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談開示

  1. 淨土宗如理論答七要事
  2. 弘願寺「護法聯誼會」開示(一)
  3. 弘願寺「護法聯誼會」開示(二)
  4. 弘願寺「護法聯誼會」皈依開示
  5. 於「弘願寺」為僧眾開示
  6. 於「淨土宗中山念佛會」開示
  7. 於「淨土宗中山念佛會」答蓮友問
  8. 湖北仙桃彌陀寺念佛法會開示(一)
  9. 湖北仙桃彌陀寺念佛法會開示(二)
  10. 湖北仙桃彌陀寺念佛法會開示(三)
  11. 「淨土宗如理論答七要事」概述
  12. 淨土宗行人的時代感與使命感
  13. 《佛說阿彌陀經》淺釋(上篇)
  14. 《佛說阿彌陀經》淺釋(中篇)
  15. 《佛說阿彌陀經》淺釋(下篇)
  16. 答網上蓮友問(三)
  17. 人生之目的
  18. 淨土宗宗旨(一)
  19. 淨土宗宗旨(二)
  20. 淨土宗特色
  21.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一)
  22.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二)
  23.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三)
  24.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四)
  25. 南寧問答
  26. 流通法寶即是做彌陀的手足
  27. 如何讓法義入心──多聞熏習
  28. 書讀百遍 熏法入心
  29. 為「福聖寺」常住僧眾開示
  30. 於「弘願寺」為蓮友開示
  31. 彌陀之家 愛心為本
  32. 宗風學習(一)
  33. 宗風學習(二)
  34. 宗風學習(三)
  35. 下品下生之安心
  36. 關於道場的軟硬體建設
  37. 不問罪福 稱名必生
  38. 做事與念佛
  39. 三好念佛人
  40. 念佛與做人
  41. 惜福與環保
  42. 好好照顧自己
  43. 學僧工作 愛心為本
  44. 純粹的淨土宗(一)
  45. 純粹的淨土宗(二)
  46. 純粹的淨土宗(三)
  47. 《觀經》教眼
  48. 淨土思想的善導者
  49. 淨土法義的修學次第與弘法原則
  50. 認識「觀世音菩薩」
  51. 如何面對法義之爭
  52. 出家「三隨」「三不」
  53. 學法「十二防」
  54.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
  55. 愛的建設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

  1.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一)
  2.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二)
  3.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三)
  4.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四)
  5.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五)
  6.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六)
  7.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七)
  8.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八)
  9.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九)
  10.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十)
  11.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十一)
  12.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十二)

《淨土宗概論講記》

  1. 《淨土宗概論講記》(一)
  2.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
  3.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
  4. 《淨土宗概論講記》(四)
  5. 《淨土宗概論講記》(五)
  6. 《淨土宗概論講記》(六)
  7. 《淨土宗概論講記》( 七)
  8. 《淨土宗概論講記》( 八)
  9. 《淨土宗概論講記》(九)
  10.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
  11.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一)
  12.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二)
  13.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三)
  14.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四)
  15.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五)
  16.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六)
  17.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七)
  18.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八)
  19.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九)
  20.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
  21.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一)
  22.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二)
  23.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三)
  24.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四)
  25.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五)
  26.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六)
  27.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七)
  28.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八)
  29.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九)
  30.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
  31.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一)
  32.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二)
  33.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三)
  34.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四)
  35.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五)
  36.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六)
  37.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七)
  38.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八)

《善導大師的淨土思想》

  1. 第1課:印光大師讚善導和尚(一)
  2. 第2課:印光大師讚善導和尚(二)
  3. 第3課:善導大師思想概述
  4. 第4課: 難行與易行 ──龍樹菩薩判「難易二道」而捨難行取易行(一)
  5. 第5課:難行與易行 ──龍樹菩薩判「難易二道」而捨難行取易行(二)
  6. 第6課:自力與他力 ──曇鸞大師釋「自他二力」而貶自力乘佛力(一)
  7. 第7課:自力與他力 ──曇鸞大師釋「自他二力」而貶自力乘佛力(二)
  8. 第8課:自力與他力 ──曇鸞大師釋「自他二力」而貶自力乘佛力(三)
  9. 第9課:自力與他力 ──曇鸞大師釋「自他二力」而貶自力乘佛力(四)
  10. 第10課:信機與信法 ──善導大師釋「機法深信」而棄自身歸彌陀
  11. 第11課:聖道與淨土 ──道綽大師判「聖淨二門」而捨聖道歸淨土(一)
  12. 第12課:聖道與淨土 ──道綽大師判「聖淨二門」而捨聖道歸淨土(二)
  13. 第13課:聖道與淨土 ──道綽大師判「聖淨二門」而捨聖道歸淨土(三)
  14. 第14課:要門與弘願 ──善導大師判「要弘二門」而引要門入弘願(一)
  15. 第15課:要門與弘願 ──善導大師判「要弘二門」而引要門入弘願(二)
  16. 第16課:要門與弘願 ──善導大師判「要弘二門」而引要門入弘願(三)
  17. 第17課:正行與雜行 ──善導大師判「正雜二行」勸捨雜行歸正行(一)
  18. 第18課:正行與雜行 ──善導大師判「正雜二行」勸捨雜行歸正行(二)
  19. 第19課:正行與雜行 ──善導大師判「正雜二行」勸捨雜行歸正行(三)
  20. 第20課:定業與助業 ──善導大師判「正助二業」明傍助業專正定
  21. 第21課:本願不虛,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本願四十八字釋」之文
  22. 第22課:名號本義,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六字釋」之文(一)
  23. 第23課:名號本義,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六字釋」之文(二)
  24. 第24課: 一、名號本義,稱名必生──善導大師「六字釋」之文(三) 二、諸佛作證,稱名必生──善導大師「諸佛舒舌」之文(一)
  25. 第25課:諸佛作證,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諸佛舒舌」之文(二)
  26. 第26課:不擇眾機,稱名必生 ──法照大師「瓦變成金」之偈
  27. 第27課:不問時節,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不問時節」之文
  28. 第28課:不問罪福,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不問罪福」之文(一)
  29. 第29課:不問罪福,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不問罪福」之文(二)
  30. 第30課:不慮妄念,稱名必生 ──源信大師「不染污泥」之文
  31. 第31課:不慮妄念,稱名必生 ──源信大師「不染污泥」之文(二)
  32. 第32課:不顧貪瞋,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二河白道」之喻(一)
  33. 第33課: 一、不顧貪瞋,稱名必生──善導大師「二河白道」之喻(二) 二、不論凡夫,只論彌陀──善導大師「凡夫入報」之文
  34. 第34課: 一、彌陀大悲,急救苦者──善導大師「溺水偏救」之文 二、彌陀光明,唯攝念佛──善導大師「唯攝念佛」之文(一)
  35. 第35課: 一、彌陀光明,唯攝念佛──善導大師「唯攝念佛」之文(二) 二、稱名一聲,頓超生死——《觀經》「稱名往生」之文 三、稱名一行,總超萬行──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一)
  36. 第36課:稱名一行,總超萬行 ──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二)
  37. 第37課:稱名一行,總超萬行 ──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三)
  38. 第38課:稱名一行,總超萬行 ──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四)
  39. 第39課:稱名一行,總超萬行 ──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五)
  40. 第40課: 一、善導大師淨土思想特色 二、三經要點(一)
  41. 第41課: 一、三經要點(二) 二、答疑(一)
  42. 第42課:釋去普通疑惑(二)
  43. 第43課:釋去普通疑惑(三)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

