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談開示

  1. 淨土宗如理論答七要事
  2. 弘願寺「護法聯誼會」開示(一)
  3. 弘願寺「護法聯誼會」開示(二)
  4. 弘願寺「護法聯誼會」皈依開示
  5. 於「弘願寺」為僧眾開示
  6. 於「淨土宗中山念佛會」開示
  7. 於「淨土宗中山念佛會」答蓮友問
  8. 湖北仙桃彌陀寺念佛法會開示(一)
  9. 湖北仙桃彌陀寺念佛法會開示(二)
  10. 湖北仙桃彌陀寺念佛法會開示(三)
  11. 「淨土宗如理論答七要事」概述
  12. 淨土宗行人的時代感與使命感
  13. 《佛說阿彌陀經》淺釋(上篇)
  14. 《佛說阿彌陀經》淺釋(中篇)
  15. 《佛說阿彌陀經》淺釋(下篇)
  16. 答網上蓮友問(三)
  17. 人生之目的
  18. 淨土宗宗旨(一)
  19. 淨土宗宗旨(二)
  20. 淨土宗特色
  21.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一)
  22.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二)
  23.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三)
  24.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四)
  25. 南寧問答
  26. 流通法寶即是做彌陀的手足
  27. 如何讓法義入心──多聞熏習
  28. 書讀百遍 熏法入心
  29. 為「福聖寺」常住僧眾開示
  30. 於「弘願寺」為蓮友開示
  31. 彌陀之家 愛心為本
  32. 宗風學習(一)
  33. 宗風學習(二)
  34. 宗風學習(三)
  35. 下品下生之安心
  36. 關於道場的軟硬體建設
  37. 不問罪福 稱名必生
  38. 做事與念佛
  39. 三好念佛人
  40. 念佛與做人
  41. 惜福與環保
  42. 好好照顧自己
  43. 學僧工作 愛心為本
  44. 純粹的淨土宗(一)
  45. 純粹的淨土宗(二)
  46. 純粹的淨土宗(三)
  47. 《觀經》教眼
  48. 淨土思想的善導者
  49. 淨土法義的修學次第與弘法原則
  50. 認識「觀世音菩薩」
  51. 如何面對法義之爭
  52. 出家「三隨」「三不」
  53. 學法「十二防」
  54.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
  55. 愛的建設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

  1.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一)
  2.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二)
  3.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三)
  4.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四)
  5.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五)
  6.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六)
  7.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七)
  8.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八)
  9.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九)
  10.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十)
  11.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十一)
  12.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十二)

《淨土宗概論講記》

  1. 《淨土宗概論講記》(一)
  2.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
  3.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
  4. 《淨土宗概論講記》(四)
  5. 《淨土宗概論講記》(五)
  6. 《淨土宗概論講記》(六)
  7. 《淨土宗概論講記》( 七)
  8. 《淨土宗概論講記》( 八)
  9. 《淨土宗概論講記》(九)
  10.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
  11.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一)
  12.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二)
  13.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三)
  14.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四)
  15.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五)
  16.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六)
  17.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七)
  18.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八)
  19.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九)
  20.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
  21.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一)
  22.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二)
  23.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三)
  24.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四)
  25.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五)
  26.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六)
  27.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七)
  28.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八)
  29.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九)
  30.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
  31.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一)
  32.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二)
  33.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三)
  34.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四)
  35.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五)
  36.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六)
  37.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七)
  38.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八)

《善導大師的淨土思想》

  1. 第1課:印光大師讚善導和尚(一)
  2. 第2課:印光大師讚善導和尚(二)
  3. 第3課:善導大師思想概述
  4. 第4課: 難行與易行 ──龍樹菩薩判「難易二道」而捨難行取易行(一)
  5. 第5課:難行與易行 ──龍樹菩薩判「難易二道」而捨難行取易行(二)
  6. 第6課:自力與他力 ──曇鸞大師釋「自他二力」而貶自力乘佛力(一)
  7. 第7課:自力與他力 ──曇鸞大師釋「自他二力」而貶自力乘佛力(二)
  8. 第8課:自力與他力 ──曇鸞大師釋「自他二力」而貶自力乘佛力(三)
  9. 第9課:自力與他力 ──曇鸞大師釋「自他二力」而貶自力乘佛力(四)
  10. 第10課:信機與信法 ──善導大師釋「機法深信」而棄自身歸彌陀
  11. 第11課:聖道與淨土 ──道綽大師判「聖淨二門」而捨聖道歸淨土(一)
  12. 第12課:聖道與淨土 ──道綽大師判「聖淨二門」而捨聖道歸淨土(二)
  13. 第13課:聖道與淨土 ──道綽大師判「聖淨二門」而捨聖道歸淨土(三)
  14. 第14課:要門與弘願 ──善導大師判「要弘二門」而引要門入弘願(一)
  15. 第15課:要門與弘願 ──善導大師判「要弘二門」而引要門入弘願(二)
  16. 第16課:要門與弘願 ──善導大師判「要弘二門」而引要門入弘願(三)
  17. 第17課:正行與雜行 ──善導大師判「正雜二行」勸捨雜行歸正行(一)
  18. 第18課:正行與雜行 ──善導大師判「正雜二行」勸捨雜行歸正行(二)
  19. 第19課:正行與雜行 ──善導大師判「正雜二行」勸捨雜行歸正行(三)
  20. 第20課:定業與助業 ──善導大師判「正助二業」明傍助業專正定
  21. 第21課:本願不虛,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本願四十八字釋」之文
  22. 第22課:名號本義,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六字釋」之文(一)
  23. 第23課:名號本義,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六字釋」之文(二)
  24. 第24課: 一、名號本義,稱名必生──善導大師「六字釋」之文(三) 二、諸佛作證,稱名必生──善導大師「諸佛舒舌」之文(一)
  25. 第25課:諸佛作證,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諸佛舒舌」之文(二)
  26. 第26課:不擇眾機,稱名必生 ──法照大師「瓦變成金」之偈
  27. 第27課:不問時節,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不問時節」之文
  28. 第28課:不問罪福,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不問罪福」之文(一)
  29. 第29課:不問罪福,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不問罪福」之文(二)
  30. 第30課:不慮妄念,稱名必生 ──源信大師「不染污泥」之文
  31. 第31課:不慮妄念,稱名必生 ──源信大師「不染污泥」之文(二)
  32. 第32課:不顧貪瞋,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二河白道」之喻(一)
  33. 第33課: 一、不顧貪瞋,稱名必生──善導大師「二河白道」之喻(二) 二、不論凡夫,只論彌陀──善導大師「凡夫入報」之文
  34. 第34課: 一、彌陀大悲,急救苦者──善導大師「溺水偏救」之文 二、彌陀光明,唯攝念佛──善導大師「唯攝念佛」之文(一)
  35. 第35課: 一、彌陀光明,唯攝念佛──善導大師「唯攝念佛」之文(二) 二、稱名一聲,頓超生死——《觀經》「稱名往生」之文 三、稱名一行,總超萬行──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一)
  36. 第36課:稱名一行,總超萬行 ──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二)
  37. 第37課:稱名一行,總超萬行 ──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三)
  38. 第38課:稱名一行,總超萬行 ──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四)
  39. 第39課:稱名一行,總超萬行 ──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五)
  40. 第40課: 一、善導大師淨土思想特色 二、三經要點(一)
  41. 第41課: 一、三經要點(二) 二、答疑(一)
  42. 第42課:釋去普通疑惑(二)
  43. 第43課:釋去普通疑惑(三)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

