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談開示

  1. 淨土宗如理論答七要事
  2. 弘願寺「護法聯誼會」開示(一)
  3. 弘願寺「護法聯誼會」開示(二)
  4. 弘願寺「護法聯誼會」皈依開示
  5. 於「弘願寺」為僧眾開示
  6. 於「淨土宗中山念佛會」開示
  7. 於「淨土宗中山念佛會」答蓮友問
  8. 湖北仙桃彌陀寺念佛法會開示(一)
  9. 湖北仙桃彌陀寺念佛法會開示(二)
  10. 湖北仙桃彌陀寺念佛法會開示(三)
  11. 「淨土宗如理論答七要事」概述
  12. 淨土宗行人的時代感與使命感
  13. 《佛說阿彌陀經》淺釋(上篇)
  14. 《佛說阿彌陀經》淺釋(中篇)
  15. 《佛說阿彌陀經》淺釋(下篇)
  16. 答網上蓮友問(三)
  17. 人生之目的
  18. 淨土宗宗旨(一)
  19. 淨土宗宗旨(二)
  20. 淨土宗特色
  21.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一)
  22.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二)
  23.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三)
  24.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四)
  25. 南寧問答
  26. 流通法寶即是做彌陀的手足
  27. 如何讓法義入心──多聞熏習
  28. 書讀百遍 熏法入心
  29. 為「福聖寺」常住僧眾開示
  30. 於「弘願寺」為蓮友開示
  31. 彌陀之家 愛心為本
  32. 宗風學習(一)
  33. 宗風學習(二)
  34. 宗風學習(三)
  35. 下品下生之安心
  36. 關於道場的軟硬體建設
  37. 不問罪福 稱名必生
  38. 做事與念佛
  39. 三好念佛人
  40. 念佛與做人
  41. 惜福與環保
  42. 好好照顧自己
  43. 學僧工作 愛心為本
  44. 純粹的淨土宗(一)
  45. 純粹的淨土宗(二)
  46. 純粹的淨土宗(三)
  47. 《觀經》教眼
  48. 淨土思想的善導者
  49. 淨土法義的修學次第與弘法原則
  50. 認識「觀世音菩薩」
  51. 如何面對法義之爭
  52. 出家「三隨」「三不」
  53. 學法「十二防」
  54.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
  55. 愛的建設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

  1.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一)
  2.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二)
  3.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三)
  4.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四)
  5.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五)
  6.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六)
  7.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七)
  8.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八)
  9.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九)
  10.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十)
  11.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十一)
  12.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十二)

《淨土宗概論講記》

  1. 《淨土宗概論講記》(一)
  2.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
  3.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
  4. 《淨土宗概論講記》(四)
  5. 《淨土宗概論講記》(五)
  6. 《淨土宗概論講記》(六)
  7. 《淨土宗概論講記》( 七)
  8. 《淨土宗概論講記》( 八)
  9. 《淨土宗概論講記》(九)
  10.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
  11.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一)
  12.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二)
  13.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三)
  14.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四)
  15.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五)
  16.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六)
  17.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七)
  18.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八)
  19.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九)
  20.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
  21.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一)
  22.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二)
  23.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三)
  24.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四)
  25.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五)
  26.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六)
  27.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七)
  28.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八)
  29.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九)
  30.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
  31.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一)
  32.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二)
  33.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三)
  34.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四)
  35.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五)
  36.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六)
  37.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七)
  38.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八)