  1.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1~5)
  2.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6~10)
  3.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11~15)
  4.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16~20)
  5.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21~25)
  6.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26~30)
  7.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31~35)
  8.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36~40)
  9.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41~45)
  10.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46~小結)
  11.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1~5)
  12.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6~10)
  13.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11~15)
  14.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16~20)
  15.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21~總結)
  16.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三心料簡(一))
  17.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白道之事)
  18.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1~5)
  19.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6~10)
  20.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11~15)
  21.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16~20)
  22.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21~25)
  23.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從配流上洛之後開示之法語)
  24.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述《阿彌陀經》大意之法語)
  25.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隆寬之法語)
  26.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聖光之法語)
  27.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乘願之法語)
  28.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道遍之法語)
  29.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隨蓮之法語)
  30.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信寂之法語)
  31.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尼眾之法語)
  32.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無品之法語)
  33.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賴綱之法語)
  34.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忠綱之法語)
  35.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重衡之法語)
  36.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四郎之法語)
  37.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妓女之法語)
  38.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辨食魚之法語)
  39.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臨終時示門第之法語)

石家莊念佛開示

  1. 石家莊念佛開示(一)
  2. 石家莊念佛開示(二)
  3. 石家莊念佛開示(三)
  4. 石家莊念佛開示(四)

念佛往生開示

  1. 念佛往生開示(正文)
  2. 念佛往生(問答部分)
淨土宗
淨宗法師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淨宗法師 > 法談開示
top

法談開示

第14課:要門與弘願 ──善導大師判「要弘二門」而引要門入弘願(一)

       淨宗法師2006年9月24日講於長春「般若寺」

 

善導大師依據《觀經》展開淨土教理

       請合掌。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好,請放掌。

 

       善導大師的淨土思想,是以阿彌陀佛的本願作為立教的根本。不過,從教相來講,善導大師不是直接解釋《無量壽經》,而是為《觀經》作了《四帖疏》。也就是說,他是依據《觀經》來展開有關淨土的教理,所以,如果對《觀無量壽佛經》的基本梗概不瞭解的話,我們要學習善導大師的思想,就可能有不明了的地方。

 

       我想今天先把這部《觀經》大略的梗概給大家做個介紹。

 

淨土三部經展開的次第

       《觀經》、《無量壽經》和《阿彌陀經》三部經典在我們淨土宗稱為「淨土三經」,這是我們的正依經典。

 

       這三部經,釋迦牟尼佛講解的時間次第,第一部就是《無量壽經》,第二部就是《觀無量壽佛經》,第三部就是《阿彌陀經》。

 

       這三部經,當然主題思想是一致的,不過,它們對教化眾生的立場、角度和攝化的方便各有不同。

 

       這三部經比較起來,《無量壽經》是一部本源的經典,因為《無量壽經》詳細開說法藏比丘的四十八大願,發願修行,成就佛果,成就極樂莊嚴,引導眾生去往生,這是個來源之處。如果沒有四十八願,就沒有極樂淨土,也沒有阿彌陀佛,也沒有往生這件事情。所以說,這個是來源的地方──《無量壽經》是本源。

 

       《觀經》是展開。光是本源,還沒有展開,這樣還不能普攝群機。就是有的眾生能夠明瞭,有的眾生還不能夠完全明瞭,或者執著於原來自己修行的觀念,不能進來,所以,這部《觀經》展開得非常廣泛,是千機並育、萬法並收,把一切根機、一切修行法門的人都收攝在淨土法門之內。它是一種從方便引導進入真實這麼一個角度。所以,《觀經》是一部展開的經典。

 

       《阿彌陀經》是淨土三部經當中最後一部經典,它是一部結論性的經典,總結性的,很簡短。比如說《無量壽經》也講到三輩往生,發菩提心、修諸功德、多少修善、奉持齋戒、供養三寶等等;《觀經》也講到三福、定善觀、散善觀,很多修行。那麼,在《阿彌陀經》當中,這一切都不談了,「正直捨方便,唯說無上道」,就說「執持名號」,其他的通通擱捨了,因為這是一個總結性的,又把它回歸到彌陀本願稱名這個原點。

 

       所以,這三部經是這樣一層關係。

 

《觀經》註解很多

       在唐朝那個時代,這部《觀經》受到教界普遍的注重,因為它的行法不光使淨土宗的人能夠找到依據,就是愛樂種種觀法、愛樂種種修持的人也能找到他相應的地方。因此,有很多人在解釋《觀經》,《觀經》的解釋就很多,不過,這些解釋不夠透徹,也不能完全契合佛的本意。所以,作為彌陀示現的善導大師就重新解釋。

 

《觀經》緣起

       我想今天把《觀經》有關的梗概和大家做個介紹。

 

       《觀經》,可以講在整個三部經當中,它是最具有故事情節的一部經,最生動、最精彩,很戲劇化,《觀經》還可以拍成電視連續劇的。有些蓮友可能看過《佛典故事》,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過,裏邊有一篇叫《王舍城的悲劇》,是通過動畫片來講《觀經》的大概情節,可以講很生動、很精彩,也很驚險,有很多情節,像下品往生的人,他馬上就墮入地獄了──這個很驚險;哎!得救了──這個很精彩。

 

       這部《觀經》是釋迦牟尼佛在入滅前八年,也就是在講說《妙法蓮華經》的時候所講的。《觀經》一開始就說了,世尊當時在耆闍崛山中(就是靈鷲山),與一千二百五十位諸大比丘,還有三萬二千諸大菩薩,文殊師利菩薩作為上首,在那裏舉行法華的法座,在講解《法華經》,大聖最上醍醐妙法,在那裏講。

 

       這時候,靈鷲山下的王舍城裏發生了人間悲劇,在王宮當中,所謂的宮庭政變、國王政權的交接。有一個太子叫做阿闍世,把他的父王頻婆娑羅王(頻婆娑羅王和世尊是同年生的,是世尊的大護法)給關起來,關到牢裏面,他自己奪取了王位。
為什麼父子至親產生這樣一個血腥的政變呢?是因為他受到惡人提婆達多的教唆。

 

       提婆達多大家聽說過嗎?提婆達多在我們佛教界很有名啊,要講哪個不好,「你就是提婆達多」。對佛法,他是個反面教材(不過他也是大權示現),他破和合僧、出佛身血、毀壞佛法──提婆達多。

 

       這裏面就有故事了。為什麼提婆達多要教唆他呢?為什麼阿闍世太子就受了教唆呢?這裏面有一段因緣,顯示世間無常、因果輪迴的業力。

 

       起初,頻婆娑羅王年齡漸漸老了,沒有子嗣,王位缺乏繼承人,所以,他就到處求神問仙,但是,還是沒有後代。

 

       這個時候,有一位看相的說:「稟報大王,有消息。」

 

       「什麼消息呢?」

 

       「現在山中有個大仙人在修行,這個仙人還有三年的壽命,他三年之後要捨壽來到王宮,為大王做兒子。」(這個相師水準也不簡單)

