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問答

  1. 《大經》「五德瑞現」文略解
  2. 念佛是有為法還是無為法
  3. 只要願往生不稱名也能往生嗎?
  4. 機法深信應側重從機還是從法來入手
  5. 善導大師有提倡「睡前發願見佛文」嗎?
  6. 身體不柔軟也能往生是否有違觸光柔軟的經文
  7. 臨終往生不往生之確證
  8. 念佛人怎樣積極利世
  9. 適應無常的秘訣
  10. 在世間生活很迷茫壓力大,該如何面對
  11. 一個寺院的帶頭人如何讓寺院正行興盛
  12. 六道輪迴是否實有存在?
  13. 怎麼看待佛系人生?
  14. 極樂報土與實報莊嚴土是一回事嗎?
  15. 往生極樂世界再來還要還報嗎?
  16. 佛弟子如何過農曆新年?
  17. 信心深淺不一樣,念佛功德是不是一樣?
  18. 應該怎麼用彌陀的慈悲來對治誹謗正法之人?
  19. 五種正行任修一種都能往生嗎?
  20. 淨土法門如何看待阿彌陀佛心咒
  21. 為什麼他人念佛靈,我念佛祈求就不靈
  22. 為何一句阿彌陀佛包含一切諸佛
  23. 怎樣在這個娑婆世間獲得真實的快樂
  24. 什麼是功德、福德?能否互換
  25. 如何理解「佛有三不能」
  26. 念佛能否轉換現世因果
  27. 為何念佛自然可以得到世間福報
  28. 至誠念佛與佛願感應道交
  29. 富貴貧賤也是因果報應嗎?
  30. 念佛人如何人眾場合不加入閒話
  31. 次如泥洹
  32. 念佛每天一聲與一萬聲的區別
  33. 如何保持願生心不退直到臨終
  34. 臨終助念懺悔滅罪往生
  35. 為什麼天天念佛,還會生病
  36. 念佛念睡著了沒迴向,有用嗎
  37. 平時具足信願只念十聲佛,臨終是否也能蒙佛接引
  38. 如何對大乘佛法生起信心
  39. 怎樣才算老實念佛?
  40. 十念往生是別時意嗎?
  41. 雜行、三心與報土的關係
  42. 佛教認為女性卑劣嗎
  43. 既然不問罪福,為何又說地獄門前僧道多
  44. 只要信了就不必多念佛嗎?
  45. 多倫多大學講法現場答疑(中英對照)
  46. 施食就念佛號可以嗎?
  47. 為樂願生,能不能往生
  48. 眾生念佛平等之問
  49. 「念佛往生的前提是求生心切?」
  50. 懷孕時念佛、聽經
  51. 人真的有命運嗎?
  52. 念佛只會變好,不會變壞
  53. 善導大師為何以《觀經》開宗?
  54. 淨土答問
  55. 有關「藏傳淨土法」之答問
  56. 宗祖初祖之問
  57. 答蓮友二問
  58. 淨土宗經釋問答
  59. 佛堂應該怎樣佈置?
  60. 念佛人應該怎樣對待妄想雜念?
  61. 於「弘願寺」答蓮友問
  62. 答王子九問
  63. 「念佛」與「懺悔」 ——兼答觀生蓮友問
  64. 論「三福」與「念佛」 ——兼答觀生蓮友問
  65. 答「功課、吃素」等問
  66. 答「錯寫牌位」等三問
  67. 答「為他念佛」等五問
  68. 答某人舉某大德有關本願之疑難
  69. 一向專稱與諸行迴向
  70. 《觀經疏》二處眼目問答
  71. 「願生」與「往生」義
  72. 答蓮友「報土化土」之問(一)
  73. 關於三生果遂
  74. 是消業還是帶業往生?
  75. 往生淨土品位之事
  76. 答蓮友問(一)
  77. 金州念佛問答
  78. 王佛臣佛問答
  79. 十念記數問答
淨土宗
淨宗法師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淨宗法師 > 念佛問答
top

念佛問答

機法深信應側重從機還是從法來入手

問:許多師兄都知道自身有業障,是生死罪惡凡夫,也知道機法兩種深信。常體會、常觀自身業力痛苦固然是一種機深信的表現,也都知道機法一體的道理和關係。

  但是日常聞思熏修的時候,是應當更加側重於對自身業力痛苦的負面體驗,還是應當更加側重於對佛力的追蹤?

  我想說的意思是,眼睛多看向陽光,影子就自然在身後了,但是並不因此就否認影子的存在;如果喜歡多看灰暗的影子,雖然也知道陽光就在背後,可是總覺得不那麼積極正面呢?