《善導大師的淨土思想》

  1. 第1課:印光大師讚善導和尚(一)
  2. 第2課:印光大師讚善導和尚(二)
  3. 第3課:善導大師思想概述
  4. 第4課: 難行與易行 ──龍樹菩薩判「難易二道」而捨難行取易行(一)
  5. 第5課:難行與易行 ──龍樹菩薩判「難易二道」而捨難行取易行(二)
  6. 第6課:自力與他力 ──曇鸞大師釋「自他二力」而貶自力乘佛力(一)
  7. 第7課:自力與他力 ──曇鸞大師釋「自他二力」而貶自力乘佛力(二)
  8. 第8課:自力與他力 ──曇鸞大師釋「自他二力」而貶自力乘佛力(三)
  9. 第9課:自力與他力 ──曇鸞大師釋「自他二力」而貶自力乘佛力(四)
  10. 第10課:信機與信法 ──善導大師釋「機法深信」而棄自身歸彌陀
  11. 第11課:聖道與淨土 ──道綽大師判「聖淨二門」而捨聖道歸淨土(一)
  12. 第12課:聖道與淨土 ──道綽大師判「聖淨二門」而捨聖道歸淨土(二)
  13. 第13課:聖道與淨土 ──道綽大師判「聖淨二門」而捨聖道歸淨土(三)
  14. 第14課:要門與弘願 ──善導大師判「要弘二門」而引要門入弘願(一)
  15. 第15課:要門與弘願 ──善導大師判「要弘二門」而引要門入弘願(二)
  16. 第16課:要門與弘願 ──善導大師判「要弘二門」而引要門入弘願(三)
  17. 第17課:正行與雜行 ──善導大師判「正雜二行」勸捨雜行歸正行(一)
  18. 第18課:正行與雜行 ──善導大師判「正雜二行」勸捨雜行歸正行(二)
  19. 第19課:正行與雜行 ──善導大師判「正雜二行」勸捨雜行歸正行(三)
  20. 第20課:定業與助業 ──善導大師判「正助二業」明傍助業專正定
  21. 第21課:本願不虛,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本願四十八字釋」之文
  22. 第22課:名號本義,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六字釋」之文(一)
  23. 第23課:名號本義,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六字釋」之文(二)
  24. 第24課: 一、名號本義,稱名必生──善導大師「六字釋」之文(三) 二、諸佛作證,稱名必生──善導大師「諸佛舒舌」之文(一)
  25. 第25課:諸佛作證,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諸佛舒舌」之文(二)
  26. 第26課:不擇眾機,稱名必生 ──法照大師「瓦變成金」之偈
  27. 第27課:不問時節,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不問時節」之文
  28. 第28課:不問罪福,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不問罪福」之文(一)
  29. 第29課:不問罪福,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不問罪福」之文(二)
  30. 第30課:不慮妄念,稱名必生 ──源信大師「不染污泥」之文
  31. 第31課:不慮妄念,稱名必生 ──源信大師「不染污泥」之文(二)
  32. 第32課:不顧貪瞋,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二河白道」之喻(一)
  33. 第33課: 一、不顧貪瞋,稱名必生──善導大師「二河白道」之喻(二) 二、不論凡夫,只論彌陀──善導大師「凡夫入報」之文
  34. 第34課: 一、彌陀大悲,急救苦者──善導大師「溺水偏救」之文 二、彌陀光明,唯攝念佛──善導大師「唯攝念佛」之文(一)
  35. 第35課: 一、彌陀光明,唯攝念佛──善導大師「唯攝念佛」之文(二) 二、稱名一聲,頓超生死——《觀經》「稱名往生」之文 三、稱名一行,總超萬行──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一)
  36. 第36課:稱名一行,總超萬行 ──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二)
  37. 第37課:稱名一行,總超萬行 ──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三)
  38. 第38課:稱名一行,總超萬行 ──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四)
  39. 第39課:稱名一行,總超萬行 ──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五)
  40. 第40課: 一、善導大師淨土思想特色 二、三經要點(一)
  41. 第41課: 一、三經要點(二) 二、答疑(一)
  42. 第42課:釋去普通疑惑(二)
  43. 第43課:釋去普通疑惑(三)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

  1.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1~5)
  2.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6~10)
  3.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11~15)
  4.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16~20)
  5.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21~25)
  6.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26~30)
  7.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31~35)
  8.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36~40)
  9.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41~45)
  10.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46~小結)
  11.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1~5)
  12.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6~10)
  13.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11~15)
  14.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16~20)
  15.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21~總結)
  16.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三心料簡(一))
  17.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白道之事)
  18.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1~5)
  19.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6~10)
  20.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11~15)
  21.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16~20)
  22.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21~25)
  23.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從配流上洛之後開示之法語)
  24.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述《阿彌陀經》大意之法語)
  25.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隆寬之法語)
  26.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聖光之法語)
  27.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乘願之法語)
  28.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道遍之法語)
  29.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隨蓮之法語)
  30.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信寂之法語)
  31.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尼眾之法語)
  32.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無品之法語)
  33.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賴綱之法語)
  34.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忠綱之法語)
  35.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重衡之法語)
  36.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四郎之法語)
  37.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妓女之法語)
  38.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辨食魚之法語)
  39.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臨終時示門第之法語)

石家莊念佛開示

  1. 石家莊念佛開示(一)
  2. 石家莊念佛開示(二)
  3. 石家莊念佛開示(三)
  4. 石家莊念佛開示(四)

