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談開示

  1. 淨土宗如理論答七要事
  2. 弘願寺「護法聯誼會」開示(一)
  3. 弘願寺「護法聯誼會」開示(二)
  4. 弘願寺「護法聯誼會」皈依開示
  5. 於「弘願寺」為僧眾開示
  6. 於「淨土宗中山念佛會」開示
  7. 於「淨土宗中山念佛會」答蓮友問
  8. 湖北仙桃彌陀寺念佛法會開示(一)
  9. 湖北仙桃彌陀寺念佛法會開示(二)
  10. 湖北仙桃彌陀寺念佛法會開示(三)
  11. 「淨土宗如理論答七要事」概述
  12. 淨土宗行人的時代感與使命感
  13. 《佛說阿彌陀經》淺釋(上篇)
  14. 《佛說阿彌陀經》淺釋(中篇)
  15. 《佛說阿彌陀經》淺釋(下篇)
  16. 答網上蓮友問(三)
  17. 人生之目的
  18. 淨土宗宗旨(一)
  19. 淨土宗宗旨(二)
  20. 淨土宗特色
  21.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一)
  22.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二)
  23.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三)
  24.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四)
  25. 南寧問答
  26. 流通法寶即是做彌陀的手足
  27. 如何讓法義入心──多聞熏習
  28. 書讀百遍 熏法入心
  29. 為「福聖寺」常住僧眾開示
  30. 於「弘願寺」為蓮友開示
  31. 彌陀之家 愛心為本
  32. 宗風學習(一)
  33. 宗風學習(二)
  34. 宗風學習(三)
  35. 下品下生之安心
  36. 關於道場的軟硬體建設
  37. 不問罪福 稱名必生
  38. 做事與念佛
  39. 三好念佛人
  40. 念佛與做人
  41. 惜福與環保
  42. 好好照顧自己
  43. 學僧工作 愛心為本
  44. 純粹的淨土宗(一)
  45. 純粹的淨土宗(二)
  46. 純粹的淨土宗(三)
  47. 《觀經》教眼
  48. 淨土思想的善導者
  49. 淨土法義的修學次第與弘法原則
  50. 認識「觀世音菩薩」
  51. 如何面對法義之爭
  52. 出家「三隨」「三不」
  53. 學法「十二防」
  54.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
  55. 愛的建設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

  1.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一)
  2.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二)
  3.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三)
  4.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四)
  5.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五)
  6.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六)
  7.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七)
  8.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八)
  9.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九)
  10.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十)
  11.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十一)
  12.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十二)

《淨土宗概論講記》

  1. 《淨土宗概論講記》(一)
  2.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
  3.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
  4. 《淨土宗概論講記》(四)
  5. 《淨土宗概論講記》(五)
  6. 《淨土宗概論講記》(六)
  7. 《淨土宗概論講記》( 七)
  8. 《淨土宗概論講記》( 八)
  9. 《淨土宗概論講記》(九)
  10.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
  11.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一)
  12.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二)
  13.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三)
  14.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四)
  15.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五)
  16.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六)
  17.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七)
  18.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八)
  19.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九)
  20.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
  21.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一)
  22.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二)
  23.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三)
  24.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四)
  25.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五)
  26.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六)
  27.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七)
  28.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八)
  29.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九)
  30.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
  31.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一)
  32.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二)
  33.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三)
  34.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四)
  35.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五)
  36.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六)
  37.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七)
  38.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八)

《善導大師的淨土思想》

  1. 第1課:印光大師讚善導和尚(一)
  2. 第2課:印光大師讚善導和尚(二)
  3. 第3課:善導大師思想概述
  4. 第4課: 難行與易行 ──龍樹菩薩判「難易二道」而捨難行取易行(一)
  5. 第5課:難行與易行 ──龍樹菩薩判「難易二道」而捨難行取易行(二)
  6. 第6課:自力與他力 ──曇鸞大師釋「自他二力」而貶自力乘佛力(一)
  7. 第7課:自力與他力 ──曇鸞大師釋「自他二力」而貶自力乘佛力(二)
  8. 第8課:自力與他力 ──曇鸞大師釋「自他二力」而貶自力乘佛力(三)
  9. 第9課:自力與他力 ──曇鸞大師釋「自他二力」而貶自力乘佛力(四)
  10. 第10課:信機與信法 ──善導大師釋「機法深信」而棄自身歸彌陀
  11. 第11課:聖道與淨土 ──道綽大師判「聖淨二門」而捨聖道歸淨土(一)
  12. 第12課:聖道與淨土 ──道綽大師判「聖淨二門」而捨聖道歸淨土(二)
  13. 第13課:聖道與淨土 ──道綽大師判「聖淨二門」而捨聖道歸淨土(三)
  14. 第14課:要門與弘願 ──善導大師判「要弘二門」而引要門入弘願(一)
  15. 第15課:要門與弘願 ──善導大師判「要弘二門」而引要門入弘願(二)
  16. 第16課:要門與弘願 ──善導大師判「要弘二門」而引要門入弘願(三)
  17. 第17課:正行與雜行 ──善導大師判「正雜二行」勸捨雜行歸正行(一)
  18. 第18課:正行與雜行 ──善導大師判「正雜二行」勸捨雜行歸正行(二)
  19. 第19課:正行與雜行 ──善導大師判「正雜二行」勸捨雜行歸正行(三)
  20. 第20課:定業與助業 ──善導大師判「正助二業」明傍助業專正定
  21. 第21課:本願不虛,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本願四十八字釋」之文
  22. 第22課:名號本義,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六字釋」之文(一)
  23. 第23課:名號本義,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六字釋」之文(二)
  24. 第24課: 一、名號本義,稱名必生──善導大師「六字釋」之文(三) 二、諸佛作證,稱名必生──善導大師「諸佛舒舌」之文(一)
  25. 第25課:諸佛作證,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諸佛舒舌」之文(二)
  26. 第26課:不擇眾機,稱名必生 ──法照大師「瓦變成金」之偈
  27. 第27課:不問時節,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不問時節」之文
  28. 第28課:不問罪福,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不問罪福」之文(一)
  29. 第29課:不問罪福,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不問罪福」之文(二)
  30. 第30課:不慮妄念,稱名必生 ──源信大師「不染污泥」之文
  31. 第31課:不慮妄念,稱名必生 ──源信大師「不染污泥」之文(二)
  32. 第32課:不顧貪瞋,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二河白道」之喻(一)
  33. 第33課: 一、不顧貪瞋,稱名必生──善導大師「二河白道」之喻(二) 二、不論凡夫,只論彌陀──善導大師「凡夫入報」之文
  34. 第34課: 一、彌陀大悲,急救苦者──善導大師「溺水偏救」之文 二、彌陀光明,唯攝念佛──善導大師「唯攝念佛」之文(一)
  35. 第35課: 一、彌陀光明,唯攝念佛──善導大師「唯攝念佛」之文(二) 二、稱名一聲,頓超生死——《觀經》「稱名往生」之文 三、稱名一行,總超萬行──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一)
  36. 第36課:稱名一行,總超萬行 ──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二)
  37. 第37課:稱名一行,總超萬行 ──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三)
  38. 第38課:稱名一行,總超萬行 ──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四)
  39. 第39課:稱名一行,總超萬行 ──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五)
  40. 第40課: 一、善導大師淨土思想特色 二、三經要點(一)
  41. 第41課: 一、三經要點(二) 二、答疑(一)
  42. 第42課:釋去普通疑惑(二)
  43. 第43課:釋去普通疑惑(三)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

