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談開示

  1. 淨土宗如理論答七要事
  2. 弘願寺「護法聯誼會」開示(一)
  3. 弘願寺「護法聯誼會」開示(二)
  4. 弘願寺「護法聯誼會」皈依開示
  5. 於「弘願寺」為僧眾開示
  6. 於「淨土宗中山念佛會」開示
  7. 於「淨土宗中山念佛會」答蓮友問
  8. 湖北仙桃彌陀寺念佛法會開示(一)
  9. 湖北仙桃彌陀寺念佛法會開示(二)
  10. 湖北仙桃彌陀寺念佛法會開示(三)
  11. 「淨土宗如理論答七要事」概述
  12. 淨土宗行人的時代感與使命感
  13. 《佛說阿彌陀經》淺釋(上篇)
  14. 《佛說阿彌陀經》淺釋(中篇)
  15. 《佛說阿彌陀經》淺釋(下篇)
  16. 答網上蓮友問(三)
  17. 人生之目的
  18. 淨土宗宗旨(一)
  19. 淨土宗宗旨(二)
  20. 淨土宗特色
  21.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一)
  22.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二)
  23.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三)
  24.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四)
  25. 南寧問答
  26. 流通法寶即是做彌陀的手足
  27. 如何讓法義入心──多聞熏習
  28. 書讀百遍 熏法入心
  29. 為「福聖寺」常住僧眾開示
  30. 於「弘願寺」為蓮友開示
  31. 彌陀之家 愛心為本
  32. 宗風學習(一)
  33. 宗風學習(二)
  34. 宗風學習(三)
  35. 下品下生之安心
  36. 關於道場的軟硬體建設
  37. 不問罪福 稱名必生
  38. 做事與念佛
  39. 三好念佛人
  40. 念佛與做人
  41. 惜福與環保
  42. 好好照顧自己
  43. 學僧工作 愛心為本
  44. 純粹的淨土宗(一)
  45. 純粹的淨土宗(二)
  46. 純粹的淨土宗(三)
  47. 《觀經》教眼
  48. 淨土思想的善導者
  49. 淨土法義的修學次第與弘法原則
  50. 認識「觀世音菩薩」
  51. 如何面對法義之爭
  52. 出家「三隨」「三不」
  53. 學法「十二防」
  54.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
  55. 愛的建設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

  1.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一)
  2.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二)
  3.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三)
  4.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四)
  5.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五)
  6.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六)
  7.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七)
  8.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八)
  9.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九)
  10.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十)
  11.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十一)
  12.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十二)

《淨土宗概論講記》

  1. 《淨土宗概論講記》(一)
  2.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
  3.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
  4. 《淨土宗概論講記》(四)
  5. 《淨土宗概論講記》(五)
  6. 《淨土宗概論講記》(六)
  7. 《淨土宗概論講記》( 七)
  8. 《淨土宗概論講記》( 八)
  9. 《淨土宗概論講記》(九)
  10.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
  11.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一)
  12.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二)
  13.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三)
  14.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四)
  15.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五)
  16.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六)
  17.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七)
  18.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八)
  19.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九)
  20.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
  21.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一)
  22.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二)
  23.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三)
  24.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四)
  25.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五)
  26.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六)
  27.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七)
  28.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八)
  29.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九)
  30.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
  31.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一)
  32.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二)
  33.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三)
  34.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四)
  35.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五)
  36.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六)
  37.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七)
  38.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八)

《善導大師的淨土思想》

  1. 第1課:印光大師讚善導和尚(一)
  2. 第2課:印光大師讚善導和尚(二)
  3. 第3課:善導大師思想概述
  4. 第4課: 難行與易行 ──龍樹菩薩判「難易二道」而捨難行取易行(一)
  5. 第5課:難行與易行 ──龍樹菩薩判「難易二道」而捨難行取易行(二)
  6. 第6課:自力與他力 ──曇鸞大師釋「自他二力」而貶自力乘佛力(一)
  7. 第7課:自力與他力 ──曇鸞大師釋「自他二力」而貶自力乘佛力(二)
  8. 第8課:自力與他力 ──曇鸞大師釋「自他二力」而貶自力乘佛力(三)
  9. 第9課:自力與他力 ──曇鸞大師釋「自他二力」而貶自力乘佛力(四)
  10. 第10課:信機與信法 ──善導大師釋「機法深信」而棄自身歸彌陀
  11. 第11課:聖道與淨土 ──道綽大師判「聖淨二門」而捨聖道歸淨土(一)
  12. 第12課:聖道與淨土 ──道綽大師判「聖淨二門」而捨聖道歸淨土(二)
  13. 第13課:聖道與淨土 ──道綽大師判「聖淨二門」而捨聖道歸淨土(三)
  14. 第14課:要門與弘願 ──善導大師判「要弘二門」而引要門入弘願(一)
  15. 第15課:要門與弘願 ──善導大師判「要弘二門」而引要門入弘願(二)
  16. 第16課:要門與弘願 ──善導大師判「要弘二門」而引要門入弘願(三)
  17. 第17課:正行與雜行 ──善導大師判「正雜二行」勸捨雜行歸正行(一)
  18. 第18課:正行與雜行 ──善導大師判「正雜二行」勸捨雜行歸正行(二)
  19. 第19課:正行與雜行 ──善導大師判「正雜二行」勸捨雜行歸正行(三)
  20. 第20課:定業與助業 ──善導大師判「正助二業」明傍助業專正定
  21. 第21課:本願不虛,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本願四十八字釋」之文
  22. 第22課:名號本義,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六字釋」之文(一)
  23. 第23課:名號本義,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六字釋」之文(二)
  24. 第24課: 一、名號本義,稱名必生──善導大師「六字釋」之文(三) 二、諸佛作證,稱名必生──善導大師「諸佛舒舌」之文(一)
  25. 第25課:諸佛作證,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諸佛舒舌」之文(二)
  26. 第26課:不擇眾機,稱名必生 ──法照大師「瓦變成金」之偈
  27. 第27課:不問時節,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不問時節」之文
  28. 第28課:不問罪福,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不問罪福」之文(一)
  29. 第29課:不問罪福,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不問罪福」之文(二)
  30. 第30課:不慮妄念,稱名必生 ──源信大師「不染污泥」之文
  31. 第31課:不慮妄念,稱名必生 ──源信大師「不染污泥」之文(二)
  32. 第32課:不顧貪瞋,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二河白道」之喻(一)
  33. 第33課: 一、不顧貪瞋,稱名必生──善導大師「二河白道」之喻(二) 二、不論凡夫,只論彌陀──善導大師「凡夫入報」之文
  34. 第34課: 一、彌陀大悲,急救苦者──善導大師「溺水偏救」之文 二、彌陀光明,唯攝念佛──善導大師「唯攝念佛」之文(一)
  35. 第35課: 一、彌陀光明,唯攝念佛──善導大師「唯攝念佛」之文(二) 二、稱名一聲,頓超生死——《觀經》「稱名往生」之文 三、稱名一行,總超萬行──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一)
  36. 第36課:稱名一行,總超萬行 ──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二)
  37. 第37課:稱名一行,總超萬行 ──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三)
  38. 第38課:稱名一行,總超萬行 ──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四)
  39. 第39課:稱名一行,總超萬行 ──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五)
  40. 第40課: 一、善導大師淨土思想特色 二、三經要點(一)
  41. 第41課: 一、三經要點(二) 二、答疑(一)
  42. 第42課:釋去普通疑惑(二)
  43. 第43課:釋去普通疑惑(三)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