  1.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1~5)
  2.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6~10)
  3.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11~15)
  4.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16~20)
  5.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21~25)
  6.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26~30)
  7.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31~35)
  8.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36~40)
  9.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41~45)
  10.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46~小結)
  11.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1~5)
  12.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6~10)
  13.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11~15)
  14.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16~20)
  15.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21~總結)
  16.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三心料簡(一))
  17.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白道之事)
  18.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1~5)
  19.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6~10)
  20.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11~15)
  21.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16~20)
  22.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21~25)
  23.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從配流上洛之後開示之法語)
  24.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述《阿彌陀經》大意之法語)
  25.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隆寬之法語)
  26.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聖光之法語)
  27.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乘願之法語)
  28.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道遍之法語)
  29.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隨蓮之法語)
  30.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信寂之法語)
  31.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尼眾之法語)
  32.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無品之法語)
  33.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賴綱之法語)
  34.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忠綱之法語)
  35.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重衡之法語)
  36.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四郎之法語)
  37.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妓女之法語)
  38.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辨食魚之法語)
  39.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臨終時示門第之法語)

石家莊念佛開示

  1. 石家莊念佛開示(一)
  2. 石家莊念佛開示(二)
  3. 石家莊念佛開示(三)
  4. 石家莊念佛開示(四)

念佛往生開示

  1. 念佛往生開示(正文)
  2. 念佛往生(問答部分)
淨土宗
淨宗法師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淨宗法師 > 法談開示
top

法談開示

第20課:定業與助業 ──善導大師判「正助二業」明傍助業專正定

       淨宗法師2006年9月24日講於長春「般若寺」

 

善導大師分判「正定業」與「助業」

       請合掌。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好,請放掌。

 

       這一講我們將學習善導大師關於「正定業與助業」,這是我們擬定的講題當中的第七對淨土宗主要的概念,這是最後一對。

 

       關於「正定業與助業」,原文就是在剛才所學的「正行與雜行」這段文之內。我把這段文讀一遍,在「五種正行」之中,善導和尚分成兩種:

一者:
一心專念彌陀名號,
行住坐臥,不問時節久近,
念念不捨者,
是名正定之業,
順彼佛願故。

 

       這是將第四的稱名正行稱為「正定之業」。

若依禮誦等,即名為助業。

 

       「禮」是指禮拜;「誦」是讀誦;「等」就等其餘二種:觀察、讚歎供養。

 

       我想先解釋「正定業」和「助業」這兩個名詞。

 

業的種類

       「業」是我們佛教的一個很重要的名詞,「業」就是行為、造作(我們現在講「各行各業」了,是用這樣的詞),在我們佛教當中,大家都習慣知道的「身口意三業」:「身業」是指我們身體的造作行為,「語業」是指我們言語的造作行為,「意業」是指我們的意識的造作行為,起心動念。

 

       造了業,我們有了行為造作之後,對於我們的身心,就有一種影響的力量,這個叫做「業力」,有一種影響的力量。

 

       比如說,有的人造了極重的惡業,身心不得安寧,在驚恐當中,雖然沒有人找他,他甚至半夜也會從睡夢中驚醒,那就是惡業力量在他身心起的作用;如果我們行了善業,自己也感到很喜悅、放鬆、愉悅,這就是善業產生的力量對我們的身心起的作用。

 

       「業」,在我們佛教有很多的種類,起業、造罪、造業,這是罪業;有業,就會引起果報,造了業了,就會感得它相應的果報,稱為「業果」。

 

       一般來說,大家都知道,所謂「善業」、「惡業」,這是一對概念,還有一個叫「無記業」──業的性質有善的、惡的、無記的。比如能夠順服五戒十善──善惡是有標準的,不是我自己說「我這個是善」就是善,能符合佛教所說的五戒十善,那就是善業,反之則是惡業;還有些業談不上善惡,叫做「無記業」。「無」是沒有;「記」就是記憶力的記。走路啊,習慣動作啊,甩甩手啦……,談不上善,談不上惡。