  1.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1~5)
  2.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6~10)
  3.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11~15)
  4.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16~20)
  5.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21~25)
  6.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26~30)
  7.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31~35)
  8.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36~40)
  9.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41~45)
  10.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46~小結)
  11.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1~5)
  12.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6~10)
  13.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11~15)
  14.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16~20)
  15.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21~總結)
  16.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三心料簡(一))
  17.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白道之事)
  18.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1~5)
  19.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6~10)
  20.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11~15)
  21.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16~20)
  22.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21~25)
  23.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從配流上洛之後開示之法語)
  24.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述《阿彌陀經》大意之法語)
  25.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隆寬之法語)
  26.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聖光之法語)
  27.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乘願之法語)
  28.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道遍之法語)
  29.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隨蓮之法語)
  30.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信寂之法語)
  31.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尼眾之法語)
  32.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無品之法語)
  33.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賴綱之法語)
  34.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忠綱之法語)
  35.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重衡之法語)
  36.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四郎之法語)
  37.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妓女之法語)
  38.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辨食魚之法語)
  39.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臨終時示門第之法語)

石家莊念佛開示

  1. 石家莊念佛開示(一)
  2. 石家莊念佛開示(二)
  3. 石家莊念佛開示(三)
  4. 石家莊念佛開示(四)

念佛往生開示

  1. 念佛往生開示(正文)
  2. 念佛往生(問答部分)
淨土宗
淨宗法師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淨宗法師 > 法談開示
top

法談開示

第4課: 難行與易行 ──龍樹菩薩判「難易二道」而捨難行取易行(一)

       淨宗法師2006年9月24日講於長春「般若寺」

 

七個專題

       諸位法師,諸位蓮友,大家請合掌。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好,請放掌。

 

       從今天開始,我們將以七個專題來講解、說明我們淨土宗教理上最重要的概念。這七個專題的內容,可以講是我們淨土宗教理的基柱。所謂「基柱」,比如說我們建一座樓房,它的基礎和樑柱是非常重要的。由此而搭建我們一宗教理的框架。

 

       這七個講題也說明了我們淨土宗傳承的關係,對於一宗教理的建立,有至關重要的作用。

 

       或許有的蓮友未必想要知道這些教理上的架構問題,說:「我只要能夠安心老實念佛就好。」這個當然是不錯的。

 

       從一個法門的建立,包括我們信心的守護,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如果在教理方面有明確的指導,所謂「理明則信深」,教理明確了,我們的信心則能深固。不然的話,或許法師講解了,給你具體的問題回答了,你當時歡喜了,回去之後,別人再引經據典,或者引用其他法師講的話,說:「哎呀!你這樣不行啊!」你一聽,信心就動搖了,「對啊!人家說的都有依據啊!」

 

       如果對於我們這一宗的教理依據能夠清楚、朗然,明瞭在心,這樣我們就不會動搖。

 

       七個講題也就是七對概念,我先把這七個題目簡略地說明一下:

第一、難行與易行。
第二、自力與他力。
第三、信機與信法。

 

「機」就是根機;「法」就是我們選擇的法門。

 

第四、聖道與淨土。

 

淨土法門之外叫「聖道法門」。

 

第五、要門與弘願。

 

       這第五個名詞,是善導大師所特立的,可能大多數人很陌生,其他的名詞或許接觸過,「要門與弘願」是比較陌生的一對概念。

 

第六、正行與雜行

 

這個或許多數人都知道,可能不一定詳細明瞭它的內容,但名詞是知道的,「正行與雜行」。

 

第七、定業與助業。

 

第二講:難行與易行

       我們今天先學第一:「難行與易行」。

 

       完整的標題應該稱之為「難行道與易行道」;如果再簡略一點,就可以說成三個字:「難與易」,很簡單、很乾脆。

 

       「難行與易行」,這個「行」有兩種概念:

 

       是「修行」:難以修行的法門和容易修行的法門,這是兩個概念。

 

       再一個就是「通行」:你這樣的修行,因為很困難,所以難以通過,行不通;第二就是容易,容易通過、行得通的法門。


       這都是比較根機而選擇的。

 

龍樹菩薩與《易行品》

       龍樹菩薩撰寫《十住毗婆沙論》,其中有一品叫做《易行品》。「難行道與易行道」是《易行品》當中最著名的論斷,就是把我們佛法中的修行法門(所謂「大乘菩薩道」)分成「難易二道」。所以,我們這裏說明了:龍樹菩薩判「難易二道」。
判「難易二道」的目的在哪裡呢?幫助我們決擇,捨難取易,就是捨棄難行、選擇易行。

 

       龍樹菩薩是什麼樣的一個人呢?他是在我們大聖釋迦牟尼佛入滅七百年的時候,誕生於印度的一個婆羅門家族當中。龍樹菩薩從小就天資穎悟,世間的所有學問,道術、天文、地理沒有不通達的,是一個絕頂聰明的人──菩薩應化嘛!當然非同凡流啦!