  1.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1~5)
  2.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6~10)
  3.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11~15)
  4.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16~20)
  5.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21~25)
  6.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26~30)
  7.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31~35)
  8.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36~40)
  9.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41~45)
  10.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46~小結)
  11.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1~5)
  12.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6~10)
  13.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11~15)
  14.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16~20)
  15.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21~總結)
  16.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三心料簡(一))
  17.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白道之事)
  18.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1~5)
  19.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6~10)
  20.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11~15)
  21.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16~20)
  22.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21~25)
  23.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從配流上洛之後開示之法語)
  24.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述《阿彌陀經》大意之法語)
  25.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隆寬之法語)
  26.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聖光之法語)
  27.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乘願之法語)
  28.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道遍之法語)
  29.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隨蓮之法語)
  30.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信寂之法語)
  31.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尼眾之法語)
  32.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無品之法語)
  33.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賴綱之法語)
  34.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忠綱之法語)
  35.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重衡之法語)
  36.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四郎之法語)
  37.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妓女之法語)
  38.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辨食魚之法語)
  39.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臨終時示門第之法語)

石家莊念佛開示

  1. 石家莊念佛開示(一)
  2. 石家莊念佛開示(二)
  3. 石家莊念佛開示(三)
  4. 石家莊念佛開示(四)

念佛往生開示

  1. 念佛往生開示(正文)
  2. 念佛往生(問答部分)
淨土宗
淨宗法師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淨宗法師 > 法談開示
top

法談開示

第9課:自力與他力 ──曇鸞大師釋「自他二力」而貶自力乘佛力(四)

        淨宗法師2006年9月24日講於長春「般若寺」

 

佛度惡道眾生(續)

        請合掌。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好,請放掌。

        剛才講的還沒講完。前面那個紮爾多,還有一個插曲,它後來又告訴法師:「法師啊,實在告訴你,我也到廟裏去啊,我當時做總督的時候也到廟裏去。」

        法師說:「你也到廟裏去,不錯啊,你也有善根啊。」

        「我到廟裏去捐錢。」

        講完這句話,它就把嘴巴湊到法師的耳邊:「我實話告訴你啊,我捐錢就是為了升官發財呀。」它捐錢就是為了升官發財。

        法師說:「你就是為了升官發財而捐的款,也沒白捐,還在佛門裏種了善根,還多少有些影響,所以現在投胎做蟒,還不至於墮落地獄。」

        我們再講這個「小觀音」,它來了之後,也是講了它一攤子事兒,這個「小觀音」,法師問它說:「你住在哪裡呢?」

        「我可憐,沒地方住,飄飄蕩蕩。」

        哦,原來也是個鬼。

        它說:「我原來住在小姑娘(裴娟)家裏,她立了個仙堂,前一段時間,她一把火給燒掉了,我就沒地方住了,到處飄,遊蕩,很苦惱。」

        這樣,法師就帶它念佛。好,念念念,也是合掌念佛,念了不大一會兒,同樣的,還是裴娟站起來說:「哎呀,又走了,又是一道光明。」就走掉了。

        走了一個,她就感覺輕鬆一陣兒,就很歡喜,臉上也紅。

        一個身心一個主宰,好多來,她當然感到很難過了,難怪她講她活得很苦,怎麼不苦呢?當然苦了!

        走了一個,底下又來了(所以講無窮無盡)。那天從早晨淨德法師到善導堂,八點來鐘,一直到中午將近十二點才回來,結果弄了一上午。這時候來了一個,「法師啊,你知道我是誰嗎?」

        它們都有一個共同特點,挺害羞的,還挺充大的,你得有些方法,不能揭它的短。

        法師說:「你是誰呀?」

        「我姓黃啊。」

        「哦,我知道你是誰了,知道了。」

        據說它們有很多稱呼,叫「黃仙兒」,這是尊稱,「黃大仙」呢,那就更尊稱了,或者叫「黃家」也行,普通稱呼,或者叫「黃姓眾生」,它也覺得可以接受,如果你直呼其名,你沒有真正慈悲憐憫它,它可能不高興,鬧你。「哎--,黃貔子」,什麼「黃鼠狼」啊,它不樂意聽,它要聽好的。蛇呢,叫「長仙兒」;狐狸呢,叫「狐仙兒」,「狐天美」,一看就是一個女狐狸仙兒,「狐天罡」,這就是個男仙兒;姓黃的也有「黃天罡」、「黃天霸」、「黃天猛」、「黃天龍」……,這些都是厲害的,名兒叫得大,本來就這個特點。