念佛往生開示

  1. 念佛往生開示(正文)
  2. 念佛往生(問答部分)
淨土宗
淨宗法師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淨宗法師 > 法談開示
top

法談開示

第7課:自力與他力 ──曇鸞大師釋「自他二力」而貶自力乘佛力(二)

       淨宗法師2006年9月24日講於長春「般若寺」

 

難信之法、難說之法

       請合掌。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請放掌。

       我們淨土法門,釋迦牟尼佛在《阿彌陀經》當中說是「難信之法」,同時,也說這個法門是「難說之法」:六方諸佛都讚歎釋迦牟尼佛「於五濁惡世說此難信之法,是為甚難」;釋迦牟尼佛自己也很感歎,說:「我釋迦佛的智慧,來說這麼一個法門,都感覺很難說。」怎麼難說呢?佛當然辯才無礙,不會難說,主要是眾生的根機萬有不等,你這麼說,他那麼理解;你那麼說,他這麼理解。所以,有時候會產生誤解。

       我們這兩天以來引用有關的佛經祖語,跟大家介紹淨土法門的特色,大部份蓮友都能順著法義來如理思維,也不排除有少數蓮友心中有一些固有的觀念,聽到淨土法門的這種解釋,還站在原來通途教法的立場來思考,就會產生矛盾和衝突。如果這一關突破不了,就可能在他心中引起一些紛爭,所以,也有一些提問,我覺得是因為還沒有深入了解法義。當然,這都是正常現象,我們繼續來聽聞、繼續來深入思考,總能突破這一關。

       經常有人問:「師父,你講專修念佛,我們能不能誦《地藏經》啊?要不要誦這個經、那個經?用不用持戒啊?」

       這些話問多了之後,確實我能夠深刻地感到釋迦牟尼佛所說的「很難說」。讓我怎麼說呢?你問我說「這部經典能不能誦?」佛的經典,誰說不能誦?對不對?

       就是說,看你是為了什麼目標。我們問問題,就要盯住一個原則,如果你說:「師父我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是不是一定要誦這部《地藏經》?不誦就不能往生嗎?」

       我就明確地告訴你:「你不誦、專念佛,肯定能往生!」

       那麼,你問:「師父,我還想誦幾遍,能不能誦?」

       「可以誦!想誦幾遍就誦幾遍。」

       如果你說:「我心裏有固定的願望,每天誦一遍,以此作為往生正業……」

       那我就告訴你:「這個不能作為正業,這個是雜行。」叫你明確。

       如果含糊籠統地說:「我能不能誦啊?我要不要持戒啊?」大家說念佛人要不要持戒?

       (「要!」)

       回答得好!持戒、不持戒,是相對於受戒、沒有受戒而談,受了戒的人就要持戒,它跟你念佛往生不往生有什麼關係呢?你受了戒,就應該持戒!這是我們一個最基本的本份要求。比如我們出家人,我們剃了頭、穿了出家衣服,就有我們出家人的規矩來遵守;你是人道的眾生,即使釋迦牟尼佛沒有給你說五戒,你也應當遵守仁義禮智信,不然你就是畜生了,畜生沒有仁義禮智信(它是畜生道,它披毛戴角,它就這樣,按照它的習性亂來)。你既然是人道,這就是人道的規矩,你身為一個自然的人,就有人道的規範;你身為一個國家的公民,你就有國家公民的責任和義務,就要遵紀守法,你不遵紀守法,就有國法拿你是問;我們作為一個佛弟子,就應該斷惡修善,這是我們基本的要求。

       只是,我們在強調阿彌陀佛本願他力救度的時候,是要說明什麼呢?是要說明:排除心中固定的見解,說「我如果達不到清淨持戒,我念佛也是白念,不能往生」,這個觀點就是錯誤的。

       反過來講,「念佛都可以往生,無所謂,受了戒也破戒,不用持戒」,這樣的講法,歷代祖師沒有哪個這樣講,當然我也不可能這樣講,佛的經典也沒有這樣講。

       所以,不要偏於兩邊,兩邊都是錯誤的。

       一邊說:「如果持戒不清淨,不能往生。」對不對?對呀?「如果持戒不清淨,念佛不能往生」,對不對?不對!即使持戒沒有清淨,你專修念佛也能往生。如果持戒不清淨就不能往生的話,我們絕大多數人都只有欲哭無淚。持戒清淨談何容易?你真正去持戒,就知道不容易。以戒法來要求我們,像我們老法師,他對戒律很有研究,行持上要求很嚴格,才知道:多有毀犯,很不容易的。所以,在這個末法時代,只有淨土法門來救度我們。

       好啦,如果反過來,「反正也不要求,所以,只要念佛,無所謂,隨便亂來,受了五戒也不持戒,受了菩薩戒也不持戒」,對不對?肯定就不對了!

