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談開示

  1. 淨土宗如理論答七要事
  2. 弘願寺「護法聯誼會」開示(一)
  3. 弘願寺「護法聯誼會」開示(二)
  4. 弘願寺「護法聯誼會」皈依開示
  5. 於「弘願寺」為僧眾開示
  6. 於「淨土宗中山念佛會」開示
  7. 於「淨土宗中山念佛會」答蓮友問
  8. 湖北仙桃彌陀寺念佛法會開示(一)
  9. 湖北仙桃彌陀寺念佛法會開示(二)
  10. 湖北仙桃彌陀寺念佛法會開示(三)
  11. 「淨土宗如理論答七要事」概述
  12. 淨土宗行人的時代感與使命感
  13. 《佛說阿彌陀經》淺釋(上篇)
  14. 《佛說阿彌陀經》淺釋(中篇)
  15. 《佛說阿彌陀經》淺釋(下篇)
  16. 答網上蓮友問(三)
  17. 人生之目的
  18. 淨土宗宗旨(一)
  19. 淨土宗宗旨(二)
  20. 淨土宗特色
  21.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一)
  22.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二)
  23.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三)
  24.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四)
  25. 南寧問答
  26. 流通法寶即是做彌陀的手足
  27. 如何讓法義入心──多聞熏習
  28. 書讀百遍 熏法入心
  29. 為「福聖寺」常住僧眾開示
  30. 於「弘願寺」為蓮友開示
  31. 彌陀之家 愛心為本
  32. 宗風學習(一)
  33. 宗風學習(二)
  34. 宗風學習(三)
  35. 下品下生之安心
  36. 關於道場的軟硬體建設
  37. 不問罪福 稱名必生
  38. 做事與念佛
  39. 三好念佛人
  40. 念佛與做人
  41. 惜福與環保
  42. 好好照顧自己
  43. 學僧工作 愛心為本
  44. 純粹的淨土宗(一)
  45. 純粹的淨土宗(二)
  46. 純粹的淨土宗(三)
  47. 《觀經》教眼
  48. 淨土思想的善導者
  49. 淨土法義的修學次第與弘法原則
  50. 認識「觀世音菩薩」
  51. 如何面對法義之爭
  52. 出家「三隨」「三不」
  53. 學法「十二防」
  54.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
  55. 愛的建設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

  1.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一)
  2.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二)
  3.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三)
  4.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四)
  5.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五)
  6.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六)
  7.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七)
  8.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八)
  9.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九)
  10.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十)
  11.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十一)
  12. 《觀經疏四重判》講記(十二)

《淨土宗概論講記》

  1. 《淨土宗概論講記》(一)
  2.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
  3.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
  4. 《淨土宗概論講記》(四)
  5. 《淨土宗概論講記》(五)
  6. 《淨土宗概論講記》(六)
  7. 《淨土宗概論講記》( 七)
  8. 《淨土宗概論講記》( 八)
  9. 《淨土宗概論講記》(九)
  10.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
  11.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一)
  12.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二)
  13.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三)
  14.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四)
  15.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五)
  16.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六)
  17.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七)
  18.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八)
  19. 《淨土宗概論講記》(十九)
  20.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
  21.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一)
  22.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二)
  23.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三)
  24.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四)
  25.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五)
  26.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六)
  27.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七)
  28.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八)
  29. 《淨土宗概論講記》(二十九)
  30.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
  31.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一)
  32.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二)
  33.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三)
  34.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四)
  35.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五)
  36.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六)
  37.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七)
  38. 《淨土宗概論講記》(三十八)