        「我姓黃」它自己不講,它講了一半,「我姓黃啊……」

        「知道。」

        「哎喲,它們都走了哈,我也看到了,我們也能念佛嗎?」這個來得比較主動,它還是挺有善根的。

        法師說:「你可以念佛!阿彌陀佛救度六道眾生,無一遺漏,誰都可以念。」

        「我們念佛也能到西方嗎?」

        「你們念佛也可以去。」

        「我還有懷疑。」

        「為什麼呢?」

        它說:「前面那個鬼是人投胎的,它前生是人;那個小觀音呢,它有修行,它們念佛能到極樂,還是可以,我是個畜生啊,披毛戴角多少輩子,我們念佛、佛也能要嗎?不嫌乎嗎?」

        在它們那邊,等級很森嚴,人投胎的就比它高貴些,你看那個小鬼,它是個孤魂野鬼,它不過是人投胎,就感到高一個檔次。

        法師說:「沒問題,任何眾生念佛,阿彌陀佛都慈悲接引。」

        「好!這樣好!我們也念佛。法師啊,你等一會兒。」這個黃姓眾生、黃仙兒啊,它也有點菩提心,它怎麼講?它說:「法師,稍等一會兒,等我回去,我還有不少兄弟哥們兒,我把它們都叫來,你給它們統一開示好不好?」

        「那好啊。」

        因為那個時候快到中午了,它說:「我快去快來。」講得還很懇切,然後它就走了。一走了,小姑娘就回過神兒來了。

        時間不長,就回來了。它怎麼走的、怎麼來的,我們也看不見,走的時候可能順牆根,「刺兒」就走了,來的時候或許帶了一隊人馬,「噠噠噠」,馬不停蹄,過來了,哎,到了!「法師,我們來了。」又緩過勁兒來了,上來了。叫了誰啊?「小狐啦、小黃啦、大蟒啦……」喊名兒喊得很親切,「小狐、小黃、大蟒」。時間快到中午了,淨德法師就沒有一個個地問它來了多少人、姓什麼、叫什麼,就想回來做飯了,就說:「好啊,那就跟你們講吧。」

        「法師,你能不能給我們受皈依?」

        哎?它還要皈依!

        「你怎麼知道要皈依啊?」

        「上一次那個小姑娘去皈依,我們沒去,我覺得我們都有神通了,皈依幹啥呀?皈依有什麼用啊?我們沒去。」

        「那你現在怎麼想皈依呢?」

        「現在想皈依。不皈依啊,說實在的,不皈依就像人在大街上走路身上沒有錢一樣。」

        你看,它講得好啊!大家聽沒聽懂?在大街上走路沒有錢,你看,你能自在嗎?你不感到低人一等嗎?感到就沒膽氣,對不對?人要靠錢壯膽嘛,上大街什麼都好,沒有錢,計程車也搭不了,買東西也不能買,就感覺到萎萎縮縮的。

        它說:「我沒有皈依,就像大街上走路身上沒帶錢,不行!我們要皈依。」

        我們是六道輪迴的一個旅客,我們是六道輪迴的一個旅遊者,我們在漫漫六道路上,我們沒有功德法財,我們窮困潦倒。你看,這個黃仙兒(我們現在很尊重它),它都懂這個道理,它說:「不皈依就好像一個人身上沒有錢。」皈了依,身上就有了錢。皈依了三寶,我們就有了功德法財;沒有皈依三寶,你在六道輪迴裏邊叫做貧窮者。所以,它這句話我聽到以後,覺得它很善於講法,講得好!

        淨德法師說:「你們跟我一道念佛,念佛就皈依了。」一個,時間也晚了,再一個,也不能給它講那麼多程式化的東西。

        「念佛就皈依了啊?好啊!」

        「念佛呢,阿彌陀佛就來接引,你順著阿彌陀佛的誓願,就到極樂世界。」

        「比我在這裏,那強多了!」它們這些都在山上住,很苦惱的,它們很瞭解自己的生活狀況。

        合掌念佛,大家一塊兒念。

        「你們通通念啊!不管來了多少兄弟,大家一道念!」

        那個時候,淨德法師只能看到這一個小姑娘在合掌,其實不是小姑娘在合掌,旁邊許多看不到,大家都在合掌,「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哎呀!這次走得特別殊勝。念一會兒,小姑娘又站起來,滿臉紅光,然後就朝著善導堂大門口的方向,自動地磕頭拜下去,拜下去起來,特別高興。然後醒過來,就說:「法師啊,這次走得特別多,走得特別殊勝,一條金光大道從大門進來,這個光特別亮麗,特別柔和,我整個人如果能融到光裏邊不出來就好了。」她也挺會講的,她說:「哎呀,我就想把自己化到光裏去,這個光照起來特別舒服!走了好多啊!」

        因為這些眾生走的時候,它們都非常歡喜,它們本來覺得自己沒有份兒的,包括那個紮爾多,這個黃家又把它喊來,「大蟒」就是指它。紮爾多也有比高低的心,說:「它們能走,我也能走,我善根也不賴!」它們到時候還有這個想法。

        這次走了很多。

 

阿彌陀佛應聲來現

        這個例子說明什麼呢?說明阿彌陀佛的救度不嫌棄任何一個眾生,非常容易、非常快捷。若論懂得教理,你說這些畜生道、餓鬼道的眾生,它們本身神智不是很清楚,有的時候清楚、有的時候不清楚。那麼,之所以要求生極樂,也不是對極樂世界有多麼深刻的瞭解,它是感覺到自己很苦惱。你指一個地方,說能去,它就願意去;它只要願意去、願意念佛──因為它的存在,是神識的存在,最起碼,來附體,這個是神識的過程,它是很容易看見佛光的。那麼,當下念佛,當下佛光來臨。

        在《觀經疏》裏邊,善導大師解釋阿彌陀佛說:下品上生念一聲佛,阿彌陀佛「應聲來現」,應了我們念佛的聲音,當下顯現在我們的面前。

        我們現在念佛也一樣,我們口口念佛,佛當下就顯現在這個地方。因為名號跟阿彌陀佛是一體的,所謂「名體一如」、「名體不二」。

        那我們人就不一樣了,你喊「某某人」,他還在外地,沒在旁邊。佛不一樣,你喊「阿彌陀佛」,就在這兒!在哪裡?在你舌頭上面,你喊「阿彌陀佛」,他就站你舌頭上跳舞,「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佛就在我們舌根、在我們舌頭上放光動地,就在我們心中,「眾生心想佛時,是心即是三十二相、八十種好,是心作佛,是心是佛」──是心念佛,是心是佛。所以,剎那不隔、當下就是。