  另一層想問的意思是,念佛是肯定念了,要怎樣在心地上思維,讓自己殘留的俗世生活更積極快樂一點,而不要顯得煩惱更多?懇請師父開示。

 

答:這一段問到了淨土宗的核心,問到了機法兩種深信。

  機法兩種深信對我們念佛人特別重要。不要說往生淨土,即使是現世生活幸福的鑰匙,也就在機法兩種深信中。但是如果不能正確地理解,反而會產生困擾。

  像剛才這位蓮友問的,應該說也比較細微。這個問題回答起來還蠻纏繞的。

  我想分為五點來說。

 

第一,要正確理解機法深信的內涵。

  法深信相對來講比較單純;機深信,這裡的描述是有問題的。善導大師講的機深信,原話是這樣的:「一者決定深信:自身現是罪惡生死凡夫,曠劫以來常沒常流轉,無有出離之緣。」

  善導大師並沒有說到要常觀自身業力痛苦,更不會說常體會、常觀察自身業力痛苦是一種機深信的表現。

  善導大師所講的是一種深沉的事實,而這裡所講的是一種表淺的事相。

  如果把這種表淺的事相當作機深信,那麼是不是如果沒有感受到明顯的業力痛苦,我們就不是常沒常流轉的凡夫了呢?就不是罪惡生死凡夫了呢?

  所以善導大師在這裡說的「信」,是從本質來定的,就是說,九品凡夫當中,未必要到下三品,上上品也是罪惡生死凡夫。

  比如一個人這一輩子很風光,福報很好,身體也很好,平常也沒什麼煩惱,錢也多,也受人尊重,家庭也幸福美滿,這在一般人看來那就是很好了。那麼,他自己要觀察自己的業力痛苦,似乎也觀察不出來。

  所以,如果我們要說「我身體不好了,我有什麼病了,兒女又不孝順了。有這麼多爛事,所以你看,我是罪惡生死凡夫」,這些不足以為標準。

  即使沒有這些,即使你非常好,好得像玉皇大帝一樣,還是罪惡生死凡夫,這樣的深信才叫機深信,因為它本質沒有改變。

  我們可以通過個人的不幸遭遇、煩惱深重,試著去體會機深信。但這是表淺的,我們更要認識到我們的本質,就是沒有離開貪瞋癡煩惱。就算一切都很順利,就像做了玉皇大帝,還是罪惡生死凡夫。

  這樣,你就不會在生活外表的事相上說「你看,因為這樣,我才是罪惡生死凡夫;如果不這樣,那我不是可以修行了嗎?」

  所以,在某種程度上講,這句話可能還要反過來說,這可能不是機深信的表現,反而是缺乏機深信的表現。

  我這話聽起來稍微有點刺激,就是讓大家有一個突破。

  又說到「知道機法一體的道理和關係」,這個看起來也是一種觀念式的。

  還有陽光和影子的比喻,雖然有時候也可以這樣比喻機和法,但放在這裡也是不恰當的。

  再來,因為沒有深刻體悟到機深信的道理,所以以為「想到煩惱業苦這麼重,那我生活就快樂不起來了,我殘留的俗世生活怎麼能快樂起來呢?我越想不是煩惱越多了嗎?」由此可知,這不是機深信。

  如果是機深信的話,這個煩惱,所謂發露懺悔,就是說當你在思維的時候,你的煩惱是逐漸吐出來的。

  每一次這樣的思維,機深信的感悟,都會讓你原始的、積累在內心深處可以抑制的、不可以抑制的深層次的煩惱逐漸疏解,吐出來;而不是想得越多就越煩惱了,搞得不愉快了,不舒服了。這是第一大點。

 

 

第二,初機的人可能各有側重。

  是從「機」這邊入手,還是從「法」這邊入手,可以各有側重不同,但這都是以教理來理解的。

  比如講機深信,什麼是罪?罪的本性是什麼?為什麼說凡夫離不開罪?生死輪迴的相狀是什麼?這些東西拿教理一對照,那我們自己是百分之百的罪惡生死凡夫,哪裡還要去觀察業力苦惱?

