘭卡的達磨波羅,很贊成波羅發起「摩訶菩提會」、將在印度復興佛教的宗旨,著手編訂《初學課本》等書,準備創辦學校,培養弘法人才,作這一運動的響應。這些作為,對中國和日本、印度等地佛教文化交流作出了貢獻。光緒三十四年(1908)他在刻經處辦學,設立祗洹精舍,召收僧徒學生十餘人,請諦閑講天臺宗教觀,自講《大乘起信論》,並開設國文、英文,以造就通才,將來能赴印度弘法。釋太虛、邱希明等都是當時的優秀學生。因缺乏經費,兩年後停辦了。宣統二年(1910),金陵同人創辦佛學研究會,推舉楊文會為會長,每七日請文會講經一次,聽者多歡喜踴躍。宣統三年(1911)秋病,自知命將終,把金陵刻經處事務委託歐陽漸、陳鏡清、陳義三人分任,並囑佛學研究會於八月十七日開會改舉會長。聞會長舉出,為之色喜,即西向瞑目而逝,時會還未散。壽七十五,遺囑不願和一些所刻的經版分開,所以其遺體就葬在刻經處內,並建了紀念塔。

 

       楊文會宏揚佛學四十年,流通經典百餘萬卷,印刷佛像十餘萬張,不但豐富了佛教大藏的內容,還啟發了學者的研究,使各宗學說得到平等的傳播。

 

       楊文會的佛學思想具有「融混性」,這是時代特色。他自己則「教宗賢首,行在彌陀」。楊文會弘揚淨土,認為:

 

       「淨土一門,括盡一切法門;皆趨淨土一門。」(《等不等觀雜錄.與李澹緣書》)

       「證入一真法界,仍須迴向淨土,面覲彌陀,方能永斷生死,成無上道。」(同上《佛學淺說》)

 

       以為淨土即是佛教,佛教即是淨土,這也是時代思潮。所以他勸導人們:

       順信念佛一門,乃我佛世尊別開方便,普度群生之法。儻不知其義旨深微,但能諦信奉行,自有開悟之期;知其義者,正所厚望焉。(同上《重刊淨土四經跋》)

 

       在這裏,楊文會以「開悟」為念佛之目的,以證自性彌陀為念佛之旨歸,把往生西方淨土的旨義拋掉了。似乎念佛只是參禪的手段,明顯地把念佛引向唯心淨土,這與禪歸淨土的潮流是不合的。他沒有形成自己的佛學體系,不過,他畢竟是近代佛學史上開刻經、辦學風氣之先的人物,具有相當的影響。

 

       二、在印光大師書信集中,亦可窺知印光大師對楊仁山的點評。大師「與康澤師書」曰:

       《觀經疏》,閱三遍。善導和尚專以平實事相法門,接引末世凡夫。不用觀心約教等玄妙法門。其慈悲可謂至極無加矣。良以業識未消,三昧未成,縱談理性,終成畫餅。又以古人聞理性當體便是,則進行彌速。今人聞此等語言,則廢弛道業,但欲任己業識茫茫之天真耳。其書經中外抄錄,錯訛不勝其多。仁山楊子,凡點句讀處皆恰當。至於校訛,亦只照樣校對,並未釐正錯訛,如所刻《彌陀疏鈔》等。光不惜獲罪,略為正訂。覺善導婆心,更加親切。然不敢與楊子及眾之當道弘法者觀。彼若見之,將又如通公之罵聰明人耳。

 

       從印光大師言語中,可竊知仁山楊子(楊仁山)有自負為通家之弊,竟使印祖不敢將校對之書版與楊仁山及當道弘法者觀,其淨土思想是否通達,可想而知。

 

       三、楊仁山與日本二人之辯論,於其書中並未收全。今人多只知其一,不知全貌,慧淨法師收錄其全部辯論,集為一冊,名曰《淨土決疑》。彼此互觀,則知詳情也。今引錄慧淨法師於此書之《序言》,以略知一二:

