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談開示

  1. 淨土宗如理論答七要事
  2. 弘願寺「護法聯誼會」開示(一)
  3. 弘願寺「護法聯誼會」開示(二)
  4. 弘願寺「護法聯誼會」皈依開示
  5. 於「弘願寺」為僧眾開示
  6. 於「淨土宗中山念佛會」開示
  7. 於「淨土宗中山念佛會」答蓮友問
  8. 湖北仙桃彌陀寺念佛法會開示(一)
  9. 湖北仙桃彌陀寺念佛法會開示(二)
  10. 湖北仙桃彌陀寺念佛法會開示(三)
  11. 「淨土宗如理論答七要事」概述
  12. 淨土宗行人的時代感與使命感
  13. 《佛說阿彌陀經》淺釋(上篇)
  14. 《佛說阿彌陀經》淺釋(中篇)
  15. 《佛說阿彌陀經》淺釋(下篇)
  16. 答網上蓮友問(三)
  17. 人生之目的
  18. 淨土宗宗旨(一)
  19. 淨土宗宗旨(二)
  20. 淨土宗特色
  21.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一)
  22.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二)
  23.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三)
  24.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四)
  25. 南寧問答
  26. 流通法寶即是做彌陀的手足
  27. 如何讓法義入心──多聞熏習
  28. 書讀百遍 熏法入心
  29. 為「福聖寺」常住僧眾開示
  30. 於「弘願寺」為蓮友開示
  31. 彌陀之家 愛心為本
  32. 宗風學習(一)
  33. 宗風學習(二)
  34. 宗風學習(三)
  35. 下品下生之安心
  36. 關於道場的軟硬體建設
  37. 不問罪福 稱名必生
  38. 做事與念佛
  39. 三好念佛人
  40. 念佛與做人
  41. 惜福與環保
  42. 好好照顧自己
  43. 學僧工作 愛心為本
  44. 純粹的淨土宗(一)
  45. 純粹的淨土宗(二)
  46. 純粹的淨土宗(三)
  47. 《觀經》教眼
  48. 淨土思想的善導者
  49. 淨土法義的修學次第與弘法原則
  50. 認識「觀世音菩薩」
  51. 如何面對法義之爭
  52. 出家「三隨」「三不」
  53. 學法「十二防」
  54.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
  55. 愛的建設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

  1.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一)
  2.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二)
  3.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三)
  4.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四)
  5.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五)
  6.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六)
  7.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七)
  8.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八)
  9.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九)
  10.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十)
  11.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十一)
  12.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十二)

《淨土宗概論講記》

  1. 《淨土宗概論講記》(一)
  2.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
  3.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
  4. 《淨土宗概論講記》(四)
  5. 《淨土宗概論講記》(五)
  6. 《淨土宗概論講記》(六)
  7. 《淨土宗概論講記》( 七)
  8. 《淨土宗概論講記》( 八)
  9. 《淨土宗概論講記》(九)
  10.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
  11.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一)
  12.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二)
  13.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三)
  14.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四)
  15.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五)
  16.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六)
  17.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七)
  18.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八)
  19.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九)
  20.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
  21.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一)
  22.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二)
  23.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三)
  24.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四)
  25.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五)
  26.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六)
  27.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七)
  28.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八)
  29.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九)
  30.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
  31.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一)
  32.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二)
  33.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三)
  34.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四)
  35.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五)
  36.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六)
  37.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七)
  38.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八)

《善導大師的淨土思想》

  1. 第1課:印光大師讚善導和尚(一)
  2. 第2課:印光大師讚善導和尚(二)
  3. 第3課:善導大師思想概述
  4. 第4課: 難行與易行 ──龍樹菩薩判「難易二道」而捨難行取易行(一)
  5. 第5課:難行與易行 ──龍樹菩薩判「難易二道」而捨難行取易行(二)
  6. 第6課:自力與他力 ──曇鸞大師釋「自他二力」而貶自力乘佛力(一)
  7. 第7課:自力與他力 ──曇鸞大師釋「自他二力」而貶自力乘佛力(二)
  8. 第8課:自力與他力 ──曇鸞大師釋「自他二力」而貶自力乘佛力(三)
  9. 第9課:自力與他力 ──曇鸞大師釋「自他二力」而貶自力乘佛力(四)
  10. 第10課:信機與信法 ──善導大師釋「機法深信」而棄自身歸彌陀
  11. 第11課:聖道與淨土 ──道綽大師判「聖淨二門」而捨聖道歸淨土(一)
  12. 第12課:聖道與淨土 ──道綽大師判「聖淨二門」而捨聖道歸淨土(二)
  13. 第13課:聖道與淨土 ──道綽大師判「聖淨二門」而捨聖道歸淨土(三)
  14. 第14課:要門與弘願 ──善導大師判「要弘二門」而引要門入弘願(一)
  15. 第15課:要門與弘願 ──善導大師判「要弘二門」而引要門入弘願(二)
  16. 第16課:要門與弘願 ──善導大師判「要弘二門」而引要門入弘願(三)
  17. 第17課:正行與雜行 ──善導大師判「正雜二行」勸捨雜行歸正行(一)
  18. 第18課:正行與雜行 ──善導大師判「正雜二行」勸捨雜行歸正行(二)
  19. 第19課:正行與雜行 ──善導大師判「正雜二行」勸捨雜行歸正行(三)
  20. 第20課:定業與助業 ──善導大師判「正助二業」明傍助業專正定
  21. 第21課:本願不虛,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本願四十八字釋」之文
  22. 第22課:名號本義,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六字釋」之文(一)
  23. 第23課:名號本義,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六字釋」之文(二)
  24. 第24課: 一、名號本義,稱名必生──善導大師「六字釋」之文(三) 二、諸佛作證,稱名必生──善導大師「諸佛舒舌」之文(一)
  25. 第25課:諸佛作證,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諸佛舒舌」之文(二)
  26. 第26課:不擇眾機,稱名必生 ──法照大師「瓦變成金」之偈
  27. 第27課:不問時節,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不問時節」之文
  28. 第28課:不問罪福,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不問罪福」之文(一)
  29. 第29課:不問罪福,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不問罪福」之文(二)
  30. 第30課:不慮妄念,稱名必生 ──源信大師「不染污泥」之文
  31. 第31課:不慮妄念,稱名必生 ──源信大師「不染污泥」之文(二)
  32. 第32課:不顧貪瞋,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二河白道」之喻(一)
  33. 第33課: 一、不顧貪瞋,稱名必生──善導大師「二河白道」之喻(二) 二、不論凡夫,只論彌陀──善導大師「凡夫入報」之文
  34. 第34課: 一、彌陀大悲,急救苦者──善導大師「溺水偏救」之文 二、彌陀光明,唯攝念佛──善導大師「唯攝念佛」之文(一)
  35. 第35課: 一、彌陀光明,唯攝念佛──善導大師「唯攝念佛」之文(二) 二、稱名一聲,頓超生死——《觀經》「稱名往生」之文 三、稱名一行,總超萬行──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一)
  36. 第36課:稱名一行,總超萬行 ──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二)
  37. 第37課:稱名一行,總超萬行 ──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三)
  38. 第38課:稱名一行,總超萬行 ──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四)
  39. 第39課:稱名一行,總超萬行 ──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五)
  40. 第40課: 一、善導大師淨土思想特色 二、三經要點(一)
  41. 第41課: 一、三經要點(二) 二、答疑(一)
  42. 第42課:釋去普通疑惑(二)
  43. 第43課:釋去普通疑惑(三)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