        你看這個例子,很簡單。哎,合掌念佛,阿彌陀佛就現前接引。阿彌陀佛尚且能度廣大六道眾生,怎麼不能度我們皈依三寶、吃素念佛的眾生呢?所以,阿彌陀佛的威神功德力量不可思議,很方便、很善巧地度眾生。

 

仙堂的處理

        關於仙堂的處理,事後我又專門把裴娟請來,因為這個居士還是不錯的,她一個是人年輕,再一個,她還蠻理性思維,另外,她念佛還比較虔誠。我就問她有關仙堂的內部結構啊,它們幹嘛要立堂啊,它們是什麼樣的生存方式啊,它們是什麼樣的思維活動啊,我又多做了些瞭解。

        之所以這一堂仙能夠走得快,我想有幾方面原因(也不是任何一堂仙都這樣,有的是善根不成熟、調皮搗蛋的,你怎麼講它都不願意走),主要原因還是裴娟很懇切,裴娟就說,她很猛力決斷,她聽到念佛法門之後,就知道自己以前神哪、仙哪、鬼啊、佛啦,分不清,以為仙就是神,佛也是神,她皈依三寶、聽到念佛法門之後,又看到一些介紹善導大師念佛思想的書,她知道了:「我得學佛,我不能供它們了。」她心裏很明白。明白之後,她就打定主意不供。這個時候,她供的這堂仙就起了矛盾,就來擾亂她,想阻止她。為什麼呢?「你不供我了,斷了我的香火了,我的生存受到威脅了」,但是,裴娟很勇猛,她還是打定主意,「我現在已學佛了,我是三寶弟子,我無論如何不能供你們!」

        她當時起這個念頭是在廠裏上班,當下就感到難過,她就有數了,知道它們來干擾,她就跟它們講:「我現在在上班,你們不要來搗亂,有什麼事我們回去好好商量。」哎,這個心念一起,又平穩下來了。平穩下來回到宿舍,她就上了一炷香(因為她也供佛嘛),就許願說:「如果有什麼事,你們現在儘管講,有什麼要求儘管提,我就是不準備供這個仙堂。」上了一炷香之後,給佛頂禮。

        過了一段時間,平安無事,一點動靜都沒有,平靜如水,哎,感到挺好、挺輕鬆、沒反應。這樣,就把仙堂一把火給升了。

        升了之後還是有反應,這些眾生還是蠻麻煩處理的,後來多少有些鬧騰。裴娟主意打得很定,她媽媽也是供堂的,她媽媽講:「你呀,幹了壞事了,你應該把它再立起來。」

        「不行,我不能立它,我一定要專修念佛,我就到底了。」平時她也跟它們交流念佛的道理。所以,裴娟本身志願很勇猛,那麼,這些眾生就難於插針過來。

        到善導堂的前一天晚上,她上衛生間的時候,就起了個決斷的心(不是有段時間還在那裏交錯、它們擾亂嘛),她說:「我無論如何不能動搖,就完全仰靠阿彌陀佛!」這個心一旦發起,她就感到渾身輕鬆下來。她後來就跟我講:「佛力加持特別的靈,就看你的心堅定不堅定,一念堅定,馬上加持。所以,我第二天到了善導堂,這個也是佛菩薩的指引,肯定讓我來到這個地方。」

        那麼,遇到淨德法師跟她這麼一講,哎,她所有的問題解決了,身心輕鬆,非常愉快。這一堂仙,因為裴娟經常念佛,也經常跟它們講念佛的道理,所以它們多少是聽到的。

 

三寶很可貴

        我就問她說:「哎,你不教它們念佛嗎?」

        「我教過,」她說:「師父,你不知道,它們也是狗眼看人低,我講,它們不相信,師父你講,它們就相信。」

        「為什麼呢?」

        裴娟還挺會講,她說:「比如說街上有人吵嘴,一般人去拉架,你勸他,人家不聽的,你是一般人;公安局的人穿著制服去,一拉,哎,人家就相信,為什麼?他就代表國家的權力,他穿著制服,後面還有公安機關,還有國家,不得不服。出家人把衣服一穿,來講法,後面就有佛做靠山,你說它念佛能到西方,你開了口,等於佛開了口,它就能接受,等於佛就懷抱它了,所以,它能生信心。」

        所以,大家啊,三寶很可貴,你看看,這些六道眾生,你給它講許多,它也不一定相信;我們這裏的師父們能夠穿上出家的衣服宣揚佛法,人天致敬。所以,我們廣大蓮友,恭敬三寶,能廣種福田。那我們出家人呢,更有深重的責任。

        這麼一想,覺得三寶確實尊貴。

 

打定主意專修念佛

        如果大家有類似的情況,一個綱領性的要點,就是我們內心要打定主意。

        那麼,這一堂仙經過她的耳熏目染,比如說「出家人不打誑語」啦、「念佛」啦、「極樂」啦……它們都有熏習。

        自從裴娟打定主意要學淨土宗求生西方,它們這個仙堂產生了分裂(你看,挺有意思的)。

        我問她說:「它們這堂仙之間沒有矛盾嗎?」

        她說:「我不學佛之前,它們挺統一、挺團結,一學佛以後就分裂了。」

        「哎?」我說:「怎麼回事?」

        「不學佛時,它們都是利益勾結,大家都是一致的,大家一致佔有這個堂子,互相幫忙,你怎麼分工、它怎麼做事兒,互相打探消息,問什麼事兒、看什麼病,都有分工的,小的、大的,層次、等級森嚴,哪個受哪個管,大家合作。我一學佛之後就不一樣了,裏面分三派,有一派是願意跟我一道學佛、願意求生淨土,有一派不願意,『哎,這個不行,我們還要貪圖世間供養……』還有一派是明哲保身,『哎,這個也可也不可』,有三派,就開始分裂了。」

        主要是看當事人,你能打定主意,哎,這幫佔了上風。所以,這個是很有借鑒意義的。

 