       我覺得這一點非要理論,是有一點纏繞,所以,釋迦佛都感歎淨土法門是難信之法、難說之法。

       善導大師說:「一向專念。」這個「一向專念」具有高度的概括性。「一向」就沒有兩向,不紛爭,因為如果你一定要這樣分解,就容易起矛盾,持戒啦、不持戒,這個都是分成兩向了,你持戒也好、不持戒也好,你是男人也好、女人也好,你出家也好、在家也好,無論你是什麼身份,你念佛是必不可少的,這叫「一向專念」。

       我知道在座有很多受在家菩薩戒的,已經受了在家菩薩戒,我們就有了規範和約束,我們在念佛的道路上就會做得更好,上午也說過,只能做一個更好的在家菩薩,嚴以律己,原來都已經受在家菩薩戒了,為什麼念了佛之後反而障礙你持菩薩戒呢?念佛能障礙我們持守菩薩戒嗎?不可能有障礙啊!那是我們本心在放逸當中。所以,上午我也舉這個例子,說明你的心不在佛法當中,就像我們兩隻腳,重心不在念佛,在五欲六塵,然後找種種理由,為自己放逸做惡、為自己種種的過非尋找掩飾,這些是不對的。

       我覺得,還是彌陀化身的善導和尚有智慧,他說「一向專念」,那麼,「一向專念」就堵絕了種種的議論,無論你拿什麼來提問,給你回答「念佛」,這就好了!你談的是是非話,和生死解脫不相關。

       一個佛弟子,剛才說過了,我們首先作為一個人,作為一個自然人,我們有人道的標準、人道的規範、人道的倫理道德,這是我們應當持守的,這個不用佛來講,我們都應當這樣做;作為國家公民,我們有持守法律、遵紀守法的義務;作為佛弟子,我們有依教奉行、棄惡揚善的責任,所謂「諸惡莫做,眾善奉行」這樣一個心態和這樣一個行持。如果我們已經受了在家五戒、在家菩薩戒,我們就以我們受戒的身份來念佛。同時,不要障礙人家,「哎!你沒有受五戒,你念佛也白念!」這個,經典沒有這樣講。我們自己自律可以嚴格,對人家呢,我們要按照佛法的規矩來談。

       這是一點,稍微有點感想。因為有些蓮友會問到,我想現在還不急於系統地回答,我們再繼續聽聞。我所講解的,都是有依據、有來歷的,聽到這個程度,我們心中的疑團會起來,會堵到這個地方,到一定的程度之後,再總結性地做一個系統的解釋,然後把它打通,讓我們大家覺得:沒有妨礙。念佛尚且不妨礙你士農工商的工作,怎麼妨礙你諸惡莫做、眾善奉行呢?這個反而是應當鼓勵的,也是應當要求的。只是我剛才說過了,如果認為說「我如果不這樣做,就不能往生,念再多的佛也是白念」,這樣就會障礙很多人。而且我們本人也並不是清淨持戒的──你不是驕慢嗎?我們本人真正達到「諸惡莫做,眾善奉行」了嗎?如果以這個為標準,誰達到了呢?但是,我們雖然沒達到,像孔子所說的,「高瞻仰止」,「我雖不能至,心嚮往之」,「我雖然沒有達到諸惡莫做、眾善奉行,但是我嚮往這一點」。佛法講:「寧可破戒,不可破見。」清淨持戒當然更好了,如果說戒破了,但是見解不能破!佛法的正知見特別重要。「我雖然沒有達到這一點,但是我心中嚮往這一點,我希望能夠斷除貪瞋癡煩惱;我雖然沒有達到,我不是任它亂起貪瞋癡煩惱。」

       另一方面,我們心中更加覺得慚愧:「哎呀,以我這樣內心的惡性、惡習、惡煩惱、惡眾生,以我本身的因果報應,決定是六道輪迴的;如此的眾生,彌陀要救度我……」反過來慚愧懺悔,念南無阿彌陀佛。所以,善導大師就說:

