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談開示

  1. 淨土宗如理論答七要事
  2. 弘願寺「護法聯誼會」開示(一)
  3. 弘願寺「護法聯誼會」開示(二)
  4. 弘願寺「護法聯誼會」皈依開示
  5. 於「弘願寺」為僧眾開示
  6. 於「淨土宗中山念佛會」開示
  7. 於「淨土宗中山念佛會」答蓮友問
  8. 湖北仙桃彌陀寺念佛法會開示(一)
  9. 湖北仙桃彌陀寺念佛法會開示(二)
  10. 湖北仙桃彌陀寺念佛法會開示(三)
  11. 「淨土宗如理論答七要事」概述
  12. 淨土宗行人的時代感與使命感
  13. 《佛說阿彌陀經》淺釋(上篇)
  14. 《佛說阿彌陀經》淺釋(中篇)
  15. 《佛說阿彌陀經》淺釋(下篇)
  16. 答網上蓮友問(三)
  17. 人生之目的
  18. 淨土宗宗旨(一)
  19. 淨土宗宗旨(二)
  20. 淨土宗特色
  21.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一)
  22.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二)
  23.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三)
  24.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四)
  25. 南寧問答
  26. 流通法寶即是做彌陀的手足
  27. 如何讓法義入心──多聞熏習
  28. 書讀百遍 熏法入心
  29. 為「福聖寺」常住僧眾開示
  30. 於「弘願寺」為蓮友開示
  31. 彌陀之家 愛心為本
  32. 宗風學習(一)
  33. 宗風學習(二)
  34. 宗風學習(三)
  35. 下品下生之安心
  36. 關於道場的軟硬體建設
  37. 不問罪福 稱名必生
  38. 做事與念佛
  39. 三好念佛人
  40. 念佛與做人
  41. 惜福與環保
  42. 好好照顧自己
  43. 學僧工作 愛心為本
  44. 純粹的淨土宗(一)
  45. 純粹的淨土宗(二)
  46. 純粹的淨土宗(三)
  47. 《觀經》教眼
  48. 淨土思想的善導者
  49. 淨土法義的修學次第與弘法原則
  50. 認識「觀世音菩薩」
  51. 如何面對法義之爭
  52. 出家「三隨」「三不」
  53. 學法「十二防」
  54.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
  55. 愛的建設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

  1.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一)
  2.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二)
  3.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三)
  4.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四)
  5.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五)
  6.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六)
  7.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七)
  8.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八)
  9.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九)
  10.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十)
  11.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十一)
  12.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十二)

《淨土宗概論講記》

  1. 《淨土宗概論講記》(一)
  2.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
  3.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
  4. 《淨土宗概論講記》(四)
  5. 《淨土宗概論講記》(五)
  6. 《淨土宗概論講記》(六)
  7. 《淨土宗概論講記》( 七)
  8. 《淨土宗概論講記》( 八)
  9. 《淨土宗概論講記》(九)
  10.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
  11.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一)
  12.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二)
  13.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三)
  14.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四)
  15.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五)
  16.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六)
  17.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七)
  18.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八)
  19.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九)
  20.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
  21.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一)
  22.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二)
  23.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三)
  24.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四)
  25.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五)
  26.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六)
  27.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七)
  28.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八)
  29.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九)
  30.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
  31.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一)
  32.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二)
  33.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三)
  34.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四)
  35.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五)
  36.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六)
  37.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七)
  38.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八)