 

       他的出家因緣,他一開始也沒有接觸佛法,因為印度外道很盛行,所以,他學了一種隱身術,就跟幾位朋友到王宮裏侵淩王宮的美女,事情久而久之敗露了,國王就發現有人作亂。是什麼樣的人呢?一定是有隱身術的。隱身術,你看不到啊!朝中也有高人,怎麼辦?他說:「在地上鋪上灰,雖然看不見,他過來有腳印,如果發現有腳印進來,就把門一關,讓武士在空中亂砍。」結果他們不知道,就進去了。武士一看有腳印,趕緊包圍起來,用刀在空中亂砍。他的三個好朋友都成了刀下之鬼。龍樹的腦子靈,他就跟在誰後面呢?跟在國王後面,國王往哪裡走,他就跟在後面。武士再砍,不會砍國王啊,他就僥倖得了一條命。由此他悟出來:欲為苦本。「哎呀!在這個世間,愛欲就是苦惱的根本,不能解脫啊」。所以,斷然出家學道,這就是菩薩示現。

 

       他出家學道,九十天的時間通達小乘三藏,經、律、論三藏完全通達,辯才無礙,所向無敵。

 

       這個時候,又遇到雪山的老法師,雪山高僧引導他學大乘佛法。大乘佛法,以他的那種智慧和根性,也是不長時間完全通達,沒有人能夠抵擋,他就起了驕慢心了:「我這個天下第一智慧,看來佛法也不過如此,我也學得差不多了……」

 

       這就講到他的名字叫龍樹,為什麼叫龍樹呢?他的媽媽在樹下生了他,色身是在樹下生下來的;他的得道法身呢,就是大龍菩薩把他接到龍宮──大龍菩薩,我們佛法的經典在世間流行,龍宮裏面有保存,天上也有。世間流行會有隱沒的時候,龍宮有收藏。大龍菩薩就把龍樹接到龍宮,讓他看,就好像我們的藏經閣一樣,不過比我們世間的高級。打開一看,「哇!這麼多經典,浩若煙海!」嘆服了。

 

       現在我們大家學的《華嚴經》,就是龍樹菩薩從龍宮裏取出來的,不然,我們沒得學。龍樹菩薩到龍宮一看,《華嚴經》有三個版本——廣本、中本和略本。廣本浩若煙海,太多了!一般人根本沒有智慧受持。中本,就是中間的這個本子,也非常的多,閻浮提眾生(就是我們世間的眾生)也根本沒法誦持,比我們現在這個略本,可能要多千萬倍的這麼一個概念。龍樹菩薩就取了一個最簡略的本子。我們現在見到《華嚴經》,一看一大垛,這是最簡略的。如果要取中本和廣本,完了!

 

       所以,大家想讀經,龍宮裏很多,而極樂世界更多!到了那個地方,你就開悟,讀不完的經典;在這個地方,什麼「讀誦大乘」啊,都是很少很少的。

 

       龍樹菩薩深入大乘的教理,大龍菩薩把他送到岸上來。送岸上來,他就要弘法了。他弘法,起初沒有因緣,先是混跡在軍隊裏面(那個時候戰事頻繁),他是菩薩,通曉天文、地理,還有他心通,什麼都知道,英勇善戰,所向無敵。國王就注意到他,問:「你是何人?」

 

       「我是天下第一智者。」他就這麼講。

       「啊!你敢這麼講!」

       「哎!我就敢這麼講。」

       國王就問他了:「第一智者,那你知道現在天上在幹什麼?」

       他說:「天上阿修羅和天人正在作戰。」

       「你怎麼知道天人正在跟阿修羅打仗?」

       他說:「不信你看。」手往上一指,天上阿修羅跟天人打仗,打得那個殘手、殘腳從天上「啪啪啪」掉下來了。國王就信服了,什麼事都信服他。

 

       他有這個因緣,能夠得到國王的護持,大弘法化。

 

       龍樹菩薩是了不起的大德,他在我們佛教界的影響可以講除了我們本師釋迦牟尼佛之外,沒有第二位能夠相提並論的。所以,他被我們歷代的佛教徒認定為「釋尊第二」(釋迦牟尼佛第二)、「八宗共祖」,我們中國不但是淨土宗──大乘有八大宗派,這八大宗派都共同推舉龍樹菩薩作為開宗的祖師,都能在龍樹菩薩的著作裏找到依據,這是源頭的地方,不管是天臺、華嚴、禪宗、密宗、淨土宗……都能在龍樹菩薩這裏找到依據。

 

       龍樹菩薩本人的信仰,他是八宗並弘了,他是「八宗共祖」、「釋尊第二」嘛,這麼高的德望、智慧和地位,他本人信仰的歸宿點在哪裡呢?根據釋迦牟尼佛在《楞伽經》當中的授記,龍樹菩薩是歸心極樂世界。

 

       所以,我們各位,我們是龍樹菩薩的嫡傳弟子,他到極樂世界,我們也去,不好嗎?好不好?

       (「好!」)

       世尊在《楞伽經》當中預記(在經典裏有明確的文字記載),有八句話,我來跟大家說一說。世尊說:

於南天國中,
有大德比丘。

 

       「南天國」就是印度南天竺,印度分「五印」,東、南、西、北、中,南印度、北印度、東印度、西印度和中印度。南天竺「有大德比丘」。

名龍樹菩薩,
能破有無見。
為人說我乘,
大乘無上法。

 

       「能破有無見」:我們凡夫就墮落在「有見」和「無見」當中。龍樹菩薩有《中論》、《百論》、《大智度論》,這些都是講「空性」的;還有像《十住毗婆沙論》,就是站在有宗的立場上。「有見」、「無見」是我們凡夫的執著,如果講「有」,就認定實有;講「無」,就認定實無,這樣就不是佛法的中道,龍樹菩薩破斥凡夫「有無」之見。

 

       「為人說我乘,大乘無上法」:廣說大乘無上的法門。「大乘無上法」是指什麼法呢?依龍樹菩薩本人的最後歸向,就是指阿彌陀佛的念佛法門:

證得歡喜地,
往生安樂國。

 

       龍樹菩薩是在現生當中證入「歡喜地」,就是「初地」。我們講「十地菩薩」,到等覺、妙覺成佛,初地就是「歡喜地」,又稱為「不退轉地」。初地菩薩有什麼樣的功行呢?如果一個人證得初地的菩薩聖果了,他可以分身到百千佛土去,雖然還沒有圓滿無上正等正覺,智慧、德行已經是不可思議。因為登地了,破除無明了,所以,十地到最後也就成佛了。

 

       這樣一位大德菩薩,他是選擇極樂世界作為他最後的去向。不要說龍樹菩薩,就是普賢菩薩、文殊菩薩也都如此,十地菩薩共同選擇極樂世界作為往生的淨土。

 

修行菩薩道,難!