       念念稱名常懺悔。

       每一念每一念體悟到:「我是一個罪業深重的眾生,還談什麼呢?在這裏談是談非?『我想把大家的口封起來』,有這些時間來談論是非,不如拿來念南無阿彌陀佛」。

 

瞭解自己的根機

       讓我們繼續來學習前一堂課的講義。

       我們每一個人對自身要有自知之明,要知道我們本身是什麼樣的一個狀況,不講過份的話。往往我們對自己並不能有明確的瞭解,因此,我們要依據經文來對照自己。

       學習淨土法門,首先第一點,要知道我們是什麼樣的根機,《無量壽經》裏有「三毒五惡」這一段,這一段的意趣我們後面會解釋,簡略講,有兩種意趣:第一是希望我們能夠防非,就是:貪瞋癡三毒五惡是世間的惡業煩惱所造成的,應當戒防。第二點,說明我們眾生就是這種容易放逸造惡的眾生,我們除了念佛法門,別無它法可以得救,所以,在《無量壽經》裏有三句話來形容我們眾生的狀況。哪三句話呢?

心常念惡。
口常言惡。
身常行惡。

 

       身口意三業都不清淨。心裏念念所起,念的是惡業;口中所說的,是惡的語言;身業所行的,是惡的行為。

       《地藏經》裏說我們閻浮提眾生:

南閻浮提眾生,惡性驕慢,
起心動念,無不是罪,無不是業。

 

       這是《地藏經》教示我們的。

       《阿彌陀經》說我們淨土法門是大覺世尊「為五濁惡世的眾生說此難信之法」,「五濁惡世」:劫濁、見濁、煩惱濁、眾生濁、命濁。

 

抑止門、攝取門

       《觀經》下品下生是一個造作五逆重罪的人,他造了五逆罪,殺父、殺母、殺阿羅漢、出佛身血、破合和僧,造了這樣的重罪了,臨終的時候,念了十句佛往生極樂世界去了。這些話說出來,大家覺得不敢相信,「啊?這樣能往生啊?這怎麼回事?這是佛說的嗎?」哎,佛在經中有明文說明。

       《無量壽經》說:「十方眾生我都要救度,你只要不造五逆罪就行、不造謗法罪就行。」所謂「唯除五逆,誹謗正法」。

       這兩部經看起來就有矛盾了,第十八願說:「你造作五逆謗法罪我不救。」《觀經》裏邊造作五逆罪的人念了十句佛往生了,這個怎麼解釋?

       善導大師就從兩種角度來說明,叫「抑止門」和「攝取門」。

       什麼叫「抑止門」呢?就是佛以大悲本心,觀察眾生惡業很深重,這兩種罪過是一切罪惡當中最重的,如果造了五逆罪、謗法罪,你可能來不及懺悔──這叫定業,這是決定要墮落無間地獄的罪業,可能直接就墮落了。所以,在我們眾生還沒造之前,事先就抑止你:「哎,這兩個罪很重,你造這兩個罪我就不救你哦。」給我們打一個預防針,使我們產生警惕心,讓我們不要造。

       那為什麼不拿十惡罪來抑止呢?「哎,不要造十惡罪!你造十惡罪我不救你!」或者說標準提得更高,「你不要起貪瞋癡的妄念,你起貪瞋癡的妄念我不救你!」為什麼不拿更高的標準要求我們呢?因為阿彌陀佛的慈悲,他知道如果要求得太高了,就等於這種抑止沒有效果,因為我們實在做不到。

       但是,這兩種罪惡你還要犯,你基本的人倫都失去了,這是最低、不能再低的標準了,按世間來講,殺父殺母,你說還能有比這個罪惡更低的標準嗎?按佛法來說,你謗佛謗法謗僧,還能比這個標準更低嗎?「只要這兩個最低的標準你不犯,我都能救你!」

       話講回來,並不是鼓勵我們說「其他的罪惡你就可以犯」,大家也不要這樣錯誤理解,「你看,佛講的嘛,『唯除五逆,誹謗正法』嘛,所以我犯十惡罪有什麼關係?」

       這個是顯示佛的一種慈悲心,五逆謗法最重的惡業舉出來,一方面顯示佛的深重無底的慈悲,另一方面顯示:即使你十惡罪,佛也不希望你犯這種過錯,即使你小小的罪業,也是不希望你犯。不管大罪小罪,在我們沒有犯之前,從佛的本心,都不希望我們犯,這個叫「抑止門」。就是在沒有犯之前,抑止你說:「哎!你不能做!」