  1.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1~5)
  2.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6~10)
  3.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11~15)
  4.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16~20)
  5.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21~25)
  6.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26~30)
  7.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31~35)
  8.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36~40)
  9.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41~45)
  10.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46~小結)
  11.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1~5)
  12.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6~10)
  13.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11~15)
  14.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16~20)
  15.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21~總結)
  16.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三心料簡(一))
  17.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白道之事)
  18.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1~5)
  19.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6~10)
  20.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11~15)
  21.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16~20)
  22.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21~25)
  23.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從配流上洛之後開示之法語)
  24.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述《阿彌陀經》大意之法語)
  25.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隆寬之法語)
  26.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聖光之法語)
  27.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乘願之法語)
  28.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道遍之法語)
  29.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隨蓮之法語)
  30.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信寂之法語)
  31.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尼眾之法語)
  32.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無品之法語)
  33.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賴綱之法語)
  34.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忠綱之法語)
  35.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重衡之法語)
  36.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四郎之法語)
  37.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妓女之法語)
  38.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辨食魚之法語)
  39.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臨終時示門第之法語)

石家莊念佛開示

  1. 石家莊念佛開示(一)
  2. 石家莊念佛開示(二)
  3. 石家莊念佛開示(三)
  4. 石家莊念佛開示(四)

念佛往生開示

  1. 念佛往生開示(正文)
  2. 念佛往生(問答部分)
淨土宗
淨宗法師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淨宗法師 > 法談開示
top

法談開示

第8課:自力與他力 ──曇鸞大師釋「自他二力」而貶自力乘佛力(三)

       淨宗法師2006年9月24日講於長春「般若寺」

 

法爾自然

       大眾請合掌。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好,請放掌。

       曇鸞大師解釋龍樹菩薩的「難易二道」,說明難行道之所以難,在於仰仗自力;易行道之所以容易,在於全靠佛力,而勸導我們應當仰信阿彌陀佛大願業力。所以,最後結局,勸說:「後之學者,聞他力可乘,當生信心。」這是曇鸞大師的結論。
這樣講說下來,師父們、蓮友們聽起來還是法義入心,聽得很相應。那麼,也有一些疑惑,這個當然很正常。有的師父就說了:「哎,以前覺得太難了,要達到什麼樣的功夫、程度……覺得挺難,現在這樣講呢,又覺得太容易了。太難了嘛,做不到;太容易了,又有點不敢相信。」這個當然是說明了一種對法的理解的心態,另一方面,或許有的人有這樣的一種想法。

       其實,說難、說易,都是站在眾生的立場上來講的,如果站在佛的立場,它就沒有所謂的難,也沒有所謂的易,它是法爾如是、自然而然,就是說:

阿彌陀佛本願如是。

 

       我們講容易,說實在的,都已經是隔了距離了,不足以形容那種法爾自然的狀態。

       你比如說:蘋果長熟了往下掉,我們總不能說:「哎呀,果子熟了,往地上掉很容易。」這是個自然狀況,無所謂難、無所謂易。

       我們每一個人,如果不念佛的話,沒有修持力,那就會隨順我們的貪瞋癡的本性,隨順我們所造的身口意惡業,大家會往哪裡去呢?如果我們自己沒有修持──社會上的一般人士,他命終之後就必然去六道輪迴,對不對?這個是不是很容易?

       「師父,這個談不上容易,這個是必然趨勢啊。」

       這就是業力牽引,我們自身造作的業力,會自然地引導我們去六道輪迴。

       現在我們歸投於阿彌陀佛了──自己的業力,讓我們去六道輪迴;阿彌陀佛大願業力所引導的方向是哪裡呢?自然是極樂淨土。

       既然我們不懷疑說:一切眾生自身業力的引導會去六道輪迴,為什麼反而懷疑說:「哎?仰靠阿彌陀佛大願業力,是不是很容易往生?」這個不存在容易和難,這是個自然的狀況,所以才說:

自然之所牽,
往生安樂國。

 

燭光疑日光喻:凡夫之疑

       比如說現在是半夜,長夜漫漫,天很黑。有人點了一支蠟燭──點一支蠟燭很不容易啊,風吹過來,給熄掉了;好不容易擋住了風,只能照到周圍三尺寬、五尺遠這麼一塊地方──驅除黑暗很不容易。

       那麼,不能因為這一點就懷疑說「太陽出來了,會不會很容易地就把漫漫長夜破除呢?」每天早晨我們起床,看見一輪明日升起──即使太陽還沒出來,光輝已經照過來了,所謂「日出而群暗皆消」。不能因為自己點一根蠟燭要破長夜的黑暗感到很困難,反而懷疑說:「太陽出來可能也困難……」

       這是什麼意思呢?漫漫的長夜,代表我們的生死流轉;一支小蠟燭,代表我們自己微弱的修行,我們自己修行當然很困難了,想破除茫茫生死流轉的無明大夜,很困難。那麼念佛呢,南無阿彌陀佛就好像太陽一樣,你能念佛,陽光初升,群暗皆消、長夜得明,很自然。再愚癡的人也不能乾著急說:「太陽啊,你得使勁照啊,不然,你一出來,這麼大的黑暗擋住了,能不能照破?」不存在!

       阿彌陀佛的救度亦複如是,非常容易。

 

畫月求光喻:困難在於不如法

       還有一個人呢,很仰慕月亮的清輝,他希望月亮的光輝留在一塊青石板上。想達到這個效果,他就在一塊青石板上畫了一個月亮。這個月亮,他怎麼畫也不放光,畫得很圓、很像,但是沒有光;沒有光,他就用白粉筆塗,塗得很白,但還是沒有光,所以,他就覺得:「哎呀,這個很難,放不了光。」

       另外一個人呢,他用了一盆水,這一盆水往那兒一放,裏面的月亮就顯現出來了,而且是光芒四射。

       這也是個比喻,說明兩件事:第一個事例,在青石板上畫一個月亮的影子,這就是所謂的在修行上沒有得法,是找到一個概念,用自己的一種想像,覺得「應該這樣修,這樣應該可以」。這樣達不到呢,就認為如法修持也這麼難。

       這盆水端出來代表什麼呢?是說我們的信願心。你有信願──月亮本來就在高高的天上,你在青石板上自己想畫出月亮是不可以的,除非天上的月影來到我們的心中。月亮本來就掛在天上,等我們把水往這裏一端,月影自然就來到水中(一盆清水)。那麼,這盆水代表我們的信願──相信阿彌陀佛、願生西方極樂世界、仰投阿彌陀佛的這個心。

       龍樹菩薩講:

信心清淨,
花開見佛。

 

       如果你懷疑,有疑惑心,那麼,心水渾濁、動盪,彌陀救度的月影不能現前。現在我們信心清淨,完全不懷疑,疑惑的烏雲撤除掉,所以,阿彌陀佛救度的明月自然來到中心,而且閃現他救度的光明出來;你沒有信願,你在疑惑當中,你靠自己的有漏有為的福業,想修出這種解脫,就好像在青石板上畫出一個月亮的影子,畫得挺像,「我本來是佛、我如何如何……」是,但是沒有光。這個就是有漏有為的造作,這個當然很難。

       可是,如果順著彌陀誓願,很容易!

