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談開示

  1. 淨土宗如理論答七要事
  2. 弘願寺「護法聯誼會」開示(一)
  3. 弘願寺「護法聯誼會」開示(二)
  4. 弘願寺「護法聯誼會」皈依開示
  5. 於「弘願寺」為僧眾開示
  6. 於「淨土宗中山念佛會」開示
  7. 於「淨土宗中山念佛會」答蓮友問
  8. 湖北仙桃彌陀寺念佛法會開示(一)
  9. 湖北仙桃彌陀寺念佛法會開示(二)
  10. 湖北仙桃彌陀寺念佛法會開示(三)
  11. 「淨土宗如理論答七要事」概述
  12. 淨土宗行人的時代感與使命感
  13. 《佛說阿彌陀經》淺釋(上篇)
  14. 《佛說阿彌陀經》淺釋(中篇)
  15. 《佛說阿彌陀經》淺釋(下篇)
  16. 答網上蓮友問(三)
  17. 人生之目的
  18. 淨土宗宗旨(一)
  19. 淨土宗宗旨(二)
  20. 淨土宗特色
  21.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一)
  22.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二)
  23.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三)
  24.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四)
  25. 南寧問答
  26. 流通法寶即是做彌陀的手足
  27. 如何讓法義入心──多聞熏習
  28. 書讀百遍 熏法入心
  29. 為「福聖寺」常住僧眾開示
  30. 於「弘願寺」為蓮友開示
  31. 彌陀之家 愛心為本
  32. 宗風學習(一)
  33. 宗風學習(二)
  34. 宗風學習(三)
  35. 下品下生之安心
  36. 關於道場的軟硬體建設
  37. 不問罪福 稱名必生
  38. 做事與念佛
  39. 三好念佛人
  40. 念佛與做人
  41. 惜福與環保
  42. 好好照顧自己
  43. 學僧工作 愛心為本
  44. 純粹的淨土宗(一)
  45. 純粹的淨土宗(二)
  46. 純粹的淨土宗(三)
  47. 《觀經》教眼
  48. 淨土思想的善導者
  49. 淨土法義的修學次第與弘法原則
  50. 認識「觀世音菩薩」
  51. 如何面對法義之爭
  52. 出家「三隨」「三不」
  53. 學法「十二防」
  54.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
  55. 愛的建設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

  1.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一)
  2.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二)
  3.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三)
  4.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四)
  5.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五)
  6.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六)
  7.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七)
  8.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八)
  9.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九)
  10.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十)
  11.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十一)
  12.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十二)

《淨土宗概論講記》

  1. 《淨土宗概論講記》(一)
  2.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
  3.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
  4. 《淨土宗概論講記》(四)
  5. 《淨土宗概論講記》(五)
  6. 《淨土宗概論講記》(六)
  7. 《淨土宗概論講記》( 七)
  8. 《淨土宗概論講記》( 八)
  9. 《淨土宗概論講記》(九)
  10.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
  11.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一)
  12.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二)
  13.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三)
  14.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四)
  15.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五)
  16.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六)
  17.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七)
  18.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八)
  19.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九)
  20.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
  21.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一)
  22.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二)
  23.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三)
  24.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四)
  25.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五)
  26.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六)
  27.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七)
  28.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八)
  29.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九)
  30.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
  31.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一)
  32.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二)
  33.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三)
  34.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四)
  35.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五)
  36.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六)
  37.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七)
  38.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八)