佛中之王,光中極尊

        這個例子是說明佛度眾生很容易。阿彌陀佛很慈悲,具有廣大神力,《無量壽經》裏邊,十方諸佛都讚歎阿彌陀佛是「佛中之王,光中極尊」。本來佛佛平等,不分高下(這是站在法身佛這個立場上,本來就沒有高下);那麼,報身佛要度眾生,就有各自不同的誓願因緣,因地的誓願、修行不一樣,所以,攝化眾生的善巧方便各有不等。阿彌陀佛叫做「法界藏身」,無量光明、無量壽命,也可以稱為十方諸佛之本體,所以被十方諸佛所讚歎,成為「佛中之王,光中極尊」──諸佛裏邊的王,光明裏邊最尊貴的、最尊第一的。

        所以,釋迦牟尼佛在《無量壽經》裏說:

無量壽佛,威神光明,最尊第一,
諸佛光明,所不能及。

 

        光明代表什麼呢?光明代表這尊佛度眾生的力量,我們講光,光就是一種源、能量,光源,光是代表佛的智慧力、佛的善巧方便,佛的誓願、智慧。

        阿彌陀佛既然光明第一,就是說明他救度眾生的誓願力量、善巧智慧第一。如果這個「光中極尊,佛中之王」、「最尊第一」的佛尚且沒力量救度我們,那我們就徹底完了──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阿彌陀佛如果沒有力量,那我們就沒有希望了,連十方諸佛都讚歎阿彌陀佛。所以,善導大師就勸導我們說:應當深信──決定深信,彼阿彌陀佛四十八願攝受我等造罪凡夫;乘佛願力,「無疑無慮,乘彼願力,定得往生」。你不用懷疑,也不必顧慮,乘阿彌陀佛的願力一定往生。

        我們就是懷疑多、顧慮多,「這樣行不行,那樣行不行……」太多了!

 

怎樣乘佛願力?信願念佛!

        自身無力量,彌陀有力量,我們就乘托彌陀的力量。那麼,方法如果很難,我們還是望洋興嘆,「是啊,阿彌陀佛有偉大神力,我們怎麼靠上呢?如果說要很難很難才能靠得上,那還不是一場空嗎?」

        就比如說這裏是一片汪洋大海,有一條船很堅固,只要能上這條船,肯定可以過海。但是,有一個前提,這條船,船簷上升有幾十丈高,又沒有梯子給你,你怎麼也爬不上去,那還等於是無用啊!是不是這個道理?

        那麼,怎樣乘佛的願力?如果方法很複雜、很艱難,這個易行道還是成為難行道。

        有的人就講:「怎樣乘佛願力啊?如果你能像阿彌陀佛一樣發四十八願,你就跟佛的願心相應了,你就乘上佛的願力了。」

        各位,這樣容易嗎?容易不容易?

        (「不容易。」)

        四十八願不容易發啊!「超世本願」哪!十方諸佛都發不了,所謂「我建超世願,必至無上道」,「超世」,超越世間、出世間的誓願。如果要我們發四十八願才能乘上佛的願力──我們能發四十八願,也不要乘阿彌陀佛的願力了,我們自己就是法藏比丘了,對不對?我們自己就可以修了嘛。所以,這個可以講是鼓勵性質的,鼓勵我們發大心,這個不是我們能做得來的。

        還有人講:「怎樣跟佛相應、怎樣乘佛願力呢?念佛,念佛,念到一心不亂,哎!念到心清淨了,念到佛性開發了,開悟了,三昧了,這樣就乘上佛的願力了。」

        果然如此的話,也不容易,是不是?太難了。要達到這樣才能乘佛願力,這個是很困難的。

        以善導大師的解釋,我們乘佛願力的方法很簡單。大家有沒有長嘴巴?不用問嘛,我們有口、有心,有心、有口、能念佛,就能乘上佛的願力──就這麼簡單。佛要救我們,我們讓佛救,這個就是跟佛相應了。

        比如說一個媽媽,小孩子很小,他餓了,媽媽餵飯給他吃,他願意張口吃,他就跟媽媽相應了,對不對?媽媽願意為他餵飯,他願意吃飯,他的想法跟媽媽的想法就一致的,這樣他就能吃飽,不至於餓死。不是說「媽媽掙錢、做飯來餵我」,然後這個一歲兩歲的小孩,他也去掙錢、也來做飯,這樣跟媽媽相應,「媽媽發願掙錢做飯養活我,我也發個願去掙錢做飯養活自己,這樣才跟媽媽相應。」這就不相應了嘛!餵你飯,就吃飯,這是你的根機做得來的。

        阿彌陀佛把六字名號給我們,讓我們稱念,說:「這樣救度你!」我們就念佛,就跟阿彌陀佛的誓願相應。

        阿彌陀佛呼喚我們說:「十方的眾生,你要信順我!」

        「好!」信順阿彌陀佛不懷疑。

        「十方的眾生,你要願生我國!」

        「是!我願生極樂世界。」

        「十方的眾生,你要稱念我的名號!」

        「好!我念南無阿彌陀佛。」這個就好了,這就與佛的誓願──第十八願非常的吻合,一體相應。

        所以,善導大師所解釋的「乘佛願力」,就是「稱佛名號」。

        那麼,怎麼稱佛名號呢?我來引用幾段文,有些我們也學過的:

一心信樂,求願往生,
上盡一形,下收十念,

 

        這前面就講信願行:

        「一心信樂」:不懷疑。

        「求願往生」:願生淨土。

        「上盡一形,下收十念」:就是說我們現在開始念佛,一直到臨終不改變,專修念佛,這樣就得出結論:

乘佛願力,

 

        這樣就是乘佛願力。

乘佛願力,莫不皆往。

 

        所以,善導大師所解釋的乘佛願力的方法,就是信願行,就是願生淨土、稱佛名號,於我們的根機做得來的。

        底下又講:

但能上盡一形,下至十念,
以佛願力,莫不皆往,
故名易也。

 

        這是在《往生禮讚》裏,我們學過這段文,說怎麼樣乘上佛的願力?

        「但能」:你只要能夠這樣就可以了,不難。

        只要哪樣呢?

        「上盡一形,下收十念」:這樣就乘佛願力。

        能不能做到?

        (「能。」)

        這樣念佛,大家都能做到,對不對?