 

       那我們每天所做的,不管是善業、惡業,以我們凡夫來講,這個都沒有達到清淨,這個都是染污,因為都有我執的存在、妄心的作用,所以,這個屬於「染業」,染 污之業。以我們凡夫所造作的來說,也叫做「繫縛業」。「繫縛」,就是我們所做的業把我們捆綁在三界六道當中,不能出離。曇鸞大師不是講了嘛:

我從無始循三界,
為虛妄輪所回轉。
一念一時所造業,
足繫六道滯三途。

 

       一念之間、一時之內所造的業,把我們繫縛在六道之內,滯礙在三界之中,所以,這個是「繫縛業」。

 

       反之,叫「解脫業」,阿羅漢、菩薩所行之業,能解脫生死輪迴,這個是解脫之業。

 

正定業、助業

       對於往生淨土來講,善導大師就提出「正業」和「雜業」、「正定業」和「助業」兩對概念。

 

       「正定業」:這個「正」,因為是專稱彌陀名號,因為它是向著阿彌陀佛、極樂世界。所謂「正念直來」,直接地對直而去,沒有拐彎的,「正」;「定」就是決定不會改變的,不存在任何不確定性。稱念彌陀名號,這個業會使得我們決定往生極樂世界,所以稱為「正定業」。

 

       「助業」:有助於我們、幫助我們往生。「助業」是相對於「正定業」的概念,是有助於我們達成「正定業」。

 

正定業

       我想還是把這段文學習一遍,然後我們再來看這兩種業的關係。

 

       「一者」:因為根據正行和雜行的分判,正行有五種。但是,這五種並不是說等量齊觀,並不是說彼此都差不多。

 

       也有人擔心說:「師父啊,看來易行道也不容易啊,比如說讀誦淨土三部經,那我不識字,年紀又大,想學也學不會,這個讀誦三經我就學不來了。」

 

       再如禮拜正行,我上午就遇到一位胡居士,他是腰椎斷了兩截,骨質疏鬆,這幾年來一直在床上,不能起來。如果想起來,要請人家扶起來,翻個身都很困難,對於他來說,禮拜就是很困難的事情,那麼,禮拜正行就沒法修了,他就感到恐懼了,如果一定要禮拜正行才可以往生的話,或者說是五種正行缺一不可,那他就擔心了。

 

       所以,這五種正行並不是等量齊觀的,也不是說必須要五種都修才可以往生。如果認為這五種正行缺一不可,都必須修才能往生,這還是叫做「雜修」,還是在雜,因為不瞭解「正定之業」。所以,善導大師這一對概念,對我們非常有啟發意義。
「一心專念彌陀名號」:「一心專念」都是我們做得來的,所以,善導大師的解釋契合我們眾生的根機。

 

       「一心」有兩種:一種就是「信一心」,一種就是「行一心」。

 

       行持上的「一心」,一般就解釋為「事一心不亂」、「理一心不亂」,一種禪定的功夫,這是指行持上達到的一種定心的境界。

 

       一般所講的「一心」就是指:你要專注,你要很認真地去做這件事情,就是在心上對它很注意。

 

       對於阿彌陀佛的救度,我們信順不懷疑,沒有第二個心,「我就一心一意靠倒阿彌陀佛」。

 

       所以,我們日常的語言也說到了:「一心一意」,做得到的;父母教育子女也會這樣地跟他講:「你要一心讀書,你要一心工作,不要三心二意。」那就說明我們對某種事情專注。

 

       善導大師在這裏講的「一心專念」,就是從這個角度來說的,是我們凡夫,任何人,善惡凡夫都做得到的,所謂:

 

       「一心專念彌陀名號,行住坐臥,不問時節久近」:「行住坐臥」是四大威儀。念佛貴在念念相續,走路也可以念,也應當念,「行」就是行走;「住」就是住立,站住了;「坐」就是坐下來;「臥」是躺臥,是身體的四種威儀,「四大威儀」。那麼也就是說:我們在任何狀況下都可以念佛,行住坐臥都可以念,也都應該念。

 

       「不問時節久近」:不管時間長短。「時節」就是時間;「久」就是長;「近」就是短。不論你接觸這個法門時間久(久修上座),還是新學(「我今天才入門」),今天才入門、晚上就斷氣了,接觸這個法門的時間很短,像《觀經》下輩三品,都是很短的時間──這一切都不論。貴在哪裡呢?

 

       「念念不捨」:就是說:「我從遇到這個法門開始,我就專念彌陀名號,有念就念阿彌陀佛。凡是往生極樂,講修持,稱念就念阿彌陀佛名號。」「念念不捨」就是不捨阿彌陀佛去修持其他法門。不放棄,「不捨」,不捨離、不捨棄。

 

       這個「念念不捨」有兩種:

       一個是我們眾生,我們念念不捨阿彌陀佛,這個主要也是我們一個心志。

 

       在行持上講,這是很困難的,比如說晚上睡覺睡著了,當然就沒有念了;做事很用心的時候,也就沒有念了。但是,雖然我們沒有念,並不代表我們捨掉了,觸境逢緣我們又提起來了,所以,只是暫時隱沒,因為我工作忙,或者睡覺了,這個是沒有辦法的事情,那麼,這時就潛下去了,沒有顯露出來。

 

       就像水一樣,水在流淌、流淌,哎,到某一個地點,它成了地下水,地下的河流。看上去好像沒有河了,到另外一個地方又冒出來了。那麼,這條河是沒有間斷的,過一丈遠、過幾丈遠,水又冒出來了。