《善導大師的淨土思想》

  1. 第1課:印光大師讚善導和尚(一)
  2. 第2課:印光大師讚善導和尚(二)
  3. 第3課:善導大師思想概述
  4. 第4課: 難行與易行 ──龍樹菩薩判「難易二道」而捨難行取易行(一)
  5. 第5課:難行與易行 ──龍樹菩薩判「難易二道」而捨難行取易行(二)
  6. 第6課:自力與他力 ──曇鸞大師釋「自他二力」而貶自力乘佛力(一)
  7. 第7課:自力與他力 ──曇鸞大師釋「自他二力」而貶自力乘佛力(二)
  8. 第8課:自力與他力 ──曇鸞大師釋「自他二力」而貶自力乘佛力(三)
  9. 第9課:自力與他力 ──曇鸞大師釋「自他二力」而貶自力乘佛力(四)
  10. 第10課:信機與信法 ──善導大師釋「機法深信」而棄自身歸彌陀
  11. 第11課:聖道與淨土 ──道綽大師判「聖淨二門」而捨聖道歸淨土(一)
  12. 第12課:聖道與淨土 ──道綽大師判「聖淨二門」而捨聖道歸淨土(二)
  13. 第13課:聖道與淨土 ──道綽大師判「聖淨二門」而捨聖道歸淨土(三)
  14. 第14課:要門與弘願 ──善導大師判「要弘二門」而引要門入弘願(一)
  15. 第15課:要門與弘願 ──善導大師判「要弘二門」而引要門入弘願(二)
  16. 第16課:要門與弘願 ──善導大師判「要弘二門」而引要門入弘願(三)
  17. 第17課:正行與雜行 ──善導大師判「正雜二行」勸捨雜行歸正行(一)
  18. 第18課:正行與雜行 ──善導大師判「正雜二行」勸捨雜行歸正行(二)
  19. 第19課:正行與雜行 ──善導大師判「正雜二行」勸捨雜行歸正行(三)
  20. 第20課:定業與助業 ──善導大師判「正助二業」明傍助業專正定
  21. 第21課:本願不虛,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本願四十八字釋」之文
  22. 第22課:名號本義,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六字釋」之文(一)
  23. 第23課:名號本義,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六字釋」之文(二)
  24. 第24課: 一、名號本義,稱名必生──善導大師「六字釋」之文(三) 二、諸佛作證,稱名必生──善導大師「諸佛舒舌」之文(一)
  25. 第25課:諸佛作證,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諸佛舒舌」之文(二)
  26. 第26課:不擇眾機,稱名必生 ──法照大師「瓦變成金」之偈
  27. 第27課:不問時節,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不問時節」之文
  28. 第28課:不問罪福,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不問罪福」之文(一)
  29. 第29課:不問罪福,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不問罪福」之文(二)
  30. 第30課:不慮妄念,稱名必生 ──源信大師「不染污泥」之文
  31. 第31課:不慮妄念,稱名必生 ──源信大師「不染污泥」之文(二)
  32. 第32課:不顧貪瞋,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二河白道」之喻(一)
  33. 第33課: 一、不顧貪瞋,稱名必生──善導大師「二河白道」之喻(二) 二、不論凡夫,只論彌陀──善導大師「凡夫入報」之文
  34. 第34課: 一、彌陀大悲,急救苦者──善導大師「溺水偏救」之文 二、彌陀光明,唯攝念佛──善導大師「唯攝念佛」之文(一)
  35. 第35課: 一、彌陀光明,唯攝念佛──善導大師「唯攝念佛」之文(二) 二、稱名一聲,頓超生死——《觀經》「稱名往生」之文 三、稱名一行,總超萬行──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一)
  36. 第36課:稱名一行,總超萬行 ──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二)
  37. 第37課:稱名一行,總超萬行 ──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三)
  38. 第38課:稱名一行,總超萬行 ──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四)
  39. 第39課:稱名一行,總超萬行 ──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五)
  40. 第40課: 一、善導大師淨土思想特色 二、三經要點(一)
  41. 第41課: 一、三經要點(二) 二、答疑(一)
  42. 第42課:釋去普通疑惑(二)
  43. 第43課:釋去普通疑惑(三)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