《善導大師的淨土思想》

  1. 第1課:印光大師讚善導和尚(一)
  2. 第2課:印光大師讚善導和尚(二)
  3. 第3課:善導大師思想概述
  4. 第4課: 難行與易行 ──龍樹菩薩判「難易二道」而捨難行取易行(一)
  5. 第5課:難行與易行 ──龍樹菩薩判「難易二道」而捨難行取易行(二)
  6. 第6課:自力與他力 ──曇鸞大師釋「自他二力」而貶自力乘佛力(一)
  7. 第7課:自力與他力 ──曇鸞大師釋「自他二力」而貶自力乘佛力(二)
  8. 第8課:自力與他力 ──曇鸞大師釋「自他二力」而貶自力乘佛力(三)
  9. 第9課:自力與他力 ──曇鸞大師釋「自他二力」而貶自力乘佛力(四)
  10. 第10課:信機與信法 ──善導大師釋「機法深信」而棄自身歸彌陀
  11. 第11課:聖道與淨土 ──道綽大師判「聖淨二門」而捨聖道歸淨土(一)
  12. 第12課:聖道與淨土 ──道綽大師判「聖淨二門」而捨聖道歸淨土(二)
  13. 第13課:聖道與淨土 ──道綽大師判「聖淨二門」而捨聖道歸淨土(三)
  14. 第14課:要門與弘願 ──善導大師判「要弘二門」而引要門入弘願(一)
  15. 第15課:要門與弘願 ──善導大師判「要弘二門」而引要門入弘願(二)
  16. 第16課:要門與弘願 ──善導大師判「要弘二門」而引要門入弘願(三)
  17. 第17課:正行與雜行 ──善導大師判「正雜二行」勸捨雜行歸正行(一)
  18. 第18課:正行與雜行 ──善導大師判「正雜二行」勸捨雜行歸正行(二)
  19. 第19課:正行與雜行 ──善導大師判「正雜二行」勸捨雜行歸正行(三)
  20. 第20課:定業與助業 ──善導大師判「正助二業」明傍助業專正定
  21. 第21課:本願不虛,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本願四十八字釋」之文
  22. 第22課:名號本義,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六字釋」之文(一)
  23. 第23課:名號本義,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六字釋」之文(二)
  24. 第24課: 一、名號本義,稱名必生──善導大師「六字釋」之文(三) 二、諸佛作證,稱名必生──善導大師「諸佛舒舌」之文(一)
  25. 第25課:諸佛作證,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諸佛舒舌」之文(二)
  26. 第26課:不擇眾機,稱名必生 ──法照大師「瓦變成金」之偈
  27. 第27課:不問時節,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不問時節」之文
  28. 第28課:不問罪福,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不問罪福」之文(一)
  29. 第29課:不問罪福,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不問罪福」之文(二)
  30. 第30課:不慮妄念,稱名必生 ──源信大師「不染污泥」之文
  31. 第31課:不慮妄念,稱名必生 ──源信大師「不染污泥」之文(二)
  32. 第32課:不顧貪瞋,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二河白道」之喻(一)
  33. 第33課: 一、不顧貪瞋,稱名必生──善導大師「二河白道」之喻(二) 二、不論凡夫,只論彌陀──善導大師「凡夫入報」之文
  34. 第34課: 一、彌陀大悲,急救苦者──善導大師「溺水偏救」之文 二、彌陀光明,唯攝念佛──善導大師「唯攝念佛」之文(一)
  35. 第35課: 一、彌陀光明,唯攝念佛──善導大師「唯攝念佛」之文(二) 二、稱名一聲,頓超生死——《觀經》「稱名往生」之文 三、稱名一行,總超萬行──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一)
  36. 第36課:稱名一行,總超萬行 ──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二)
  37. 第37課:稱名一行,總超萬行 ──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三)
  38. 第38課:稱名一行,總超萬行 ──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四)
  39. 第39課:稱名一行,總超萬行 ──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五)
  40. 第40課: 一、善導大師淨土思想特色 二、三經要點(一)
  41. 第41課: 一、三經要點(二) 二、答疑(一)
  42. 第42課:釋去普通疑惑(二)
  43. 第43課:釋去普通疑惑(三)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

  1.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1~5)
  2.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6~10)
  3.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11~15)
  4.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16~20)
  5.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21~25)
  6.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26~30)
  7.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31~35)
  8.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36~40)
  9.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41~45)
  10.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46~小結)
  11.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1~5)
  12.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6~10)
  13.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11~15)
  14.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16~20)
  15.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21~總結)
  16.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三心料簡(一))
  17.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白道之事)
  18.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1~5)
  19.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6~10)
  20.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11~15)
  21.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16~20)
  22.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21~25)
  23.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從配流上洛之後開示之法語)
  24.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述《阿彌陀經》大意之法語)
  25.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隆寬之法語)
  26.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聖光之法語)
  27.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乘願之法語)
  28.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道遍之法語)
  29.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隨蓮之法語)
  30.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信寂之法語)
  31.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尼眾之法語)
  32.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無品之法語)
  33.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賴綱之法語)
  34.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忠綱之法語)
  35.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重衡之法語)
  36.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四郎之法語)
  37.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妓女之法語)
  38.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辨食魚之法語)
  39.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臨終時示門第之法語)

石家莊念佛開示

  1. 石家莊念佛開示(一)
  2. 石家莊念佛開示(二)
  3. 石家莊念佛開示(三)
  4. 石家莊念佛開示(四)

念佛往生開示

  1. 念佛往生開示(正文)
  2. 念佛往生(問答部分)
淨土宗
淨宗法師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淨宗法師 > 法談開示
top

法談開示

第19課:正行與雜行 ──善導大師判「正雜二行」勸捨雜行歸正行(三)

淨宗法師2006年9月24日講於長春「般若寺」
 

 

雜行十三失之八:煩惱能間斷

       請合掌。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請放掌。

 

       善導大師說:「雜修之人百中希得一二,千中稀得三五往生者。」底下列了十三點說明,我們已經說了七點。下面第八,為什麼雜修之人難以往生呢?第八說:

貪瞋諸見煩惱來間斷故。

 

       雜行雜修的人,「貪」是貪愛;「瞋」是瞋恨;「諸見」就是我們種種的邪見,不是正知正見,人我是非啦、我見哪……等等。因為諸見,就起種種煩惱,這個就來間斷了。

 

       那麼,這一點是不是只有雜修的人才有的損失呢?還是心中也懷疑說:「我們專修念佛的人,也有貪瞋煩惱啊……」對不對?大家有沒有?

 

       (「有。」)

 

       雜行雜修的人有煩惱,貪瞋煩惱能夠來間斷;專修念佛的人同樣也有貪瞋煩惱,專修念佛的人,貪瞋煩惱能不能間斷呢?