       龍樹菩薩的《易行品》是站在什麼樣的角度呢?可以講,他很善巧。因為我們人心有一個基本的趨向,如果說有難有易,我們就趨向於易,喜歡容易。如果很難,有點害怕;如果有容易的,首先挑容易的。實在找不到,那沒有辦法的事情。人心如此。

 

       龍樹菩薩就把這一代佛法分成難行道和易行道。他在《易行品》當中這樣說:菩薩修行要達到不退轉地的話,是非常困難的。首先說明很困難。

 

       為什麼要達到不退轉地呢?因為我們修行的目的就是要成佛,成佛當然不容易,成佛所要突破的第一個關口:達到不退轉。如果你能達到不退轉,即使沒有成佛,也很穩定了,因為只進不退了,這個叫不退轉地的菩薩,決定不會再退墮下來,只有升進,不會墮落。如果沒有達到不退轉,就有可能墮落,不管你有怎樣的智慧、德行,都有可能墮落。

 

       要自力修行達到不退轉有三個困難因素:

行諸難行,

 

       「行」就是修行。「諸」就是很多,諸多。種種的難行苦行,六度萬行都要去做,「行諸難行」。

久乃可得,

 

       不是說一生、兩生,或者說一百生、一千生的修行就可以得到不退轉,不是的。要「久」,這個「久」是無量劫,是很長久很長久大劫的時間,「萬劫修行證不退」,你從發心修行,只升進、不墮落的話,最少要經過一萬劫以上,這是《瓔珞經》裏所講的。各教的判釋方法不一樣,總之,要達到不退轉,需要經過很長久的時間,不是一生、兩生、一百生、一千生。

 

       「劫」,一個劫你們知道有多長時間嗎?一個劫的時間是無法衡量的,很長。世尊很善於打比喻,如果是講一個數字,可能大家沒有觀念,說「一個億」、「十個億」、「一百億」……講多了,在我們腦子裏都是差不多的概念,「一百億也是很多,十億也是很多;你講一天、十天,我還能感覺出來,哦!一天大概這麼長,十天比較長,再講長了,我們不知道了」。所以,世尊用兩種比喻來說明一個劫的長短:一個叫做「磐石劫」,用磐石的比喻來說明;一個叫做「芥子劫」,用芥子的比喻來說明。他怎麼說呢?

 

       說有一個大石頭,這個石頭有多高、多長、多寬呢?講「一塊石頭」,其實就是一座石山,四十里長(大家想一想,我們長春城有多大),四十里長,四十里寬,還有四十里高。四十里高,就比喜馬拉雅山還高啦,四十里,二十公里,二萬米的高度,喜馬拉雅山才八千多米。這麼大的一塊石頭,長壽天的天人,每三年下來一次,用他的袖子在石頭上輕輕抹一下──天人的袖子是非常薄的,「薄如蟬翼」都不足以形容它的薄,比雲彩、比空氣還要稀薄,不然的話,他不掉下來了,對不對?非常薄。那麼,長壽天天人,三年來撫一次,一直把這個大石山撫完了,叫做一個劫。

 

       你看看!怎麼可以想像?不要說那個大石頭山,你就是用雞蛋大一塊小石頭,你三天抹一次,看看這輩子能不能抹完?這個時間是不可稱計久遠的長,非常長的時間。

 

       修行菩薩道「久乃可得」,是動不動成千上萬劫的時間,在這麼長的時間之內,如果說你有一生不能修行了,墮落成豬馬牛羊了,那還不算在內,是要你生生修行,那個才算在內的。

 

       其實,我們經過的時間也不止萬劫了,無始劫來一直在這裏輪迴,頭出頭沒。所以,龍樹菩薩就告訴我們:根據經典說,這個是非常的難,久遠大劫才可以得到不退轉。

 

       那麼,是不是久遠大劫一定得到呢?還不一定,有危險因素。所以,底下說:

或墮聲聞、辟支佛地。

 

       可能還會墮落,墮落成什麼呢?墮落成阿羅漢和辟支佛。「啊?」我們一聽,「成為阿羅漢怎麼叫墮落?我要修到阿羅漢,我就高興壞了,這不是進步了嗎?」他是相對於成佛而講的,相對於發大心的菩薩來講,墮落成阿羅漢,成為自了漢了,那等於說前功盡棄。所以,經典裏說:如果墮為阿羅漢,「是名菩薩死,則失一切利」,等於菩薩斷頭了、死掉了,因為阿羅漢講自利,如果不再發大心的話,就「灰身滅智」了。這樣,他不能成就無上正等正覺,結果等於一尊菩薩、一尊佛沒有了,成為一個阿羅漢了,這樣就失去了成佛的大利。

 

       所以,龍樹菩薩用這三個字來形容:「諸」就是種種的難行苦行;「久」就是不可思議、不可想像的長時間的修行;「墮」就是中途不保險,可能會墮落成阿羅漢。

 

       當然,這還是指有道心、能修行的人,像我們來講,談不上,我們是「常沒常流轉」這麼一個狀況。

 

       所以,龍樹菩薩在《易行品》中用一個問答的方式,代我們發問,自問自答。前面講了這麼多,聽眾著急了,「哎呀!這麼難哪!」他就問菩薩了。

若諸佛所說,有易行道,
疾得至阿惟越致地方便者,
願為說之。

 

       如果佛所講的教法裏邊有易行道」,我們一聽,心裏也有這樣的想法:「這麼難!我這輩子一氣不來,還不知道下輩子到哪裡去,」所以,就在盼望說:「如果諸佛教法裏邊有易行道——容易修行的法門,能夠快速到達不退轉地,不要在那裏老流轉,這樣,請你給我講。」他就來向菩薩請求。

 

       龍樹菩薩底下就要回答了,龍樹菩薩的回答分兩個部分,首先就把他呵斥一頓,然後才給他答案。這個人問問題(當然是龍樹菩薩代問的),他是把佛法作為鏡子,一對照自己,「哎呀!太難了!」根據自己的根機,「哎呀!這個我修不了。」

 

       所以,這裏是一個契入點,就是我們自己修行法門也要如此,根據我們的根機來選擇,「我應當修行什麼法門?我想選擇一個易行道。」

 

       我們在座各位,大家是願意修難行道,還是願意修易行道?