 

       大王一聽,滿心歡喜:「好啊!我這國家有繼承人了,不過我現在年紀大了,再等三年,等不及了,三年生下來,還是小孩子,還要過幾年,最好讓這個大仙現在就來給我做兒子。」國王有點蠻不講理,就派了個人,說:「你去讓他早點來給我做兒子!」

 

       使者來到山中,告訴仙人說:「大仙人,我們國王有請。」

 

       「幹什麼?」

 

       他說:「你啊,三年之後要給國王做兒子,不過國王說現在來不及了,希望大仙垂恩早赴。你啊,慈悲慈悲,早點去給大王做兒子。」

 

       仙人說:「是有這回事,不過還要過三年,現在去為時尚早,對不起,請你回稟大王。」

 

       使者無功而返,「稟報大王,仙人如此這般說來。」

 

       大王一聽就不高興了,眉頭一皺,說:「我是一國之主,在我的整個國土範圍之內,山河大地、一切人物歸我掌管。我對你禮貌,我下心來請你,你還不承我的好意!這樣,再去一趟,你跟他再講,如果不答應,當場拿劍把他殺了,當場斷他的命根,我還怕他不來啊!他不是沒有捨壽嗎?當下給他殺了就是,還怕他不來給我做兒子啊!」這個國王也是蠻不講理。

 

       好了,使者又去了。去了之後,跟仙人又說:「哎呀,你應當去。」

 

       仙人說:「我現在時候沒到。」

 

       使者說:「如果不去,大王有令。」就把劍拔出來。

 

       這個仙人也是有神通的,他就說了:「我本來還有三年才去給大王做兒子,現在大王派人早斷我的命根。你回去稟報大王:如果我給大王做兒子,將來我也以心口殺王。」(就是他自己沒有殺,他有這個心,動嘴叫人家來殺)說完之後就引頭受死。好,這樣就命終了。

 

       當天,頻婆娑羅王的夫人韋提希就懷孕了。

 

       有孕之後,相師又來了。就請相師看。相師說:「大王喜得貴子。」

 

       「是男是女啊?」

 

       「是男不是女。」

 

       很高興,「哎呀,國家有繼承人了。」

 

       相師說:「不過啊,此兒於大王有損。」(「這孩子生下來,對大王有損傷」)

 

       婆娑羅王一聽,說:「沒關係,我整個國家都給他了,對我損傷有什麼關係啊?我在所不惜。」

 

       相師打發走之後,國王想想,「哎呀,可能不妙啊!仙人臨死之前講了這麼一句話,相師又看准了,這不是冤家來了嗎?」所以,想一想還是有點不放心,害怕,就跟他的夫人韋提希商量:「這樣子,我們商量一下,當生產的時候啊,你就在樓上,生到天井當中……」(天井大家知道嗎?南方都有的,閣樓圍成的空地,底下是石板。)他說:「你在樓上天井那兒給他生下來,他就掉到地下摔死了,外人也不知道,我們風聲也不露,就說命沒有活,這樣不就把危機化解了嗎?」

 

       所以,人哪,還是很自私,想到自己的命啊,「哎呀,我還是保一保」。

 

       韋提希夫人呢,丈夫這樣一講,就點頭了──等於說夫妻兩個共同密謀了,「好,沒人知道。」

 

       生的時候呢,從天井上生下來,結果這個小孩子命大,沒有摔死,只把一根小指頭摔斷了。哎,這樣只好把他養下來了。

 

       這件事情,頻婆娑羅王、韋提希夫人不可能告訴阿闍世,把他隱瞞了,所以,還是父子恩愛,教育他、培養他。

 

       那麼,提婆達多就來教唆這件事情。

 

       提婆達多這個人名利心很重,出家不好好修行,他看見釋迦牟尼佛大得供養(頻婆娑羅王總是送好的供養,一車又一車地送去,世尊的很多徒眾也很受恭敬供養),他心裏就羡慕;羡慕,自己又沒本事、沒辦法,他就想:「最好有神通,我要學得神通之後,世間的人就對我恭敬了,我可以空中展現十八般神變。」他就找到舍利弗尊者(舍利弗尊者是大阿羅漢),說:「尊者,你是不是教我學神通?」

 

       舍利弗尊者是大阿羅漢,知道他不懷好意,就說:「你啊,不要學神通,你就先學四念處,觀苦、空、無常、無我,這個是佛教的基礎。你這個不學會,學會神通沒用。」

 

       舍利弗不跟他講,他就去找目犍連,然後一個個地找,五百大阿羅漢都找遍了,沒有一個告訴他。

 

       他就苦惱了:「神通學不到,供養搞不到啊!」怎麼辦呢?現在找到誰呢?找到阿難(阿難跟提婆,他們出家前是兄弟,都是釋迦族的):「阿難哪,我們兩個是親戚,你是我弟弟,你對我不能見外,你告訴我怎麼學神通法,你在世尊那裏聽到很多法門。」

 

       阿難是「多聞第一」嘛,什麼教法他都聽到了,沒聽到的,世尊給他補講。阿難當時證得初果,是初果聖人,他沒得到四果,沒有他心通,所以,他不知道哥哥提婆向他學神通是什麼意思(其他大阿羅漢都知道啊,大阿羅漢有他心通,「知道你不懷好意」,所以說「你要先學四念處」),阿難不知深淺,「好,想修行好!」把他叫到旁邊。阿難不會修,但是告訴他:「你怎麼修神通啊?你先用心舉身,用心想:我身體上空,一寸、一尺、一丈,上去;然後再想以身舉心,心上去;然後再想身心合舉,身心都上空中;然後再想你這個身體能夠進入岩石、牆壁,可以色質無礙;然後再想整個的山川大河可以入你的身體,沒有障礙;然後再想你的身體越來越大、越來越大,虛空一樣,遍一切處;然後再想越來越小、越來越小,能夠到一個毛孔裏面去……這樣反復地訓練、反復地修行。」告訴他了。

 

       提婆達多是個上根利智,很厲害,他就找塊地方,閉關修行,七天七夜修成了(厲害不厲害?真厲害),七天七夜神通修出來了。

 

       修出來了之後,他就來到阿闍世面前,在空中顯示他的神通,一會兒身大如虛空,一會兒在空中躺著,一會兒在空中走路,一會兒這個變化、那個變化。把阿闍世看得,「啊!這個是何方神聖?」就問:「這是哪位大德?」

 

       人家說:「這是尊者提婆。」

 

       你看,他神通一學來啊,就不一樣了,叫「尊者」了,「尊者提婆」。

 

       他就喊他下來:「尊者,你下來。」

 

       提婆達多就「忽」一變,變成一個小孩子,一個嬰兒,就坐在阿闍世太子的腿上,阿闍世太子很喜愛他,就像大人親小孩一樣親他,跟他親嘴,然後還吐唾液餵他。提婆就把他的唾液也吞下去了。然後一回身,回復原來的樣子。

 

       太子說:「尊者,你有這麼樣的神通!」因為凡夫嘛,不知道他到底修證到哪個程度,就很恭敬他了。

 