 

       我們也一樣,念佛在表面上「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事情來了,像土一樣,蓋住了,佛號在下面了;晚上睡覺睡著了,也在下面;早上一醒,眼睛一睜,「南無阿彌陀佛」,又冒出來了,又成為地上的,像河流一樣,時而在地上,時而在地下,但是,這條水是相續的,也可以講是沒有間斷的。

 

       所以,就安心來講,我們一信就永信;我們念阿彌陀佛,也是一念就永遠念下去,這是我們的一個心理趨向。

 

       第二點就是阿彌陀佛也不捨眾生,所以,《觀經》說:

光明遍照十方世界,
念佛眾生攝取不捨。

 

       阿彌陀佛攝取我們是真正的念念不捨。只要我們專修淨土法門,專念彌陀名號,阿彌陀佛白天晚上、時時刻刻沒有捨離我們。所以,阿彌陀佛又叫做「不斷光」,他是十二光如來,又叫「不斷光」。我們晚上睡覺忘記了,阿彌陀佛不用睡覺。我們睡覺忘記了,他還在看著我們,「這是專稱我名號、願生我極樂淨土的眾生,我的光明攝取他,不捨棄他!」不會因為我們睡覺睡著了,阿彌陀佛那裏就停電了(「你睡著了,我的光就斷了,就把你丟掉了」)。如果我們在睡著的狀況下命終了,阿彌陀佛的光也沒有攝取我們,我們不是墮落了嗎?不會的!專修念佛的人,你就是晚上睡覺睡著了,阿彌陀佛的光明還是攝取而不捨。如果晚上睡覺睡過去了,你就真正地過去了──過了三界六道,去了極樂淨土。

 

       所以,儘管放心,晚上好好睡,這個事我們不要提心吊膽。睡覺的時候往那兒一靠,「南無阿彌陀佛……」安心地念著佛,今天晚上就睡在阿彌陀佛的光明當中,阿彌陀佛的光明就像一個網籃一樣(網籃裝一個蘋果,四面把它提起來)。我們念佛的人,阿彌陀佛已經用八萬四千光明的網籃把我們包進去了,提住了,你不會走掉的(除非你自己捨了阿彌陀佛,那就是自因自果了,就和佛不感應了)。

 

       如此念佛呢:

       「是名正定業」:剛才講過,「正定業」,像這樣稱念彌陀名號念念不捨,雖然只是動動口──這是語業了,身口意三業中,表現在外面的是語業,其實,我們內心歸命阿彌陀佛,也有意業。那麼,這樣的業,這樣一種輕鬆地稱念彌陀名號,就決定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沒有任何的失誤,沒有說「萬一不能往生」──一萬個萬不漏一,沒有一個遺漏,它才有資格叫做「正定業」。

 

       所以,我們每個人,既然專修念佛了,就入「正定之業」了,那就決定往生。

 

       龍樹菩薩是這樣說的,他叫「必定」:

人能念是佛,

 

       如果有人念這句南無阿彌陀佛。

無量力功德,

 

       阿彌陀佛的名號具有無量力、無量功德。

即時入必定,

 

       你當下立即進入必定,就必定往生、必定不退轉、必定成佛,「即時入必定」。

是故我常念。

 

       龍樹菩薩稱為「即時入必定」。

 

       善導大師這裏說叫「正定之業」。

 

       這樣簡單的行持為什麼能夠叫做「正定之業」呢?人們難免懷疑,在我們心中總覺得:「要達到往生淨土這麼件事情不容易,要能決定往生的話,應當是種種難行苦行才能定得下來。這樣光是念念佛,怎麼能夠稱為正定之業呢?」如果站在凡夫自我修行的立場,確實難以理解。

 

       下面善導大師就來解釋為什麼有資格叫做「正定之業」,他用了五個字:

順彼佛願故。

 

       這就明瞭了,我們之所以簡單地稱念名號就能夠成為往生「正定之業」啊,不是站在我們的立場說,「你看,輕輕動動嘴,也沒有怎麼樣艱難的修行,這樣怎麼能叫正定之業呢?」不在凡夫這邊論,是因為「順彼佛願故」。我們念南無阿彌陀佛,順從了彼阿彌陀佛因地的誓願,我們順了佛願,就乘上佛的願力。那麼,是以佛的願力作為我們往生的力量,當然就叫做「正定之業」了。

 

讀誦等不能叫正定業

       別的修行為什麼不能叫「正定業」呢?其他的我們暫且不論,就拿五種正行來講,讀誦《阿彌陀經》、《無量壽經》、《觀無量壽經》,叫不叫「正定業」?那就不叫「正定業」了,讀誦這三部經不能叫「正定業」的,「正定業」只有一種──稱念阿彌陀佛名號。讀誦這三部經只能叫「助業」。

 

       我們一般的人就理解說:「哎呀,你光念一句名號哪裡行啊?太簡單了,應該讀誦三部經。」覺得三部經「呱呱呱」讀得很順,好像修行比較實在,比你念一句名號心裏感到實在得多。

 

       所以,有很多老太太很可憐,也很虔誠,說:「師父啊,我不識字啊,可是我還是背會了《阿彌陀經》。」

 

       我說:「你真的識不少字啊。我識字都沒背幾部經,你不識字還背了許多經。」

 

       這說明她一方面很虔誠,另一方面,不瞭解道理,以為光念佛可能往生不定,背上《阿彌陀經》才決定,這個是錯誤的。

 