       那麼,《觀經》為什麼又說他能往生呢?這就是佛慈悲到頂點了。說這個人已經造了五逆罪了,你這個時候再把他抑止,說:「造五逆罪,我不救你。」他就永遠被拋棄在佛法的救度之外,他就要去流轉了。所以,佛不忍心他再去流轉,大悲不捨,還要攝取。已經造了這個罪過了,你回心念佛──要回心啊!你說:「我啊,反正佛要救我,我無所謂,我就這麼胡來。」那仍然不在佛的本願攝取之內,你回心念佛,懺悔了,知道「我邪見,錯誤了,我來念佛了,南無阿彌陀佛,要求生極樂世界」,這樣,佛還要攝取。

       我們以這樣的心來體諒佛的慈悲,我們就知道:任何小的過失沒犯之前,佛都不希望我們犯,佛都希望我們不要犯,因為犯了以後,對我們身心的健康也好、對我們現世的安樂也好、對我們未來的解脫也好,都有障礙。一方面這樣,另一方面呢,即使我們已經犯了很大的過失,也不要擔心說:「完了!我犯罪了,不能往生了,徹底被拋棄了……」

       佛決不會徹底拋棄你,抑止是暫時的,攝取是永遠的。

       所以,這樣來體驗佛的慈悲,我們心中就會感動。

       我想還是打一個世間的比喻,像父母對兒女,也是有兩個手段,叫做「恩威並施」,「恩」就是給你好處,怎樣愛護你、關心你、慈悲你;「威」就是對你有所要求,「告訴你,好好上學啊!你上學不能遲到、不能調皮,上學遲到、調皮,回來你看我不把你屁股揍爛!」我們會這麼講,對不對?為什麼父母這樣講?知道孩子就喜歡調皮,知道他調皮,就要抑止他。為什麼抑止他?正是因為知道孩子調皮,所以事先給他講。

       如果你這個兒子很孝順,從來都守規矩,你就不用跟他說:「上學不要遲到,遲到我揍爛你……」

       「哎,媽媽,我從來不遲到,你怎麼說我要遲到?好像鼓勵我遲到……」

       就知道:他老調皮。「哎!遲到回來揍爛你的屁股!」

       好了,講完之後,孩子還是調皮,他今天又遲到了,你果然把他屁股揍爛嗎?你還不是說:「哎!怎麼回事?又遲到了!」打下去,還不捨得打,「我告訴你啊,明天再不可以遲到了!」

       所以,沒有犯過失之前,父母都希望他好;但是犯了之後呢,還要有方法能夠關愛到他。

       如果這個小孩子,他誤解了──兩種誤解:一種誤解,「完了!我今天上學遲到了,我不敢回去了,我回去之後,我爸爸要把我屁股打爛了」,晚上不回來,躲在外面。你說他爸爸傷心不傷心?就要到處去找他,還要到公安局去報案,「我的兒啊,你在哪裡?我不該說打爛你的屁股啊,嚇得你不敢回來啊,被人家搶走啦」,爸爸是不是會難過?結果他自己在外面躲著,越想越覺得:「對啊!我不能回去啊,一回去我爸打爛我」,這樣,父子的心就背離了。

       爸爸講這個話,不是真的把你打爛,你要能夠理解,「爸爸,我錯了!我今天上學遲到了,我保證明天不遲到了,求你原諒!」這樣不是父子就團圓了嗎?不是一團和氣嗎?改正了,父親就原諒你,你還照樣回到你的小臥室,睡在你那個溫暖的小床上。這是第一個誤解的孩子。

       第二個誤解的孩子,「反正我爸爸很慈愛我,所以,他的話,我聽到當沒有聽到,叫我不遲到,我偏偏遲到,叫我不調皮,我偏偏調皮」,這樣爸爸能高興嗎?可能真的有一天揍爛你了,因為你確實太不聽話了,你太不瞭解父母的慈悲心了。

       所以,我覺得我們佛弟子啊,對於阿彌陀佛無有條件、徹底的慈悲,我們要有一個正確的認識,既不可以放逸懈怠,也不可以自局其分,擔心、恐懼、害怕,離開……脫離了父子關係,成為兩家人一樣,分為兩片。