  1.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1~5)
  2.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6~10)
  3.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11~15)
  4.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16~20)
  5.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21~25)
  6.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26~30)
  7.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31~35)
  8.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36~40)
  9.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41~45)
  10.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46~小結)
  11.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1~5)
  12.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6~10)
  13.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11~15)
  14.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16~20)
  15.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21~總結)
  16.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三心料簡(一))
  17.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白道之事)
  18.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1~5)
  19.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6~10)
  20.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11~15)
  21.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16~20)
  22.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21~25)
  23.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從配流上洛之後開示之法語)
  24.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述《阿彌陀經》大意之法語)
  25.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隆寬之法語)
  26.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聖光之法語)
  27.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乘願之法語)
  28.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道遍之法語)
  29.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隨蓮之法語)
  30.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信寂之法語)
  31.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尼眾之法語)
  32.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無品之法語)
  33.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賴綱之法語)
  34.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忠綱之法語)
  35.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重衡之法語)
  36.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四郎之法語)
  37.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妓女之法語)
  38.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辨食魚之法語)
  39.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臨終時示門第之法語)

石家莊念佛開示

  1. 石家莊念佛開示(一)
  2. 石家莊念佛開示(二)
  3. 石家莊念佛開示(三)
  4. 石家莊念佛開示(四)

念佛往生開示

  1. 念佛往生開示(正文)
  2. 念佛往生(問答部分)
淨土宗
淨宗法師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淨宗法師 > 法談開示
top

法談開示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五)

四、念觀二宗判

       念觀二宗判就是念佛三昧、觀佛三昧兩個宗旨。念觀二宗判也是順著前面要弘二門教來的,有了要弘二門教,才有念觀二宗判;如果沒有要弘二門教,念觀二宗判就糊塗了,就不可能存在。

 

(一)二宗分判

       先開為二,文言:

       今此《觀經》,即以觀佛三昧為宗,亦以念佛三昧為宗。

 

       這就是所謂「一經兩宗」,一部經有兩個宗旨。

 

       這就怪了,一部經怎麼會有兩個宗旨呢?就好像一個人有兩條脊樑骨,一個人裡面有兩個「我」,這怎麼可能?這是不可能的,宗怎麼會有兩個?一部經裡面只有一個宗,這裡就有很多學問了。

 

       我們首先來看它的文句,善導大師所解釋的都要通貫來看,他說「今此《觀經》即以觀佛三昧為宗」,用一個詞——「即以」,這個語氣和上面所講的「其要門者,即此《觀經》」是一樣的,「其要門者」指代非常明確的,是「即此《觀經》」所說。然後下面說「亦以」。前面講弘願的時候,說「言弘願者,如《大經》說」。「亦以」的語氣比較淡,「即以」的語氣就很濃烈。

 

       《觀經》是以觀佛三昧為宗的,不過也是以念佛三昧為宗。這句話非常善巧,因為它名字叫《觀經》,一般人都認為是以觀佛三昧為宗的,所以大師也就說:「是的,這部《觀經》即以觀佛三昧為宗。」一般人講到這個地方就沒下句了,而善導大師又說了一句「亦以念佛三昧為宗」。他雖然前面這麼講,那是方便,因為一般人都認為是以觀佛三昧為宗,他就順著把「以觀佛三昧為宗」放前面。觀佛三昧的膠囊,要包著念佛三昧的藥粉,他真要講的話是後面的「亦以念佛三昧為宗」。這樣講,最起碼別人先不會那麼反彈。到最後他就說,真正說起來,還是觀佛入於念佛。那個時候才把宗旨完全顯示出來。

 

       所以,這裡先開為二,因為如果開始就講念佛三昧為宗,落差太大了:「這部經明明是講十六觀嘛,你怎麼講以念佛三昧為宗呢?」所以,他就說「即以觀佛三昧為宗,亦以念佛三昧為宗」。這是非常善巧的。

 

       「此《觀經》,即以」與「其要門者,即此《觀經》」,「亦以」與「言弘願者,如《大經》說」,語氣全同,意亦一貫,正由承接前面要弘二教,顯明此處觀念二宗。否則一經只能有一宗,哪來兩宗?