       誦經不能稱為「正定業」,因為阿彌陀佛沒有把誦經作為他的本願,沒有說:「我成佛的時候,眾生讀誦《阿彌陀經》來往生。」而是說:「我成佛的時候,眾生稱念我的名號來往生。」因為誦經比較難,誦經有多種的難:第一點,你要有經本,沒有經本誦不了,是不是?像在廢佛滅法的時代,經本都給你沒收了、銷毀了,如果以誦經作為正定之業,那大家都不能往生了。阿彌陀佛有智慧,早就知道這個世間有人要廢佛滅法,要把經典沒收,「我就不能拿讀經做正定業,如果以讀經作為本願的話,沒有經典大家都不能往生了」。所以,雖然經典可以沒收,這句名號誰能沒收呢?他外表不讓我念,我心裏還可以念。所以,很多老和尚,在文革期間,表面上在地裏幹活,在鋤草,心裏在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對不對?「你不讓我念,不讓我做功課,不讓我做和尚,不讓我住寺院,但是我還有一句南無阿彌陀佛」,這個就好啊,這個就容易啊,不受時節、環境的限制。

 

       第二點,如果以誦經作為本願,那麼,我們即使有經本,不識字也不能念。

 

       第三點,雖然有經本、也識字,沒有時間你也不能念。你不可能在公共汽車上抱著經本「呱呱」地念。但是,念佛就不一樣,我可以拿念珠,也可以不拿念珠,又方便、又容易,任何時候,人家偷也偷不去,人家搶也搶不走,人家杜絕也杜絕不了。

 

       所以,阿彌陀佛選擇稱念名號,「你稱念我的名號往生我的淨土」,這樣,我們念佛順了佛的本願,所以叫「正定之業」。阿彌陀佛說:「你念我名號如果不往生,則我不成佛!」那好啊!「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我念了南無阿彌陀佛名號,往生的事兒就由阿彌陀佛來承辦。所以,誦經不是「正定之業」。

 

       禮拜也不是「正定之業」。因為禮拜,剛才說了,有的人能禮拜;腰疼、腿有毛病、臥床不起的人就不能禮拜,這樣仍然會遺漏很多。那麼,其他的助業也都一樣。

 

       稱名之所以能稱為「正定之業」,不在我們這一邊,說修持高、修持低、功夫深、功夫淺,說「因為你念佛達到了清淨心了,所以一定往生」,那樣就是清淨心叫做「正定業」了。但是阿彌陀佛沒有發這樣的願,他不論你清淨心還是你心裏沒有清淨,「你只要念念不捨,你只要行住坐臥稱念我的名號,你就是正定之業,決定往生」,很容易,都做得來。

 

       所以,我們不要自己嚇唬自己,說:「要如何如何才能往生,那樣才叫決定了。」那樣都不符合教理。

 

       其他的種種行法,讀誦其他大乘經典也好,參禪打坐也好,種種的難行苦行也好,都不是「正定之業」,因為這些難行苦行雖然殊勝,雖然高妙,都是佛教講的殊勝的教法,但是因為它不是阿彌陀佛本願所選擇眾生往生的方法,所以,都有不確定的因素。

 

       唯有稱念彌陀名號順彼佛的本願,所以才叫做「正定業」。

 

       大家有沒有聽沒白?

       (「明白。」)

 

       真的明白了?

       (「明白了。」)

 

乘佛大願業力,往生一定

       前面我們學到「要門與弘願」的時候,曾引用善導大師的法語:

一切善惡凡夫得生者,
莫不皆乘阿彌陀佛大願業力為增上緣。

 

       裏說「正定業」,那裏說「大願業力」,因為我們念南無阿彌陀佛,順著佛的本願;順了佛的本願,就是阿彌陀佛的大願、大業、大力為我們所擁有,就是:我們往生極樂世界,完全靠的是佛的力量。

 

       我們講「業」,凡夫造作惡業,阿彌陀佛都是清淨業。阿彌陀佛的四十八願叫做「大願」;兆載永劫的修行叫做「大業」;因中的修行成為果上的名號、果上的正覺,就有攝取眾生的力量,叫做「大力」。

 

       所以,稱念這句南無阿彌陀佛雖然簡單,我們已經是接受了阿彌陀佛的大願業力,乘托了阿彌陀佛的大願業力,所以,以阿彌陀佛的大願業力作為我往生淨土的力量,這個夠不夠?

       (「夠!」)

 

       靠阿彌陀佛的力量去往生定不定?

       (「定!」)

 

       這個就正確不正確?

       (「正確!」)

 

       所以是正、又定。

 

       如果靠我們自己呢,就不定了。大家不要以為說:「念佛很簡單,所以不確定。」不是的!念佛雖然簡單,我們乘托的是阿彌陀佛的大願業力,所以稱為「正定之業」。

 

       龍樹菩薩坐船的比喻經常被歷代的淨土行者拿來使用。比如說,我們要過海,我們雖然是一個旱鴨子(旱鴨子就是不會水的,秤砣,放進水裏就沉底了),那麼,雖然是一個不會游水的人,但是如果我們坐在大船上面,是不是決定可以過海?決定可以過海,對不對?