       (「易行道。」)

 

貪功德

       有人講:「學佛法,不要貪便宜。」這句話一半對,也一半不對。我看大家都願意貪便宜。我們想學易行道,對不對?所謂「易行道」,叫做「方便法門」,便宜的修行法門。我們貪便宜,看在哪裡貪,如果在賣菜小販子手上貪便宜,這樣就錯了;如果在佛菩薩那裏貪佛的功德,你就貪對了。這個不叫貪,以貪克制貪,這是正法貪、貪功德。

 

       釋迦牟尼佛住世的時候,有一個老比丘生病了,在那裏呻吟:「我現在苦惱啊!誰愛功德啊?誰愛功德誰來照顧我啊!」


       世尊聽到了,就親自去了,說:「我愛功德,我來照顧你。」

 

       你看,我們的佛多麼慈悲啊!如果在座的出家師父,哪天突然世尊來給我們看病,哎呀!簡直是……

 

       病人一聽,「世尊,你來給我看病啊!」就感動得不得了!說:「世尊哪!你不是功德圓滿了嗎?怎麼還要貪功德呢?」


       世尊說:「是啊!我已功德圓滿,可是,我憶念我之所以成就功德法身,功德是我的母親,它成就了我,所以,我現在很憶念這一點,我還是很喜歡來做。」

 

       經典也說到,菩薩對於功德,他的心像什麼呢?「如海吞流,沒有止足」,你看大海,長江的水、黃河的水都往裏邊淌,大海從來沒有說「我肚子已經灌飽了,你們別來了」;「你來來來,再來……」總是往下吞。菩薩愛樂功德,就像大海不拒河流一樣,長江水、黃河水、大水、小水通通都要!

 

折服我們的驕慢

       這位問者提出問題之後,龍樹菩薩就回答他,先是批評。怎麼批評?

如汝所說,是儜弱怯劣,無有大心;
非是丈夫志幹之言也。
何以故?
若人發願,欲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未得阿惟越致,
於其中間,應不惜身命,
晝夜精進,如救頭燃。

 

       「你這樣講,是沒有發大心,你是一個軟弱者,你是一個膽小鬼,你膽小,你下劣,你沒有發大願。為什麼呢?因為佛講了,你要發心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就是無上正等正覺),要發心成佛、求佛果,應當在沒有得到不退轉地的這段長遠的時間之內,應當精進勇猛,不惜身命,如救頭燃,連身體和壽命通通都不愛惜。」

 

       像我們世尊就這樣,釋迦牟尼佛在因中修行的時候,為了求半首偈子(這也是則公案,你看求法多麼的熱誠!)──世尊聽到半首偈子,只聽到前一半,後一半沒聽到。這一半說什麼呢?

諸行無常,
是生滅法。

 

       「好啊!這句話說得好啊!」覺動了他的心,越思惟越覺得法喜。「我們這個世間是無常的,是生滅的。」內心的煩惱就平息了。但是,最後的結局沒出來!最後的結局是什麼呢?

 

       這時候,有一個夜叉(夜叉是專門吃人的,羅剎、夜叉),它說:「我知道這個偈子,不過,有一點代價,我餓了,要吃人肉、喝人血。」

 

       世尊說:「可以!你只要把這個偈子告訴我,我就奉獻給你,只要有法給我就行,我這個臭皮囊,生生世世之間都是造罪,殺、盜、淫、妄,被國王抓去叛死刑,或者自己冒險死掉了,都做的無用功,而且都是讓我造罪造業。現在如果我能夠奉獻給你,得到一句法義的話,我就死得其所了,我就奉獻了。」──這樣的為法獻身的精神。

 

       羅剎說:「好啊!」達成協定了,底下兩句出來了:

生滅滅已,
寂滅為樂。

 

       世尊一聽,當下證入實相。「生滅滅已,寂滅為樂」。然後,他就要捨身了。「哎!慢,慢!」羅剎、夜叉是個假的,菩薩化現。

 

       這說明什麼呢?在修行佛法的過程當中,所謂的「不惜身命」——身體、壽命都不可惜。

 

       「晝夜精進,如救頭燃」:像頭上著了火一樣。別的房間著火了,還不著急;頭上都著火了,你不著急嗎?──這麼著急來修行。

 

       然後又說到,一個人即使是修行自了漢、成為阿羅漢的話,他都要精進勇猛地修行。大家看有沒有睡覺睡成阿羅漢的?「我就睡覺,睡成阿羅漢」?阿羅漢,往往大家看到的都是瘦骨嶙峋的,對不對?他講修行。

 

       有一本書叫做《密勒日巴尊者傳記》,密勒日巴修苦行。那麼,阿羅漢的苦行還超過這個,很難、很嚴格。很精進地修行,成了阿羅漢。

 

       菩薩的修行跟阿羅漢相比,要比阿羅漢還要精進億億倍,所謂「於此二乘人,億倍應精進」。不是我們「我在精進修行,我每天磕多少頭、誦多少經」叫精進修行,那麼一看,簡直你是在玩哪,太懈怠了!不叫精進了。所以,比較起來,是很難達到像阿羅漢的修行,那菩薩就更不用說了。

行大乘者,佛如是說:
發願求佛道,
重於舉三千大千世界。

 

       你能把一張桌子舉起來,力氣大一點的,一百斤的石頭也能舉得起來。可是,發心成佛的艱難度,比我們舉起三千大千世界還要困難。因為發心成佛是要承擔一切眾生的罪業,這些眾生的業障壓在我們身上,我們都要承擔,所謂「為諸眾生,荷負重擔」,這是非常不容易的。

 

       所以,龍樹菩薩這樣講了之後,繼續說:

汝言「阿惟越致地,
是法甚難,久乃可得,
若有易行道,疾得至阿惟越致地」者,
是乃怯弱下劣之言,
非是大人志幹之說。

 

       你現在說「如果有易行道,能夠快速達到不退轉」,你這不是退心嗎?你這不是很下劣、很膽小嗎?

 

       對他進行呵斥。

 

       不過,「我只能這樣,怎麼辦呢?」底下還是要給他道路,龍樹菩薩說:

汝若必欲聞此方便,
今當說之。

 

       「哎!當然了,如果你一定想知道,我就跟你講。」

 

       我們各位想不想知道?

       (「想知道。」)

 

       如果你一聽,說:「我想做個英雄漢,菩薩說我不是大丈夫,說我是膽小鬼,我還是去學難行道!」那你就沒有智慧了,那龍樹菩薩就要落眼淚了。菩薩這麼說一下,是要折服我們的驕慢。結果你更加驕慢了,認為自己就是大丈夫了,那麻煩了!