       所以,有兩句話:

開池不求月,
池成月自來。

 

       說有人開挖一個水池,他沒有想、不敢求天上的月亮能過來,但是,這個水池開鑿好了之後,清水灌進去了,「池成」,這個池子成就之後,月亮自然來到水池裏邊。

       我們也一樣,有因必有果,感應道交,我們稱念南無阿彌陀佛,「哎呀,我到底能不能往生?」還在擔心著,不敢求往生的果報。只要你「池成」──「月自來」,哎!阿彌陀佛來了!臨終彌陀必然現前來迎。

       所以,這個是自然而然的道理,不用懷疑。

 

乾柴烈火喻:往生很容易

       再講一個比喻,因為也是這位法師的提問,讓我想了幾個例子。比如說有一捆柴,想把它點著,燃燒起來,那麼,也要得法。有一個人比較愚癡,把這個柴放到開水裏泡,他說:「這個水有溫度,是熱的。」泡在裏邊。請問大家:如果把柴放到開水裏泡,能夠燃燒起來嗎?

       (「不能。」)

       不能燃燒。

       如果是乾柴,遇到烈火,請問這樣燃燒容易嗎?

       (「容易。」)

       容易!這是個比喻,用例子說明。這個柴代表什麼呢?代表我們眾生,代表我們每一個人自己。柴本身是木頭,木有火性,火性就代表每一個眾生都有佛性;熱水代表什麼呢?熱水代表他的有為造作、有為修持;柴本身還有濕氣,濕氣就代表他的疑惑心、他的障礙,他根機不成熟,所以不容易燃燒。

       雖然我們修的有為善法帶有一些善法的影子,好比有熱氣,但是,它本身還是不減濕性。那麼,就是說,這些善法,它本身如果沒有達到無漏無為的話,它還是流轉性,還是顛倒性,還是虛偽性,要靠它解脫生死是不可能的;什麼叫乾柴呢?就是根機成熟了,對阿彌陀佛產生信願,沒有懷疑心,這個叫做乾柴,沒有濕性了;烈火呢,就代表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名號,我們以信願心稱念南無阿彌陀佛,等於乾柴遇烈火,熊熊大火立即燃燒,很簡單、很容易。

 

自來水喻:心生信願自然念念念佛

       曇鸞大師在《往生論註》裏也舉了一個比喻,是來說明八地以上的菩薩無作妙用,怎樣供佛、度眾生。所謂「無作」,就是不需要造作,自然而然的,他不要費勁。八地菩薩尚且如此了,何況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度我們眾生,是按照誓願而來的,他不是成了佛以後在那裏拍拍腦門兒,一想:「哎呀!我這樣去度他;哦,我再想個辦法度她……」不是這樣,他是在他成佛之前就已經規劃好了怎樣度眾生的方法,一旦成了佛之後,我們只要順了他這個方法,就自然得度。所以,佛在那裏可以講不用心,端身一坐,影現十方,很自然就度眾生了。他這個方法設定完之後,自然地大家順著這個方法就可以得度了。

       曇鸞大師舉了這個比喻:菩薩先找一個地方,量一下地勢的高低,建築一個水壩,然後把管道開挖到每一塊田地。水庫的水一儲滿之後,將來要放水灌溉的時候,就不需要那麼辛苦挑水,一擔一擔地往田裏挑,只要把閘門一抽,水就「咕嚕咕嚕」很歡快地流到高低不同的田裏邊,都流到了,對不對?不用操心了。

       菩薩亦復如是,阿彌陀佛當然也是這樣,在他成佛之前發了這個誓願,他就築起了六字名號這麼一個儲存了功德的功德海,儲滿了。我們十方眾生的心性他都很瞭解,對於每一個眾生,他都鋪了一條管道到我們的心坎門口。只要我們門檻這個地方不封住,把這個小閘門一開,他不就進來了嗎?很簡單、很容易!

       就像我們家裏用自來水,水龍頭一打開,「哎?水怎麼就來了?」(「自來水」、「自來水」,自己就來了),是因為當初它就佈置好了。你如果在自來水管外面再去畫一個水龍頭,或者不是按照這個管道來的,你怎麼都放不出水。

       我們想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我們以信心來稱念南無阿彌陀佛,就好像自來水打開了一樣,它自然地流到我們心中。這不是很容易嗎?

       那麼,如果不是念南無阿彌陀佛名號,你修別的法門想出阿彌陀佛這個水,出不來呀!道理很自然,都是自然而然的道理。

       自來水公司將管道鋪到我們家裏邊,我們每家每戶都有自來水;阿彌陀佛用無量無邊的神通、智慧和光明,為每一個眾生發起誓願,像佈線一樣,佈到我們心中。只要我們打開閘門,就是「至心信樂,欲生我國」,我們用信願心,接著就流淌出來:「乃至十念,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念念念佛。

 

「乃至十念」、「乃至一念」即是「念念不捨」

       「乃至十念」、「乃至一念」,也就是「乃至念念」,「一念」、「十念」和「念念不捨」是一個意思,不要錯誤地理解,說:「哎,我只念一句佛,我就可以往生了,阿彌陀佛講的,『乃至一念』,南無阿彌陀佛!」然後回去睡大覺,然後過了十年,想等著往生──沒這回事兒!因為阿彌陀佛的誓願是一個相續、也是自然的過程,自然的,就是說:你一旦信順彌陀救度,一信就永信;既然一信永信,就會一念永念,所以說「乃至一念」。

       比如說我們大家上船,「海這麼寬,上船能不能過海?」

       船長很慈悲,說:「沒關係!你只要一步上來,你只要跨一步,就可以一步登船,就可以讓你到達彼岸。」

       那麼,他講的「一步登船」就是步步在船上,對不對?

       好啦,聽船長說「一步登船就可以到彼岸」,然後拿腳點一下,一步登船,又抽回來,那你想到彼岸,不可能。

       所以,我們如果錯誤理解了,說:「阿彌陀佛講『乃至一念』,我就念一聲,然後縮回來不念了」,就好像那個人想過海,卻把腳在船上點一下又抽回來,那不行。

       「乃至一念」就是「乃至念念」。你一步跨上船,就步步在船上。我們一旦信順阿彌陀佛,就念念不捨、念念不疑。

       當然,我們吃飯、睡覺、幹別的工作,忘記了、睡覺睡著了念不了,另當別論,只要我們想起來,一旦提起念頭來,就是「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這就屬於「念念相續」、「念念不捨」,這也就叫做「乃至一念」、「乃至十念」。

       臨終的人,他只有一口氣了,他「一念」,哎!當下往生了。如果他這一口氣相續,念了一句佛之後,醫生「梆」強心針打下去,哎,他又活過來了,又活了三年,那麼,他就念三年的佛。因為臨終和現在沒有個固定的分界線,臨終如果不死,延續了,就是平生;平生活得好好的,活蹦亂跳,突然「哽」撞上車禍了,當下成為臨終。所以,臨終一念能夠往生,就代表平生一念也能往生。如果平生的一念不能往生,臨終的一念也不能往生。

       一念能夠往生,不在於一念本身的「一」的數字,不是說「哎,『一』能夠往生」,不是的。不是我們能念的這個心、我們能念的這個能力,是我們所念的名號本身就具足了讓我們當下往生的功德,所以才是「一念」、「念念」沒有差別,「一念」也是念的南無阿彌陀佛、「十念」還是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本身不是數量,也不是數量可以衡量、可以形容的,他叫無量佛。