 

       (「對!」)

 

       如果我們自己跳到水裏去游水,這個就不定了。

 

       我們念南無阿彌陀佛,雖然簡單,就像一個人坐在大船上一樣,決定可以度過生死海,可以到達涅槃岸,所以叫做「正定業」。

 

       如果自己修行,就像我們自己跳到海裏跟風浪搏擊,要熄滅生死煩惱、度過生死大海。這個,對凡夫來說太難了,不容易,所以,「正定業」就在這裏顯示出來。

 

助業──助成進入正定之業

       那麼,四種助業和正定業的關係是什麼樣的關係呢?剛才我們略微提到,並不是這四種都必不可少,而是這四種之所以是「助」,它不是說「念佛往生不定,需要這四種來幫助」,如果這樣的話,「正定業」這個詞就不成立了。念佛既然是「正定之業」,就不需要這四種業來幫助。

 

       那為什麼又叫「助業」呢?這是因為我們一般的人不能一下子契入正定之業,需要通過這四種行業讓我們瞭解阿彌陀佛的誓願,從而進入正定之業──助業是幫助我們進入正定業。

 

       就好像我們搭車上高速公路,高速公路旁邊要有入道口,沒有這個入道口,你上不去。但是,通過這個入道口上去之後,就一條道直接到達目的地。

 

       這四種助業就好像入道口一樣,引導我們走上六字名號的高速公路。那麼,我們一旦來修持正定業之後,這四種助業的功德都包含在稱念南無阿彌陀佛之中。

 

       比如說,讀誦淨土三部經,如果沒有淨土三部經、沒有人讀誦、沒有人講解,誰知道念佛是「正定之業」呢?這三部經都告訴我們說:「你專修念佛,順佛本願,必得往生!」我們通過讀誦──自己讀誦也好,研讀祖師的注解也好,聽聞法師的講解也好,內心裏邊,「哦,原來這三部經是讓我專修念佛。」你這樣就通過讀誦的助業,進入了念佛的正定業,對不對?那如果說你老是在那裏讀誦,以為「我光念佛,不能往生,一定要加上讀誦三部經」,這樣就是用助業來妨害正定業,就是你沒有讀懂,沒有讀明白。

 

讀誦助業進入稱名正定業

       經典不是讓我們拿來一味讀誦的,讀誦雖然有它的功德、福德,能夠有它的功效,但是,經典主要是讓我們拿來明瞭其義、依教奉行的。所以,經典開頭都有四個字:

如是我聞:

 

       「如是我聞」就是說:「佛怎麼說,我就怎麼相信。佛說念佛能往生,我就不懷疑,如是如是。」這就免了很多麻煩了。比如說《阿彌陀經》裏講:

從是西方,過十萬億國土,
有世界名曰極樂。

 

       聽到之後,我們就點頭,「哎呀,如是如是,去此西方十萬億國土,有世界名曰極樂」。

 

       「聰明人」就不這樣想了,「哎?怎麼是十萬億國土,怎麼不是九萬億?怎麼在西方,不在東方?到底有沒有極樂國土?」

 

       這樣就不叫「如是我聞」了,他打了很多問號。

 

       佛講的話不要我們打問號,尤其是淨土法門,是「唯佛與佛,乃能究盡」、「唯信能入」,這個超過了我們的思議境界。所以,這樣告訴你,你就這樣相信,你就是「明信佛智」。

 

       每部經的最後都有幾句話,教導我們「歡喜信受」,或者「依教奉行」。

 

       所以,我們讀經的最終目的是要依教奉行,我們把經意瞭解、貫徹、落實在心中,落實在行動當中。

 

       誦經有兩種誦法,一個是口上誦,依據文字一句一句地誦;一個是我們身體力行:我們來念這句南無阿彌陀佛,三部經通通都誦到了。為什麼呢?因為《阿彌陀經》所講的,也是讓我們念佛,那現在我在念佛了,等於我的身體在誦這部經,等於我在落實這部經典、等於我在身體力行這部經典,對不對?那麼,《觀經》告訴我們的,也是這個道理,《無量壽經》所說的,還是這個道理。所以,我們不光是在讀誦經典了,已經在落實了,這是不是更進了一步?對不對?

       (「對!」)

 

       世間也一樣,領導做報告,大家就要貫徹落實了。但是,很多做表面工作的人,就在那裏讀報告,讀啊、學啊,讀啊、學啊,天天讀,都會背了,他就是不去落實;另外一個幹部呢,他已經下去落實了。那你說哪一個更進步啊?

       (「第二個。」)

 

       對啊,你們會做領導。要提拔幹部,不要老提拔那個口頭上做表面文章的;這個都在做了,這個更進一步。

 

       阿彌陀佛也在看哪,「你還在背,還在學習檔,學習極樂世界的三個經本,你還沒落實在行動上,那麼,你還要正確瞭解這三部經的經意,然後去落實」。

 

       比如說,作為老太太,文字雖然不認識,但是瞭解專修念佛的道理,三部經的文字等於都認識了,三部經的道理等於都通達了。

 

       誦經,有的人會誦,也會講解,但是不會做,這個就不好了。

 

能說不能行,不是真智慧

       在《念佛感應錄》裏有這麼一個記載:有一個出身貧苦的泥瓦匠,沒有文化,出家之後就專修念佛,一天到晚就念這句名號。

 

       有一天,他到哈爾濱極樂寺找倓虛法師,發心在戒期裏侍候病人。住了十幾天,他就向常住師父請假說:「我請假不幹了。」

 

       「哎?你這個人太沒有長遠心了,怎麼剛住十幾天就要走?」

       「不是,」他說:「我要到西方極樂去了。」

       「你真的去啊?」

       「我真的去。」

       「那好,那我們就成就你。」

 

       怎麼成就呢?給他掃一間房,「再找幾個師父給你念佛吧。」

 

       臨往生之前,送他的人問:「你今天就要往生佛國了,臨走的時候能不能寫首偈子留個紀念?」要走的人,一般都寫個偈子、留首詩。

 

       他說:「我做苦工出身,沒有文化,寫偈子、寫詩我都不會,不過,我有兩句實在的話告訴大家,這是我的心得。」兩句什麼話呢?他說:

能說不能行,
不是真智慧。

 

       講完這兩句話,他就腿一盤,隨眾念佛,不到一刻鐘就往生了。

 

       這兩句話說得很實在。

 

       「能說不能行」:經典講得都很好,道理講得都很明白,但是不能做,這個:

 

       「不是真智慧」:我們雖然是愚癡老太,也不能說,也不會講解,但是,我就是會念這句南無阿彌陀佛,是名真智慧──真有智慧!