 

       「亦以」語氣比較淡、比較弱、比較次一點,就像解釋弘願的時候一樣:「言弘願者,如《大經》說」,是退後一步、寬緩一點的語氣。兩者語氣全同,意義也是相一貫的,正是承接著前面要弘二教,才顯明這個地方有觀念二宗。因為教是詮釋宗的,如果沒有二教,一經只能有一宗,不能有兩宗。就像一個人身上只有一個「我」,不可能有兩個我;兩個人就可以講有兩個「我」。

 

       宗是主之義,如國無二主,天無二日,唯一無二,才稱為「宗」。正因為有了要弘二教,才有觀念二宗。

 

       宗是主的意思。一個國家不可能有兩個國王,天上不可能有兩個太陽,所以,唯一無二才能叫作「宗」。所謂萬變不離其宗,說有兩個宗,那就是沒有宗了。哪有團體有兩個領導人的?兩個領導人講話都算數,那這個團體就亂套了,領導人一定是只有一個。

 

       那麼,這裡講二宗,反推過去,必然就要求有二教,不然就講不通。所以,正因為有了要弘二教,才有觀念二宗。

 

       要門教,觀佛為宗;弘願教,念佛為宗。譬如諸侯王於邊國,天子主於中華,各在本境之內,都稱為王,但統領之地有廣狹之異。

 

       「要門教,觀佛為宗;弘願教,念佛為宗」,這才講得通。就是說,在這部《觀經》裡面其實是有兩門教,兩門教裡面才有二宗。

 

       不過這裡也有問題:一部經裡面怎麼會有兩個教呢?是不是也講不通呢?所以這需要打個比喻來說明。

 

       譬如諸侯王於邊國,天子主於中華,各在本境之內,都稱為王,但統領之地有廣狹之異。

 

       諸侯是指什麼呢?釋迦牟尼佛比喻為諸侯。他是化身佛,在娑婆一界為化主,就像邊國一樣。天子就比喻阿彌陀如來,是法界藏身、諸佛之王。「主於中華」,就像極樂世界「究竟如虛空,廣大無邊際」。「各在本境之內」,釋迦牟尼佛在他的範圍之內,也就是在講要門教的範圍之內,他可以被稱為教主的。「俱稱為王」,觀佛三昧可以為宗,這是在要門教的範圍之內。弘願教是在念佛整個範圍之內,它就像是主於中華一樣,是以念佛三昧為宗的。

 

       雖然有這兩個王,但是,歸根結底,「有廣狹之義」。就是說,釋迦牟尼佛的要門教比較狹窄,它只能對於定善、散善的凡夫有這種觀佛三昧的攝化作用;對於惡人惡機,它就沒有這個作用了。而阿彌陀佛的弘願就很廣泛。

 

       這也說明什麼呢?這一部經就代表這塊土地,整個土地就是大中華的範圍。雖然是在這一部經之內,但是其中某一塊地就歸某一個諸侯國,定散、散善這一塊劃歸為釋迦牟尼佛,以觀佛三昧為宗;而整個這部《觀經》是以念佛三昧為宗的,是阿彌陀佛整個統攝的。這樣,諸侯在他的範圍之內也可以稱王的;但是,諸侯來朝覲天子的時候,他就成為臣子了。

 

       所以,觀佛三昧在遇到念佛三昧的時候,它就要靠邊,就成為助行,成為附屬。所以,在五種正行當中,觀察被稱為助業。也就好像這個諸侯在他本境之內稱為王,但是來朝覲天子時就稱為臣。觀佛三昧在定散二善、一切雜行當中,它被稱為王;但是,遇到了念佛三昧,念佛是正定之業,它就成為臣,成為助業。

 

       這樣,雖然有二宗,其實到最後是歸於一宗;但是也可以講有二宗,就像這個比喻。這是非常善巧的,不然的話講不通。


(二)歸一念佛

       到最後指歸為一,舉了兩條文:

       後指歸一,文言:

