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談開示

  1. 淨土宗如理論答七要事
  2. 弘願寺「護法聯誼會」開示(一)
  3. 弘願寺「護法聯誼會」開示(二)
  4. 弘願寺「護法聯誼會」皈依開示
  5. 於「弘願寺」為僧眾開示
  6. 於「淨土宗中山念佛會」開示
  7. 於「淨土宗中山念佛會」答蓮友問
  8. 湖北仙桃彌陀寺念佛法會開示(一)
  9. 湖北仙桃彌陀寺念佛法會開示(二)
  10. 湖北仙桃彌陀寺念佛法會開示(三)
  11. 「淨土宗如理論答七要事」概述
  12. 淨土宗行人的時代感與使命感
  13. 《佛說阿彌陀經》淺釋(上篇)
  14. 《佛說阿彌陀經》淺釋(中篇)
  15. 《佛說阿彌陀經》淺釋(下篇)
  16. 答網上蓮友問(三)
  17. 人生之目的
  18. 淨土宗宗旨(一)
  19. 淨土宗宗旨(二)
  20. 淨土宗特色
  21.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一)
  22.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二)
  23.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三)
  24.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四)
  25. 南寧問答
  26. 流通法寶即是做彌陀的手足
  27. 如何讓法義入心──多聞熏習
  28. 書讀百遍 熏法入心
  29. 為「福聖寺」常住僧眾開示
  30. 於「弘願寺」為蓮友開示
  31. 彌陀之家 愛心為本
  32. 宗風學習(一)
  33. 宗風學習(二)
  34. 宗風學習(三)
  35. 下品下生之安心
  36. 關於道場的軟硬體建設
  37. 不問罪福 稱名必生
  38. 做事與念佛
  39. 三好念佛人
  40. 念佛與做人
  41. 惜福與環保
  42. 好好照顧自己
  43. 學僧工作 愛心為本
  44. 純粹的淨土宗(一)
  45. 純粹的淨土宗(二)
  46. 純粹的淨土宗(三)
  47. 《觀經》教眼
  48. 淨土思想的善導者
  49. 淨土法義的修學次第與弘法原則
  50. 認識「觀世音菩薩」
  51. 如何面對法義之爭
  52. 出家「三隨」「三不」
  53. 學法「十二防」
  54.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
  55. 愛的建設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

  1.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一)
  2.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二)
  3.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三)
  4.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四)
  5.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五)
  6.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六)
  7.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七)
  8.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八)
  9.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九)
  10.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十)
  11.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十一)
  12.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十二)

《淨土宗概論講記》

  1. 《淨土宗概論講記》(一)
  2.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
  3.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
  4. 《淨土宗概論講記》(四)
  5. 《淨土宗概論講記》(五)
  6. 《淨土宗概論講記》(六)
  7. 《淨土宗概論講記》( 七)
  8. 《淨土宗概論講記》( 八)
  9. 《淨土宗概論講記》(九)
  10.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
  11.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一)
  12.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二)
  13.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三)
  14.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四)
  15.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五)
  16.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六)
  17.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七)
  18.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八)
  19.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九)
  20.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
  21.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一)
  22.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二)
  23.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三)
  24.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四)
  25.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五)
  26.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六)
  27.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七)
  28.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八)
  29.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九)
  30.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
  31.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一)
  32.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二)
  33.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三)
  34.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四)
  35.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五)
  36.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六)
  37.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七)
  38.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八)