 

       這個可能要考慮清楚。

 

       這裏是說明什麼呢?是說雜行雜修的人內心有貪瞋煩惱,因為他要迴向自己的修行求生極樂世界,如果有貪瞋煩惱的話,功德不能成就,用「雜毒之善」迴向求生,就往生不定。

 

       專修念佛的人雖然也有貪瞋煩惱,但是,專修念佛的人,貪瞋煩惱對我們不構成妨礙,不能間斷我們。

 

       善導大師在《觀經疏》中有一則著名的「二河白道喻」:有一條河,往南是火河,火勢很猛烈;往北是水河,波浪洶湧。在這水火二河中間,從東岸到對面的西岸有一條白道,只有四五寸寬,火舌經常吐出來燒這條白道;水呢,波浪也經常淹沒這條白道。那麼,這條白道代表什麼呢?就代表阿彌陀佛六字名號的救度。水就代表我們內心的貪愛,火代表我們的瞋恨。雖然我們有貪心、有瞋恨心,但是,阿彌陀佛六字名號的白道在我們水火二河當中不被燒壞,不能被間斷。所以,我們專修念佛的人,雖然還是貪瞋煩惱具足的凡夫,但是沒有妨礙。

 

       所以,大家不必擔心,「我有煩惱怎麼辦?」還是那句話:你有煩惱佛來辦。只要念佛,必定往生!

 

       如果是自己修行,靠自己雜毒之善迴向往生,那個雖然也是白道,但是會被火燒掉、會被水淹掉,所謂「一念瞋心起,火燒功德林」,大家聽說過,對不對?這個「火燒功德林」,燒的是不真實的功德,不是能燒真實功德。瞋恨心,我們本來是有瞋心的,我們修的功德都是有漏有為的善法,瞋心一起,就沒有了。

 

       比如說,往往大家做人也很無奈,交朋友啊,「我對對方十次──他求我辦事兒,我九次都很客氣,都辦得很好,只有這第十次呢,我太忙了,我忘記辦了,或者我有一點情緒,沒有辦得那麼圓滿徹底,你看,他就翻臉了!」大家遇到過這樣的嗎?你看,你前面九次的好處,最後一次,徹底沒有了,因為我們都是無常的,所以,你給他九次好處、九次功德、九次善,最後一次你要發脾氣,通通都不算,是不是?

 

       夫妻之間也是一樣,「哎呀,你好、我好,好得不得了啊……現在咱們分手了」,最後一天,吵嘴吵崩了,前面再好都不算。最後一次,一把火,瞋恨心,全部燒掉。

 

       世間的事情都是無常,都是不真實。

 

       阿彌陀佛的功德能不能被燒掉?阿彌陀佛的功德如果能被燒掉的話,那極樂世界就不存在了,所以是清淨無漏功德。

 

       我們念佛的人,是倚仗這句名號去往生。所以,雖然都是貪瞋癡煩惱具足的凡夫,但念名號不能被間斷。

 

       如果雜行雜修,就能被間斷。除非你心中滅除了貪瞋煩惱,哎,那就不間斷了,但是我們達不到。所以,以貪瞋煩惱的凡夫來講,稱念彌陀名號,才能決定往生,不間斷故;雜行雜修往生不定,有間斷故。

 

雜行十三失之九:無有慚愧懺悔心

       第九點:

無有慚愧懺悔心故。

 

       善導大師說:雜行雜修的人為什麼往生不定呢?為什麼很難往生呢?因為他沒有慚愧懺悔心。

 

       這句話也要解釋。我們凡夫都很驕慢,說:「哎呀,不能冤枉我啊!我很有慚愧心啊!我在那裏懺悔啊,『往昔所造諸惡業……』」在那裏懺悔。

 

       也有的人,如果從他的表相來看,你還不好說他沒有慚愧懺悔心。那麼,善導大師為什麼這麼講呢?這是講在根本上,雜行雜修的人所修的是不真實的功德,自己所修的雜毒之善,他認識不到,把不真實的功德看作是真實的功德,「我要靠我的功德去往生」,這個就叫做沒有慚愧心了,是不是?

 

       同時,他有貪心和瞋恨心,他體會不到貪瞋心障礙自己,體會不到雜行雜修是沒有力量度越貪瞋煩惱的,這個就叫做沒有懺悔心了。

 

       你果然體會到自己是一個貪瞋具足的凡夫,雜行雜修肯定不能成就,那你肯定會放棄雜行而轉入念佛。那既然連雜行雜修都不能放棄,說明你錯把自己的有漏有為的修行當做是真實功德,這是缺乏慚愧心,也缺乏真實懺悔心。

 

自力懺悔和佛力懺悔

       善導大師在《往生禮讚》裏說:懺悔,如果講自力懺悔,有三品。一般講懺悔,什麼意思呢?說:「我過去的過惡,我錯了!」在佛前發露,或者向大眾,或者向佛,或者自己個人內心發露,說:「我認識到自己錯了,那我將來發誓永不再犯。」至於說我們發誓之後會不會再犯,那個是第二個問題。最起碼你要有這個願望,「我發誓永不再犯」。如果被煩惱業力所牽引、再犯呢,那是第二個問題,你不能事先懺悔的時候就留條尾巴,那就不叫真實懺悔了。

 

       懺悔有兩種:一個叫「事懺」,一個叫「理懺」。

 

       「事懺」是要有一定的做法、儀軌,要見好相,在事上來懺悔。比如說對大眾表白等等,這是事懺。

 

       「理懺」就是開發無漏智慧,能夠悟得真如理體,所謂「罪業如霜露(罪業像霜、像露水一樣),慧日能消除」,生起真實的般若智慧,就像太陽升起來一樣,霜露自然就沒有了,再多的罪過,果然能夠理懺──理懺那不是我們一般人能做到的,破無明、證法身、悟得真如理體,這個叫理懺。

 

       善導大師在《往生禮讚》裏說到:自力懺悔有三品,如果能夠達到這三種,罪業都可以懺乾淨,不然的話,就像沒有懺悔一樣。

 

       上等懺悔達到什麼程度呢(這個都是講事懺,還不是講理懺)?就是說:悲從內心而出,真實地體會到過惡無邊,而願意徹底斷除。這樣的心情引發在我們身體方面,渾身毛孔流血,眼睛都流血,這樣的懺悔叫上品。

 

       我們大家在佛堂懺悔有沒有這樣?