       這兩種人都是不能體會父母的心腸,不是那麼很孝順。

       真正孝順的人,就是說,「我雖然有過惡,但是父子關係不改變,我儘量改,我改不了的,請父親原諒,我盡力做」。

       我這樣講,大家能聽明白嗎?我深怕大家聽不明白。聽不明白之後,我個人被誤解倒沒有關係,我是一個罪業凡夫,如果阿彌陀佛這樣慈悲救度的法門被世間人所誤解,這個是我心中最難過的事情。

 

正確地聞法

       所以,希望大家要正確地聞法,從我們所見到的狀況來看,也確實有誤解,一個地方念佛法門能不能迅速普及,往往不在於法師講得好不好,倒是在於:法師講法之後,聽法的人做得怎麼樣。人家看到你聽法之後,原來念佛,現在更精進;原來沒有吃全素,現在吃了全素,人家說:「哎!這個法師講得肯定對,講得很好,既能夠安心念佛往生,世間善法、佛的戒律又能儘量去做」,這樣就會引導大眾來學習。

       「你看,他本來是持五戒的,現在他一戒也不持了」,人家不說你錯,「肯定是他師父告訴他錯了!」結果就給我們背了黑鍋了。然後說:「這個法門不能學,這個法門是錯誤的!」你看!引起人家謗法的因緣。

       所以,作為佛弟子,每一個人都要深刻地警惕和覺悟,我們的身心行為,我們的言行舉止,要能體現阿彌陀佛慈悲救度落實在我們身上的形象。

 

祖師對自己的評價

       不要說我們這麼一個通身業力、滿是罪業的凡夫,我們歷代的祖師對自己都有一個評價,我現在來宣讀幾段,作為比照。或許有人覺得:「你是你,我是我,我的根機不錯……」我當然沒法比。我們看看祖師。一個引證的是善導大師,我們前兩天也提到過,就簡略地讀一遍,善導大師說他自己:

       「我決定深信我善導自身現是罪惡生死凡夫,曠劫以來,常沒常流轉,未來無有出離之緣。我只有乘靠彌陀大願業力,往生西方淨土」:善導大師說他沒有出離之緣,要乘托彌陀大願業力。

       道綽大師說自己怎麼樣呢?他審量自己的根機,和當時時代的人(下面我們會學習),他說:如果講大乘佛法,真如實相、第一義空,講真如、講實相、講佛性、講空性、講法性……(這些都是名詞,講的是一個道理),這一點呢:

       「大乘曾未措心」:「措心」,「措」就是放,我們的心根本就放不上去,起心動念都是錯的,遠離實相法,都是在執著當中,這叫「大乘曾未措心」。

       那麼,小乘怎麼樣呢?

       「無論道俗,未有其份」:以道綽大師說唐朝時代的人,不管出家、在家,要得小乘四果阿羅漢,出家、在家沒有一個有份的。

       小乘法門不行,那麼人天法呢?

       「縱有人天善果,皆因五戒十善,能招此報」:是因為我們修行五戒十善,招得人天的善果。

       「然持得者甚稀」:這個有,但是也很稀少,能夠如法如理地行持五戒十善的,稀少又稀少。佛在經典裏講,我們一失人身之後──大家在座的有幾百位,如果按照我們自力修行,下輩子投胎再做人的,如果有一個的話,就算是不錯了。

       佛有一次跟阿難在一起,就用指甲在地上刮一點土起來,說:「阿難,你看看,是我指甲蓋上的土多,還是大地的土多?」

       阿難說:「世尊哪,指甲蓋上的土一點點,大地的土無量無邊,怎麼能比啊?」

       世尊講:「阿難哪,眾生苦惱,罪業深重,一失人身之後,再得人身的人,如同爪上之塵這麼少;一失人身之後,到三惡道去的人,猶如大地之土那麼多啊!」

       你看看!得人身、再得人身,多麼的困難!非常不容易!

       所以,道綽大師就說:「持得者甚稀。」

       好啦,大乘佛法,沒有措心;小乘佛法,沒有其份;人天善法,持得者甚稀;講造惡呢?