       龍樹菩薩是讓我們瞭解自己的根機,說:「你要修行難行道,那是這麼這麼樣的難,不容易哦!」龍樹菩薩是過來人了,他是得到不退轉的菩薩了,所以,他就知道很困難,連他自己最後都走向易行道。所以,他的呵斥是假的,是一種折服的方便,說:「你真想知道,我就告訴你!」

 

步行與乘船

       首先,龍樹菩薩說明:

佛法有無量門,

 

       佛法有無量的法門。

如世間道,
有難有易。

 

       像世間的道路,有的困難,有的容易。

 

       大家說是不是?我們在世間辦事,有的難、有的易,對不對?什麼叫難、什麼叫易?所謂「會者不難,難者不會」,你有本事,自然就不難;你沒有能力,那就不容易。所以,難和易是相對於我們的能力,也就是說:我們要達到的目標和我們本身所具有的能力比較起來,你做不到,就難;你做得到,就容易。

 

       很多父母對兒子不慈悲,老給他難行道,說:「兒啊!你爸爸是個大腦不靈光的人,所以,需要你搬本,你爸爸當年上學的時候老是考鵝蛋,兒子你呢,要考北京大學,這樣給我爭個光比較好!」兒子他也沒有這個智慧、沒有這個能力,怎麼辦?你要把這個難行道給他,他考不上啊!他要能考上,就是易行道了。考北大,考全國狀元,不多啊!所以,要根據他的根機。
釋迦牟尼佛講的法門,都是根據我們的根機。

 

       龍樹菩薩先把這個大致說起來:有難有易。

 

       我發現很多人,在世間做事往往很有智慧,可是一來學佛法,智慧都沒有了,都跑掉了。在世間遇到困難的事情,他要千方百計找一個容易的方法。比如到春節的時候,要坐火車,那是一票難求啊!大家都要回家,春節了嘛,要買一張臥鋪票,那可不容易!如果買不到,擠在那個地方,站上三十個小時、四十個小時,怎麼站下來?這個時候怎麼辦?就要挖空心思、動盡主意,最好托人找方便。找到誰?找到長春市火車站售票處主任,那好了!對他來講就不難了,他如果願意幫你的忙,哎,就好了,他就很容易!他有這個能力解決問題。所以,難和易:你如果找不到合適的人,就感到難;找到合適的人,也就容易了。

 

       我們再往下看。龍樹菩薩把修行法門做了兩個比喻:

佛法有無量門:
如世間道,有難有易。
陸道步行則苦;

 

       「陸道」,在陸地上步行,用腳走路,要到遠地方去,這個就很辛苦了(「苦」就是苦惱、辛苦),很痛苦了,讓大家用兩腿從北方走到南方,很苦。

 

水上乘船則樂。

 

       如果我們坐在船上,順風順水,我們雖然腳不用動一步,但是很快就可以到達目的地,是不是?這樣就很安樂。「樂」是安樂、快樂,很舒適。

 

       李白有一首詩,叫做《早發白帝城》:「朝辭白帝彩雲間,千里江陵一日還,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我覺得這首詩很能說明「易行道」乘船的法門。

 

       白帝城在四川,我說的可能不一定準確,應該是在四川。

 

       「朝辭白帝彩雲間」:在早晨太陽初起的時候,彩霞四射(李白很浪漫,很有想像力),坐上一葉輕舟出發了,興高采烈。

 

       「千里江陵一日還」:從白帝城到下游湖北江陵,這中間有千里的距離。我們現在講「千里」,覺得也不長,坐火車也就是幾個小時,不到十個小時;坐飛機呢,一個小時都不到。可是,古代就不一樣了,古代講「千里馬」,就覺得最快的了。在古代,交通工具不發達,千里的路程是很遙遠的。不過,他因為選擇了坐船,所以說:「雖然是在千里之外的江陵,我一日之間就到達了。」

 

       李白下面兩句寫得更巧妙:

 

       「兩岸猿聲啼不住」:從白帝城到達江陵的水路兩邊,三峽那一帶,兩岸有很多猿猴,在那裏啼鳴。哎!李白就聽到了,說:耳邊猿猴的啼鳴聲還沒有停止(很可惜!他沒有聽到念佛),「猿猴的聲音還在耳邊響著呢,哎!現在已經到了」。

 

       「輕舟已過萬重山」:「輕」代表輕快,沒有任何的障礙,很輕鬆。這條小船已經經過了千山萬水,一直下去。

 

       念佛法門就是這樣,我們不是「兩岸猿聲啼不住」──娑婆苦惱聲還在那裏苦惱著呢,「什麼事?……哎!」一眨眼,到極樂世界來了。還在那裏「單位什麼事、家裏什麼事……」只要我們念佛,這個輕舟就是「南無阿彌陀佛」,順著阿彌陀佛的誓願回歸極樂大海。

 

       善導大師也有兩句偈子,說明我們臨終人往生很容易。他怎麼講?

低頭禮佛在此界,
舉頭已到彌陀國。

 

       說臨終的人,「我往下低頭拜佛,結果一抬頭的時候,已經不在娑婆世界了」,於一念頃,即得往生十萬億佛土之外,「一念之頃,越十萬億佛土」,比「輕舟已過萬重山」快多了!李白可能沒有看到善導大師這首偈子。

 

       龍樹菩薩就講了這兩條道路、兩個方法:一個是陸地步行,靠自己的腳板走路;一個是水上乘船。

 

       所以,最早把我們淨土法門比喻為乘船的法門,鼻祖就是龍樹菩薩。我們大家耳熟能詳地經常聽說「阿彌陀佛六字名號大願船」,這個「乘船」的來歷,就從這裏來。

 

       那麼步行呢,得到一個結論:苦,很苦。如果步行的話,我看我們在座很多人都不成,包括我自己也不成,年紀大啦,體力差啦,眼睛花啦,不認識道路啦,風雨雷雪的,路邊還有盜賊出沒,資糧又不夠,怎麼能到達遙遠的地方呢?何況還給我們限時,「讓你一個小時之內,快速到達前面一千里的地方!」完了!去不了。

 

       所以,陸地步行有種種因緣的限制。

 

       那麼,水上乘船呢──在龍樹菩薩的時代,還沒有飛機,如果有飛機,那就更加方便了,比喻就不講水上乘船了,空中乘飛機,更快!

 

菩薩道有難有易

菩薩道亦如是:

 

       前面是比喻,下面是說明菩薩道像哪樣呢?像世間道,有難有易,有兩種:

或有勤行精進;

 

       就是前面講的「重於舉三千大千世界」,要比阿羅漢億億倍精進,要經過無量長時間的艱苦修行,要修行種種難行苦行,中途還會墮落。這個不容易,要「勤行精進」,這是難行道。

 

       另外一種呢:

或有以信方便,
易行疾至阿惟越致者。

 

       「以信方便」:「信」是前方便,你首先要相信。我們佛法當然講信,可是淨土門更加強調信心,所以,《阿彌陀經》裏就講「難信之法」。「以信方便」,你沒有信,就沒有這個方便;能夠相信有這個易行道,能夠信順不疑,你就能「疾至」,很快速地到達不退轉地,很容易、很快速,叫「易行疾至」,不難,也不會很久,也不會墮落,沒有這些。

 

       這個「以信方便」、「易行疾至」的法門是哪個法門呢?龍樹菩薩在下面就說出來,它的核心就是阿彌陀佛的本願,所以,這就出來了。

 

       像演員一樣,前面講了一大堆,都是序幕,主角還沒有登場。現在登場了,誰是主角?阿彌陀佛。我們這個法門主角只有一個,其他都是配角,觀世音菩薩都是配角。主角出來了:

阿彌陀佛本願如是:

 

       阿彌陀佛本願是這樣子的。

       哪樣子呢?