       當然,我們凡夫落在有量的境界當中,所以,站在我們這一邊,就說:「你呀,每天可以計數念佛,三千哪、一萬哪……」但是,從名號本身來講,它是超越數量之法。所以,善導和尚所說的就是「一向專念」、「不論行住坐臥、時節久近」,無論時間長、時間短──阿彌陀佛是無量壽,他沒有所謂的時間長、時間短,時間長短是凡夫的妄想分別,「時節久近」也是我們的妄想執著,這句名號本身無所謂長、無所謂短,無所謂多、無所謂少,無所謂貧、無所謂富,無所謂精進、無所謂懈怠,只是站在我們的角度,我們來稱念南無阿彌陀佛,就我們的根機念念不捨,這樣就符合彌陀誓願。

 

父產子繼喻:往生天經地義、本當如此

       再一個覺得說:「哎呀,這個太容易了!」覺得容易,不敢相信,這個心也是和阿彌陀佛有點見外。

       什麼叫見外呢?比如說父親有廣大的產業,那麼,兒子來繼承,他會覺得很容易嗎?他沒有這個概念,說:「哎呀!真的容易呀,我發了一筆財,這麼容易發了一筆財!」如果抱著這樣的想法,似乎這個是偷來的,不是他本當有的。父產子繼,這是天經地義的本份事,父親的產業就歸兒子所有,沒有什麼容易不容易,他的就是你的。

       那麼,南無阿彌陀佛六字名號的功德歸我們,我們的往生由阿彌陀佛成就,這個就是天經地義、本當如此、不從外得。
       我們乘南無阿彌陀佛六字名號的功德往生極樂世界,不要覺得說:「哎呀,我怎麼突然發了財了,我怎麼賺了這一筆了?」這還是初期,初期的時候有這種喜悅心,時間長了,你就很平常、很平淡。所以,印光大師講:不要輕狂,名號大家都有,念了都能往生,你本來就當得到。

       我們念佛就當如此,我們往生是實實在在的,不要覺得還有什麼格外的要求。

 

我們沒有力量,阿彌陀佛有力量

       我們昨天說明了:我們往生西方,從我們自身來講,修持缺乏力量──我們自己有沒有力量解脫生死輪迴?

       (「沒有。」)

       我們自己有沒有力量到極樂報土?

       (「沒有。」)

       如果說:「有。」你有,我問你:你有沒有力量登月啊?

       極樂報土、十萬億國土之外我暫且不問你了,月亮比較近一點,你先上月亮給我看看。

       「哎呀不行,月亮我上不去。」

       月亮上不去,極樂世界更高。月亮還是三界之內的,日月在這個範圍之內。

       我們自己沒有力量,阿彌陀佛有沒有力量救度我們?

       (「有!」)

       阿彌陀佛有力量救度我們,經文如是說、四十八願如是發,「如果我成佛的時候,沒有力量救度十方的眾生,我則誓不成佛!」「設我得佛,十方眾生,我若不能令你往生功德成就、我不能救度你、不具備這樣的神通道力,若不生者,不取正覺!」

       如果說阿彌陀佛還沒有成佛,那我們就可以說他力量還沒圓滿,還有欠缺。

       所以,我們能不能往生,不要看我們自己能不能修行,我們要看阿彌陀佛有沒有成佛。「阿彌陀佛你成了佛,我往生就有靠了。好啊!成了佛了!果然成佛了,我就有依靠了!」因為他為我們發了願;「為我發了願,我就仰靠你!」如果阿彌陀佛的願望還沒有實現,我們就伸長脖子在這裏等,「快點成佛!你早點成佛,我好有指靠」,對不對?

       還是簡單講我們買火車票的例子。春節到了,我來給你買火車票,我答應你了,你就指望我啦。你現在既然拜託我、我答應你了,買到票、買不到票,你是絕了望的人才找我,你就不要自己再去想辦法,你能想辦法幹嘛找我呢?既然找了我,能不能買到票,你就全部看我!我能買到,你就買到,我買不到,你就沒票,是不是?

       那現在我們自己沒有力量解決生死輪迴,我們全靠阿彌陀佛:他老人家能解決,我們就有靠;他老人家不能解決,那就完了!

       所以,是完全仰仗阿彌陀佛。

 

坐車靠司機喻:往生靠彌陀

       大家坐過車嗎?坐過。坐在車上搖搖擺擺、暈暈忽忽,是不是很容易睡覺?(因有蓮友打瞌睡)

       (「是。」)

       可以,坐車可以睡覺;坐阿彌陀佛的車,也可以睡覺;聞法呢,暫時不要睡覺,打起精神!豎起耳朵,睜開眼睛,好好聽法。

       我為什麼講到這個例子呢?我們坐在車上,我們就全部拜託給這位元司機,仰仗他,說:「我要到般若寺,我不認識路,靠你了!路線靠你認;我不會開車,也靠你了;這個車的品質好不好、有沒有油、路上會不會出故障,我也沒辦法,也靠你了。」一旦坐上車,我們人生地不熟,只有完全靠司機師傅,對不對?我們很安心坐在車上,坐著坐著……(睡著狀)師傅說:「哎哎!下來下來!到了!」

       「哦?到啦!」

       我們念南無阿彌陀佛,就完全靠南無阿彌陀佛,至於說怎麼到西方極樂世界,什麼時候去、怎麼去,我們只管念佛!我們臨終的時候,要到極樂世界了,阿彌陀佛小指頭給你彈一下,「哎-,娑婆世界某某某,到了!」你不要怕臨終昏迷,臨終昏迷阿彌陀佛也會把你彈醒,「哎!到了到了!」一敲。

       「哎呀?到了?謝謝阿彌陀佛!」

 

提心吊膽也是念,放心大膽也是念

       這個是安心。不過要說明一下,我不是鼓勵大家睡覺,念佛還是要念佛,這是鼓勵大家有這個安心感、安全感,不要坐在阿彌陀佛的大願船上還提心吊膽。你提心吊膽也是坐,你也沒有辦法,你有什麼辦法呢;你放心大膽也是坐,你何苦不放心大膽呢?

       我們同樣都是念佛,有的蓮友一天念三萬、五萬,你提心吊膽也是念,你放心大膽也是念,你幹嘛對阿彌陀佛不敢放心?
       我們稱念南無阿彌陀佛,就放心大膽,一百個放心、一千個放心,沒有不放心的!對阿彌陀佛再不放心,那就沒有放心的了。

 

阿彌陀佛有力量救度我們

       所以,阿彌陀佛有這個誓願功德救度我們。

       龍樹菩薩就講:

人能念是佛,
無量力功德,
即時入必定,
是故我常念。

 

       阿彌陀佛有無量力功德,所以我必然往生。

       我們看《觀經》的下品中生,他是一個破戒的罪人,他一生沒有遇到佛法,臨終的時候遇到善知識為他讚說阿彌陀佛十力威德、光明神力,又讚歎阿彌陀佛的五分法身。哎!這個人聽到阿彌陀佛有如是廣大威神功德力量,想念佛、一句佛還沒念出來,一念相應,當下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這段經文,善導大師解釋得非常妙,他說:這個臨終惡人,聞善知識為他讚說彌陀名號功德,為他讚說彌陀名號,阿彌陀佛十力、四無所畏、十八不共法,所謂的無量光明、無量壽命,所謂威神功德、光明神力──讚歎這麼多,就是一句南無阿彌陀佛!也就是他臨終聽到這句南無阿彌陀佛,當下往生淨土。毫無疑問,有這個力量!