       「若論起惡造罪,何異暴風駛雨」:用這個名詞來形容我們內心起惡造罪。如果講起惡造罪啊,我們凡夫勇猛得很,像刮大風、下大雨,像「暴風駛雨」一樣,這是我們的本來面貌,所謂「行善乏力」。

       所以,我們這樣的末法時代劣根的根機,更要仰投彌陀的誓願。

       這是道綽大師。

       我們看曇鸞大師,曇鸞大師,我們剛才說了,前面介紹過「自力與他力」,他有四句偈子:

我從無始循三界,
為虛妄輪所回轉。
一念一時所造業,
足繫六道滯三途。

 

       他說:我曇鸞哪,從無始劫以來,「我從無始循三界」,都在三界裏邊迴圈打轉,從來沒有出去過,轉來轉去都在三界之內。

       「為虛妄輪所回轉」:什麼叫「虛妄輪」?我們本來這個心,妄心用事,我們所造的業,都是虛妄,沒有一點真實,所以「為虛妄……」;「輪」,虛妄像輪子一樣;「所回轉」,老在這裏邊,六道輪迴,不能出離。

       「一念一時所造業」:一天有八萬四千念。我這一個念頭之間,我這一剎那、一時之間所造的罪業能夠達到什麼結果?

       「足繫六道滯三塗」:這一念一時所造的罪業,都足足地能把我捆綁在六道之內,把我陷礙在三界之中。那麼,何況我們念念所造之業,怎麼能夠出離?

       所以,這些都是祖師推心置腹,尤其我們淨土門的祖師,挖肝剖心地說:「你是這樣的凡夫啊,你要認識到啊,你要仰靠佛力啊!」

       我們近代的印光大師說的話也很乾脆明瞭,他說:「我印光是個粥飯僧,只會吃點閑飯,我是個業力凡夫,如果阿彌陀佛大願接引往生西方,下品下生我就千足萬足了。」

       然後又說:自己修行──

       「自有何種力?」:我們不是講自力嗎?他說:「自有何種力?」自己有哪種力量呢?

       「但是無始以來的業力,所以萬劫千生,難得解脫」:你講自力修行,你自己有什麼力量?有!什麼力量?是無始劫以來的業力,無始劫造罪的力量。

       所以,我們講有沒有力量,是針對我們的目標,如果針對往生淨土,我們沒有力量;如果針對墮落三途,我看我們都很有力量啊,是不是?對呀!如果針對我們墮落三惡道,我們力量很大,墮地獄如同箭射,像射箭一樣,「嚓」,掉下去了,非常快──造罪力量很大。

       這是經文和祖師宣示我們本身的自然狀況。

 

淨土與聖道,出發點不同

       這一點,我想,聽起來可能感覺在色彩上覺得說:「把我們講得這麼差,有點太差了!不是講『本來是佛』、『佛性光明』嗎……」

       這個,都是對的。「本來是佛」是指我們本來的體性是佛;我們現實的狀況呢,「現是罪惡凡夫」。這就講到禪、天臺,他們修行的立足點、出發點和我們淨土門不一樣,他們是站在我們眾生本地覺性、本來是佛,然後你自己要悟到本地覺性,這樣你才可以由本覺經過始覺,始覺你覺悟之後,再達到究竟覺──是這麼一個路子,所以要鼓勵說「本來是佛」,鼓足我們的信心,說:「丈夫自有沖天志,不向如來行處行!」「如來能成佛,我也能成佛!」他要靠自力修行嘛,如果沒有這個雄心壯志,沒有這個膽氣,那怎麼可以呢?所以,如果修行聖道法門,就要這樣鼓勵自己,這也是如實的狀況,「本來就是佛」,這是指體性而言。

       淨土門是站在我們凡夫的立場上──很現實的立場,說:我現在是凡夫,以阿彌陀佛的究竟覺,他已經成了阿彌陀佛了,成就六字名號究竟的果覺,然後做為因地之心,所謂「以果地覺,為因地心」,這樣,我們在念佛的時候,就是始覺,我們的始覺就跟阿彌陀佛的究竟覺念念相應,就達到我們自己本性的究竟覺,所以,這個法門叫「易行道」,很容易、很簡單,它是置換法,調換一下就行了。

       如果從理上來講、究竟來說,別無二致,只是入手的角度不一樣。

       我想我們在座各位,都還沒有開悟,我們現在都是罪惡凡夫,如果按照淨土門這個入手點,很容易契合,我們以我們罪惡凡夫的身份,來稱念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就是始覺,就吻合阿彌陀佛的究竟覺,我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也能究竟開發、證悟我們本具的佛性。

       所以,這是我們淨土門要強調的,對我們的根機要有一個如實的觀察、如實的瞭解。

       好,大家請合掌。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好,謝謝大家。

分享到
中華淨土宗協會
淨土宗文教基金會

11059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50巷22弄41號
電話:02-2758-0689
傳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

追蹤淨土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