《善導大師的淨土思想》

  1. 第1課:印光大師讚善導和尚(一)
  2. 第2課:印光大師讚善導和尚(二)
  3. 第3課:善導大師思想概述
  4. 第4課: 難行與易行 ──龍樹菩薩判「難易二道」而捨難行取易行(一)
  5. 第5課:難行與易行 ──龍樹菩薩判「難易二道」而捨難行取易行(二)
  6. 第6課:自力與他力 ──曇鸞大師釋「自他二力」而貶自力乘佛力(一)
  7. 第7課:自力與他力 ──曇鸞大師釋「自他二力」而貶自力乘佛力(二)
  8. 第8課:自力與他力 ──曇鸞大師釋「自他二力」而貶自力乘佛力(三)
  9. 第9課:自力與他力 ──曇鸞大師釋「自他二力」而貶自力乘佛力(四)
  10. 第10課:信機與信法 ──善導大師釋「機法深信」而棄自身歸彌陀
  11. 第11課:聖道與淨土 ──道綽大師判「聖淨二門」而捨聖道歸淨土(一)
  12. 第12課:聖道與淨土 ──道綽大師判「聖淨二門」而捨聖道歸淨土(二)
  13. 第13課:聖道與淨土 ──道綽大師判「聖淨二門」而捨聖道歸淨土(三)
  14. 第14課:要門與弘願 ──善導大師判「要弘二門」而引要門入弘願(一)
  15. 第15課:要門與弘願 ──善導大師判「要弘二門」而引要門入弘願(二)
  16. 第16課:要門與弘願 ──善導大師判「要弘二門」而引要門入弘願(三)
  17. 第17課:正行與雜行 ──善導大師判「正雜二行」勸捨雜行歸正行(一)
  18. 第18課:正行與雜行 ──善導大師判「正雜二行」勸捨雜行歸正行(二)
  19. 第19課:正行與雜行 ──善導大師判「正雜二行」勸捨雜行歸正行(三)
  20. 第20課:定業與助業 ──善導大師判「正助二業」明傍助業專正定
  21. 第21課:本願不虛,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本願四十八字釋」之文
  22. 第22課:名號本義,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六字釋」之文(一)
  23. 第23課:名號本義,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六字釋」之文(二)
  24. 第24課: 一、名號本義,稱名必生──善導大師「六字釋」之文(三) 二、諸佛作證,稱名必生──善導大師「諸佛舒舌」之文(一)
  25. 第25課:諸佛作證,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諸佛舒舌」之文(二)
  26. 第26課:不擇眾機,稱名必生 ──法照大師「瓦變成金」之偈
  27. 第27課:不問時節,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不問時節」之文
  28. 第28課:不問罪福,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不問罪福」之文(一)
  29. 第29課:不問罪福,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不問罪福」之文(二)
  30. 第30課:不慮妄念,稱名必生 ──源信大師「不染污泥」之文
  31. 第31課:不慮妄念,稱名必生 ──源信大師「不染污泥」之文(二)
  32. 第32課:不顧貪瞋,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二河白道」之喻(一)
  33. 第33課: 一、不顧貪瞋,稱名必生──善導大師「二河白道」之喻(二) 二、不論凡夫,只論彌陀──善導大師「凡夫入報」之文
  34. 第34課: 一、彌陀大悲,急救苦者──善導大師「溺水偏救」之文 二、彌陀光明,唯攝念佛──善導大師「唯攝念佛」之文(一)
  35. 第35課: 一、彌陀光明,唯攝念佛──善導大師「唯攝念佛」之文(二) 二、稱名一聲,頓超生死——《觀經》「稱名往生」之文 三、稱名一行,總超萬行──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一)
  36. 第36課:稱名一行,總超萬行 ──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二)
  37. 第37課:稱名一行,總超萬行 ──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三)
  38. 第38課:稱名一行,總超萬行 ──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四)
  39. 第39課:稱名一行,總超萬行 ──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五)
  40. 第40課: 一、善導大師淨土思想特色 二、三經要點(一)
  41. 第41課: 一、三經要點(二) 二、答疑(一)
  42. 第42課:釋去普通疑惑(二)
  43. 第43課:釋去普通疑惑(三)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

  1.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1~5)
  2.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6~10)
  3.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11~15)
  4.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16~20)
  5.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21~25)
  6.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26~30)
  7.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31~35)
  8.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36~40)
  9.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41~45)
  10.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46~小結)
  11.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1~5)
  12.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6~10)
  13.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11~15)
  14.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16~20)
  15.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21~總結)
  16.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三心料簡(一))
  17.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白道之事)
  18.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1~5)
  19.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6~10)
  20.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11~15)
  21.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16~20)
  22.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21~25)
  23.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從配流上洛之後開示之法語)
  24.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述《阿彌陀經》大意之法語)
  25.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隆寬之法語)
  26.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聖光之法語)
  27.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乘願之法語)
  28.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道遍之法語)
  29.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隨蓮之法語)
  30.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信寂之法語)
  31.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尼眾之法語)
  32.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無品之法語)
  33.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賴綱之法語)
  34.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忠綱之法語)
  35.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重衡之法語)
  36.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四郎之法語)
  37.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妓女之法語)
  38.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辨食魚之法語)
  39.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臨終時示門第之法語)