《善導大師的淨土思想》

  1. 第1課:印光大師讚善導和尚(一)
  2. 第2課:印光大師讚善導和尚(二)
  3. 第3課:善導大師思想概述
  4. 第4課: 難行與易行 ──龍樹菩薩判「難易二道」而捨難行取易行(一)
  5. 第5課:難行與易行 ──龍樹菩薩判「難易二道」而捨難行取易行(二)
  6. 第6課:自力與他力 ──曇鸞大師釋「自他二力」而貶自力乘佛力(一)
  7. 第7課:自力與他力 ──曇鸞大師釋「自他二力」而貶自力乘佛力(二)
  8. 第8課:自力與他力 ──曇鸞大師釋「自他二力」而貶自力乘佛力(三)
  9. 第9課:自力與他力 ──曇鸞大師釋「自他二力」而貶自力乘佛力(四)
  10. 第10課:信機與信法 ──善導大師釋「機法深信」而棄自身歸彌陀
  11. 第11課:聖道與淨土 ──道綽大師判「聖淨二門」而捨聖道歸淨土(一)
  12. 第12課:聖道與淨土 ──道綽大師判「聖淨二門」而捨聖道歸淨土(二)
  13. 第13課:聖道與淨土 ──道綽大師判「聖淨二門」而捨聖道歸淨土(三)
  14. 第14課:要門與弘願 ──善導大師判「要弘二門」而引要門入弘願(一)
  15. 第15課:要門與弘願 ──善導大師判「要弘二門」而引要門入弘願(二)
  16. 第16課:要門與弘願 ──善導大師判「要弘二門」而引要門入弘願(三)
  17. 第17課:正行與雜行 ──善導大師判「正雜二行」勸捨雜行歸正行(一)
  18. 第18課:正行與雜行 ──善導大師判「正雜二行」勸捨雜行歸正行(二)
  19. 第19課:正行與雜行 ──善導大師判「正雜二行」勸捨雜行歸正行(三)
  20. 第20課:定業與助業 ──善導大師判「正助二業」明傍助業專正定
  21. 第21課:本願不虛,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本願四十八字釋」之文
  22. 第22課:名號本義,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六字釋」之文(一)
  23. 第23課:名號本義,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六字釋」之文(二)
  24. 第24課: 一、名號本義,稱名必生──善導大師「六字釋」之文(三) 二、諸佛作證,稱名必生──善導大師「諸佛舒舌」之文(一)
  25. 第25課:諸佛作證,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諸佛舒舌」之文(二)
  26. 第26課:不擇眾機,稱名必生 ──法照大師「瓦變成金」之偈
  27. 第27課:不問時節,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不問時節」之文
  28. 第28課:不問罪福,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不問罪福」之文(一)
  29. 第29課:不問罪福,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不問罪福」之文(二)
  30. 第30課:不慮妄念,稱名必生 ──源信大師「不染污泥」之文
  31. 第31課:不慮妄念,稱名必生 ──源信大師「不染污泥」之文(二)
  32. 第32課:不顧貪瞋,稱名必生 ──善導大師「二河白道」之喻(一)
  33. 第33課: 一、不顧貪瞋,稱名必生──善導大師「二河白道」之喻(二) 二、不論凡夫,只論彌陀──善導大師「凡夫入報」之文
  34. 第34課: 一、彌陀大悲,急救苦者──善導大師「溺水偏救」之文 二、彌陀光明,唯攝念佛──善導大師「唯攝念佛」之文(一)
  35. 第35課: 一、彌陀光明,唯攝念佛──善導大師「唯攝念佛」之文(二) 二、稱名一聲,頓超生死——《觀經》「稱名往生」之文 三、稱名一行,總超萬行──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一)
  36. 第36課:稱名一行,總超萬行 ──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二)
  37. 第37課:稱名一行,總超萬行 ──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三)
  38. 第38課:稱名一行,總超萬行 ──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四)
  39. 第39課:稱名一行,總超萬行 ──善導大師「念佛絕比」之文(五)
  40. 第40課: 一、善導大師淨土思想特色 二、三經要點(一)
  41. 第41課: 一、三經要點(二) 二、答疑(一)
  42. 第42課:釋去普通疑惑(二)
  43. 第43課:釋去普通疑惑(三)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

  1.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1~5)
  2.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6~10)
  3.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11~15)
  4.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16~20)
  5.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21~25)
  6.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26~30)
  7.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31~35)
  8.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36~40)
  9.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41~45)
  10.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46~小結)
  11.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1~5)
  12.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6~10)
  13.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11~15)
  14.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16~20)
  15.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二部分21~總結)
  16.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三心料簡(一))
  17.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白道之事)
  18.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1~5)
  19.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6~10)
  20.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11~15)
  21.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16~20)
  22.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21~25)
  23.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從配流上洛之後開示之法語)
  24.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述《阿彌陀經》大意之法語)
  25.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隆寬之法語)
  26.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聖光之法語)
  27.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乘願之法語)
  28.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道遍之法語)
  29.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隨蓮之法語)
  30.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信寂之法語)
  31.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尼眾之法語)
  32.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無品之法語)
  33.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賴綱之法語)
  34.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忠綱之法語)
  35.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重衡之法語)
  36.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四郎之法語)
  37.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示妓女之法語)
  38.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辨食魚之法語)
  39.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三部分「三心料簡及法語」臨終時示門第之法語)

石家莊念佛開示

  1. 石家莊念佛開示(一)
  2. 石家莊念佛開示(二)
  3. 石家莊念佛開示(三)
  4. 石家莊念佛開示(四)