       此經定散文中,唯標專念名號得生。

       雖說定散兩門之益,望佛本願,意在眾生一向專稱彌陀佛名。

 

       「定散文」就是指觀佛三昧為宗。定善十三定觀是以觀佛為主的。散善是附屬於定善的:散善是修福,有了福,福至心靈,他才可以來修定觀。所以,散善是福,在修行中,散善附屬於定善,歸宗於觀佛。

 

       可是,善導大師這種解釋是破天荒的。說實在的,如果事先不知道是善導大師解釋的,可能有人會認為這是邪師;但如果知道是善導大師講的,那就不敢那樣講了。

 

       「定散文中」,說定善、散善的經文裡面。「唯標」是唯獨指向。「標」就是立標牌。指向什麼?「專念名號得生」。這就搞不懂了,說定善、散善的經文裡面明明講「必生彼國」「必定當生極樂世界」等等,散善九品,每一品都說得往生,怎麼說唯指向專念彌陀佛名得生呢?這是一個懸案。善導大師不可能看不明白那部分經文。所以讀經要讀經眼,要依義不依語,要依了義不依不了義,要依智不依識。經的義理在哪裡?不是在文字、語言的表面上。我們所理解的都是語言文字,而善導大師所開顯的是義,而且是究竟了義,是無分別智,是佛智當中所流露的究竟了義。雖然原來有定散觀佛,也有專念彌陀名號的念佛,但是「唯標專念名號得生」。這就指歸一了,就廢權立實了。

 

       「此經定散文中,唯標專念名號得生」,「雖說定散兩門之益,望佛本願,意在眾生一向專稱彌陀佛名」,這兩句話,第一句是在《觀經疏》講定善觀第九觀真身觀裡說的,第二句是在流通分說的。它們在教理上是一脈相承的,和前面所說的「一切善惡凡夫得生者,莫不皆乘阿彌陀佛大願業力為增上緣」都是一個意思,都完全一樣。如果對這些話不能通達,你會覺得二宗廢立很奇怪。

 

       定散觀佛如指,弘願念佛為月,以觀佛指,指念佛月,廢立顯然。

 

       就是說,定善、散善,觀佛為宗,它像一個手指頭;弘願念佛才是月亮。用觀佛的指頭要指到哪個地方去呢?定善、散善,唯標專念彌陀名號得生,是把我們的眼睛引到「望佛本願」「一向專稱彌陀佛名」,那個才是月亮,才能照破我們內心的黑暗,給我們光明,給我們清涼,給我們解脫的法喜。所以,這樣的廢立是非常顯然的。

 

       我們不能停留在指頭上,指頭如果不廢的話,就看不到月亮啊。手指指過去,看到了月亮,指頭就收回來了;如果指頭不收回來,就老是看到指頭。指頭不是月亮,它不發光。然後還點根蠟燭放在那裡,一看,發光了,說:「這就是月亮。」把蠟燭當月亮,那是不可以的。

 

       所以,我們順這個指頭往前看,順著定散二善這個指向看過去——「望佛本願」,有智慧就望得遠。如果沒有智慧,就停在這個地方了。所謂「一片白雲橫谷口,幾多歸鳥盡迷巢」,有多少人都停在定散二善,以為這就是彌陀的本願,說這就是弘願教。自己心裡一團模糊、一片黑暗,也會障礙很多人,障礙別人的往生正道。

 

       另外,大師解釋第九觀成,見到佛的相好光明,唯攝念佛眾生不捨,總不論攝餘雜業行者。

 

       第九觀真身觀觀成之後,見到佛的相好光明:看見阿彌陀佛八萬四千相,每一相裡面有八萬四千好,每一好裡面有八萬四千光明,「一一光明,遍照十方世界,唯觀念佛眾生攝取不捨」,這是定善十三觀裡面的最高峰了。觀成就之後見到這樣的景象,善導大師的解釋確實是石破天驚的:阿彌陀佛的光明是攝受哪些人呢?攝受那些專稱念彌陀名號的人。這就很顯然是從觀佛進入念佛。「但有專念阿彌陀佛眾生,彼佛心光常照是人,攝護不捨;總不論照攝餘雜業行者」,雜行雜修的人佛光不攝取。