       得到阿闍世太子的供養,提婆達多的心就更加驕傲了,這時候,就有他的想法了,他說:「太子啊,你看,你父親對佛很恭敬,經常一車一車的好東西送去。你看,你師父我,就顯得冷冷清清的。」

 

       這麼一講,太子說:「沒關係,我父王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所以,把好車、好東西一車車往那兒送。

 

       提婆達多得到阿闍世太子的供養,就更加起了驕慢,分開徒眾,所謂「破和合僧」,自己別立教法,「這樣、那樣那樣那樣……」自己搞一套規矩,帶了人走了。

 

       有一天,世尊正在那裏講法,提婆就跑來了,說:「世尊哪,你年紀大了,你可以退休了,你把教團所有的徒弟交給我,我來幫你帶。佛法的任務也交給我,我來弘法。」

 

       這不是勸位嗎?他這麼一講,所有的弟子一聽,都感到奇怪:「這怎麼回事?」

 

       當然知道他的心意了,說:「目犍連和舍利弗是大法將,都是上首弟子,我尚且不把佛法付囑他們,何況像你這個愚癡之人,你是吃人家唾液的,我怎麼可以把佛法付囑給你呢?」世尊這樣呵斥他。

 

       婆一聽,起了毒惡的心:「世尊在大眾面前污辱了我,這樣講我,講我不好!」心裏非常氣憤,說:「我一定想辦法報復!」就離開了。

 

       後來,他報復的機緣就來了。那天,他又來找阿闍世太子,「太子啊,你看我最近……」

 

       太子一看他,說:「師父,你最近怎麼愁悶不樂啊?」

 

       「我身心憔悴呀,我都是為了你啊!」

 

       太子一聽,說:「啊?怎麼為了我?」

 

       「你不知道啊,你父王對你不好!」

 

       「哦?怎麼不好?」

 

       他說:「我告訴你說啊,世尊現在年紀大了,我把他除了,我做新佛;你父親年紀也大了,你也把他除了,你自己做正位。這樣我們新佛、新王共同化導世間,這個多好呢!」給阿闍世太子出這麼一個主意。

 

       阿闍世太子一聽,當時就嚇住了,「哎,你怎麼講這種話?你除佛、我除父親?這個怎麼可以?」

 

       他說:「哎呀!你不要那麼認真,我告訴你,你父親對你根本就不好。」然後就把那段因緣,如此這般這般這般……「你父親當初就想謀害你,對你哪有什麼恩德?不過太子你福報比較大,所以摔下來沒摔死,就摔斷了一根指頭,不信你自己看一看。」

 

       太子一看,「哎?」是有一根指頭斷了。

 

       提婆說:「現在全國上下的人,宮內宮外都知道你叫『折指太子』,只有你不知道。矇騙了你,你還以為好著呢?」

 

       太子說:「有這回事啊!是不是真的?」

 

       提婆說:「不是真的我還來騙你嗎?肯定是真的了。」

 

       所以,人哪,一挑唆,過去的因果關係就顯現出來了。

 

       阿闍世太子當時心中非常的瞋恨,就聽從了提婆達多的教唆,這樣才發生了這件事情,把他的父親關在牢裏。

 

       關進去之後,韋提希夫人就很悲傷,畢竟是夫妻情深,丈夫給關起來了,一切大臣不能接見──因為怕大臣去接見之後,老王跟他們密謀。「把我推翻怎麼辦?」所以阻止。但是,他媽媽他沒有阻止,他媽媽可以去看頻婆娑羅王。

 

       她去之前,身上就洗澡洗乾淨,然後用蜜和上麵,塗在身上;再把身上的裝飾品瓔珞(瓔珞都是小球兒啦)一個個打開,一頭兒用蠟封上,把葡萄漿灌進去,再把另一頭兒用蠟封上,這樣全身掛滿,有吃的、有喝的,就送吃、送喝進去了。

 

       門衛一看國王夫人來了,也不能阻擋啊(大臣不讓進,夫人來了還是讓進去的)。進去之後,就把麵蜜刮下來給他吃、葡萄漿倒出來給他喝。喝完之後,頻婆娑羅王就弄點水漱漱口。漱完口之後,他自己關在牢裏邊就想:「我現在生命不久,無常就在眼前,平時忙於國政,現在正好修行。」你看,頻婆娑羅王不錯啊,道行很好。他就說:「大目犍連(大目犍連尊者跟頻婆娑羅王是親戚關係),你是我親戚,最好你來給我受八戒,每天來給我受戒。」

 

       他這麼起心動念,目犍連就知道了,目犍連就像鷹一樣來到王宮裏,為他受八戒,每天給他受一次八關齋戒。為什麼每天受呢?因為他也不知道哪一天可能就被殺了。

 

       同時,世尊又派富樓那尊者,所謂「說法第一」的富樓那尊者,「你去給國王講佛法,告訴他這個世間無常的道理,種種佛法的道理跟他講解,讓他的心得到寬慰。」每天這樣過。

 

       時間很快,過了三七二十一天,阿闍世太子來檢查,問門衛說:「我父王現在還活著嗎?」人都很虛偽,他心裏是想:我父王肯定餓死了,二十一天了嘛,不吃不喝,不給來人,那不餓死了嗎?但是他不好意思說「我父王死了沒有」,他不好意思這樣講,講了不好聽。「我父王還活不活著,活得好嗎?」

 

       門衛就跟他說:「報告大王,你父王現在活得好,不僅活得好啊,還活得面孔光彩起來了。」

 

       「為什麼?」

 

       「一方面國太夫人給他送吃送喝,有葡萄漿,有麵蜜,所以身體得到滋養。另一方面,目犍連、富樓那從空而來,我們擋也擋不住,來給他講佛法。所以你父王聽到佛法,心裏喜悅,吃到東西,色力強壯,現在又不操心國政,反而紅光滿面,活得好好的。」

 

       這回阿闍世太子一聽,「啊?真是!」心裏很氣憤,他就開始起瞋恨心了,他說:「我母是賊,與賊為伴!」「我媽怎麼回事?她跟我不一條心,她跟賊……(他和他父親劃清界限)跟他合夥兒,不跟我一條心!……沙門惡人!」(他又罵出家人,罵目犍連尊者,罵阿羅漢,這罪過都大!)「沙門是惡人,用幻惑咒術令此惡王多日不死。」罵他父親是惡王,罵沙門是惡人,說用咒術讓他多日不死。講完這個話,他就氣狠狠地劍拔出來,就要去殺他母親──要害母。

 

       你看,五逆罪都顯現出來了:提婆達多要謀害佛,要出佛身血,又破和合僧,這是逆罪;他呢,殺父,又罵比丘僧、罵阿羅漢,又要氣凶凶地去殺他母親。

 

       這個時候,有兩位大臣,一個叫月光,一個叫耆婆,說:「哎!大王,且慢。」給阿闍世行禮,說:「這個事情不能幹,自古到今,歷史上記載:貪圖王位,殺父王的,這個有(為什麼呢?父王不除掉,他得不到位子),這個歷史上太多了,有一萬八千。但是,還從來沒聽說過無道害母,母親沒有王位,你殺母親幹什麼呢?如果說你們家內的事情、你們的因緣,父王也是王,兒子也是王,我們做大臣的也只好如此了。但是如果你殺母親,我們不能擁護你。那你就是下劣種性,是旃陀羅,你不應該在王宮裏住。」這話一說出來,兩位大臣就手按著劍往後退。