       剛才講過了,大家不要為太陽操心,說:「太陽啊,你力量夠不夠?你要不要我幫你個忙?你早晨出來的時候,我在房間把蠟燭點亮一點,讓大地更加光明!」大家用不用為太陽這麼操心?

       (「不用。」)

       我們很多人為阿彌陀佛操心,「阿彌陀佛啊!我修這點功德,讓你的極樂世界更加莊嚴!讓你的救度更加圓滿!到極樂世界品位更加高尚……」你如果完全歸投於阿彌陀佛,就沒有所謂的「更加上」,是「無上」。所以《無量壽經》說:

聞說阿彌陀佛名號,
歡喜踴躍,乃至一念,
當知此人,為得大利,
則是具足,無上功德。

 

       如果有上,那就不是阿彌陀佛的極樂報土,有上就有下,有上、有下就不平等,不平等就是有差別,有差別就不是圓滿境界。

       那麼,阿彌陀佛不僅有能力救度我們人道的眾生,他的能力廣大無邊,十方法界──上至等覺菩薩,下至阿鼻眾生,他都能救度。所以,在《莊嚴經》裏也有這麼幾句話:

眾生苦惱我苦惱,
眾生安樂我安樂。
輪迴諸趣諸眾生,
速生我剎受安樂。

 

       你看,佛心多麼的慈悲!阿彌陀佛告訴我們說:「張居士啊,你苦惱,我就苦惱;你安樂,我就安樂。」

       我們苦惱什麼?「哎呀,我怎麼往生?我不能往生怎麼辦?」

       當你為此事苦惱的時候,阿彌陀佛也正在為此事為你苦惱,說:「你的往生我都為你想好了嘛!你不能往生你有什麼辦法?你不能往生你還是不能往生,你不能往生,你靠我就有辦法!」所以,當我們心中苦惱的時候,阿彌陀佛也在為我們想辦法,他想好了辦法。

       所以,你這麼苦惱,「眾生苦惱我苦惱」。

       「哎呀!我聽說阿彌陀佛救度,這下可好了!我真的念佛可以往生了!」

 

自己把自己嚇破了膽

       再講一個故事,講一個「阿彌陀佛饒了我」的故事。

       有一個老居士,非常虔誠,非常想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但是,她不知道怎麼去往生,聽人家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要誦經啊,要讀誦大乘」,她就讀誦大乘,可憐這個老太婆,當初文化教育不發達,她又不識字,但是,為了達成往生,她就專門買了一本字典,請她的女兒一個字一個字地查,一個字一個字地教,教她讀經。她女兒就感到奇怪,「媽媽,你這麼大年紀了,不識字,你還想考佛教大學啊?怎麼一個字一個字教啊?」

       她說:「你不懂,不跟你講。」她心裏邊,「我要往生,聽說要讀這部經才才能往生」,所以一個字一個字地學。

       學完之後,又有人講:「這個不行啊,少善根不行啊,光誦經不行啊,咒要會呀,咒要不會也完啦!」

       她說:「咒怎麼辦?咒這麼長,也不知道意思,我這麼大年紀,背了也困難哪。人家念《大悲咒》,我就眉頭皺──我也念咒,什麼咒?眉頭皺。著急啊!人家念這個咒、那個咒,我就眉頭皺,怎麼辦?」但是,也只好硬著頭皮來學。

       好不容易學會了一個小咒,然後又有人告訴她:「應該這樣那樣……」哎呀!她整天忙得不得了,內心非常惶恐,「怎麼辦,怎麼辦?」她在苦惱,她在苦惱……

       她在苦惱,阿彌陀佛也在苦惱。

       她在說「怎麼辦,怎麼辦?」

       阿彌陀佛在叩她的心門,說:「我來辦,我來辦!」

       但是,她那個時候沒有聽到啊──是阿彌陀佛說的,「你往生我來辦」,「若不生者,我不成佛」嘛,「我來辦,我來辦!」她沒聽到。

       那天,她聽我一講,哎!高興了,「哎呀呀!」她聽到之後,趕緊站起來,向西方磕了三個頭,「阿彌陀佛啊,你可饒了我了,你可饒了我了!」

       她什麼意思呢?「你看,我現在不用查字典背經了,我也不要眉頭皺了,我也不要這樣那樣了,我本來老太婆這麼累,我又不識字,哎呀,你可饒了我了,這下不用了,我就念這句佛號!這下可好了,我這樣完全放鬆了。」

       我講:「阿彌陀佛從來沒有捆著你,什麼叫饒了你了?」對不對?

       我們都是自己把自己嚇破了膽,阿彌陀佛沒有什麼饒了我們、不饒了我們,大家不要誤解了阿彌陀佛的誓願。

       我覺得這個例子很有說服力,她這句話雖然說得很土,但說得很實在。

       她的意思是什麼呢?「阿彌陀佛你解放我了,你讓我能徹底安心,能夠專修念佛往生淨土了,我不至於再這樣弄得非常的勞頓、疲憊,然後還一點把握都沒有。」

       所以,阿彌陀佛就呼喚我們說:

輪迴諸趣眾生類,

 

       這個就是指我們在座每一位,我們是輪迴六道。「諸趣」就是六趣了,六道眾生。呼喚我們說什麼呢?說:輪迴六道的眾生啊,你要:

速生我剎受安樂。

 

       「你要快速地,快點來!」阿彌陀佛跟我們老法師一樣,是急性子,他不能慢慢等,所以要「速生我剎受安樂」,「你要快來!快點往生到我的淨土,享受法喜法樂,你不要在娑婆世界輪迴,被煩惱賊打得鼻青臉腫。」

       我們看世間的一切,都要用佛法來看。你看,世間搞拳擊賽,拳擊賽的兩個人一上拳擊場,打得鼻青臉腫。

       我們也一樣,我們來到這個娑婆世界,拿了這個拳頭,我們的敵人是誰?煩惱!煩惱敵我們打它不過,被它打得只有招架之功、毫無還手之力,「我拿著五戒」,「哢」五戒破了,我們沒有守得好;然後「我想內心清淨、不起妄念」,一打──來了一個煩惱,又把我們打得偏到旁邊去了。所以,打得鼻青臉腫,打得遍體鱗傷。

       所以,在《觀經》裏佛憐憫我們說:「我為此,佛滅度之後,五濁眾生,被煩惱賊所害者,為他們說清淨業,讓他們念彌陀名號往生淨土。」佛把我們都當作他的親生兒子,佛把煩惱稱為「煩惱賊」,這個賊來破壞我們的幸福,佛就要保護我們:「哎呀,我兒啊,你被煩惱賊弄得這麼苦惱,我來救你!你要快快回到極樂本鄉!」所以,「速生我剎受安樂」。

       然後又說:

常運慈心拔有情,
度盡阿鼻苦眾生。

 

       「常運」就是恒常、不間斷,運轉他的大慈悲心,救拔有情的眾生,連阿鼻地獄的眾生都要度盡,要「度盡阿鼻苦眾生」。

       阿鼻眾生有兩類:一類是已經造作了阿鼻地獄業、墮入阿鼻地獄的眾生,這個叫阿鼻地獄眾生。第二種呢,雖然沒有墮落,但是已經造下了比如說五逆謗法了、殺父殺母了,已經造下了阿鼻地獄的惡業、還沒有墮落下去的眾生,也算阿鼻眾生。
       那麼,這樣的眾生可以講是惡業最深重的,苦報最深重的,阿彌陀佛都不嫌棄,都有願心,都有誓願,要「度盡阿鼻苦眾生」,何況我們還不是「阿鼻苦眾生」,我們還不是阿鼻地獄這麼罪惡,我們還是三善道的,對不對?能救得了阿鼻苦眾生、救不了我們嗎?能不能救得了?