 

       甚至修觀佛三昧的也要讓位給修念佛三昧的。《般舟三昧經》中說,颰陀和菩薩觀阿彌陀佛,見了阿彌陀佛就問:「持何法得生此國?」「阿彌陀佛,我如何能到你的極樂世界來呢?」阿彌陀佛說:「欲來生者,當念我名,莫有休息,則得來生。」

 

       所以,觀佛觀到最高時,佛告訴我們說「專念彌陀名號」。那我們沒有觀佛,而是專念彌陀名號,不也等於觀到佛了嗎?等於第九觀我們都有了。颰陀和菩薩是要親自見到阿彌陀佛,聽阿彌陀佛跟他講,他才相信。而我們呢,不用親自見阿彌陀佛,不用親耳聽阿彌陀佛講,釋迦牟尼佛轉個信來我們就相信了,我們信得比颰陀和菩薩還要好。

 

       那為什麼颰陀和菩薩見到阿彌陀佛才信呢?因為他的根機不夠調熟,如果他沒有聽到阿彌陀佛親自跟他講,他心中放不下。那釋迦牟尼佛轉話告訴我們,我們也相信,我們的信心也是沒有差別的,甚至可以說更加調柔。有人說:「這個不算數。我也一定要親自觀到阿彌陀佛來跟我講我才相信。」那他也可以試一試。

 

       佛有神力和教力,神力就是神通力,教力就是教法力。這兩種力在佛來講是沒有差別的,我們不要作分別見。比如,釋迦牟尼佛的教法力是完全從他的悲智願行當中所流露出來的,阿彌彌陀佛也是一樣的,我們不必一定要執著一邊。佛度眾生,有所謂「三輪」,神通輪是其中之一,是身業;教誡輪是口業,力量和神通輪是一樣的。如果有人一定要佛以神通輪給他講法他才能相信,那就是他的根機了。常規講法是教誡輪,教法的力量和神通的力量,在佛本身來講是沒有差距的。所以,我們由教法之力而相信唯攝念佛、稱名必生,和阿彌陀佛神通示現來親自告訴我們,那是一個階位、一個級別的,沒有哪一個更高的問題。

 

       五正行中,觀佛列為助行,歸宗於念佛正定業。

 

       舉兩點證明:

       第一點就是前面所說的,觀佛成就,看到的是光攝念佛,觀佛三昧達到最高了,然後就光明唯攝念佛之人,轉入念佛三昧。這很明顯是吸引觀佛的人由觀佛三昧進入念佛三昧。

 

       第二點,在五種正行裡面,善導大師把觀佛稱為助行。五種正行裡,第一是讀誦正行,第二就是觀察正行。觀察正行就是觀察彼佛依正二報莊嚴,當然是正報為主、以佛為尊,成就觀佛三昧。但是,當觀察正行遇到「一心專念彌陀名號,行住坐臥,不問時節久近,念念不捨者,是名正定之業,順彼佛願故」,當它遇到正定之業的念佛,它只能叫作「助業」。所以大師說:「若依禮誦等,即名為『助業』。」那麼很顯然,觀佛三昧服從於念佛三昧,服務於念佛三昧,推崇於念佛三昧,歸宗於念佛三昧。

 

       這些都表明由觀佛入念佛,捨方便入真實。

 

       這是第二重。雖然兩個三昧裡有方便、有真實,最後是要捨方便入真實。這種解釋,除了善導大師還有誰能解釋得出來?沒有了!對大師的解釋,有的人信,有的人不信。我們能信得來,那不是我們個人的智慧,而是依據祖師的教典和善知識的引導。

 

(待續)

分享到

11059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50巷22弄41號
電話:02-2758-0689
傳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

追蹤淨土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