 

       阿闍世一看,就發慌了:啊?看來這兩個大臣要不擁護我了,要背叛我了。他心裏就空虛了:「哎,慢一點慢一點,有話好商量。你們兩個怎麼不幫助我呢?」

 

       「要我們兩個幫助你,你不要害你母親。」

 

       阿闍世一聽,就「止不害母」,把劍收起來。這樣,韋提希夫人才撿回一條命。不然,當下就要被她兒子殺害。

 

       阿闍世吩咐內官把他母親關起來,關在內宮裏面,深深的,不給外面的人見面,沒有殺,但是把她關起來了。

 

       我們每個人想想看,這個時候,作為韋提希夫人,她是一國之尊,平時是養尊處憂、萬民景仰,任何事隨叫隨到,一切遂心。這個時候,她遇到最大的苦惱:丈夫給關起來──不是被外人關起來,是被自己的兒子關起來要謀害;連自己也是身心失去自由,甚至也要被加害。所以,她可以講,用「國破家亡」都難以形容她心裏的悲歎。她就覺得這個世間太苦了,「怎麼成了這個樣子?」如果是平常老百姓還無所謂,她從最高落到最低,所以,心中苦惱得不得了,關在內宮裏邊,身心是憂愁、憔悴啊,在那裏苦惱。

 

       所以,我們淨土法門是救度苦惱眾生的法門:有苦了,就要想辦法求佛法了。平常她都不修行的,這個時候,就在那裏自言自語了,怨歎、哭泣、哀訴,她說:「哎呀,釋迦牟尼佛啊,如果我在外面,可以親自去拜訪您老人家,現在您看,我被關起來了,我丈夫也沒有力量了,世尊哪,您老人家威重,我一個卑賤的女質之身,也沒有資格請您老人家來看我。但是,您能不能派阿難,您的弟子,來慰問我一兩句呢?讓我心裏得到安慰呢?」她就在那裏講啊、哭啊。

 

       我們很多時候也這樣,對不對?我們念佛,「哎呀,阿彌陀佛啊,我怎麼這樣子啊……」

 

       她的心情比我們還要悲傷,因為她的苦難,你看看,比我們深重多了。

 

       所以,比比韋提希夫人,大家不要說苦,你再苦,比她強多了。你兒子還沒這樣子呢,你還不至於被關起來,成為階下囚。

 

       人生總之是苦,作為一國之尊的夫人,也受這個苦惱。

 

       那麼,她在這裏向著佛的方向禮拜下去,頭一低下去,還沒抬頭起來,釋迦牟尼佛在耆闍崛山(佛有他心通)就知道了,「世尊知韋提希夫人心之所念」,知道她很愁苦,也知道她得度的因緣成熟了,就派阿難和目犍連兩位尊者從空而來,飛入王宮(大家想:如果我能去,「嚓-」就好了──不行);世尊本人呢,從耆闍崛山隱沒(從下面),從王宮裏就出來了,沒有從空中過來。世尊從那裏一隱身,從王宮裏就顯示出來了。

 

       韋提希夫人頭剛拜下去,一抬頭就發現釋迦牟尼佛坐在百寶蓮花之上,「身紫金色」,「目連侍左,阿難侍右」,空中有釋梵諸天普雨妙華,供養世尊,都知道這裏肯定要講殊勝的妙法了。

 

       韋提希夫人根本沒有想到世尊會突然來到宮中,抬頭一看,「哎呀!」非常驚喜,「世尊!」就好像流浪的兒子見到自己的親人、見到父母一樣,悲從心來,在那裏婉轉號泣,已經是悲不自禁了,已經是失去禮貌了,「舉身投地」(也不能說「我慢慢地翻掌來拜佛」了),「撲通」就跪倒,號啕向佛:「世尊哪,你可來了,我怎麼回事啊?我造了什麼罪業啊?我怎麼生了一個這麼惡子?我受這麼樣的苦惱!」在那裏講。

 

       韋提希夫人跟我們都一樣,凡夫,自己的因果報應忘記了,她說:「我造的什麼罪?」你忘了,你不是跟你丈夫兩個合夥準備把兒子摔死嗎?──她忘記了,「哎呀!我有什麼罪啊?我怎麼生了這麼一個兒子啊?怎麼這樣對我啊?你看我這麼苦惱啊……」哭來哭去。

 

       心裏稍微平穩一點,她又怪誰呢?又怪提婆達多了(兒子再不好,都是自己的兒子,所以她不全怪):「我的兒子雖然不好,如果不是提婆達多教唆,他也不至於這樣子。世尊哪,你怎麼收了這麼一個徒弟呀?」跟人家有什麼關係啊?你看,她來這一套了,還在那兒哭。

 

       世尊一句話不講,讓她哭,讓她傾訴,用慈悲安慰她,讓她心中慢慢平靜。

 

       哭了半天,回過神,說:「世尊哪,這個世界太苦了,這個世界,閻浮提惡世,都是惡人,地獄、餓鬼、畜生盈滿。世尊,你告訴我,哪個地方如歸淨土,沒有憂惱,我願意去往生,我不樂意在這個地方呆了,我希望我的未來不見惡人、不聞惡聲。不好的聲音、不好的人我通通不見。自己的兒子,最親切的,我含辛茹苦、推乾就濕,好吃的都給他,一心愛護他,結果現在對我如此加害,世界上還有什麼人值得我留戀?這個世界還有什麼值得我留戀呢?世尊你告訴我,哪裡好去?我要去往生。」

 

       「爾時世尊,放眉間光」,遍照十方世界,然後這個光又回收到自己頭頂上,在頭頂上形成一個光台,光台像須彌山一樣,世尊用神力把十方世界一切國土都攝在自己的光台頂上,讓韋提希夫人看,就像我們現在看電影一樣──哎,這個比喻不恰當,比看電影那可生動多了。

 

       韋提希夫人一看,「哎呀,好啊!這麼多的諸佛淨土!」(你不是想到無憂惱處嗎)太多了!啊,有的世界是七寶合成;有的世界都是蓮花;有的世界是水晶宮一樣透徹;有的世界是琉璃寶地……她就看得眼花繚亂。

 

       但是,在這無量無邊的國土裏邊,她選中了一個最美妙、最清淨、最好的國土,就是極樂世界。

 

       所以,她就跟世尊說:「世尊,這些國土都非常清淨,都有光明,不過,我今樂生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所。」

 

       為什麼她能選擇極樂世界呢?善導大師解釋說:這是釋迦牟尼佛加持她,釋迦牟尼佛的本心就是要講淨土法門。本來極樂世界就是二百一十億諸佛國土裏邊的精華,是淨土裏邊最優勝、最精華的。那麼,世尊再用神力加持,把其他的國土稍微隱沒一點,讓極樂國土特別的端正,顯示出來。

 

       所以,世尊的本心是很清楚的:是讓我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韋提希夫人就說:「我願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我今樂生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所,
唯願世尊教我思惟、教我正受。

 