       (「能。」)

       像醫生,他都能救得了像什麼愛滋病、SARS病毒、癌症晚期,無論什麼疑難雜症,到臨死了,他都能把他救活,那何況還不至於大病將死,拉個肚子啦、得個痢疾啦、得個感冒啦……對這個醫生來講,手到病除!能救得了極重的病,那麼,一般的病更不在話下。

       阿彌陀佛能救度阿鼻地獄的眾生,我們一般的人,那更不在話下。所以,在《無量壽經》裏有這樣一段,說:三惡道裏面的眾生蒙阿彌陀佛的光明照觸的話,只要阿彌陀佛的光明照觸他,當下就可以身心柔軟,命終之後皆得解脫,都可以解脫三惡道的苦惱,如果因緣具足,都可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佛度惡道眾生(一)

       下面我為大家講一個阿彌陀佛救度畜生道和鬼道的眾生,非常容易,容易得很戲劇化,這是我們淨德法師親身經歷的,我作為旁證。

       大連有一位蓮友,叫裴娟,她是大連市大石橋的人,○五年我在大連的時候,她來皈依過,簡單聽講了淨土法門,回去念過佛。今年有一天,她鬼使神差就到了善導堂,確實叫鬼使神差,因為那天她休息,她在大連開發區日資企業工作,那天休息,她心裏就想到大黑山一座寺院去,但是不知什麼緣故,就感覺到要來善導堂。

       善導堂她從來沒來過,什麼樣子、在哪裡?不知道,她問了很多人,到了善導堂。善導堂就是我們在大連的一個法物流通地點。

       到了之後,坐下時間不久,淨德法師剛好去善導堂辦事兒,走進去了。她一看見法師來了,「哎呀,法師啊,你可來了!」

       淨德法師沒當回事兒,因為經常見人嘛,點個頭。辦完事兒下來之後,她又攔住法師,說:「法師啊,我想跟你說說話。」

       「哦,那你說吧。」

       她欲言又止,「哎呀,不太好說。」

       「什麼事兒不好說?你講唄!信眾遇到法師,該說就說唄!」

       她說:「我苦啊!」就冒了這一句,「我活得非常苦!」

       看年齡,她才二十多歲,法師一想:你才二十幾歲,人生閱歷也不夠豐富,你知道什麼叫苦?你在講苦,哪裡苦啊?
       「哎呀,我活得苦啊,累啊!我心裏苦,我苦得說不出來。」

       「哎,你到底什麼事兒?」

       她說:「我家裏供了一個堂。」

       聽得懂嗎?

       (「懂。」)

       哎!東北人很懂的。據說有的地區,百分之六十、七十、八十都供有堂子,我建議你們回去都把它拆了。「拆了我不敢,它找我麻煩」。找你麻煩,你就叫它找長春市般若寺九月二十六號下午那天講的,就找那個法師,叫它找我就好。不要怕麻煩。

       那我慢慢講。

       「我家裏供的堂子。」這個一講,淨德法師就有底了,「是啊,這個挺難纏的,讓我們身心不得安定。」

       「對啊,這幾年被它弄得很苦惱,有時候弄得我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單位的工友都認為我有神經病,有時候半夜都弄得我到醫院去,人家把我送醫院,我知道是它們在鬧騰。」

       她說醫院有一次還要給她開刀,說她得了闌尾炎,要給她割一刀。她說:「我知道啊,我就使勁地拒絕,不讓他們開刀。」才免了一刀之苦。大家不懂,她說:「我又不好講,講了沒人相信。」「你這講假的,鬼鬼叨叨、神神秘秘的,講什麼!」

       「我苦啊,弄得我沒辦法,總是來作弄我。」

       那麼,到底什麼原因呢?她就把大致情況講了講:

       她在十幾歲的時候,就遇到一個小鬼,這個鬼就附了體。

       附體的人,她的體質、她的體性比較陰虛,另外,可能是某種過去的因緣,所以容易附上。

       這個姑娘講著講著,哎,自己就做不了主了,變臉兒了,變過來了。淨德法師一看,怎麼回事?就好像舞臺演員一樣,開始變了,講話聲音變了,說:「法師啊,我是鬼啊!」

       活見鬼!

       「你是鬼啊?」

       「我是鬼。」

       「你怎麼是鬼?」

       「我是這個小姑娘家以前的一個鄰居,小時候,十多歲,我父母就把我拋棄、不要我了,就死了,他們真狠心哪!我到現在恨我的父母,他們狠心哪……」到底怎麼個死因我忘了,給它埋到哪裡呢?埋到一個大石坑裏邊(放炮,取石頭),底下大石坑,埋進去。

       「有一天,這個小姑娘(大概十幾歲的時候)路過那個地方,我就喊她:『來來來。』哎,這小姑娘也能看到,騙騙,就把她從石頭坑上面騙下去了,『你跟我玩一會兒,你陪我玩一會兒』。」

       小姑娘被它騙下去了,摔得很痛,「我不玩了」。「再玩一會兒,再玩一會兒」,然後滾來滾去,搞了幾個小時不能回去。後來好不容易回去了,一回去就不成樣兒了,成什麼了呢?就跟她媽講:「哎,這個小紅襖很好看……嘿嘿嘿。」講話就不一樣了──附上了。

       長話短說,她的故事可多了。講完之後,它說:「我對這個社會、對我父母很有意見,我看哪個人看得不順眼啊,我就讓這個小姑娘去作祟他。」「作祟他」就是去害他,去使他的壞。

       法師說:「你這樣不行啊!這樣,你看,你害人,將來不要遭報應嗎?惡果很重啊,你應當念佛啊,念佛不苦。」
       「啊?念佛?」

       「知道嗎?」

       它說:「我也知道,小姑娘念過佛,我也知道一點。」

       「知道就好。」

       它說:「念佛,我也能念嗎?」

       「你能念!」

       「我……鬼也能念啊?」

       「鬼也能念!」

       「鬼也能念」,這個鬼聽了就挺高興。

       法師跟它講解之後,就說:「你跟我一道念佛!」

       這個鬼說:「好!」就跟法師念了,它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念佛,很乾淨,手一合掌,這樣念了大概七八分鐘,這個小姑娘就站起來了(當然,是鬼是人我們分不清啦),站起來,很喜悅,很高興,就做了一個動作,就好像放和平鴿那個動作一樣,然後「空」坐下去,「哎--」,歎一口氣,很累,醒了,「哎呀,哎呀,走了走了走了。」

       說誰走了?說它走了,鬼走了,「一道光啊,一道亮光,非常亮,走了」。

       你看看!淨德法師一聽,說:「哎呀!真是快速不虛。」這個鬼就剛才念佛,念的時間不長,當下被佛的光明接引往生淨土。你看,快不快?