 

       楊仁山學宗《大乘起信論》,行歸淨土,併發大心,振興佛教,於南京設金陵刻經處,作為流通經書、弘法布教之處。其與日本佛學大家南條文博士雄交往,得博士之助,從日本寄回很多唐朝前後中國失傳的經論典藉,並少許日本高僧的大著;楊氏對這些書籍大多刊印流通,可說對近代佛教的貢獻頗巨。

 

       按楊氏雖修淨土,然對淨土教理並不專精,且不知善導大師的淨土思想,亦不知法然上人為何等人物;當其初閱法然上人開宗立教之《選擇本願念佛集》及近代淨土學者小粟栖所著《真宗教旨》時,未加深研,便以為此二書之部份內容與淨土經義相違,因此就其所謂相違之處加以評語,郵寄日本,並言「陽似辯駁,陰實資助」。小粟栖亦針對楊氏之評一一提出答辯,其文名為《陽駁陰資辯》及《念佛圓通》。楊氏不能釋懷,又對此《陽駁陰資辯》、《念佛圓通》之部份內容加以眉批駁斥。此時小粟栖已經年邁,而由署名「釋龍舟」其人撰寫《陽駁陰資辯續貂》及《念佛圓通續貂》二書,就楊氏駁斥之文,逐條加以論釋,糾正楊氏之非,以解其惑;而楊氏經此《續貂》之後,則不曾再辯。

 

       此諍論之文收錄於楊仁山之遺文中,題為《闡教篇》,但不完整,頗能斷疑解惑之《續貂》兩文,未被其編輯者列入,所收《陽駁陰資辯》、《念佛圓通》亦非全文,只是選擇性地將自己所駁斥之文刊登之,而其他弘宗演教之深文奧義,則被刪除。

 

       淨於十四年前閱讀楊氏之《闡教篇》,便覺《選擇本願念佛集》所言甚有道理,而《真宗教旨》亦頗有可取。反觀楊氏之評,有以管窺天、知少言多之感,且或許各自護教心切,故彼此於字裏行間,略見意氣之爭。

 

       一九八九年淨於日本京都之大谷大學圖書館發現到《陽駁陰資辯》、《念佛圓通》之原稿,並《闡教篇》未收入之《陽駁陰資辯續貂》、《念佛圓通續貂》等。此諸資料專門闡述淨土教裡,並解答通途法門之學者對此淨土法門之疑;尤其《續貂》二篇俱是簡易精到,鞭辟入裡,而作者之溫良恭讓,溢於言表;誠懇之情,躍然紙上。為利於淨土行人,乃將此等文獻匯為一冊,姑名曰《淨土決疑》。

 

       四、以上是一些相關資料,今於《淨土決疑》中略引楊仁山居士與日本二人辯論觀點之一二,以明其學理之偏。

 

       1、小粟栖於《念佛圓通》中自設問答曰:

       問:單曰十念,不知其心念語念,何以知其為口稱念佛哉?

       答:「據善導」也。《觀念法門》曰:「若我成佛,十方眾生,願生我國,稱我名字,下至十聲,乘我願力,若不生者,不取正覺。」以「十聲稱名。釋「乃至十念」,是掃雲霧而見青天者。」

 

       楊仁山評曰:

       「稱名本在念佛之內,若執定念佛必局於稱名,則於經意不實。此段願文,須查考梵本,若原文仍屬意業,即不得從善導改作口業。譯師最為慎重,不許任意竄改也。」

 

       【按】:善導以「十聲稱名」釋「乃至十念」,乃依《觀經》之意,而會釋兩經也。《觀經》下品上生言:「智者復教,合掌叉手,稱南無阿彌陀佛。稱佛名故,除五十億劫生死之罪。爾時彼佛,即遣化佛,化觀世音、化大勢至,至行者前,讚言:善男子!以汝稱佛名故,諸罪消滅,我來迎汝。」