石家莊念佛開示

  1. 石家莊念佛開示(一)
  2. 石家莊念佛開示(二)
  3. 石家莊念佛開示(三)
  4. 石家莊念佛開示(四)

念佛往生開示

  1. 念佛往生開示(正文)
  2. 念佛往生(問答部分)
淨土宗
淨宗法師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淨宗法師 > 法談開示
top

法談開示

如何面對法義之爭

       近來在法義上出現了不同的見解,在這種因緣下,我寫下了《〈觀經四帖疏〉四重判》和《〈觀經〉教眼》這兩篇文章。很感恩這種因緣,雖然這兩篇文章都是本門重要的教理教義,可是如果沒有這種特殊的因緣,很難把它們整理出來。我想,這種不同的聲音對於我們瞭解大師的思想有增上緣的作用。大師的思想回歸本土的時間還不長,還缺乏專門的研究,所以有不同的見解是正常的。通過整理這兩篇文章,可以讓我們對整個《觀經四帖疏》的脈絡,尤其是善導大師要弘二門判的深旨,有進一步的梳理。通過這樣的梳理,心中對《觀經疏》的脈絡更清晰,對祖師的教法更加景仰,而且更加法喜充滿、信心飽足。這些都是我們要感恩之處。

 

       當然,在辨析法義的時候,難免有所褒貶,甚至有所破立,這樣好不好呢?按說是有點不太好,因為如果分寸掌握不好,有可能要為此傷和氣,有褒有貶,肯定就會指向一定的人、事。但是也沒有辦法,因為事關法義,不辨清楚也是不現實的。一般不挑起這個話題,現在既然有了,總要把它說明白。

 

一、破立的分寸

       下面三點可以讓我們掌握破立的分寸。

 

第一,立正不破邪,正立邪自破。

       邪就是不正確,倒不是說邪惡。在表達法義的時候,這是一種方法,就是把正確的法義宣傳出來,不破斥邪。正的立起來了,那麼邪的、不正確的自然就破除了。就像光明來了,暗自然就破了。當然,這是在風平浪靜的情況下。有時候立正難免會出現不同的聲音,還是要給出答覆。有這種觀念就好。

 

第二,破其法而敬其人。

       善導大師對諸師都是很尊重的,稱他們為「諸師」,但諸師的觀點大師是不認同的。比如說淨影寺的慧遠大師,他判上品上生是四地到七地的菩薩,判得很高。善導大師當然不同意,所以在「和會門」中用了很長篇幅來說明根本,就是凡夫為本,說此十六觀門「定為凡夫,不為聖人」。然後對於「別時意」加以破斥,對於「凡夫不能往生報土,只能到化土」的觀點也統一加以楷定與破斥。這就是破其法。但是對於諸師本人還是比較尊重的,因為大家都是為法門,都是為了憐憫眾生;不過立場不同,所以見解不一樣,每個人所化導的一類眾生的根機也不一樣。如果從宗學的理論建立來講,有正誤的分辨;如果從眾生的感覺來說,有的人或許是這一類的根機,跟他相應的也要有所引導。從主觀上來說,大德法師們都是為了弘揚淨土,為了彰顯極樂淨土的殊勝,希望引導眾生去往生,所以他們的心意都是很好的,在事功方面也有他們的作用。比如蓮池大師,還有其他一些祖師大德,甚至不是淨土宗系列的,而是他宗他派的,天台的、華嚴的,大家都來弘揚淨土。他們的觀點當然和善導大師不一樣,但是也有他們的作用,那就是引導本門的人歸入淨土,也就是屬於要門的分齊,還是有效果的。所以從古到今都這樣。

 