       (「沒有。」)

 

       我們是「『往昔所造諸惡業』……等會兒,我在懺悔啊,不要影響我,『皆由無始貪瞋癡』……」,就是把四句話念了一遍,心都不在真實懺悔,這樣沒有效果。

 

       第二等懺悔,雖然說不能夠眼睛流血、毛孔出血,那也是眼睛血紅,渾身赤熱,毛孔流汗,這是第二等懺悔。

 

       第三等懺悔,眼睛雖然不能流血,也能流淚,渾身赤熱,像火燒沸燙一樣,因為我們真的有某種事情,內心很悲切地懺悔,一定會「誠於中而發於外」。

 

       我們平時在那裏懺悔,都是飄飄渺渺的,這個不是真實懺悔。

 

       懺悔有這三品。善導大師就講:如果念佛的人能「真心徹到」,就是體悟到「我是一個沒有出離之緣的罪業凡夫,我徹底歸命阿彌陀佛」,這樣念佛叫「真心徹到」,真實地仰靠阿彌陀佛,徹底投靠,雖然不能流血、流淚、流汗,那麼效果也一樣,也是達到了真實懺悔。

 

       所以,懺悔也有他力和自力。你要自力發悲切心,事相上要這樣;他力就是:「我沒有辦法,我就完全靠倒南無阿彌陀佛」。

 

       善導大師就講:

念念稱名常懺悔。

 

       每念每念稱念南無阿彌陀佛名號,以這句名號不可思議的力量滅除我們的罪業。

 

       為什麼要懺悔呢?懺悔具有滅罪的功能。你懺悔懺到等於沒有懺,罪沒有滅掉,還是一樣的。

 

       而《觀經》說:

稱念一句南無阿彌陀佛,
滅除八十億劫生死重罪。

 

       這個叫佛力,以佛力自然懺悔清淨,滅罪,消除罪業。

 

       所以,雜行雜修的人稱之為「無有慚愧懺悔心」,以有漏有為的功德,自恃驕慢,缺乏真實懺悔和慚愧。

 

       專修念佛的人,「知道我是一個劣機、惡機,我仰投阿彌陀佛,全身心仰靠阿彌陀佛」,這個就有真實慚愧懺悔心──靠阿彌陀佛名號才是真實懺悔。內心全部歸投阿彌陀佛,折服我慢,這個才是真實慚愧。

 

       這是第九點。

 

雜行十三失之十:不知佛恩

       第十點,為什麼雜修的人往生很困難呢?

又不相續念報彼佛恩故。

 

       雜修的人,他不念報彼佛的恩德,不憶念南無阿彌陀佛的恩德,所謂「念恩」、「報恩」。因為雜行雜修的人自恃自己的修持功德,這樣,缺乏慚愧,他也就不知道佛的恩德。就好像醫生來給你治病,這個病人本來就病入膏肓,就要死了。他如果知道自己病入膏肓的話,醫生把他救活了,他就有報恩心,「哎呀,你真是我的救命恩人!」他如果認為自己只是一個感冒,打一個噴嚏,你把他治好了,他也不會感恩,對不對?「你不過救個小病嘛。」

 

       阿彌陀佛來救度我們,如果知道自己是造業凡夫、無有出離之緣,我們只有完全靠倒阿彌陀佛,專修念佛,內心就會憶佛、念佛,我們心中就會感恩阿彌陀佛的徹底救度。

 

       如果認為自己還有力量再幫一把忙,「阿彌陀佛你不過是搭了一把手,主要還是靠我自己」,這種心怎麼會報恩呢?怎麼會感受到阿彌陀佛的恩德呢?所以,「不相續念報彼佛恩」。

 

       在河裏淹得要死了,人家把你救上來,「哎呀,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自己還說「我會游泳,你來救我,嫌你礙事兒呢!」搭了一把,「你不搭我也能上來!」就不把對方當救命恩人了。

 

       所以,雜行之人,他不專念彌陀名號,他沒有感悟到自己是一個墮落、沒有修持力量、沒有出離之緣的罪惡凡夫,這樣,他內心對佛的徹底慈悲救度就沒有體悟,就有隔閡,所以說「不相續念報彼佛恩德」。

 

       善導大師在《往生禮讚》最後也講到:

專修念佛,常懷慚愧,仰謝佛恩。

 

       我們念「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念念之間都知道「我是一個罪業凡夫,我只有靠阿彌陀佛您老人家救命了,我只有靠阿彌陀佛了」,人心一旦放下,他就會柔軟;人心一旦提起來、高慢,他就剛強、不柔軟。

 

雜行十三失之十一:心生輕慢,與名利相應

       第十一點,說雜修之人千中難得一二往生,為什麼?