 

       下品下生言:「或有眾生,作不善業,五逆十惡,具諸不善……,如此愚人,臨命終時,遇善知識,種種安慰,為說妙法,教令念佛,彼人苦逼,不遑念佛。善友告言:汝若不能念彼佛者,應稱無量壽佛,如是至心,令聲不絕,具足十念,稱南無阿彌陀佛,稱佛名故,於念念中,除八十億劫生死之罪。如一念頃,即得往生。」極重惡人稱名得生,彌陀本願得以徹彰,故善導依經而以「聲」釋「念」,使經義明瞭,實乃深得佛心,而非任意竄改也。楊仁山未會此意,故不明善導用心。

 

       2、道綽禪師《安樂集》言:「若有眾生,縱令一生造惡,臨命終時,十念相續,稱我名號,若不生者,不取正覺。」

 

       楊仁山評曰:

       「道綽於願文加此六字,開後人放肆之門,不可不辯。豈有刻其書而不檢其過耶?即如南嶽大乘心觀引起信論之語,添一惡字,蓮池已舉其錯。敝處刻藕益書甚多,亦時時論其錯處,不能為之回護也。第十八願末,明言唯除五逆、誹謗正法,道綽加六字於願文之中,顯違經意,遵經乎?遵道綽乎?」

 

       小粟栖於《念佛圓通》解曰:

       余以居士為通道綽,今則以道綽為違教,余不知居士之意在何處!

       道綽以《觀經》下下品釋《大經》第十八願也,是道綽之為萬歲開凡夫往生之大道者。

 

       《大經》「十方眾生」之言,不知何等眾生,道綽以為下下品之機。《大經》「十念」之言,不知其心念語念,道綽以為稱念。是道綽之為天下後世彰阿彌陀願王之本意也。居士之欲削去者,非閉塞凡夫往生之大道者乎?

 

       我輩起惡造罪,如暴風駛雨;微此道綽之釋,則永劫喪出離之大益。蓋居士以聖道自居,而見淨土之書,故為此薄情之言。

 

       【按】:道綽以《觀經》下下品五逆十惡之機釋第十八願之「十方眾生」,以顯彌陀攝機之廣也,不藉此最下之機,如何彰顯最勝之法?道綽會兩經意而言「縱令一生造惡」之語,可謂開萬世眾生往生之大道也,惡人聞此,自當欣然求往!何有放肆之過?若執言其過,則其過在釋迦非道綽也。遵道綽者,即重釋迦也;慢道綽者,可謂慢釋迦也。

 

       又《大經》言:「唯除五逆,誹謗正法」,而《觀經》開「五逆十惡」之人得生。善導大師會此兩經之意,知《大經》乃「抑止」意,就未造而言,若已造,還攝得生。故善導大師曰:「五逆十惡,罪滅得生,謗法闡提,回心皆往。」楊仁山未徹經意,故不知祖師之高見。

 

       楊仁山於道綽、善導尚有微詞,於法然、親鸞等日本祖師自不待言。詳觀其言,則知楊仁山雖為一代大家,於淨土宗實有未通之處。其對淨土三經未能融會貫通,於祖師論釋未知其深義,死於言下,故於言論之中,難免私心我見,且多以他宗而釋淨土。

 

       誠知:淨土一法,深妙難會,未深入經論祖釋,則難明其要、難盡其奧也。

 

       以上只略提供一些資料及個人的一些看法供參考。欲詳知楊仁山與日本小粟栖、釋龍舟之辯論,可尋《淨土決疑》一書明辨。

 

       另推薦一本難得的參考書:《中國淨土宗通史》,此書陳揚炯教授所著,江蘇古籍出版社2000年月1月出版,於中日淨土歷史及教義有詳細論說。若有心詳知淨土宗全貌者,不妨尋此書一閱。

分享到
中華淨土宗協會
淨土宗文教基金會

11059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50巷22弄41號
電話:02-2758-0689
傳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