        就像剛才打的比喻一樣,這個地方是海中間的一個孤島,這個孤島馬上就要火山爆發了,四周茫茫的海水,沒辦法逃脫。這時候,有一個人很慈悲,「我駕船去救他們」。好,船開來了,但是,忘了帶梯子,沒配梯子,從大船到岸上,很高,上不去。那麼,這個船開來沒有效果,對不對?

        大海,就代表我們茫茫的罪業;孤島,就代表我們有限的身心生命;火山要爆發、孤島要沉沒,就代表我們無常的生命時刻會吞沒;大船,就代表阿彌陀佛來救度我們;讓我們能夠登船的方法,就是讓我們能夠很容易地契合阿彌陀佛本願的方法,如果這個方法很難,我們就不能解脫。不可能說:來了這麼一個大船,「哎呀,六字名號不可思議的神通、威德」,但是你就不容易契合──麻煩了!

        很簡單,很容易!這是坐船的比喻。

        再有一個比喻是坐直升飛機,這個比喻我覺得比較能說明問題。也是一個孤島,我們來救這個孤島上的人,駕著直升飛機過去了,結果到上空盤旋一番,忘了帶梯子──直升飛機上沒有備舷梯,這樣,底下的人怎麼上來?你來到上空,白來一趟,還要走,對不對?

        這個直升飛機既然來救人,它一定備有舷梯,從直升飛機上把舷梯垂掛下來。下面的人只要抓住舷梯,只要一上舷梯,哎,一收,一拽,上去了,就可以安全脫險,是不是這樣?

        這個代表什麼呢?直升飛機,就代表阿彌陀佛,講阿彌陀佛,代表很多,光明、威神、誓願、慈悲……一個整體,阿彌陀佛來救度我們;梯子,就代表阿彌陀佛所設定的救度眾生的方法,也就是第十八願念佛往生的這麼一個舷梯。這個梯子任何人都夠得著,我們就可以順著它往生極樂。

        所以,為什麼善導大師要提倡「一向專念」呢?因為如果我們要上這個飛機,只有這一個梯子可以爬,只有靠這個梯子才可以。你說:「我不用這個梯子,我家裏有個梯子,很好,很高!」你家的梯子再高、再好,你往哪裡爬呢?是不是?

        家裏的梯子代表什麼呢?代表我們自己的修行,「我能修行」,你往哪裡修、往哪裡靠呢?怎麼靠啊?

        「我迴向求生啊!」

        也不錯,好,就把家裏的梯子搬來,往直升飛機上靠。老兄,你何苦呢?如果直升飛機沒有配梯子,你把你家裏的梯子搬來靠上去,「我爬上去得救」;他配了原配的舷梯下來,你再搬一個梯子,多此一舉了。你應該直接就順著現成的梯子──名號,攀登上去。

        我所講這一切,都決定不是否定我們本身所應修持的善法,我是要從往生這個角度來說明,這些對於往生沒有其功。作為我們本身的修持,作為佛弟子應盡的本份,從這個角度,是要嚴格要求的。但如果我們作為雜行雜修迴向求生淨土,等於是把我們自己所做的一個竹梯也好、木梯也好,哪怕你是黃金做的梯子,你搬來靠上去,迴向發願,來仰靠他,那就要很堅固,不然的話,一有閃失,底下一動,就有失誤了。

        所以,阿彌陀佛救度我們,在四十八願當中是整體設計好了救度的方法,不僅建造好了美妙莊嚴的國土,也設計規劃好了接引我們往生淨土的道路和方法:就是第十八願──念佛往生之願。我們只要念佛,就是乘上彌陀願力;乘上彌陀願力,就能往生彌陀淨土。所以要念佛往生。

        善導大師還有一段文,這段文是解釋第十八願的願文的:

若我成佛,十方眾生,
願生我國,稱我名字,下至十聲,

 

        「如果我要成佛的話,十方所有一切眾生,願生我的淨土」(我們都聽得懂),「願生我國」。

        「稱我名字」:「你稱念我的名號。」

        怎麼稱念?

        「下至十聲」:當然,包括了「上盡一形」,省略了,後面又加了幾個字:

乘我願力,
若不生者,不取正覺。

 

        這一段是解釋第十八願願文的,跟阿彌陀佛的第十八願願文幾乎是一樣的,只是多了四個字,就是「乘我願力」,這個四個字放在「稱我名號,下至十聲」的後面,並不是多餘的。

        加入「乘我願力」四個字,是要說明:只要念佛,就是乘佛的願力。

        所以,彌陀化身善導大師所解釋的都很簡單、很容易、很明瞭、很懇切,不含糊,沒有講那麼複雜,「稱我名號,下至十聲,乘我願力,若不生者,不取正覺」,所以,我們念佛,很簡單、很容易。

 

真信切願

        印光大師也說:

淨土法門,但具真信切願,持佛名號,
即可仗佛慈力往生西方。

 

        你只要有信願,真信切願,「真的相信阿彌陀佛能救我」,這叫真信,「真的相信阿彌陀佛能救得了我」。不是說:「阿彌陀佛,你救得了我嗎?」這個就不叫真信了,就在懷疑了;切願,「我真的願意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不含糊。

        有的人平常講願往生講得比誰都響亮,很懇切。真的阿彌陀佛來接引他的時候,他說:「哎哎,等一等,我還有股票沒搞好,我再去弄一弄;我還有小孫子。」也有這樣的人。

        我遇到的一位蓮友,他就是阿彌陀佛兩次來接引,怎麼阿彌陀佛兩次來接引呢?你們要不要阿彌陀佛兩次來接引?要啊?一次就好啦!