念佛往生開示

  1. 念佛往生開示(正文)
  2. 念佛往生(問答部分)
淨土宗
淨宗法師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淨宗法師 > 法談開示
top

法談開示

《念佛安心法語》講解(第一部分46~小結)

四十六、有念佛處,皆我之遺跡

信空問:古來先德皆有遺跡,
然今未建一宇之精舍,
入滅之後,以何處為遺跡乎?
上人答:若蔔一廟為遺跡,
則遺法不普遍;多之遺遍滿諸州。
何故?興行念佛,是愚老一期之勸化,
因此,不論貴賤,
山夫村婦之柴扉,海人漁父之茅舍,
有念佛處,皆我遺跡。
我往生之後,不造墓塔;
我之遺跡者,
有念佛處,皆我之遺跡也。
又,為祈冥福而造墓塔者,
輪迴之人所作之事也。

 

       信空是上人的弟子,常隨上人身邊。「古來先德」,佛教當中的大德法師,他們都有遺跡,像我們現在的紀念堂之類的,是紀念他們的地方。「上人一生教化,建立淨土宗,這個廣大的德行,不要說是不讓古德,甚至超過古德,可是到現在,連一個小茅蓬的精舍都沒建起來。這樣,你入滅之後,往生淨土了,把哪裡當做遺跡?我們到哪裡去憑弔,到哪裡去紀念呢?」弟子的心情可以理解,仰慕師德,希望有個地方,作為他心中掛念、崇敬師父的這麼一個地點。

 

       上人就回答他了(法然上人是大勢至菩薩再來,所以他講話都不按照我們世間的邏輯,他講的話很廣大):「如果要建一個廟子作為遺跡,則遺法不普遍。這樣,雖然是有個地點,但是不普遍,就局限在這一個地點。」(「就是這一個廟子,是某某的遺跡」)

 

          不光要遺跡,要遺法:

 

       「我之遺跡,遍滿諸洲」:「我今天不建精舍,但是我的遺跡,遍佈全國各地。」

 

       「何故?」:為什麼這樣講呢?

 

       「興行念佛,是愚老一期之勸化」:「愚老」是上人自稱,「我是一個愚癡的老者」,叫「愚老」,很老了。這段話,應該是在上人晚年,將要往生之前,弟子很懷念,來問。將近八十歲了,「愚老」。

 

       「興起念佛」:把念佛這個法門興盛起來。「讓大家普及念佛,這是愚老我這一期生命的目的,勸化眾生的目的在此。」

 

       「因此,不論貴賤,山夫村婦之柴扉,海人漁父之茅舍,有念佛處,皆我遺跡」:「既然這是我所勸化的目的,那麼,不管是貧富貴賤,是山民也好,是村婦也好(「柴扉」就是柴房,柴棍子編的門,很卑賤、很貧窮的這麼一個狀況),哪怕是在海邊打漁的,他們的茅草蓬,這裏只要有人念佛,這個地方就是我的遺跡」。

 

       上人完全是以法為身──這個就是法身。這裏有人念佛(上人一輩子所勸化的教法),這個就是法的生命,法的光明就在這裏,這裏就是遺跡。

 

       如此說起來,我們今天雖然時隔善導大師一千幾百年,我們在這裏念佛,也是善導大師的遺跡。我們每一位蓮友,如果家裏有念佛堂,我們依循善導大師的教法來專修念佛──這是善導大師一期教化的目的,那麼,你的念佛堂就是善導大師的紀念堂。所以,不要感到有所不足。這個,就是精神的存在。

 

       「我往生之後,不造墓塔,我之遺跡者,有念佛處,皆我之遺跡也」:這句話,簡直就是阿彌陀佛所說的,跟阿彌陀佛一體講話:有念佛的地方,也就是阿彌陀佛的本願光明閃爍之處。「有念佛之處,」法然上人說,「也就是我的遺跡了。我往生淨土了,不要造墓造塔。」

 

       「又,為祈冥福而造墓塔者,輪迴之人所做之事也」:「冥福」,就是人死了之後,選一塊風水寶地,保佑自己子孫發達,保佑自己在陰間不至於受苦。這個是輪迴人所造的事情,我們往生淨土用不著。

 

       昨天我們去助念,那裏有很多事情都稀奇古怪的。那個病人就講了,說她的三叔叔來找她,找她幹什麼呢?兇狠地說:「你住這麼好的房子,我的房子那麼破,我要跟你換個房子!」什麼意思呢?她是因為請她的後人給她買一口棺材,比較大,他三叔叔的棺材是破的,大概他在陰曹地府裏面感覺到他的房子不行,在鬼道當中,說要跟她換房子。

 