       在今天這個時代,大家都在弘揚淨土,我們不能指望別人的觀點和我們完全一致,也不能指望別人對善導大師的理解和我們完全一樣,這可能永遠達不到;但大家都可以來說明,讓學的人可以有一個辨別、瞭解。總之,為佛法做事都值得肯定、值得尊重。如果對這樣的人我們不尊敬,那我們尊敬誰呢?在末法時代能夠專選淨土法門指導眾生往生,不管是要門還是弘願,甚至不管是正行還是雜行,功德都是很大的。

 

第三,要避免自我矜誇、自我高慢。

       任何時候只要違背了機深信,就違背了我們自己的宗旨,因為我們這個法門講機法兩種深信。如果違背了機深信,自己把自己抬得很高,就自相矛盾了。那就不要去講法了,自己就倒掉了。

 

       我們講法不是我們自己有智慧,我們智慧不如人、德行不如人。那我們為什麼講話這麼肯定呢?這是因為順承了祖師和善知識的教化恩德,貴在有傳承。有傳承,利益就非常明顯。傳承就像是在長江邊上取水一樣,取江水很容易,打一桶是一桶,打一缸是一缸。那麼如果沒有傳承、靠自己去悟呢?就好像自己打井一樣,往底下打,打一百米,打一百五十米,打個深井,我們能打得到嗎?人家可能還能打一百米,我們打一米就打不動了,我們根本就不是那個根機。我們為什麼能一桶又一桶地打到水呢?因為我們在長江邊上。傳承就像江水一樣,是一個源流不斷的法脈,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如果靠自己開悟,就是悟得自己的心地、心田,就像在地上打井一樣,一直往下追蹤,那也能夠得到水,不過水的量和長江是不好比的;而且只有自己得到利益,別人打不出井就得不到。所以我們不是智慧和德行超過別人,只是因為有傳承,就不一樣。

 

       如果換一個角度來講,可能在某種因緣下,其實人家就是我們,我們就是人家,他就是我,我就是他,因為世間眾生相就是這樣的。什麼是「他」?什麼是「我」?在這種情況下就叫「我」,你認為「這就是我」,就像西紅柿長在這裡就是「我」,換那個地方就是「它」。所以眾生無所謂他、你、我,各種見解都有它的因緣。

 

二、七要七不要

       下面講法義之爭的「七要七不要」。

第一,正面應對不迴避;
第二,平和理性不情緒;
第三,知錯立改不護短;
第四,傳承清淨不混融;
第五,宗旨明確不含糊;
第六,堅守立場不鄉愿;
第七,慎思明辨不盲從。

 

第一,正面應對不迴避。

       法義之爭是難免的,隨著弘法的推展、推進,出現不同的認識、見解,必然就有爭論,這是沒法迴避的,除非不開口講話。既然要弘法,就要把正確的法義宣傳出來。

 

       但是眾生的心都是很執著的,把真實的法義弘揚出來,不可能所有的人都鼓掌,一定會有衝撞,一定會有激盪,也一定會有質疑、反彈的聲音,這就是所謂的爭論,所以沒辦法迴避。同時,也不需要迴避。為什麼?因為這正是我們弘法的機緣展現出來了,所以可以把這種質疑、爭辯的聲音視作佛恩因緣,是佛的恩德加持才會這樣。不管對方出於什麼立場、什麼情感、什麼因緣,他這樣說,都是乘佛威神。如果不是乘佛威神,那我們就不可能有這種局面,甚至魔王來擾亂佛法都是乘佛威神。經典上說,因為有佛法的存在,激動了魔,他才會這樣,不然的話他夠都夠不著。

 

       所以,要把不同的聲音視作佛恩因緣——都是佛的恩德,而且是一種因緣。

 

       是因緣就無所謂,它是空性的。我們就要很好地利用佛恩的因緣來展開教化的事業。真理是越辨越明的,我們也不必故意迴避,否則就是把大好的佛恩因緣廢棄了。

 

       這是「正面應對不迴避」。那麼怎麼應對呢?