心生輕慢,
雖作業行,常與名利相應故。

 

       雜行的人,他的心啊,「輕」就是輕視;「慢」就是傲慢。他也在修行,雖然作業、修行,但是他的心常與名聞利養相應。

 

       這怎麼解釋呢?所謂「輕」,就是輕於念佛;所謂「慢」,就是傲慢,認為「我能修行」,他對專修念佛的法門很輕視,「專修念佛太簡單了」,所以,他不願意來做,這不是輕嗎?對於至極無上的阿彌陀佛六字名號,他覺得很簡單,輕視、小瞧,這叫「輕」;「慢」呢,認為說「我能修行,我能修持,我能幫阿彌陀佛一把忙」,或者說「我有某種功德作為輔助」,這是把自己看大了,這叫「慢」。雜行的人就有這種輕慢。

 

       那麼,專修念佛的人沒有,專修念佛的人知道說「我就是一個造罪凡夫,只配念這一句佛,有什麼好傲慢的?」

 

       出去一講,也沒什麼好名、好利。

 

       「某某人哪,你會誦什麼經啊?」

       「我不會,我只會念佛。」

       「哎呀,你看……」

 

       這樣就比較低調,對這句名號不僅不會輕視──像我們印光大師所講:

寶此一行,以為本命元辰。

 

       「這句名號當做我的寶貝,當做我的生命的根本,非常的珍愛。」我們看人家,都是大菩薩,「你大概可以修行戒定慧;你大概可以修六度萬行;你大概可以開悟;你大概會如何……;我呢,沒有辦法,什麼都修不了,所以,我只有抓住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沒有心思看人家的東西」,內心對這句名號很珍重,想傲慢也傲慢不起來,怎麼傲慢呢?什麼都不會,傲慢什麼?

 

       有位老太太講:「人家誦《大悲咒》,人家《彌陀咒》,我就眉頭皺。」皺起來了。又不會修行,有什麼傲慢呢?持戒,不能清淨;禪定,妄想紛飛;智慧,一片黑暗,心中無明,所以,講起來都不如人,只有這句名號,這個就不會心生輕慢。

 

       「雖作業行,常與名利相應故」,雜行雜修的人,善導大師就說:雖然也在那裏起行修業,但是,總是和名利相關、和名利相應。

 

       一個修道的人,如果心和名利相應,這可以叫心就腐敗了、腐爛了。為什麼叫「和名利相應」呢?「顯示我能修行,我超過你。」「某某人哪,你學佛多長時間了?你到現在只會念一句佛啊?《大悲咒》不會念啊?《楞嚴咒》呢?《普門品》?《法華經》?都不會啊?」他的心容易輕慢人家。

 

       同時,到了道場裏邊啊(這是居士告訴我的),「這個居士會誦《楞嚴咒》啊,跟師父都誦得一樣快啊,比師父還快一點!厲害!」他自己也覺得……(得意狀),這個不叫名利嗎?覺得「我超過你了,我名聲好啊」,有這樣的心態。這是他們自己跟我講的。

 

       如果專修念佛,可以講,沒有什麼名利,不管到哪裡去,像印光大師講的:「我是常慚愧僧,我是一個粥飯僧,只會吃一碗稀飯,然後念六個字,南無阿彌陀佛,我也不是大法師,我也不會講經。」

 

       如果不甘寂寞、不甘於老實念佛、想搞名利的人,可能老實念佛他覺得心有不甘,「老實念佛?出去講給別人聽,什麼都不會,殊勝高妙的道理也不會談,其他的都不會」,這樣他會覺得低人一等。

 

       所以,善導大師在這裏講:如果雜行雜修──當然這是指他的傾向,也不是所有的人都一定暴露得很嚴重,只是他有這個傾向。有的人之所以願意修雜業,他有的時候不是跟了生死、求往生相應,他老是在跟別人比,「我要超過你,我不能不如你。一旦超過你,你讚歎我,我就挺高興的」,這就是名利了;有了名利了,就可以有供養了──這個就不好。

 

       那麼,專修念佛呢,自甘凡愚,老實念佛,恒與往生相應,「我就知道我是一個凡夫,我是一個下愚的人,我只配念這一句南無阿彌陀佛」。

 

       像印光大師所講的:我啊,在大富長者的門前,揀來一點殘羹餿飯(大富長者代表佛,殘羹餿飯就說:我修的這個念佛法門有的人看不起,「你看,你只會念佛,這個很低啊!」),任人家吃龍肝鳳髓,我都不羡慕(龍肝鳳髓代表說「我修的種種法門很殊勝,山珍海味,很好」)。不過,殘羹餿飯能讓我吃飽,能讓我不至於餓死(就是說「我念佛能往生成佛」),也感到心滿意足了,隨人家吃龍肝鳳髓。我跟別人介紹念佛法門,是我不知趣,把我這點殘羹餿飯供給你;如果你不願意吃,那當然我是聊表我的誠意,我只有拿回來,敬你吃什麼,我不敢說你一定要吃我這個殘羹餿飯。

 

       印光大師講話就很懇切,因為跟別人講念佛法門,有的人不屑一顧,「我有更高妙殊勝的法門!念佛?你不必跟我講」。那麼,我們就知趣了,任你吃龍肝鳳髓,我專門念這句名號。

 

       我們專修念佛的人,要有這個覺悟。你不要吃著自己碗裏的,看著人家碗裏的,「哎喲,好吃的!……」這樣就雜行雜修了。任他吃龍肝鳳髓,你也吃不到。我們有這句名號就夠了。

 