       (「快!」)(大眾鼓掌)

       且慢鼓掌,底下有的人哪,起了個不好的念頭我知道,「哎呀!我要是那個鬼就好了!」(眾笑)

       不必不必!你比那個鬼好得多,對不對?你念佛也可以得救!「我要是那個鬼就好了!」──不用!鬼很苦啊,鬼住在山裏邊,都是互相殘殺,大的欺負小的。

       「我也沒有力量,我這個鬼更苦」,為什麼呢?因為它是十多歲死掉之後,按照當地的風俗,沒有祭祀,它的名字就不能入到宗譜裏邊,它還是個小女孩,結果它就成了孤魂野鬼,到處受人欺負、受人打。所以,跟她講極樂世界好,只要好,她就願意去;念佛,只要念佛,阿彌陀佛就來──你說它懂得多少教理?我們在這裏還聽了好幾天;它就聽法師講了那麼一會兒,「聽說極樂世界好,好我就願意去!到底能不能去得了?反正我太苦了……」厭苦求樂,它就能往生。

       故事還沒完,小姑娘喘過氣來,在那裏歡喜呢,還沒講完話,哎--,又變了,這次來了一個挺混的,我們淨德法師講,一看那個樣兒就是混混樣兒,它來啊,它不好好坐(小姑娘是很靦腆的,挺斯文的一個小女孩),這個來得不一樣,臉鼓起來,牙也鼓起來,二郎腿翹起來,然後說:「法師,你知道我是誰嗎?」聲音講得很厲害。

       法師說:「我不知道你是誰呀。」

       「我威風啊!」來了這一句,「我威風啊!我威風,我威風,你不知道我是誰?你看,鬍鬚很長啊,你不怕我?我的牙……」就把那怪動作做出來了(小姑娘不可能做這個動作),「你看我的牙……」然後說:「你看我的紋兒,我的紋兒好看,花紋,紅的,好看!」

       「哦!」法師就知道了,「你是蟒啊!」

       蟒,一個蟒。

       「對!我是蟒。法師啊,說實在的,我自己看我這個鱗啊,我都討厭!我都不敢看,噁心!法師,你怎麼不怕我?我喝血啊,我要喝人血。」

       法師說:「我不怕你,我不僅不怕你,還願意跟你交朋友。」

       「啊?你還跟我交朋友?你跟我交朋友幹什麼?」

       「我交朋友,我給你好處啊,我度你啊。」

       「你真不怕我?」

       「我怕你幹什麼?」

       不怕它,它就萎了,「法師,我真不服氣,我怎麼投胎做蟒了呢?我當年威風啊,我神通廣大!」

       法師說:「你神通廣大?你是誰呀?」

       「我是誰呢?我姓……我姓林,不對!我不姓林,想不起來姓什麼。」

       法師就將他一軍:「你神通廣大,你怎麼不知道你姓什麼?」

       「哎呀,時間太久了,我想想看……我想起來了,我是山海關總督啊(我們當地有沒有山海關的蓮友?你們回去查一查),光緒年間,我是山海關總督,我叫紮爾多。」(大家回去查一查山海關的地方誌,到底有沒有這位總督。它們思想也混亂,「哎--,光緒年間,山海關總督」),「我威風啊,我殺人無數!」總督嘛。

       後來怎麼死了呢?後來濫殺無辜,被上司處以正法,給他斬掉了。「這不是倒楣嗎?哎呀,我不服氣,我老婆,她跟我一道,我們幹事兒,我們夫妻倆一道幹,她怎麼投胎做人了(哎,它還知道,它有神通啊)?我怎麼就投胎做蟒了呢?」它不服氣,老是跟法師在那裏講,法師勸它念佛,他也不往心裏去。

       法師說:「你做蟒,做蟒你得到便宜了,照你這個報應,就應該下地獄,你做蟒都佔便宜了。」

       講著講著,門口進來一個人,這個人四五十歲,一個婦女,長得白白淨淨,挺胖,這個蟒就不一樣了,那個眼就不一樣了,斜眼看過去了,「法師,你看到沒有?這個人你看到沒有?」

       「看到了。」

       「她的血好啊。」它看了,就想喝她的血,「她長得胖,她的血好。」

       各位蓮友啊,你們要注意!你要不念佛,很多眾生想喝你的血哦,真的!這不是假的,想吃你的肉啊。「她的血好」。

       法師說:「你怎麼老提血腥子?你這樣想,將來不墮落嗎?你現在要想吃血、吃小動物,住山裏邊做大蟒,吃小動物、吃血,你將來還要六道輪迴、永無了期啊,多苦惱啊!哎!」就呵斥它了。

       我想,當時那個婦女不知道,知道了,渾身起雞皮疙瘩,「啊?這兒還有一個要喝我血的」,嚇得趕緊就跑。

       「其實,我們周圍這樣的人非人、這樣的鬼神到處都有,陰溝裏呀,牆角下啦,廁所旁邊啦,樹陰下邊啦……特別晚上五點、六點過後,大街上滿街都是鬼。」

       「我地媽呀!」

 

一敬、二怕、三退讓

       不要怕!你念這一句佛,沒關係!鬼見了佛啊──念佛的人身上有光明,就有佛的光明,鬼見念佛人有三個反應:一敬、二怕、三退讓。

       第一個,很恭敬,一看念佛人,合掌,馬上像衛兵一樣,站著,看你過去,合掌恭敬。

       阿彌陀佛四十八願不講了嘛:「我成佛的時候,稱念我名號的人,天人致敬。」天人、鬼神都給你合掌──這不是假的。

       第二個,害怕,「哎呀,他身上有光!」害怕,逃跑。

       在蓮池大師的《竹窗隨筆》裏有一個故事:蓮池大師還沒出家前,村上有一個老年婦女,死後附在家人身上說平生的事情,還會詳細描述陰曹的事兒。一次,圍觀的人當中有一個人坐在角落裏。突然,她就不往下講了,對他說:「某某人哪,像你這個樣子,你不愁不成佛啊!」

       「你怎麼說我不愁不成佛呢?」

       她說:「你在念佛啊。」

       「哎?怪了!我念佛在心裏念,沒有出聲,你怎麼知道呢?」

       「哎!你念佛,身上就有佛光,我就看到了,所以我就知道,像你這個樣子,不愁不成佛。」

       你看!鬼都跟他講佛法。

       我們就不用害怕,所以,我們念佛人身上有佛光;有佛光,滿街的鬼都恭敬你。

       這是一敬,你看,那個鬼不是很恭敬他嗎?說「你不愁不成佛」。

       什麼叫二怕呢?也是蓮池大師所記載的:有兩個人一道到外地做生意,可能是我們安徽的人,我記不清了,安徽桐城一帶,在外地做生意,那個時侯醫藥條件又不好,交通也不便利,出外做生意有很多風險,其中有一個就染了病死掉了。過去的人喜歡葉落歸根,要把屍體運回來。跟他一道結伴的人就講義氣,「我們一道做生意,你死掉了,我的好朋友,我要把你運回去」,但是路途確實遙遠,費用很高,一個人很費事,運也運不回來,運到一半的時候,他就把他埋到半路上,不能讓他暴屍野外,過去很忌諱的,就給他埋起來,把他做生意賺的錢帶回來了,帶回來交給他老婆,說:「實在抱歉,我和你丈夫到處去做買賣,他得了什麼病,死了,所以現在就有這點錢,一分不少,我半路照應不過來,所以就把這點錢帶回來,交給你。」
       凡人都起疑心,結果他老婆就產生了懷疑,懷疑什麼呢?「我丈夫肯定是在外面發了大財!肯定是你把他謀害了!你還來騙我,拿這點小錢來搪塞我。」