 

第二,平和理性不情緒。

       這非常重要。「平」是平常、平淡。要和平、和氣,有理性,不要情緒化。一旦失去平和,所見一定不真,見解就要打折扣了,就不真實。我們在弘揚祖師的教義時,如果心很不平和,即使所說的話是不錯的,人家聽起來也不會很順。所以內心真正的平和很重要。當然,這和涵養、修行,和我們對法義的理解、對機深信、對彌陀的仰靠都很有關係,這是一輩子的學問。

 

       初學的人難免有時候有情緒,這是可以看得出來的。一旦落入情緒,比如我們爭論法義,本來是為法義、為真理在辯,真理越辯越明;可是說來說去就開始帶情緒了,甚至有怒火了,覺得「我怎麼樣,你怎麼樣」,這時候就跑題了。一旦落入情緒,就是為自己而辯,並非為真理而辯;因為真理是沒有「我」的,真理不會說「我要你幫我辯」,真理是很平淡、很平常的。

 

       俗話說「有理不在言高」。那為什麼我們有時候會聲音很高?可能是情緒化了,聲音壓過人家。沒理了才這樣,聲音拔得很高;有理時說話輕輕地一句就可以了。所以,有力量的人就是掌握了真理,可是他很沉默,或者很平靜地表達,這就是有底氣、有力量的表現。

 

       還有句俗語說「得理還需饒人」,你真的得理了,也不要一直把對方逼到牆角。理是大家共同的,不是私人的東西,不是把理當作鎯頭,用來砸人。理是大家共同得利,真理就是光明。

 

第三,知錯立改不護短。

       在爭論法義的時候,如果知道自己錯了,就要立即改正,不要護短。真理顯明出來,我們就要感恩對方,因為真理是大家共同的老師。如果護短,等於自絕於真理之外。如果有錯誤,那就要立即改正,而且感謝對方,這就是客觀的態度。

 

第四,傳承清淨不混融。

       在爭論法義的時候,一定是以經典教言、以祖師論著為依據的,也不需要混合、融通。為什麼呢?因為這不是我們的智慧所能達到的。佛智難思,佛的智慧、祖師的解釋是難思量的,不需要再加入我們個人的東西去混融它,否則可能會弄巧成拙,反而壞事。 

 

       這也是為了自利利他:我們自己得利益,是依清淨的傳承;也依這樣清淨的傳承宣傳阿彌陀佛的教義,讓別人得利益。比如說正行和雜行,有的人就不敢說,也不願意說,怕說了以後得罪人,然後就開始修飾,這樣就不好。我們依傳承來講,因為善導大師是有智慧的,他既然這樣講,一定有他的道理。

 

       再比如說「阿彌陀佛無條件的救度」,有人也不敢講,說這樣講不好:「『無條件的救度』,有人聽了造惡怎麼辦?」這都是根據自己的人情在融混,加了些自己的東西。我們不需要這樣,阿彌陀佛比我們慈悲,比我們有智慧,他這麼說我們就這麼說。

 

       善導大師的解釋比我們強得多,對於「唯除五逆、誹謗正法」,大師解釋說是抑止義,那我們就說是抑止義。善導大師在很多地方解釋第十八願的時候,把「唯除五逆、誹謗正法」八個字略而不釋,以顯示攝取門之意,那我們也就略而不釋。「唯除五逆、誹謗正法」八個字不要了,你不能說這是斷章取義,難道善導大師也是斷章取義嗎?大師是要表明什麼呢?是要表明「五逆之與十惡,罪滅得生;謗法闡提,回心皆往」。抑止義是暫時性的,永恆的還是要攝取。所以抑止是一種方便,攝取才是真實。這些都不要依我們自己的想法。善導大師的五部九卷中引用第十八願文,除了在講《觀經》下品下生的抑止門提到,其他地方幾乎都不提這八個字,這有特別的義理在當中。

 

       我們學法就要傳承清淨,不要混雜,這是必然的要求。淨土宗在中國其實夠混雜的了,這是歷史的因緣,是眾生種種的因緣和合形成的局面。我們學法,如果沒有清淨傳承,那沒辦法;現在有這樣的清淨傳承,還是依清淨傳承。這方面我覺得密宗比較講究,這是有它的道理的。

 

第五,宗旨明確不含糊。

       說就要說得很明白,不要說含含糊糊的話。說含糊的話是什麼意思呢?就是顯示自己圓融,其實讓人家聽起來感到糊塗,這就不好了。人家得不到利益,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說什麼。