四十七、死生皆無憂惱

生則積念佛之功,
死則往生淨土。
不論如何,此身若無憂惱,
則死生皆無憂惱。

 

       四十七、四十八都是令人警覺的話,大家可以記,也可以這樣做。

 

       「生則積念佛之功,死則往生淨土」:什麼意思呢?就是說「我活著一天,我就念一天佛,積累念佛的功德,只要活一天,就念一天佛,生命不息,念佛不止;死了呢?死了就往生淨土。在這一生當中,只有這一件事情。活著一天,就念一天佛,死了就往生淨土。所以,今天死也可以,今天就往生;明天死,今天到明天還有一天,就再念一天佛,明天再往生。」所以,印光大師也講了:念佛的人,今天死也好,再活一百二十歲也可以。什麼時候往生都可以,心裏邊穩定、踏實。下面講:

 

       「不論如何,此身若無憂惱」:「此身」就是「人身難得今已得,佛法難聞今已聞,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向何生度此身」的「此身」,就是我們這一期的生命,閉眼之後,我們會永遠告別六道輪迴──所以,沒有輪迴的憂悲苦惱,這件事情解決了。既然如此的話,不管是死是活,都很自在,叫「死生都無憂惱」。活著就念一天佛,享受佛恩,在阿彌陀佛的攝取光明當中;死了,死了就乾脆到淨土去,更好。這句話是這個意思。

 

       我們也一樣,「生則積念佛之功,死則往生淨土」。

 

       不要說「生呢,我就為兒孫操勞;死了,到閻羅王那裏報到」,那就苦了。

 

四十八、得病患偏樂

待曉天之商客,驚雞鳴猶喜;
欣淨土之行人,得病患偏樂。

 

       如果我們哪位蓮友臨終的時候,我就把這個寫成對聯送給他。「欣淨土之行人,得病患偏樂」。其實,我們平時也可以這樣思維。

 

       什麼叫「待曉天之商客」呢?「商客」就是生意人,做生意的。古人做生意,一般坐船,半夜就要出航了,趕到市場碼頭,早早地停泊在那裏,天一亮就好上市場去賣貨。也有的是找一間客棧住下來,就等天亮(天不亮,沒法做生意)。所以「待曉天」,他晚上睡覺的時候,就盼著天快快亮起來,好出去做生意賺錢。

 

       「驚雞鳴猶喜」,什麼叫「驚雞鳴」呢?那個時候也沒鬧鐘,就靠雞叫。五更天雞一叫,哎,天要亮了,打攪了他的好夢,夢給驚醒了,但是他不懊惱,他反而歡喜。「哎呀!我要起床了,我要去做買賣了!」(如果是個懶漢,那就不一樣了:「哎呀!我睡覺睡得正香,雞把我叫醒了!」)「驚」就是把他驚醒了。雖然雞叫把商人驚醒了,但是他感到歡喜。為什麼?他馬上就可以去做生意,就可以有好處了。

 

       同理,我們一個願意往生淨土的人,「欣淨土之行人」(如果他不想往生,像那個懶漢一樣,他也無所謂),我們這些希望往生淨土的人呢,病就是我們的雞叫,得了病患,就是「雄雞一唱天下白」,雞叫了,「哎呀,我快到淨土了,鐘聲響起,我大概就快往生了。我現在八十多歲了,不得病還不知道什麼時候雞叫,這雞叫了,天快亮了。」漫漫長夜──六道輪迴的長夜,我們就要告別了;極樂淨土的無量光明就要顯現了。那麼以什麼為報時鐘呢?就以病患。肝癌了,肺癌了……那就是小公雞、大公雞,就要叫醒了。所以,「得病患偏樂」,得了病反而感到歡喜了。「好!我往生淨土的時間快到了。」

 

       有病苦固然難過,但是心裏面要知道:這個,不是催命鬼,這是催我們到淨土去的報時鐘。

 

小結

       這四十八條法語,每一條都簡潔明朗,易讀易懂,乾脆直接。其實,我講這麼多,反而把它的意思蓋住了。大家回去可以反復讀,「書讀百遍,其義自現」,你反復念,反復讀,心中正念分明,知見穩固,信心就堅固。所以,像我們上次說的:「憑而尤憑,『乃至十念』之言;信而更信,『必得往生』之文。」我們凡夫的心總是容易搖擺,你一發現搖擺了,「憑而尤憑『乃至十念』之言」,不動搖;「信而更信『必得往生』之文」,不懷疑!