       這兩句話很重要,「世尊,你就告訴我觀想的方法」,因為韋提希夫人多少也聽到世尊講佛法,她認為:要往生這樣的極樂世界,那肯定要有深觀,如果沒有深入的觀想,可能去不了。所以,她就向世尊請教:「你教我怎樣思惟、怎樣正受。」

 

       「思惟」:就是觀想的前方便,叫初想,比較粗糙,不是那麼細膩。

       「正受」:就是心境相應,完全顯現淨土莊嚴景象。

 

       讓世尊教她怎樣觀想。

 

       這個時候,世尊就笑了,「好啊,你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就好啊!」為什麼要笑呢?「因為你願往生極樂世界,滿了我的出世本懷,我正要講往生極樂世界的法門。」而且,因為韋提希夫人這麼一講,所有未來的眾生都可以由此因緣,不管什麼樣根機的眾生,都可以往生淨土。所以,世尊很高興、很歡喜。

 

       這個時候,「有五色光,從佛口出」,直奔頻婆娑羅王的頭頂(頻婆娑羅王也在坐牢啊),世尊的光就照過去了。

 

       頻婆娑羅王受到佛光的加持,雖然隔著牢房的房間,雖然隔著空間的距離,但是心眼無障,哎!他就看見釋迦牟尼佛了,「啊!」當時受到佛光的加持,當下證得第三阿那含果(善根深厚的人,在佛的正法時代就這麼容易)。佛一放光、一加持,得了三果。因為他是在家人嘛,要是出家人,就得四果阿羅漢了(我們現在累了半天也得不到),這就是善根成熟了。

 

       世尊就跟韋提希講:「你知道嗎?阿彌陀佛去此不遠,你當繫念。那麼,我就給你說種種的比喻(我今為汝,廣說眾譬),亦令未來世一切欲修淨業者都可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三福

       世尊接著就跟她講「三福」(這是《觀經》的次第),就跟她講三福,說:「往生西方,要修三福。」哪三福呢?

 

       第一福叫做「世福」:

孝養父母、奉事師長、慈心不殺,修十善業。

 

       第二福叫做「戒福」(戒律方面的):

受持三皈,具足眾戒,不犯威儀。

 

       第三福叫做「行福」(就是大乘福業):

深信因果,發菩提心,讀誦大乘,勸進行者。

 

       把這三福告訴她。

 

定善十三觀

       然後就跟她講說修行的種種觀法:「你是凡夫,你觀想當然沒有力量,不過,諸佛如來有異方便,能讓你觀想成就」。底下就講了十三定觀。

 

       第一觀就講日想觀:「你想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應該端身正坐,志心一處,想於西方。先想什麼呢?先想一個太陽,在西方地平線上,像一個懸鼓,掛那個地方一樣,住心不移,心中明朗顯現……」

 

       這個日想觀叫做「假觀」。極樂世界並沒有太陽,為什麼教她觀太陽呢?一個是知道我們的方所,就是我們將來往生的地點、方向,在西方;第二個是讓我們知道西方是光明的境界,阿彌陀佛是無量光佛,極樂世界是無量光明土,消除我們內心的愚癡、黑暗、無明,以光破暗,這是引導的含義。

 

       日想觀觀完之後,再觀水想觀。水想觀就觀想極樂世界地平如水,不像我們這個世界,有高山、丘陵,極樂世界都是琉璃寶地。

 

       為什麼要觀水呢?這是一種表示,表示極樂世界平等沒有差別,水是平的,平等,代表阿彌陀佛的慈悲,平等救度一切眾生,沒有差別;也代表極樂淨土清淨無染。

 

       日想觀到水想觀,再觀到地想觀,這樣就觀到極樂寶地了。

 

       然後再是寶樹觀:地上有種種的七寶樹,多高、多大,葉子如何、樹如何,都講得非常的仔細。

 

       寶樹觀觀完之後,就觀寶池觀,樹下面有寶池,這個池子就是「七寶池」,我們要托質蓮胎的地方。

 

       寶池觀觀完以後(寶樹、寶地、寶池都是極樂世界的「自然景觀」,以我們現在這個地方講,叫自然景觀),再觀寶樓觀,寶樓就是所謂的「人文景觀」了,好像造出來的了──當然這個詞用在淨土就不合適了。

 

       寶樓觀觀完之後,依報觀(就是極樂世界外在的環境)已經觀察完畢了,現在就要轉觀正報觀,就是極樂世界的佛菩薩。
觀佛菩薩之前,先要有方便,先觀華座觀,就觀阿彌陀佛所坐的正覺蓮花寶座。這個蓮花要觀,太大了!怎麼觀?不要講其他的,這一個蓮花葉子,我稍微算了一下,大概比我們整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版圖還要大──一個蓮花葉,比我們全中國還要大;那麼,這朵蓮花有八萬四千片葉子(你看,你怎麼觀),每片葉子上面有八萬四千脈絡(就是蓮花的脈絡紋);每一個脈絡中間映飾著無量的摩尼寶珠;每一顆寶珠還要放百千光明;每一個光明裏面又出多少多少寶台、寶幢、寶幔……這麼一層層地觀──這個太難觀了!但是,很殊勝、很莊嚴,講得非常好,這就是觀華座。

 

       華座觀觀完之後,就是像觀,就是觀像身(直接觀真身有難度,先觀像),觀一座金像,先觀阿彌陀佛,再觀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在寶樹下面,三尊金像放出金光。然後一個個樹下都有,樹樹底下都有。

 

       像觀之後,再觀真身觀,大家早晚念:「彌陀身色如金山」是吧?怎麼唱的?「阿彌陀佛身金色,相好光明照十方」──哦?我讀的都是善導大師的偈子,我都忘記了。

阿彌陀佛身金色,相好光明無等倫。
白毫宛轉五須彌,紺目澄清四大海。
光中化佛無數億,化菩薩眾亦無邊。
四十八願度眾生,九品咸令登彼岸。

 

       謝謝你們提醒,謝謝大家!

 

       這首偈子就來自於《觀經》,它是綜合《觀經》和《無量壽經》。它裏面所講的就是《觀經》第九真身觀的內容。

 

       真身觀,這個阿彌陀佛,那就高大了,阿彌陀佛的佛身有多大呢?「六十萬億那由他恒河沙由旬」!你看,「六十」、「六十萬」、「六十萬」裏面還有「億」,「億」裏面有「那由他」,「那由他」是印度一個極大的數字,沒法衡量的,後面再跟一個「恒河沙」,這個沙是多少?