 

第六,堅守立場不鄉愿。

       「鄉愿」是《論語》裡的話,就是老好人的意思,你也好,我也好,大家都好,和稀泥,就怕得罪人。有的人就沒有一個佛法的定見。為什麼說要堅守立場呢?我們的立場要明白,要肯定:我們就站在阿彌陀佛他力本願的立場上來弘揚彌陀的無條件救度,這個立場是永不改變的。因為我們有定見、有明見、有正見,所以不會隨便改變。比如說,有一百個人,其中九十九人眼睛都不亮,甚至都是盲人;只有一個人眼睛是亮的,他看見紅花綠葉,他會因為別的人說是什麼顏色而改變嗎?不可能的,因為他看得非常清楚,非常確定,他不可能來和稀泥。他可以閉口不講話,但他心裡是明白的。

 

       所以,我們弘揚佛法,弘揚淨土宗,如果得到定見,得到明見,得到正見,那麼決定不會隨風倒浪,說這個也對、那個也正確。有的人瞎圓融,混到一塊兒顯示他很圓融,其實自己眼睛也是盲的,還瞎眾生正眼;和稀泥,亂討好,就是怕得罪人,好像政治家搞選舉拉選票一樣,這就沒有必要了。我們是弘法的人,就要站在法的立場上正確地引導眾生。因為眾生是迷茫的,才需要弘法的人有正見、明見和定見來引導他們。怎麼可以像寓言裡的蝙蝠一樣,到鳥類那裡說它是鳥,到哺乳動物這邊又說它是哺乳動物,兩邊討好,到最後兩邊都不理它。有的人就是這樣的,他在佛法裡就是沒有定見,看哪邊風聲大,他就跟哪邊說話。

 

       有定見的人,即使一萬個人不這樣說,自己也決定是這樣的,沒有錯。比如春天到了,看看周圍,看看人家,問人家「春天到了沒有」,都說還沒到。要是把雪扒開,裡面草芽都露出來了,但大地還是一片白雪皚皚,寒風呼嘯,肯定春天還沒有到;如果他看到柳樹都發芽了,花苞都出來了,即使一萬個人說大地看起來是一片蕭條,他也會說春天已經到了:這就是定見、明見和正見。我們弘揚這個法門,是大家都說好我們才去講嗎?不是的,是在大家不瞭解的時候,我們才有必要講,這才是我們的價值所在。

 

       不以人情壞佛法,像前面講的那樣,是人情太多。我們應該不講人情,「寧願老僧墮地獄,不拿佛法做人情」。但這是不容易做到的,因為人都很虛偽,都靠人情來填飽自己的肚子,然後給自己找虛榮、找榮譽感,這是一般人避免不了的。要堅持真理,就一定要有勇氣,而且要有明見和定見。如果他糊塗沒看清楚,或者膽小不敢堅持,或者隨大流,他怎麼會不被人情所左右呢?

 

第七,審思明辨不盲從。

       對於有些說法,我們要仔細分辨,不隨便信從。因為有些話似是而非,或者說這些話是在某種場景下所說的,當中有合理的成分,也有不合理的因素,我們不能一股腦兒把它吞下去。就像成語所說的「三人成虎」,以訛傳訛。什麼叫「三人成虎」呢?有人說大街上有隻老虎,「瞎扯,大街上怎麼會有老虎?」就把第一個人否定了;「大街上確實有隻老虎。」第二個人又這樣講,「真有嗎?」開始將信將疑了。這時候來了第三個人:「我也看到了,確實有隻老虎!」「哦,原來大街上真有老虎。」三個人一講,他就相信了。大街上是不可能有老虎的,但是三個人都這樣講,就相信了。也就是說,很多事情是錯誤的,但是張三講,李四講,王五講,甚至是某某大德講的,是有名望的人講的,「那就對了!」然後再聽聽、看看,別的大德也這麼講,「那肯定不錯!」這樣的人想要得到佛法的利益,那簡直是夢都夢不著。

 

 

分享到
中華淨土宗協會
淨土宗文教基金會

11059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50巷22弄41號
電話:02-2758-0689
傳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

追蹤淨土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