        他姓劉,湖南臨澧人,他老伴兒也是念佛的。他們念佛、念佛、念佛……阿彌陀佛來了,他自己都看到了,他就告訴人家說:「阿彌陀佛已經到了,托著蓮台,我就是上不去!」

        大家就給他鼓勁兒說:「你要一心求願往生啊,你要放下!」

        大概助念了一兩個小時,他自己講:「阿彌陀佛又走了。」

        你看!結果,他妻子在那裏「哎呀哎呀,真是,你真不爭氣啊!阿彌陀佛來了,怎麼又走了?」

        後來他們就打電話問我。我說:「你問他,他一定心有掛礙。他如果心無掛礙,肯定已經跟阿彌陀佛走了。」

        好,他們就問他:「你有什麼掛礙呀?」

        他說:「我呀,就是我那個小孫子我捨不得。」

        你看看!這個就不是真信啊。他說:「我那個小孫子,我就捨不得。」

        佛沒有辜負我們哪!你念佛,臨終了,佛就來了,佛說:「我如約而至,結果你負約了,你不願意來了。」

        佛很慈悲。

        我想,他的心態有一種變化,他想:我是去呢?還是不去呢?他在猶豫之間,佛就端著蓮台等他。

        「哎呀,我還是捨不得!」

        他這樣心一退,佛一看,就隱身了,「哎,你不願意來,我暫時隱沒吧。」就回去了。

        這個時候,蓮友和他的妻子就跟他講:「老劉啊,這可是大事啊,要往生淨土啊!兒女、孫子有什麼放不下的?」然後,專門把他的兒媳婦叫來了,他兒媳婦跪在他面前跟他講:「爸爸,你就放心走吧,你孫子我們肯定能照顧好,你有什麼放不下心的?」兒子、媳婦挺孝順的,都跪在面前跟他講。

        「好!那我下定決心了。」這樣下定了決心,又來念,彌陀第二度來迎接,哎,這次順利往生了。

        所以,阿彌陀佛救度我們,那是不可形容的慈悲,「你想來,還在猶豫當中,我就提前來顯現,讓你看到;你在猶豫,我在等待;你真退心,我暫時退避;你再發心,我再來!」如果他這次又讓掉了,阿彌陀佛還會來第三次的。

        但是,我希望大家不要讓阿彌陀佛麻煩太多次,好像做遊戲一樣,「來了我不去,再來一遍吧」,那個不好。

        任何人,印光大師也講:要真信切願,真的願往生。切願往生的人哪會說佛都現前了、還有孫子放不下?那肯定願不切嘛!

        所以,平時要培養這個心態,不要到時候亂了手腳。

        人的心智各不一樣,也有的人,你看他平時嬉哩馬哈的,但是,這個人遇到大事不糊塗。平時你看他好像也不怎麼樣,但是,走的時候,他往往露出一招,你不可小覤,為什麼?他說:「哎!佛來了,放下,什麼爹啦、娘啦、兒啦、女啦、錢哪……什麼東西通通放下,馬上隨佛走。」這個人是有數的,心中有數,他早就準備好了。這個也不叫急中生智,他這是大事不糊塗,「我現在還沒有死嘛,你們講什麼,我就應酬你幾句,你叫我辦什麼事兒,只要我老腿能跑得動,我也給你跑一跑,活在世間就這麼回事啦!辦一辦,但是,現在阿彌陀佛來了,對不起,拜拜了,我到淨土成佛了!」這個是有智慧的。

        大家不要平時口號喊得高,到時候出岔子,不好。

        所以,我們上次也講過,我們老法師總結的兩句話,放在書的扉頁上,就成為我們這個法門的一個標誌和宗旨:

念佛即是乘佛願,
乘佛願者得往生。

 

全靠佛力還是半靠佛力?

        往生淨土靠佛力,我想沒有哪個不讚成這一點,大家都知道往生西方肯定靠佛力,如果不靠佛力,我們去不了──是全靠佛力呢?還是半靠、半不靠(或者說半靠佛力、半靠自力)呢?這個就說法不同了。

        應該說,站在不同的角度和立場,都有各種說法存在的理由。比如有的人就說了:「你靠佛力,你還要靠你念佛嘛!如果不念佛,你肯定不能往生。」對不對?

        如果說「念佛是自力、往生靠佛力」,說「我一方面靠佛、一方面靠我自己念佛,自力加佛力,二者往生」,答案正確。

        答案正確。不過呢,善導大師一般不這麼講,這樣講怕人家誤解,還會在眾生這邊有纏繞和執著,他所講的,說:

        念佛、往生都是靠佛力。

        「都是靠佛力」,他的含義是:念佛本身就是在靠佛力。

        我們念佛,念念之間,每一句、每一句都靠阿彌陀佛的力量。所以,我們一開始就講過了:所謂力量,是相對我們的目標而言,我們自己如果能夠達到我們心中的願望和目標,靠自己能達到,就是有力量;如果靠自己達不到,就是沒有力量。我們感覺到自己沒有力量,所以才靠阿彌陀佛;靠阿彌陀佛的方法,就是念這句名號。

        這種解釋跟前面那個解釋不矛盾,只是更加從佛願攝受的立場來說明。所以,善導大師就說:

一切善惡凡夫得生者,
莫不皆乘阿彌陀佛大願業力為增上緣。

 

        「一切善惡凡夫」:不管是善凡夫,還是惡凡夫,不是一半,是「一切」,你看,沒有一個遺漏。然後說:

        「莫不皆乘」:沒有一個、不是、完全,「皆」就是完全、全部,沒有一個不是完全靠著阿彌陀佛的願力。惡凡夫往生全靠佛力,善凡夫往生也是全靠佛力,所以叫「一切善惡凡夫」。

        或者有人講了:「善凡夫往生,一半靠佛力、一半靠他自己的修行力。」

        善導大師也不這樣解釋,說:一切善凡夫往生,也莫不皆乘佛力。

 

通身放下,徹底靠倒

        印光大師也勸我們說:

通身放下,
徹底靠倒。

 

        這才是一個念佛的平穩的心態。不要自己一邊念佛一邊起疑惑心,半靠半不靠。

        我們也講過了,比如說坐火車,路長,要坐臥鋪,在臥鋪上睡覺的時候,你們是不是通身放下?要通身放下吧。通身放下,就是說:「我整個的身體完全靠上去。」坐板凳也一樣,我就端端正正地,身體的重量完全坐下去,這叫「通身放下,徹底靠倒」。

        放下,聖道法門也講放下,淨土法門也講放下。但是,聖道法門的放下很難,淨土法門的放下很容易。就像我們挑著個擔子,「放下放下」,你沒地方放怎麼放下啊?要有地方給你放。聖道法門自我修行的話,你一定要有智慧,如果沒有智慧的熏習,不容易放下,特別是在家居士,比如兒孫,兒子是自己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有很多居士就向我們師父抱怨:「師父啊,我也想放下,你叫我怎麼放得下?」他說:「我放不下。」