       印光大師又講:我某某人,我也不豎大法幢,我只念這句佛,也不覺得少什麼,單念這句佛,能了生死、能往生成佛,我就千足萬足了,又有什麼遺憾呢?沒有遺憾的。

 

雜行十三失之十二:不親近善知識

       第十二點,善導大師講說雜修之人:

人我自覆,
不親近同行善知識故。

 

       所以,一千個裏邊難得一兩個往生。

 

       「人我自覆」:就是「你錯了,我對了」,人我是非。「自覆」就是覆蓋了自己本來的道心、本來的良知,在那裏爭人我是非、名利高下。他常與名利相應,肯定有人我是非。大家都淡泊於名利,就沒有人我是非了。

 

       「不親近同行善知識故」:那麼,他喜歡親近什麼呢?只要是名利場所,就喜歡鑽著腦袋進去(淡泊名利的人,這些場合都退到旁邊)。勸他老實念佛的、勸他往生的同行善知識,他不親近,「你老讓我老實念佛!老讓我就念這句名號!」沒有什麼名利好得,這樣,他就離開了真正的善知識。因為不親近善知識,所以常懷慢心、常覆人我,自求名利就遠離知識。一個是自己遠離善知識,再一個,善知識看你不是根機,也跟你不投緣。這樣,往生就有危險。

 

       專修念佛的人當然也有人我之見,不是說沒有,因為還是凡夫嘛,不過,如果像善導和尚所講的,有機深信,我們就會做退一步想,「我是罪惡生死凡夫,無有出離之緣,曠劫以來常沒常流轉,跟無量無邊眾生結下了無量無邊的惡緣,都是我不對!我還是好好念佛吧!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專修念佛的人,大家在一起談往生,就很來勁,「哎呀,念佛啊……」講到念佛了、講到往生了,都是興高采烈的,這個就是同門相親,法情勝於俗情。

 

雜行十三失之十三:樂近雜緣,自障障他

       第十三點,說雜修之人為什麼難以往生呢?

樂近雜緣,
自障障他往生正行故。

 

       雜修的人就喜歡「樂近雜緣」,種種雜緣啊,他很高興、很快樂地跑去,「哎?聽說哪裡來了個大活佛,頭一摸就可以怎麼怎麼樣……哎--」,摸一下,去了;「聽說那裏有什麼什麼……」雜修嘛,他各種各樣的雜緣就很願意去,然後拉你一道,「來來來來來,跟我一道去!」

 

       「自障障他」:自己沒有穩固正念,與佛本願不相應、不順教、違背佛語,自己障礙自己往生,又喊人家,又障礙人家。這樣,往生就很危險。

 

       專修念佛的人,這些雜緣我們就遠一些。

 

       雜緣,對我們專修念佛是雜緣。那麼,他修他的密法的、他修他的禪法的,我們恭敬,對他不是雜緣,因為他本來是學禪的,當然要找他修禪的善知識;他本來是學密的,當然就找他學密的善知識。我們就隨喜讚歎,但是,我們不去湊熱鬧,我們就不「樂近雜緣」了。因為我們凡夫的心容易動搖,這些場合去多了,各位知識都有他們本身的修持的法門,都有他們本身的教誡。如果不是很通達的,或許對我們問到有關的問題,會動搖我們的信念,會破壞我們的信心。所以,還是少去的為好,不要「樂近雜緣」。

 

       前面講「無外雜緣」才能「得正念」;你「樂近雜緣」,就「自障障他」。

 

專修十即十生,雜修千中無一

       善導大師在講完這十三點以後,底下又用他所見到的事實來證明,說:

何以故?

 

       為什麼雜修之人難得往生、專修之人易得往生?底下解釋說:

餘比日自見聞:

 

       「餘」就是我;「比日」就是近來,「我近來親自所見到的,還有親自所聽到的」,叫「自見」或者「自聞」。

諸方道俗,
解行不同,
專雜有異。

 

       「諸方」就是遠遠近近、東西南北;「道」是出家人;「俗」是在家人,「遠遠近近哪,出家、在家,我就見得多了、聽得多了」。

 

       「解行不同」:他們對淨土的理解、對於怎樣去往生的教法的理解不同。

 

       理解不同,行持就不同,是不是?我們依善導大師的理解,專修念佛一定往生,我們一定專修;他認為雜修更能往生,他就去雜修,所以「解行不同」。我們依淨土三部經;他不一定依淨土三部經。由解而起行嘛,解不同,行就不同,那麼,得到的結果呢:

 

       「專雜有異」:或許有的人專修,有的人就雜修了。因為解不同,行則不同,而分出了「專」和「雜」,這叫「解行不同,專雜有異」。

 

       那麼,得到的最後的結局呢,善導大師說他親自見到、親自聽到,不管出家、在家,遠遠近近,只要是:

但使專意作者,
十即十生。

 

       只要是專修念佛的、一心一意念佛的,十個就十個往生,沒有一個遺漏在外──這是大師親自所見。

修雜不至心者,
千中無一。

 

       雜行雜修,「修雜」的人,「修雜」就是修雜業;「不至心」就是不真心。這有兩種解釋:一個說,你修雜行雜修的人,你就是不真心的,你真心想往生,你就應該專修念佛,所以叫「修雜不至心者」,一千個裏邊沒有一個往生的。第二種解釋是說修雜行的人,裏邊也分真心和不真心,修雜行的人,有的人心比較真,有的人心不真。

 