若人念我,
稱名自歸,
即入必定,
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文字不長,我再念一遍:「若人念我,稱名自歸,即入必定,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阿彌陀佛的本願是這樣子的:「如果有人念我」──

 

       「念我」怎麼念呢?口業,就是「稱我的名號」,「念我」、「稱名」。不是觀想,也不是觀像,也不是實相,就是「念我」、稱名號。那麼心中呢,「自歸」,心中歸命──口中稱名、心中歸命。

 

       「即入必定」:當下、立即進入必定。「必定」就是不退轉。前面問「不退轉」,這裏講「必定」,是一個含義,必定能成佛,必定不墮落,必定不退轉。

 

       「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能夠成佛。

 

龍樹菩薩第十八願釋

       龍樹菩薩是以這一段文來解釋《無量壽經》阿彌陀佛的第十八願。所以,以這第十八願作為「本願」,說阿彌陀佛本願就是這樣,「阿彌陀佛本願如是」,「本願」是這樣講的:「如果有人稱念我的名號」:

設我得佛,

 

       如果法藏菩薩要成佛。

十方眾生

 

       就是「若人」。

       「你稱念我的名號」,就是「念我」、「稱名」。

       「怎麼樣稱念我的名號?」

至心信樂,
欲生我國,

 

       是沒有懷疑心地,是有願往生心地,這叫「自歸」。

 

       如果你口中稱名、心中不歸命,「到底能不能往生?萬一不能去怎麼辦?」時刻準備更換法門,覺得不保險,這樣就是內心沒有歸命,就是沒有信心。

 

       所以,「至心信樂,欲生我國」就是「自歸」,內心要歸命、歸投、投誠。

 

       那麼,「稱名」就是後面講的:

乃至十念。

 

       第十八願的經文大家熟悉嗎?可能少數人知道。第十八願的願文,我在這裏把它誦一遍:

設我得佛,十方眾生,
至心信樂,欲生我國,乃至十念,
若不生者,不取正覺。

 

       大家先記住前面七句就好了,後面還有兩句等一會兒再說。

 

       「如果我要成佛,十方一切所有眾生」,我們今天在座的,沒有一個遺漏在外,還有外面的蓮友,他們在外面的樹下聽法,也沒有一個遺漏在外──「十方眾生」。

 

       「至心信樂,欲生我國」:就是歸命,這叫做「信願行」。我們淨土宗講的「信願行」從哪裡來?就從阿彌陀佛的第十八願而來。

 

       「至心信樂」就是「信」,這個「信」是真信,不是假信。

 

       「欲生我國」就是「願」,「你要往生我的淨土,應當發願,願生我國」。

 

       「乃至十念」就是「行」。

 

       「像這樣的眾生,如果不能往生的話,我不成佛!」這樣的往生,不是等待多少年之後,等你快死的時候,是當下就給你保證的。所以,龍樹菩薩解釋的「若不生者,不取正覺」,就解釋為「即入必定」,       「你只要念佛、稱名、自歸,當下就往生決定了,當下就不退轉了!」這是龍樹菩薩的解釋。

 

       龍樹菩薩把這段話寫完之後,下面用偈語來表達他的心情,他說:「我啊,也是那個怕難行道的。」他自己講:

人能念是佛,
無量力功德,
即時入必定,
是故我常念。

 

       如果有人能夠稱念阿彌陀佛的名號──他的名號具有無量的力量,叫「無量力功德」,有無量的神通道力和無量的智慧功德,那麼,當下,「即時入必定」,「所以,我龍樹就經常念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大家要不要向龍樹菩薩學習學習?

       (「要!」)

 

       好!大家念十句: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謝謝大家相續稱念。

 

       我們也跟龍樹菩薩一樣,我們念南無阿彌陀佛,能夠「無量力功德,即時入必定」。大家如果也跟龍樹菩薩的心一樣,「稱名自歸」,你今天開始,就是必定不退轉了,你必定可以往生了。

 

       不是說「哎呀!這個師父很慈悲啊!隨便給我戴一個帽子,說我必定往生」,高興壞了,「哎!很好……」好是好,你這個帽子戴穩當!結果回去有人說:「你不能!哎!我看你的長相,不像必定能往生,帽子拿來我戴!」結果你一看,乖乖地投降,「帽子給你……」那麻煩了!

 

       龍樹菩薩說的,我們如果專修念佛,「自歸」,「即入必定」!這也是阿彌陀佛本願所賭誓的。下面會來解釋,讓大家心中很安然、穩定。

 

「難易二道判」的啟示

       龍樹菩薩這一段文有幾點對我們的啟發:

 

       第一點,「難易分判」,捨難取易。除了阿彌陀佛本願之外──「阿彌陀佛本願如是」嘛!阿彌陀佛的本願就是乘船的法門,是易行道的法門,「即入必定」,沒有墮落的危險,不需要修行其他的種種難行苦行,很容易、很簡單,所以是易行道。除此之外,其他的法門就屬於難行道。

 

       龍樹菩薩給我們的啟發和指導是:捨難取易。所以,他說:「我常念,你們也要常念。」自利利他都用這一個法門。那我們就應當選擇淨土門。

 

       第二點,「苦樂分判」。這一點對我們更懇切了,因為對「難易分判」可能有人很傲慢,說:「我就是喜歡難的。」當然,這一點,如果有人這麼講,我覺得可能是口是心非。怎麼這麼講呢?如果這樣的話,你出門不應當坐車,你就喜歡難行道,你幹嘛坐車呢?不管到哪裡去,你就走路,走路比較難,搭車比較容易;然後,兒子在美國上學,你也不要打長途電話,你喜歡難行道的話,講什麼話給他聽,你就扯著嗓子喊:「啊!我兒啊……」他在太平洋對岸,你再使勁喊,他能聽到嗎?──你如果用電話,也是易行道;你回家上樓,二十層樓,也不要坐電梯,就是喜歡爬樓梯……我們在生活當中都是在取便宜、得科技的好處,都是在走易行道。所以,現在這個時代,我們都蒙受了科技的利益;我們在佛法修行當中,就要蒙受阿彌陀佛和諸大菩薩的利益。在佛法修行的道路上,阿彌陀佛和諸大菩薩就好像是科學家一樣,發明了很多巧妙的方法度我們,那我們不用白不用嘛!對不對?應當善巧利用。