 

       「恒河沙」,師父們都知道,有些老居士也知道,還有一些居士不知道,我給大家講一講什麼叫「恒河沙」。

 

       「師父啊,老是講恒河沙、恒河沙,恒河沙是什麼沙?」

 

       「恒河沙」是世尊來形容數量之多的一個形容詞。在印度有一條河叫恒河,釋迦牟尼佛經常在恒河流域教化眾生。恒河是印度的一條聖河,人們很敬重的。恒河五千多里長,很長的。那麼,恒河兩岸四十多里寬的地方都是很細的沙子。你看,五千里長、四十里寬都是細沙。沙子非常細,一粒沙代表一個數字,那麼,這一把沙是多少呢?已經數不清了;那麼,一里的沙有多少呢?那更數不清了;那麼,恒河的沙是多少呢?沒法數了!所以,「恒河沙」是代表無量無邊、無法形容、無法計量的數字。

 

       那麼,阿彌陀佛的身高有多高呢?有「六十萬億那由他恒河沙由旬」,這麼高大!有時我也在那兒想,閉著眼睛想佛有多高……這麼高……想得再高、再高、再高……想得心裏面,「哎呀!想累了」,放下來,念:「南無阿彌陀佛」。

 

       這個觀想,我們心裏也可以這樣想,但是,再怎樣想也想不到那麼大。

 

       這是「恒河沙由旬」。

 

       這麼高、這麼大的佛,經中說:身放光明,光中又出佛,佛中又出光,然後如何如何……,這個叫真身觀。這個時候,就來到十三定觀的最高峰了,因為直接觀佛了嘛,觀真身嘛。

 

       接下來再觀觀音觀,第十觀,觀觀世音菩薩。

 

       接下來再觀大勢至菩薩,第十一觀。

 

       再接下來觀普觀,就是觀想自己生於西方極樂世界,在蓮花中結跏趺坐,花開花合,見佛菩薩滿虛空中,水鳥樹林演暢妙法。

 

       再接下來叫雜觀,西方三聖變現自在,普化一切,這叫雜觀。

 

       這十三觀觀完了──這個叫前面的十三定觀,大家有個概念:十三定觀裏面包括有依報觀和正報觀,依報觀觀環境,正報觀觀阿彌陀佛和菩薩。

 

散善三觀:九品往生

       這十三定觀觀完之後,釋迦牟尼佛接著講九品往生,叫「散善三觀」:十四觀、十五觀和十六觀。

 

       十四觀就是上品往生,十五觀是中品往生,十六觀是下品往生。所以,「十六觀經」,它是包括十三定觀和散善三觀。

 

       上品往生的人,就是前面講的修持三福業的「行福」。上品是發了菩提心的,讀誦大乘,解第一義諦,這是上品往生的人。這個叫上輩三人,是大乘善凡夫,行大乘行法的,修福業的。

 

       中品呢,中品上生和中品中生是修小乘戒法的。中品上生是持五戒、八戒、具足戒的,是一輩子持戒的;中品中生是「一日一夜持八關齋戒」,求生西方極樂世界,得到中品中生,臨終才遇到這個法門,快死了,受了一天的八關齋戒,就好像頻婆娑羅王,臨終之前請目犍連尊者來為他受戒一樣。

 

       中品下生就是三福裏邊的「世福」──世間的福業、世間的善法,這個人孝養父母、慈心不殺,他很孝順,但是,他沒有出離心,他只是心裏很柔和,知道做人應該孝順父母,他一輩子沒遇到佛法,就是自然地行孝,我們世間講的,「這個人比較善良」,他很孝順、很柔軟。到臨終的時候,遇到人家跟他講:「哎!阿彌陀佛四十八願救度眾生啊,往生極樂世界啊!」所以,在《觀經》裏邊也提到四十八願,就在中品下生。哎,他聽到此事,命終也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了。

 

       九品當中的前六品,就是修三福的,大家知道:上三品是「行福」,就是大乘的福業;中上品和中下品是小乘福業,是「戒福」,持戒的;中下品是世間福業,就是世間善法的,不求出離生死的。這些通通往生了,這些都是善人啊,通通往生的。

 

       那麼,下輩──第十六觀,是三種惡人:

 

       下品上生是一個什麼樣的惡人呢?是一個造作十惡重罪的,他除了不誹謗大乘經典,其他罪都造過了,無有慚愧,不敬說法,盜僧祇物(他去盜竊常住三寶物)──這麼一個沒有慚愧的惡人。他是臨終的時候(一輩子造作惡業,到臨死了),遇到一個緣份,人家說:「你念南無阿彌陀佛。」他念了一句,求生西方極樂世界,因為造作惡業,到臨死是要墮落的,他害怕了,恐懼了,因為地獄景象顯現了。善知識告訴他念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哎,這一句南無阿彌陀佛,消滅諸罪,當下阿彌陀佛來迎接,說:「善男子!」(這麼樣一個人,喊他「善男子」!)「以汝稱佛名故,諸罪消滅,我來迎汝。」

 

       哎呀,高興啊!各位,到你們臨終的時候,阿彌陀佛也來講,說:「善男子,以汝稱佛名故,順我本願,我來迎汝!」高興不高興?「善女人,因為稱我佛名故,諸罪消滅,我迎你回歸淨土。」那個時候我們就高興了。

 

       所以,這個十惡眾生當下稱名,當下阿彌陀佛顯在面前,稱讚他,引導他。他一念之頃,隨從佛後,往生極樂七寶池中。

 

       我們為他鼓掌!

 

       好,下品中生比他更差了,下品中生的人是受過佛戒的,結果他毀犯眾戒,破了戒了,到臨死的時候,依照他的惡業,「地獄眾火,一時俱現」,受戒破戒,這個惡業很大,比不受戒的罪過還大,有雙重之罪,有性罪、有犯戒之罪,所以,「地獄眾火,一時俱現」,經中講:地獄的火通通燒起來了,真的看到火宅了,燒起來了。怎麼辦?這個時候,遇到善知識,來跟他讚說阿彌陀佛十力威德,讚說阿彌陀佛光明神力,讚說阿彌陀佛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阿彌陀佛如何如何的慈悲,如何如何的救度,也就是讚歎這句名號,說:「這所有的功德都收攝在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名號當中,你只要稱念,你願意往生,當下就可以往生極樂世界!」他聽到之後,想念、還沒來得及念呢,只是聽到了,哎!當下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我們是不是也要為他感到慶幸?

 

       (大眾鼓掌。)

 

       我們不是為他感到慶幸啊,說實在的,我們是為自己鼓掌啊,對不對?這多大的好事啊!他往生了,比較起來,我也有份哪。所以,再鼓一次,響一點!

 

       好!這下面更精彩了,下品下生這個人,罪業更重(下品下生是影射前面的阿闍世和提婆達多),這個人造作五逆重罪,殺父殺母、殺阿羅漢、出佛身血……都造作完了。按照他的罪業,善導大師解釋,「驗其罪狀」,如果按照他自己本身因果報應來檢驗他的罪狀的話,必定墮落。經中講:「應墮地獄、受苦多劫、無有出期。」這麼一個惡人,比前面兩個更重。所以,臨死的時候當然是眾苦逼迫了。遇到善知識了(我們不要等到臨死遇到善知識,我們現在遇到這個教法,就已經遇到最好、最殊勝的法門了),人家跟他講,「善知識種種安慰,為說妙法,勸令念佛」,說:「某某人哪,你罪業極重啊,種種的苦惱啊,地獄的火都燒來了!但是,還有一尊大慈大悲的阿彌陀佛能救你,你不用害怕,你不用擔心,這尊佛不嫌棄你,你念佛就好!」但是這個人呢,「彼人苦逼」,此人被眾苦所逼迫,非常惶恐,「不遑念佛」,他被苦惱所逼迫,「念佛要怎麼集中精力啊、要怎麼清淨心啊,要不起妄想雜念啊……」他現在恐怖異常,經中說他心中沒法念佛了。善知識一看,「哦,他可能誤解了,以為念佛要怎樣的凝定心志,要如何的集中精力」,善知識馬上就改口跟他講,說:「汝若不能念彼佛者,」(《觀經》裏面講的念佛有兩種:一個就是觀想念佛,一個就是稱名念佛)他說:「汝若不能念彼佛者」,思想憶念、心中憶念,善導大師解釋這裏的「念」,是心中憶念佛名。

 

       心中憶念佛名跟口中稱念佛名,哪一個容易?