       雜,我想,不管怎麼樣,這個是風險道,這個千中無一往生。究竟來講,修雜行的人,我們凡夫哪有什麼真心呢?我們念南無阿彌陀佛,這句名號是真實行,同樣是凡夫的心啊,都沒有開悟、沒有悟得真心,但是,即使是以我們凡夫的妄心來念名號,也決定可以往生淨土,因為淨土法門是救度凡夫的法門。

 

       這裏講得多麼的懇切!「但使專意作者,十即十生;修雜不至心者,千中無一」!所以,底下大師就來總結:

此二行得失,
如前已辯。

 

       專修還是雜修,它的得和失,前面已經詳細地辯明清楚了。

仰願一切往生人等,
善自思量。

 

       善導大師很懇切,「仰」是把自己站得低低的,抬頭看,叫「仰」。善導大師把他放得很低,對我們講話,說:「仰願一切往生人等」,你看,彌陀化身的善導大師多麼的慈悲!看我們像看泰山一樣,仰著看,說:「你啊,一切願往生的人,善自思量,你好好地善加考慮!」道綽大師講:「何不思量?」這裏說「善自思量」,好好地捫心自問、考慮考慮。

已能今身,
願生彼國者,

 

       既然今生遇到難遇的佛法,遇到淨土法門,你還願意求生西方極樂世界,那你何不專修呢?何必要雜行呢?是這個意思。所以說「已能今身,願生彼國者」。

 

       應當怎麼樣呢?

行住坐臥,
必須勵心克己,
晝夜莫廢,
畢命為期。

 

       應當啊,「勵」是鼓勵的勵,就是鞭策自己;「克己」就是對自己要有克制,不是隨著自己的五欲習性,「我就是散漫慣了,我就這樣任性胡為」,不是!

 

       「勵心克已」:嚴格自律,要求自己,一心求生西方極樂世界。有關佛法的為人,人道也好、世間法也好,儘量嚴格要求自己。

 

       「晝夜莫廢」:白天晚上不要虛度,浪費光陰。看電視啊,打麻將啊,講閒話一講兩個小時,嗑瓜子兒一嗑也是嗑兩個小時……這個就浪費光陰了。白天晚上只要有時間,應當用在法義方面、用在念佛方面,這樣才好。

 

       「畢命為期」:一輩子不改變,這一生啊,這是大事。在此世間,「唯有生死真大事,其餘皆是好商量」。說發財?「哎哎哎……」;虧本?「可以可以」;公司倒閉呀,還是發財呀,都可以,可有可無。世間的事情都可以商量,可上可下,可左可右,只有生死這件大事不能商量,「這件事情我要完成,一定要了生脫死,一定要往生淨土,其他的事情都可以商量」。

 

       但是,世間的人恰恰相反,在世間的事情方面,拼一個你高我低、你死我活、魚死網破,其實是兩敗俱傷。

 

       我們學佛的人不要這樣,這有什麼好說的?你對你就對嘛。所以,慧淨法師寫過四句話,我們把它寫了一個匾,掛在我們寺院裏邊,哪四句呢?

你大我小,
你對我錯,
你尊我卑,
你高我低。

 

       如果依循這四句話,任何道場、任何家庭、任何單位……世界和諧了,社會詳和了。吵嘴,為什麼吵嘴?「我大你小,我對你錯」,所以才吵,還打官司,還請律師,還要花錢,弄得大家多累啊!

 

       「都你對,你對我錯!」好吧,對方自然就不吵了。

       「你尊我卑」:你尊貴,我卑微。

       「你高我低」。

 

       往往我們不是這樣:世間的事情,搞得頭破血流;念佛往生這件大事,他忘到旁邊了,這個不是念佛人,不是修道人。

 

       所以,我們要有智慧,不要自己惹了很多麻煩,說:「我沒有時間念佛,沒有時間修行……」你要保持這四點,你就有時間修行了:別人找你麻煩,「你對我錯」,他就回去了;「你大我小」,也沒有矛盾,心裏就平衡了,把他打發走之後,你就好好念佛了。你還跟他比個高低,兩個小時解決不了問題,還去打官司,哪有時間念佛?所以,要把握我們的根本。

 

       因為世間人不修行,他就以五欲的利益作為他的命根子,你要奪掉他的命根子,他是不能饒你的。我們不能跟他一般見識,「我要往生,其他都給你」,這樣不就好了嗎?他要得的給他,我們要得的給我們。

 

       所以,善導大師懇切地勸導我們,應當如此,說:

上在一形,
似如少苦,
前念命終,
後念即生彼國。

 

       最多就是一輩子吧,我們在座各位,如果六十歲,可能還有二十年的時間;如果七十歲,可能只有十年的時間;如果七十五歲呢(我是以八十歲來算,個別可能有能活一百歲的,當然也不錯)……

 

       有的人講:「師父啊,我要早一點往生,你呢,就留你在這個世界長壽,慢慢在這個世界度眾生。」

 

       我說:「我不幹,我也要早點走。」

 

       我們壽命有限,遇到這個法門,很寶貴它。雖然一輩子念佛,按世間人的想法,「似如少苦」,世間人講:「你看,又吃素、又不打麻將、又不旅遊、又不玩樂、又不……」世間的事情啊,好像五欲六塵都不沾染,世間的人認為我們苦。我們順著世間的凡情,也可以講「似如少苦」,好像說我們稍微有點清苦了。但是不是這樣!我們有大快樂,內心安穩,內心有定見,內心有目標,所謂「前念命終,後念即生彼國」:我寧願這一生稍微清苦一點,到時候前念命終,後念就往生極樂世界。