 

       所以,第二叫「苦樂分判」,一個是苦的法門,一個是樂的法門。

 

       這一點很重要!因為我們學佛法,大家一講到修行,都覺得是很難的事情。「佛法修行嘛,當然難啦!」可是,龍樹菩薩說:菩薩道不光有難行道,還有易行道。

 

       「你易行道,偷懶,你這麼容易、這麼便宜,你沒有難行苦行,你不是菩薩道……」這個,不符合龍樹菩薩的分判。阿彌陀佛的淨土法門是易行道,但是也是菩薩道,它不是苦行的法門,是樂行的法門,所謂「水上乘船則樂」。

 

       如果你修行淨土法門感到很苦惱,那說明你沒有得到淨土法門的法味,你沒有找到它的訣竅。你修淨土法門感到很難、很苦,感到「我往生無望」,那就跟龍樹菩薩的分判相矛盾。龍樹菩薩說是「即入必定」,是「水上乘船」,是容易,是安樂。所以,學法要對照我們的行持。

 

       第二就是「苦樂分判」,捨苦行、取樂行。當然,如果你願意苦惱──沒有哪個願意苦惱的。我們之所以求生西方極樂世界,就是因為極樂世界「無有眾苦,但受諸樂」,我們願意離苦得樂,佛大歡喜。所以,捨苦行、取樂行。

 

       第三叫做「步和船的分判」,步行的法門和船行的法門。步行是靠自己走路,應當捨掉步行,乘船而行。

 

       步行是靠自己,乘船是靠船的力量。我們念佛,就是靠阿彌陀佛的力量,不是靠我們自己修行的力量。如果念佛了,還要靠自己修行的力量,那說明我們心中不懂得念佛法門,沒有「通身放下、徹底靠倒」。

 

       這是法門的分判,界限不一樣。

 

       你要坐車到目的地去,你就老老實實坐在車上。結果在車上來回跑,「咣咣咣」跑到車頭,「咣咣咣」跑到車尾,「幹什麼?」「跑快一點!」能夠更快一點嗎?一樣到達嘛!你就老老實實、穩穩當當坐在座位上。

 

       我們念佛也是一樣,「通身放下、徹底靠倒」,老老實實地念,拿個念珠,「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不要自己在那裏提,提得很高、提得很累,提得還出毛病。

 

       有人講:「師父啊!我怎麼念佛渾身發燙啊,頭皮發麻啊?」你是不善用心。

 

       根據自己的根機,你就穩穩當當地念,「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人家一天念五萬,你念不到,不要趕。「他念五萬,我想向他學」,嘴皮念破了。你能念三萬就念三萬。他念得快,「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你也念得快,結果你舌頭又不靈──你也不要那麼快,根據你的狀況就可以了;他能盤腿,你又要羡慕──這個都不用羡慕,這個是形式,內容一致就好了。你能盤就盤,不能盤就放下腿,怎麼舒服、怎麼自在、怎麼輕鬆怎麼念佛,讓心情完全放鬆。

 

       就像坐船一樣,你坐船,坐姿各隨你的方便,有的人喜歡架二郎腿,輕鬆一點;有的人喜歡端身正坐;有的人喜歡盤腿而坐;有的呢,剛好大腿這邊長了瘡,他只好側著坐。那你看他側著坐,你也側著坐──他不一樣嘛!

 

       所以,我們念佛不要去看人家,我們根據自己的根機,我們只要用心、盡到我們的力量,歸投彌陀的誓願,往生是靠阿彌陀佛的誓願攝受,不是靠我們自己在那裏用功。就像坐船一樣,你就穩穩當當坐在上面,這樣就好,這樣佛就歡喜,這樣契合我們的根機。

 

       當然,你不要說:你本來有時間,一天可以念三萬聲,你原來也是念三萬聲的,現在「啊,各隨根機嘛,我就念三千聲。」一下降了十倍──你這就偷懶了嘛!你有條件就可以多念。

 

       第四,叫「一多分判」。「一」和「多」。我們淨土法門是唯一的法門,所謂「一佛、一法、一淨土」。

 

       「一佛」:阿彌陀佛一尊佛。

       「一法」:專念彌陀名號一個法門。

       「一淨土」:將來往生阿彌陀佛報土。統一的,沒有多餘,唯一的。

 

       所以說:「阿彌陀佛本願如是,若人念我(不是念其他,念我),稱名自歸,即入必定。」

 

       如果修行其他法門,要「行諸難行」。

 

       有人講:「你就是修一個法門,怎麼能夠成佛?」

 

       但是,看你學什麼法門。如果你要修難行道,你就要「行諸難行」,那不是一個法門、兩個法門,種種的都要修學。

 

       第五點,「久即分判」。如果修行難行道,需要無量長的時間,生生世世,很久;如果乘托阿彌陀佛本願,修行念佛法門,很快,當生成就──說「當生成就」已經慢了,當下成就!所謂「即入必定」嘛,「即時入必定」。這叫「久即分判」。
第六點,「勝劣分判」。捨劣行、取勝行。如果從根機比較,我們學淨土法門的根機好像比不過學聖道法門的根機。為什麼呢?他是發大心的人,是大丈夫,有智慧,是勇猛的人。我們被龍樹菩薩呵斥為是膽小鬼,怯弱、下劣,所以,根機不如他;根機不如他,應該想一點辦法呀!想什麼辦法?法門能超勝就好了。

 

       就像走路一樣,他是馬拉松冠軍,根機很好;你是老弱病殘,你怎麼跟他比賽跑步啊?「哎!我跑步跑不過你,我找巧門兒,我坐車。你走路,我坐車。我坐在火車上,你是馬拉松冠軍,我也不羡慕你,你還要羡慕我。」

 

       所以,我們根機比不過聖道修行的勇猛根機,我們就選擇一個殊勝的法門、適合我們的法門,那就是「若人念是佛,無量力功德」的法門。

 

       自力的法門和佛力的法門不能相提並論。阿彌陀佛具有無量力──無量神力、無量智慧力,具有無量的功德,所謂「無量力功德」,這就殊勝。其他法門,「靠我自己慢慢修,要斷盡煩惱」,對我們來講就不殊勝了。

 

       我們捨掉不適合我們根機的難行的法門,而選擇適合我們根機的易行、殊勝的法門──「無量力功德」的法門。

 

       好,大家請合掌。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好,謝謝大家!

分享到
中華淨土宗協會
淨土宗文教基金會

11059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50巷22弄41號
電話:02-2758-0689
傳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