 

藥方藥丸喻:念佛定往生

       所以,誦經要瞭解經意,要通過讀誦三部經進入專修念佛正定業,所以,讀誦稱為「助業」。

 

       一般的觀念當中,總覺得「讀經讀得很多,有文化、有智慧,應該超過念佛」,所以,古德也通過舉例來說明誦經和念佛的關係:誦經就好像是看藥方,經文像是藥方;六字名號就是藥丸;我們得了無明大病,釋迦牟尼佛就開了三味藥(其實是一個內容),跟我們說:「你要念南無阿彌陀佛。」給了我們這個藥丸。

 

       我們作為一個病人的話,依方抓藥,然後依方服藥──告訴你怎麼服這個藥呢,「乃至十念,念念相續,念念不捨,這樣必定往生」。我們這樣去做就好了。

 

       如果說不認識藥方(人家認識這個藥方,告訴你、沒有欺騙你),但是在吃這個藥丸。那麼,這個不識字的病人吃了這個藥丸,病會不會好?

       (「會。」)

 

       我們自己雖然不認識三部經,善導大師解釋這三部經,法師講解這三部經,告訴我們說:「你就念佛!」六字名號就是藥丸,你吃下去,能不能往生?能往生嘛。

 

       所以,從古到今,很多不識字的老太太都往生極樂世界了。

 

       也有的人專門研究經典,就好像那個專門研究藥方、但是不吃藥丸的人,他的病能好嗎?

       (「不能。」)

 

       得病了,他說:「我的學問大。我看看這個醫生寫的什麼字?哦,這味藥,這是什麼成份?它有什麼功效?研究研究,考慮考慮……」這樣,病還是不能好。

 

       所以,重要的是藥丸,依方抓藥,然後服這個藥丸。

 

       六字名號亦復如是。

 

地圖喻:瞭解經意,安心念佛

       還有一個比喻:經典就像是地圖,告訴我們往生西方的道路;六字名號,就像車上了路一樣。我們在不瞭解往生淨土的方法之前,需要讀誦三部經,「看看,哦-,到上海是這條道路……」這條道路既然了然在心中了,我們就駕車上路,對不對?需要不需要一邊握方向盤、一邊看地圖呢?不需要了,因為我們知道這條路就是去上海的。

 

       那麼,這三部經就告訴我們說:「你念南無阿彌陀佛,直達極樂世界。」我們現在念著佛,等於已經上路了,我們就不必再把這部經拿來,邊握方向盤邊看,不必這樣。

 

       當然,也不排斥,「不必」和「不排斥」是什麼意思呢?就說:「我專念南無阿彌陀佛,但是,極樂世界非常莊嚴,我把經文讀一遍,心裏就法喜一遍,《無量壽經》讀一下,我就感覺自己到極樂世界旅遊了一趟,更加嚮往極樂淨土,更加厭離娑婆世界,我隔三差五地拿來讀一遍。」這個可以,這個也叫讀誦助業,也是幫助我們。

 

觀察助行進入稱名正定業

       同時,這裏邊也有觀察助業。觀察,就是我們思惟、欣慕極樂世界。觀察助業有兩種:

 

       一個就是我們能夠如實修行、觀想念佛。經中說:觀佛成就了,可以看見阿彌陀佛相好莊嚴,真身顯現,行者就問阿彌陀佛說:「阿彌陀佛啊,我想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阿彌陀佛就回報他說:「欲生我國,當念我名,莫有休息。」

 

       「你要來生我的淨土啊,你應當稱念我的名號,不要夾雜,專念名號就可以。」

 

       這也是通過觀察助行進入稱名正定業。

 

       你觀佛成就了,阿彌陀佛親自告訴你「念我的名號」,這不是從觀察助業進入了稱名正定業嗎?

 

       我們剛才講的,「我通過讀誦這三部經,感到極樂世界清淨莊嚴,極樂世界怎麼樣的好啊,好得不得了……」

 

       你看淨土三部經所描寫的,比如《無量壽經》說:我們到極樂世界七寶池裏,七寶池的水是如意水,什麼叫如意水呢?到七寶池裏,你希望這個水熱一點,它就自然熱一點;你希望它涼一點,它就涼一點;你說「你迴旋」,它就迴旋;你說「快一點」,它就快一點;「慢一點」,它就慢一點;你說「升高」,它就到你膝蓋;你說「不夠」,它就到你胸部;「還不夠」,它可以再上升;你說「淋浴」,它就飛起來灌下來;「這些我不玩了,我要聽法」,它就開始講法了;你說「我要聽這部經」,它就講這部經;你說「我要聽那個法」,它就說那個法……哎呀,一個池子裏邊如果有一萬個人,這一萬個人可以每個人聽的都不一樣,誰想聽什麼,就單獨給你講什麼,可以講佛法,可以講菩薩法,可以講此世界法,可以講他世界法。你說:「不行,我想憶苦思甜(到極樂世界也要憶苦思甜),我要看看娑婆世界苦惱的景象,發起我的大悲心。」這個水就跟你說娑婆世界的苦惱,甚至也可以顯現給你看。你看,這一個水就這麼樣不可思議。那是無法比擬的。

 

       岸上的七寶樹多高呢?最低的四百萬裏,風吹過來,七寶樹葉葉相碰,皆出微妙和雅的聲音,一聽到這個聲音,就得無生法忍;一聞到樹上果子的香味,就開無邊之悟,所謂「鼻嗅其香、舌嘗其味、耳聞其音」;眼睛看到樹上的光芒──任何一點,六根對六塵(極樂世界清淨法塵),自然讓我們心中清淨、開悟,沒有任何的煩惱。

 

       你說這是哪個能比的?無法相比!