       你看看!如果我們是那個人,我們不是蒙受不白之冤嗎,對不對?他就感到很冤枉,可是他又無處申訴,人家懷疑得有理啊,她推斷得也不能說錯誤啊,所以,感覺到很鬱悶,「哎呀,你看,我們一道去做生意,我費了多大的勁把錢交給她,結果我落了一個謀財害命的名聲!」無處伸冤。所以,他內心很悲憤。到哪裡去呢?就回到他朋友的墳上,痛哭一場,「哎呀!我們朋友一場,現在你妻子對我怎樣的懷疑,我蒙受不白之冤,我這口氣,沒人給我證明,我們兩人的事情,只有我們兩人知道,你果然是在天有靈、在地有感,你就給我做證明……」在那裏悲傷哭泣,在那裏嚎啕。

       哎!他真的有感應,那個鬼魂還沒有投胎,就現身了,說:「沒關係,我給你證明,你在前面走,我在後面跟。」

       他說:「好,反正是好朋友,也不害怕,找到人給我證明就好,免得被人家冤枉一輩子,我這個污名洗不清。」

       這一人一鬼就往回趕路(往往我們走路,後面恐怕也有鬼──還不是「恐怕也有鬼」啊,可能有一大串鬼,你吃的雞、鴨、鵝……什麼豬啦、魚啦……,都有很多鬼跟在後面,一大串),他在前面走,它在後面跟著,走走走走,越山過嶺的。
哎,路上有個小溝,這個人就跳過去。跳溝的時候他有個習慣,大概他父輩念過佛,他一跳過去就「阿彌陀佛!」就這麼一跳。

       「哎哎--」他朋友說:「哎哎--,你別念別念!我不跟你走了,你走吧,我自己去。」

       「哎?那怎麼回事?」

       它說:「你一念佛,胸口就放光,有數丈遠,我怕!你別放光嚇唬我!」       

       這個朋友一聽,說:「啊?我念佛胸口就放光啊?」他一聽以後,感到好奇,接著就念了幾聲:「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這一念,那個鬼就說:「哎!別念別念!你這一念,光更大!你……你自己走吧。」

       就這麼一個因緣,前面那個商人腦門一捂:「我也不要你給我證明了,我也不回去了,(幹什麼?)出家去也!在這個世間多苦惱!念佛還放光!我在世間做生意這麼辛苦,受人冤枉,遭不白之冤……」這樣一點醒,他說:「哎-!朋友,算了,朋友!我出家修行去了!」於是出家,成為得道高僧,念佛往生淨土。

       所以,鬼見念佛人,一敬、二怕。

       它為什麼怕呢?蓮池大師也做了說明,說:這個鬼善根不厚,善根淺,所以他才怕;如果這個鬼有足夠的善根的話,它見到佛光,馬上被吸引,想到說:「我也可以念佛。」當下它也可以念佛到淨土去。我們剛才所說大連善導堂這個鬼不就去了嗎,對不對?所以,比較起來,善導堂這個鬼比那個鬼就福報大多了,它遇到了淨德法師,不一樣,就往生了。所以,一敬、二怕。

       三退讓:看見念佛人,這個鬼呀,離你遠遠的,退開,讓開。

       所以,大家如果不想被鬼騷擾、要加點兒平安吉祥,不是做那些迷信的活動,要想往生、不喝你的血,你只要念佛就可以了,念南無阿彌陀佛。

 

佛度惡道眾生(二)

       我們繼續講紮爾多──它現在有名字了,不能叫它蟒了,尊重它一點,而且它現在也在西方極樂世界,它有他心通啊,它現在不會責怪我講它壞處、講它過去的事兒。

       師父又跟它開示說:「你這樣不行啊,你要念佛!」

       「啊?我也可以念佛啊?念佛我也聽說過,小姑娘講過。」

       法師說:「念佛好啊!念佛怎麼怎麼好……」

       「是啊!我們在山間住得苦。」

       「念佛就能夠離苦得樂。」

              「真的啊?」它說:「出家人不打妄語噢?」

       「對啊!你也知道出家人不打妄語啊?」

       「哎!我也知道。小姑娘有時候講,講我就聽到一句半句,她講念佛好。」

       這個紮爾多,它比較笨,法師帶它念佛的時候,它是最笨的,半天念不出來,它說:「法師啊,後面還排隊,一大堆,我先回去念,它們還有話跟法師你講,我先走。」

       法師說:「好吧,那你走吧。」它就走了。

       它一走,小姑娘又緩過神來了,她說:「這個蟒走了,走了……」

       法師就問她:「怎麼走的?」

       她說:「它走一片紅光。」

       法師說:「它還沒走,它這個走,不是到極樂世界,它沒走。」

       「哦,沒走。」然後繼續跟法師講。講完之後,搖身又一變,又來了,這時來了一個女性的聲音,扭扭捏捏的,「哎呀,我是小觀音啊」,它說它是「小觀音」,「我有他心通啊」,它說它有他心通,「我就喜歡有他心通!」

       「你為什麼喜歡有他心通啊?」

       「哎!有他心通好啊,我就喜歡知道人家心裏想什麼。」

       「知道人家想什麼有什麼好呢?」

       「知道人家想什麼啊,她就可以供我,她有很多事兒要問我。我覺得我過得還不錯,還挺好。」

       法師說:「你這樣覺得不苦嗎?」

       「我有時候也很苦惱。」

       法師說:「你知道你為什麼苦惱嗎?」

       「哎,我不知道。」

       「你不是觀世音,你冒充觀世音,罪過很大!你不能給人家消災免難,你叫人家供你,你又消不了災,你將來還要更苦惱!你也要念佛!」

       它說:「法師啊,我就不服氣!剛才那個鬼,它怎麼就可以到極樂世界?」它聽法師講到極樂世界了,「它憑什麼能去?」

       法師說:「你看到了?」

       它說:「我看到了。剛才一道金光,我看它走了。」你看,「小觀音」都看到了,「它也沒有修行,它是一個鬼,它怎麼能去?」

       法師就順勢勸導它,說:「對啊!它都能去,你更能去!」

       它們之間也有計較、比較,它覺得:「我的身份比它高,我是小觀音;它是一個鬼,而且是個孤魂野鬼,它怎麼就能去?」

       法師勸導它說:「你念佛,也同樣可以去!你既然是小觀音嘛,你應該到極樂世界,觀音菩薩住在極樂世界啊!」

       「對!我也要去!」

       它們很好勸,只要善根成熟了,就願意去。

       法師說:「那你跟我一道念佛!合掌,就念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好像時間到了?下面還有一節課,休息一會兒接著講。

       大家請合掌。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好,謝謝大家!

分享到
中華淨土宗協會
淨土宗文教基金會

11059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50巷22弄41號
電話:02-2758-0689
傳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

追蹤淨土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