        這個要設身處地地想一想,確實,人的習性嘛,他如果不結婚、不生子──當然,我們作為出家人,我們很瀟灑,「你放下!」

        他說:「師父啊,你要成了我,你也放不下;我要成了你,我也放得下。」

        他已經成了這個樣子了,因為他沒有智慧,他過去業力牽引到現在,兒子又愚癡、又下崗,還沒有飯吃,做老娘的怎麼不揪心呢?結果生了個孫子,小孫子生下來弱智,「哎呀,我這個做奶奶的,怎麼不心疼呢?」

        所以,在家呀,確實障礙很多。各位在家菩薩,你們辛苦了!我真的知道大家辛苦了。我有時候聽你們念經,念什麼經呢?不是聽大家念《阿彌陀經》,而是聽大家念「人生苦難經」,「家家有本難念的經」。聽得越多啊,我越想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所以,感覺到這個衣服(僧服)穿得不容易。你們家裏如果有兒子正在讀大學,長得年輕漂亮,請他將來出家,跟我一樣穿這個衣服好不好?你不要讓他將來像你一樣,又是搞得到時候放不下,受這個苦,這樣是對他不負責任哪!要勸他念佛、勸他吃素、勸他出家弘揚佛法,你才是好母親。

        放下,以我們淨土門來講,「我知道我是一個罪惡的凡夫,我把所有這一切放不下的,全部拜託給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完全放在這句名號上面,完全賭誓、押寶、抵靠在阿彌陀佛身上。

        放下,往哪裡放?阿彌陀佛給你一個平臺,你才有地方放。

        如果以聖道門的修行來講,除非你開了悟,你有般若智慧,「哎,我都放得下,什麼事情來,平淡無事。」像廣欽老和尚所說:「無來無去沒有事。」本來就不生不滅,本來世間沒有一法可得;沒有一法可得,哪有什麼兒?哪有什麼女?哪有什麼放不下的?無一法可得嘛。如果達到這個功夫,你就真正放下了。不然的話,內心總要起波瀾。

        那我們淨土門,知道我們是陋劣的根機,沒辦法達到那樣的程度,現在就把它完全投靠在這句名號上面。而這句名號本身就是我們自身所具有的性德的、本地佛性的完全顯露,不過是阿彌陀佛成佛之後代替我們成佛,代替我們修行,要承擔我們的罪業,所以,《無量壽經》的經文說:

為諸群生,
荷負重擔。

 

        阿彌陀佛說:「我來為你挑擔子,你有罪業,你有放不下的事,我來給你挑!」

        我們要捨得讓阿彌陀佛挑啊!

        所以,我們就一心念南無阿彌陀佛:兒子考大學考得上、考不上,「南無阿彌陀佛」;我的工作是好、是壞,「南無阿彌陀佛」;我將來是漲工資、跌工資,「南無阿彌陀佛」;我丈夫在外面忠心、不忠心,「南無阿彌陀佛」……你全靠南無阿彌陀佛,決定什麼事情都慢慢向好處回轉,你不要一邊放一邊想:「我自己再想想辦法……」你沒有辦法想!你有辦法想就不要靠佛了。

 

佛力不可思議

        曇鸞大師在《往生論註》裏說明阿彌陀佛的大誓願力,舉了三個例子。在《往生論註》的下卷快要結束的時候,他舉了阿彌陀佛三條願,得出一個結論,說:

凡是生彼淨土,
及彼菩薩人天所起諸行,
皆緣阿彌陀如來本願力故。

 

        說得很徹底、很懇切,只要是往生極樂世界的(這是就往生來講),還有包括已經往生極樂世界的、在極樂世界做菩薩、做人天的,他們所起「一切諸行」,供養諸佛、聽聞佛法、神通無礙、廣度眾生……這所有的一切,都是緣自於阿彌陀如來本願力,都是佛的力量。

        他舉了三個例子,第一個,舉第十八願,第十八願叫「念佛往生願」,以這一願來證明,只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說:

緣佛願力故,
十念便得往生。

 

        因為阿彌陀佛願力不虛假,所以,十念念佛、一念念佛、念念念佛,個個往生──往生靠佛力。

        再舉第二個例子,第十一願:「凡是往生我極樂國土的人,不住定聚、必至滅度者,我不取正覺。」這個叫「必至滅度願」。這個「必至滅度」是什麼意思呢?就是必然達到大涅槃成佛的意思。「滅度」,證悟不生不滅的法性,「必至滅度」就是必定成佛。以這條願來證明:往生極樂世界的人,成佛不是靠自己。到那裏成佛,還是靠阿彌陀佛的第十一願去成佛。

        然後又舉第二十二願,第二十二願叫做「還向迴向願」,就是從極樂世界回頭過來,到娑婆世界度眾生,「修短自在」,就是「超越常倫諸地之行,現前修習普賢之德」,從極樂世界回來度眾生,廣行菩薩道,行普賢行,也是靠阿彌陀佛第二十二願的力量。

        所以,就有古德講:往生極樂世界是來回票、雙搭車。你去往生,靠佛力;你到淨土成佛,靠佛力;你從佛的淨土示現回來以菩薩身份度眾生,還是靠阿彌陀佛的力量。所以,阿彌陀佛是全承包、總承包、來回票,全部都有了,都在這句名號之內。

        所以,印光大師就講了:

一句南無阿彌陀佛,
只要念得熟,
成佛尚有餘。

 

        這句話講得好啊,我們最多就是成佛了,印光大師說:這句佛號你念得熟,成佛還有得多!多在哪裡呢?「不僅保我一個人成佛,還能度很多人成佛」。當然,這個也在成佛功德範圍之內,大師是來讚歎這句名號功德不可思議。就是說:我往生淨土,在這句名號之內;到淨土成佛,仍然是這句名號功德的兌現;回頭度眾生,仍然是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六字名號功德的展現。

        所以,佛力不可思議。

        好,大家請合掌。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好,謝謝大家。

分享到
中華淨土宗協會
淨土宗文教基金會

11059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50巷22弄41號
電話:02-2758-0689
傳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

追蹤淨土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