  最大的苦惱,最大的業力、痛苦,就是六道輪迴。不是看自己得了什麼病、人際關係搞不好。

  就像我們開一部車,正開在一條就要塌陷的路上,你說「哎呀,因為我的車不好,所以你看,我開得不舒服」,你的車再怎麼好,但是這多危險呀!六道輪迴就是一條即將塌陷的道路,海嘯馬上就要來了,你還在那裡修理你的車。

  所以,這是捨掉了根本,抓住枝末;捨掉總體、大局,看住細節,盯住具體。

  我們到底從機這邊還是從法這邊理解,剛才講了,從機這邊理解也是通過教理、通過佛法的鏡子來對照;從法這邊當然也是一樣的,通過淨土宗的經典來對照。各人的好樂不一樣,可以各有側重。

  另外,也可以調換,「我這段時間多加強有關於對機的認識,下一段時間加強對法的認識」,可以互相轉換。

 

 

第三,等到我們機法深信確實建立了,很嫻熟了,這個時候機法是一體的,是同時的,不存在說「我現在觀機,之後我再來觀法」。

  因為所謂機和法,它們是相對而說的,說到機的時候,法深信也在這當中;說到法深信,機深信也在這當中。

  比如說我們講上和下,講上,下就在這下面,不然你這個「上」是相對什麼來講「上」呢?你講下,上也在這當中,因為上下是相對來說的。

  所以,離開機,沒有法;離開法,沒有機。講機深信,法深信就在當中;你去感悟法深信的同時,機深信也在當中。

 

 

第四,再打一個比喻。像彈簧,這彈簧是兩頭,你拉左邊,拉右邊,不管你從哪頭使力,還是兩頭同時使力,都是一樣的。

  當你在左端拉的時候,因為右端是固定的,你拉的時候肯定是兩邊同時就有拉力的存在。

  比如左端代表機深信,右端代表法深信,如果你右端不固定,你在左端一拉,整個彈簧不就被拽走了嗎?哪有拉力呢?那你就是拉住一端了。只要右端固定著,一拉左端,那右端也拉上了。

  這個問題比較微細,因為真正的機法深信要建立起來,需要一個過程。我們的心非常狡猾,好像建立了機法深信,其實還是概念的多。


 

第五,還有一種就是在文字面上去纏繞,沒有從生命這個角度。所謂念死無常,這是一個基本的道心、出發點。

  今天晚上就要死了,下一口氣就不來了。所以說急中生智,在這個時候智慧就會生起來,再也不會在文字上說「我這樣去思考我的業力痛苦,增加我的機深信」,這一看都是花拳繡腿。

  如果沒有機深信,就不可能有法深信;生不起法深信來,說「我很信阿彌陀佛救度」,那是幫別人信一場,那是一種觀念。

  就像說某某醫生水平非常高,特別高,「對,我們都相信他」,給他豎大拇指,給他評了優秀醫生了,但跟你有什麼關係呢?如果你都不知道自己病很重、需要他來救你,那你是幫別人信一場。

  所以,單面的不叫法深信,法深信是指「彌陀能救我」。你都沒有想要被彌陀救的這種心願,你還認為自己是一個能修行的大修行者。

  「總不至於墮落三惡道,說不定一不小心我還開悟了呢!運氣好得個阿羅漢,什麼祖師大德、再來人之類的,是有人這樣說我,只是我沒好意思承認,但也說不定我就是某某大德再來」,心裡還盤算,還問人家「師父,你看我是不是菩薩再來?」這樣就沒有自知之明,「憍慢弊懈怠,難以信此法」,談什麼法深信?

  再來,沒有法深信呢,說「哎呀,我是罪惡生死凡夫,我要墮落地獄啊」,你沒有法的深信,這不叫機深信,這是一種罪惡感。

  這種罪惡感當然讓你感到不舒服了。像剛才講的,越想覺得煩惱越多,現實生活越不亮麗,還不如把自己粉飾一遍。

  如果有法深信,想到這裡,雖然有慚愧感,但是有絕對的安慰,有安全,有喜樂;而且他累劫深藏的苦水、煩惱會不斷地稀釋,吐露出來。

  比如說腸胃不舒服,肚子有一個大結塊,對症的藥下去以後,肚子馬上就軟了,氣也吐出來了,上通下也通了,你還會覺得不舒服嗎?你會覺得不想要這種感覺嗎?

  所以,機深信是把我們內在所有的寒氣,長久以來累積的寒病、寒涼都排泄出去,這是因為它有法深信在當中。

  如果沒有法深信,單是講機深信,那就是寒涼更加寒涼。你累積一個寒塊,那更加的寒塊,將來成為癌細胞。

  所以我一開始就講,機法深信是人生幸福的鑰匙,希望蓮友們能掌握這把鑰匙。

  最後歸到一句,不管理解深、理解淺,總之一向專念阿彌陀佛,必定往生。機法深信如果正確理解,你在這個世間真的是消災免難。

  希望將來有機會專門跟大家再分享。

分享到
中華淨土宗協會
淨土宗文教基金會

11059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50巷22弄41號
電話:02-2758-0689
傳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