 

       (「心中憶念。」「口中稱念。」)

 

       你們想想看,不要亂講,想一想。心中憶念和口中稱念,哪一個容易?

 

       (「口中稱念。」)

 

       哎,這個心裏面念,不容易的。比如講,你跟你兒子鬧彆扭了,或者跟你老公鬧到心裏難過了,你這個時候念佛,自然會開口念的,「阿彌陀佛、阿彌陀佛……」;讓你把嘴巴閉上,心裏面念,你念不出來。坐那裏念,憋得慌、堵得慌,因為心裏面很亂。但是,口念就很容易,「阿彌陀佛、阿彌陀佛……」一句接著一句,對不對?心念,最起碼你要有某種程度的安靜,雖然未必說達到怎樣的清淨,你最起碼心裏能夠比較閑,沒有事。要在那很苦惱、很逼迫、眾惱攻心的時候,要心裏面念,不容易啊!

 

       這個人,他現在是四大分離、眾苦逼迫,心裏邊怎麼能夠憶念佛名呢?所以,善知識就跟他講:「汝若不能念彼佛者,應稱無量壽佛。」「你用嘴巴喊就可以!」嘴巴張口念出佛號來,沒有清淨心沒關係;心中說沒有什麼觀想、亂糟糟,沒關係!這尊佛的功德善力不可思議,你張口念出來,就可以得救!

 

       假如我們現在就是那個要死的人,眼看要墮落地獄,這麼一聽啊,哇!歡喜了,他的心一下子至誠懇切地歸投過來,所以,經中就用這樣的經文來描述說:

如是至心,

 

       聽到這裏,他的心當下安穩了,「哎呀,這樣就可以往生!」所以,他的真心發起來了,「如是至心」。

令聲不絕,

 

       一聲接一聲,因為火就燒在旁邊哪,馬上就墮落下去了,善知識說:「你稱南無阿彌陀佛。」他就念「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如果來不及念六個字,就念四個字也行:「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再快一點,「佛、佛、佛、佛、佛、佛……」也行!因為急了,來不及了。

 

       所以,念佛啊,六字、四字、三字、兩字、一字都可以:「南無阿彌陀佛」六個字、「阿彌陀佛」四個字、「阿彌陀」三個字、「彌陀」兩個字、「佛」一個字。你真的願意投靠這尊佛,都可以。

 

       不過,經中善知識告訴他,是稱念「南無阿彌陀佛」。「如是至心,令聲不絕」,念念相續,「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具足十念,

 

       這裏講「十念」,

稱南無阿彌陀佛。
於念念之中,
除滅八十億劫生死重罪。

 

       每一念、每一聲,生死罪消除,八十億劫生死罪消除掉了。

 

       還沒有死的時候就念佛了,現在臨命終的時候,就看見一大朵金蓮花:

見金蓮花,
猶如日輪。

 

       像一個大太陽一樣,光明燦爛地來到他的面前,來迎接他。

 

       當下他一念之頃,隨著這朵金蓮花往生到西方極樂世界七寶池中。

 

       精彩不精彩?

 

       這個人可以講是墮落地獄的,他「啪」就要墮落下去的時候,念了十句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結果阿彌陀佛的寶蓮花「唰」飄過來了,一下子把他接住了,飄飄蕩蕩,往生西方──就這麼回事:正當墮落地獄的時候,半中間腰念了一句南無阿彌陀佛,被阿彌陀佛的寶蓮花當下就接住了,運到西方極樂世界。

 

       我們都是這樣的罪業凡夫,我們每天也都往下掉,我們每天造的罪業比我們每天修的福報多啊,我們每天都在欠債,所以,我們越老、年紀越大,就感到越苦,背也駝了,為什麼?業障多,壓得我們腰彎掉了,一直把我們壓下去。所以,我們的人生,每天都在往下墮落。在這墮落的人生當中,我們稱念南無阿彌陀佛,當下,阿彌陀佛的寶蓮花就來到我們腳下面,把我們托住,讓我們往生到西方極樂世界。

 

咐囑阿難:持無量壽佛名

       這部《觀經》講到這個地方,大體的內容就講完了,十六觀講完了,所以,結尾是結在最下等的五逆眾生十聲稱名得生極樂報土。

 

       阿難聽到這部《觀經》,就很高興、很喜悅,說:「世尊哪,這麼殊勝的教法,請問世尊,這部經叫什麼名字?」(現在的名字,是後來翻譯的人起的,名能詮義,表示它的義理。)「世尊,請問這部經叫什麼名字?此法之要,當云何受持?」「世尊,你講得太廣泛了,三福:大乘善、小乘善、世間善,又講十三定觀:真身觀、假觀……很多,它的要點在哪裡?我怎樣來修行、怎樣來領受?」

 

       世尊就跟他講:「這部經叫《觀極樂國土無量壽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又叫作《淨除業障生諸佛前》;至於說這部經的要點呢,阿難哪,你聽好」:

阿難,汝好持是語,
持是語者,
即是持無量壽佛名。

 

       這部經的要點,不是十三定觀,也不是三福,也不是大乘、小乘、十善,要點是「持無量壽佛名」。

 

       「這個就是這部經裏面的摩尼寶珠,交給你了,你要好好地受持,廣播大眾,傳給一切有緣的人。如果大眾能夠念佛,這個人是人中芬陀利華,是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的好朋友。」

 

歡喜信受

       這部經講完之後,韋提希夫人和五百侍女心生歡喜,世尊授記她們:通通必定住生西方極樂世界。當時因為韋提希夫人在宮中嘛,雖然沒有外人,有五百侍女,那麼,世尊就授記說:「你們都可以住生極樂世界,可以得到現前諸佛三昧。」

 

       這場法會是在王宮裏的密會,在王宮裏講的,外人不知道。講完之後,世尊和目犍連尊者、阿難尊者足步虛空──回去的時候,就不像來的時候了,來的時候,釋迦牟尼佛是從耆闍崛山上隱沒、從王宮裏出來;回去了,他滿足了──這個都是有道理的,為什麼這樣來呢?就是說世尊講這部《觀經》的時候很隱蔽,道理不容易明白,講完之後,世尊的本懷暢開了,就不隱藏了,從空中浩浩蕩蕩帶著兩個侍者回到靈鷲山。

 

       到了靈鷲山之後,阿難再一次把這部《觀經》給在場的大眾──三萬二千菩薩,還有一千二百五十大比丘、大阿羅漢,給他們再講一遍。

 

       所以,這部《觀經》講了兩遍,叫「兩會」──王宮會和耆闍會。王宮裏面開了一次法會,世尊親自講的;耆闍崛山講了一次,是阿難轉述。

 

       這就是一部《觀經》的大概。

 

       好,合掌。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好,謝謝大家。

分享到
中華淨土宗協會
淨土宗文教基金會

11059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50巷22弄41號
電話:02-2758-0689
傳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