 

       這樣看到之後,誰不願意去呢?何況是免費送給你,不去白不去,何必不去呢?對不對?一定要去!

 

       你說:「我原來學基督教,現在我也想去,阿彌陀佛要不要?」要!阿彌陀佛發願救度十方眾生,他不光是救度佛教徒,基督教徒、伊斯蘭教徒,你自己有你的信仰,你按照你的信仰去過;你願意來歸投佛法,沒有一個遺漏,所以叫「十方眾生」,不管人道還是地獄道、餓鬼道,一切眾生,大慈大悲,無一遺漏。

 

       這個是觀察,我們這樣的讀誦、思惟,心中自然很欣慕這樣的淨土。

 

       「哎呀,這麼好的地方,我要去!」

 

       如何去?稱念南無阿彌陀佛,這樣,通過觀察助行,就進入了稱名正定業。

 

禮拜助行進入稱名正定業

       禮拜也是一樣,拜佛也有兩種拜法:

 

       一種叫做「傲慢拜」(「我拜佛怎麼能傲慢呢?」拜佛也挺傲慢的)、一種叫做「歸命拜」。

 

       他雖然身體在那裏禮拜,「南無阿彌陀佛」,拜下去,他心裏還想著說:「我修行,我修到什麼程度才可以往生……」他沒有歸命阿彌陀佛,那這樣就是凡夫心中有滯礙,不知道極樂世界是無為涅槃的境界,靠我們的雜行雜修是不可能去的,應當完全投誠,歸投於南無阿彌陀佛。他一邊拜一邊在記自己的功德:「一拜、十拜、一百零八、三百拜,我夠了,今天修的夠了。」他就認為說:「我拜了這麼多,依我拜的這麼多去往生。」這個沒瞭解真實意義。

 

       我們拜佛,什麼意思呢?「南無阿彌陀佛,我是一個罪業凡夫,完全仰仗你老人家」。禮拜嘛,「拜」就是請阿彌陀佛作主啦,這個叫「歸命拜」,身心完全仰投於阿彌陀佛,不管拜多拜少,都是仰仗這尊佛,這樣是順隨阿彌陀佛的誓願。

 

       我們禮拜阿彌陀佛,阿彌陀佛是讓我們稱念他的名號去往生。所以,拜下去也是「南無阿彌陀佛」,邊拜邊念。

 

       拜佛和念佛,不是說「只念佛不行,一定要拜佛才能往生」,而是說我們念佛念久了,腿盤酸了,就來活動活動,就通過禮拜──身業來表達,還是邊拜邊念,這樣,禮拜跟念佛也不矛盾,還是一體的。

 

       雖然說是一體的,有一個主次的關係,還是稱念彌陀名號為主,其他的為輔。這個是禮拜,稱為助業。

 

讚歎供養助行進入稱名正定業

       讚歎供養也稱為助業,讚歎供養就是唱讚、設供,供阿彌陀佛,這個也是助業。當我們在彌陀誕的時候,或者在重大的節日打佛七,我們都要表達我們虔誠的心,我們就會設供、唱讚。但這個也不是說只念佛不行,一定要阿彌陀佛吃你的水果。

 

       還有的蓮友問了:「阿彌陀佛都成佛了,一定要吃我的水果嗎?」

 

       不是佛要吃你的水果,是我們自己略表誠意,敬獻我們的一份誠心。

 

正助關係

       所以,四種助業是圍繞著稱念彌陀名號,就好像在大街上走路一樣,國王在前面走,周邊有四個大臣。國王就是主人,四個大臣就是輔助。國王一個人講話就夠了,但是也不嫌莊嚴,有四位大臣也很莊嚴。

 

       我們念佛也一樣,除非說身體有障礙,我們才不能禮拜,不然的話,念佛的人誰不拜佛呢?說:「我就念南無阿彌陀佛,我就不拜,因為念佛是正定業。」這樣行不行呢?也肯定往生。不過人家說你這個人哪,腦筋可能有點太偏了,你拜佛跟你念佛也不矛盾哪,對不對?以念佛為「正定之業」,讀誦啊、禮拜啊,我們適當地穿插、適當地調節:哎,我念念南無阿彌陀佛,我可以再研究研究相關的經文,再感受一下極樂的莊嚴景象,或者我再禮拜阿彌陀佛,或者供養,這四種助業可以調劑而用。但是,以稱念彌陀名號作為主體,有主有從。

 

       如果說我不識字,或者說身體有殘疾、不方便,或者說環境不允許,這樣的話,即使沒有誦經、拜不了佛,影不影響念佛往生?

       (「不影響。」)

 

       也不影響往生的,因為念佛是正定之業嘛,決定往生的。

 

       所以,善導大師判斷正行和雜行,他就有選擇:讓我們捨雜行、修正行。

 

       雖然說五種正行,是「傍助業」,把助業放在其次的、輔助的地位,而專修正定之業。

 

       在我們還沒有進入正定業之前,這四種修行方法能幫助我們進入正定之業,故名助業;我們一旦進入正定之業來專修念佛之後,這四種行法能夠幫助我們調劑,能夠使得我們更為莊嚴,那麼這個稱為助業。道理如此。

 

       好,請合掌。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好,謝謝大家。

分享到
中華淨土宗協會
淨土宗文教基金會

11059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50巷22弄41號
電話:02-2758-0689
傳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