 

       縱然在這個世界上榮華富貴,看上去很快樂,但是,前念命終,後念就進閻羅殿。哪一個好呢?是不是?我寧願做一個在大橋下面睡覺的乞丐、臨終的時候往生極樂世界,也不願意住在豪華的別墅裏造罪造業、死的時候墮落閻羅殿。

 

       大家要有智慧選擇,不要攀比世間的五欲,那個比不來,怎麼比?說你家裏七十平方,嫌小了,一百還有一百四,一百四還有別墅,別墅還有大樓,沒法比;說「我一個月工資一千,嫌少了」,還有一萬,一萬還有十萬,十萬還有一百萬,也沒法比。比這些沒有意思,我們只求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長時永劫,

 

       一旦到達極樂世界,就無量壽。

常受無為法樂。

 

       我們所享受的法樂,不是世間那種染汙之樂,而是「無為」,所謂「生滅滅已,寂滅為樂」,無為、不生不滅的法喜法樂。

乃至成佛,
不經生死。

 

       一生決定成佛,我們不再生死輪迴,直到成佛。

豈非快哉!

 

       這難道不是真正的快樂嗎?

應知!

 

       所以,善導和尚說:應當知道,什麼是真正的苦、什麼是真正的樂。

應當發願願往生,
客路溪山任彼戀。
自是不歸歸便得,
故鄉風月有誰爭?

 

       這是印光大師講的四句話,非常的妙,是一幅對聯。勸導我們:

 

       「應當發願願往生,客路溪山任彼戀」:什麼意思呢?「你呀,應當發願,願生西方極樂世界,這個娑婆世界是一個客路,就是一個旅客在路上,不是我們安家的地方。極樂世界才是我們的本家、本國。娑婆世界是旅客的道路。」──「客路」;「溪山」,作為一個遊客,在路邊走,看見山水,「溪」就是溪流,「山」就是山水。你看,遊玩的人,「哎呀,這兒好玩啊」,他停下來,「那裏不錯啊」,就在那裏留戀。就是很多人在六道輪迴的時候,發發財了,股票漲了,開公司了,做買賣了……他留戀一會兒,這個就是「客路溪山」。在人生六道輪迴的旅客道路上,山山水水,他還在那裏留戀呢,被五欲六塵所埋沒。那就任他去留戀,我們不要留戀了,這叫「客路溪山任彼戀」。

 

       「自是不歸歸便得,故鄉風月有誰爭」:只是因為你不願意發心,「歸」就是回歸、回家、不在客路上。你不願意到極樂世界,才不能去;你只要願意去往生,「自是不歸」,只是因為你沒有願意去往生,所以沒有回去;你只要發願,「歸」,歸心極樂、歸心彌陀、歸投彌陀誓願,「歸便得」,只要歸心,就可以得到極樂世界。「故鄉風月有誰爭?」極樂世界是我們的故鄉,故鄉的清風明月,非常的清新、非常的安穩,既然是我們的本鄉,我們本來就應該回去,沒有哪個跟你爭,說:「哎!你不應該回來!」極樂世界人人有份,不用爭,個個都可以去往生。

 

       我把這一段文再來重讀一遍。善導大師《往生禮讚》,來分辨專修和雜修的得失。

若能如上念念相續,
畢命為期者,
十即十生,百即百生。
何以故?
無外雜緣得正念故,
與佛本願得相應故,
不違教故,
隨順佛語故。

 

       這是專修。

若欲捨專修雜業者,
百時希得一二,千時希得三五,
何以故?
乃由雜緣亂動失正念故,
與佛本願不相應故,
與教相違故,
不順佛語故,
繫念不相續故,
憶想間斷故,
回願不殷重真實故,
貪瞋諸見煩惱來間斷故,
無有慚愧懺悔心故。
又不相續念報彼佛恩故,
心生輕慢,雖作業行,常與名利相應故,
人我自覆,不親近同行善知識故,
樂近雜緣,自障障他往生正行故。
何以故?
餘比日自見聞:
諸方道俗,解行不同,專雜有異。
但使專意作者,十即十生。
修雜不至心者,千中無一。
此二行得失,如前已辯。
仰願一切往生人等,善自思量,
已能今身,願生彼國者。
行住坐臥,必須勵心克己。
晝夜莫廢,畢命為期。
上在一形,似如少苦。
前念命終,後念即生彼國。
長時永劫,常受無為法樂。
乃至成佛,不經生死,豈非快哉!
應知。

 

       善導大師的話非常有感染力,講得很懇切。

 

       善導大師這樣詳細地為我們講述專雜的得失,是憐憫我們驕慢心重、愚癡心重,是要給我們決擇出決定往生的方法。所以,專雜的得失比較,是讓我們捨雜業、選專修。

 

       如果聽到這裏還不願意捨雜修專,還是捨專修雜,那只能說確實智慧眼未開,這就有負彌陀化身善導大師的一番慈悲,有負阿彌陀佛本願救度的慈悲,那麼,根機還是沒有成熟的。

 

       這一講是說明正行與雜行──捨雜行,選入正行。

 

       好,我們到這裏。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好,謝謝大家。

分享到
中華淨土宗協會
淨土宗文教基金會

11059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50巷22弄41號
電話:02-2758-0689
傳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