 

       翻到第288頁。這些法語是慧淨法師從《法然上人全集》當中選出來的,選了四十八條,可見得是很精要的。我每次讀起來都很歡喜。選這些條,有它的道理:四十八條,當然吻合四十八願了;哪一條放前面,哪一條放後面……因為不是法然上人自己寫的文章。如果是法然上人自己寫的文章,放前面就放前面,放後面就後面,不能改變。

 

       現在,慧淨法師把它編成這樣的次第,他也是有考慮的(所以,大家以後看書不能那麼馬虎),我試著來說明一下,未必完全符合慧淨法師的心意。

 

       前面三條,一、二、三這三條,是說明法然上人所依據的傳承在哪裡。這三條,都跟善導大師有關係,尤其第一條,是整個法語、乃至整個法然上人思想的結晶,這一條也就是「四句三選」當中的「正定之業者,即是稱佛名,稱名必得生,依佛本願故」,講來講去,就是講這一條,所以叫「萬變不離其宗」,這一句就是宗,這叫開宗明義,第一句就把宗旨標示出來。後面的所有各句,離不開這一條。這一條,我們講過,是脫胎於善導大師的正定業之文:「一心專念彌陀名號,行住坐臥,不問時節久近,念念不捨者,是名正定之業。」為什麼叫「正定之業」?「順彼佛願故」。所以,這是第一個綱目,第一條。

 

       第二條,是善導大師的分判。第一條直接講本願念佛,第二條是要弘二門。這是傳承,教判的基礎。

 

       第三條,是善導大師對第十八願的解釋:一向專稱彌陀佛名,即得往生。那麼,這三條就代表法然上人的傳承,他的教理的基礎和依據。

 

       後面,第四、五、六條,這三條是法然上人自己的領解和行持。其中第四條,是他的解,他的理解、安心──解門。五、六兩條是法然上人自己的行門。所以第四條說:「拜見善導和尚之釋,法然眼中,三心、五念、四修,皆具見南無阿彌陀佛也。」他怎麼理解善導大師的教義呢?他不管幹什麼,通通是一句南無阿彌陀佛,這是他的理解;他這麼理解,就這麼做,也就專修念佛。同時,不做文字的、學問式的研究,是「還愚癡生極樂」。第五條、第六條,是說法然上人他自己這樣做,「我是『不足取之男也』;我是『黑白不辨之童子、是非不知之愚人』」。

 

       我們蓮友和學人也這樣講:「我也是不知黑白的童子,我也是是非不辯的愚人。」這個,其實我們講,是不夠資格的。我們如果這樣講,就有一點太……要如實講。你是黑白不知的童子嗎?我看我們什麼對啊、錯啊,跟別人吵嘴吵了半天。吵嘴了,意見分歧了,就是因為是非觀念很重啊!你果然是不知黑白、不辯是非,哎!那這個人……這個是法然上人這樣講才可以啊!我們是希望達到這個境界,但根本沒有達到。如果這樣一講,人家馬上就不服氣了,「你這個傢伙,天天跟我吵嘴」,對不對?什麼事情都搞得很清楚,就是念佛搞不清楚──這就麻煩了。

 

       所以,像近代的印光大師(我這個想法,也是受慧淨法師的啟發),印光大師叫「常慚愧」。我們學印光大師,當然自己也就可能自稱「慚愧僧某某」。慧淨法師說:「其實,我們沒有資格這樣講。我們是不懂慚愧的人。」印光大師他可以這樣說,他是如實的,他可以叫「常慚愧」;如果我們自己這樣寫,就把帽子戴高了。所以,我們往往有的時候謙虛謙虛──你不夠那個資格啊,你沒有那個謙德,你在那裏講大話。還說:「某某人,我很慚愧啊!」你真的懂慚愧嗎?真懂慚愧,就不是這樣子了。所以,我們確實是很可憐!

 

       從第七條開始,是上人化他──勸化他人。一直到最後的結尾。是這麼一個次第。

 

       第七條和第八條,主要是指安心。第七條是講一個比喻,是講法爾之道理,勸我們要安心;安心底下要起行念佛了,當然,安心和起行是不分離的,只是各有側重。如果懂得這個比喻的話,我們就安心了。這個比喻非常好,我經常會讀誦。

 

       這些法語,讀習慣之後,你自然會背。「師父,你會背。」其實,我也沒有背它。那我們講,經常讀,經常念,自然心中就有了。「有法爾之道理,如炎升空,水下流,果中亦有酸有甘,此皆法爾之道理也」,這很簡單,不要你背,很好懂啊,不用背啊,你感興趣的時候,不用故意背,你看了,看了就記住了。

 

       很多人,我很佩服他,他都知道世界上那麼多的歌星。我說:「你能背得住啊?」「那不用背啊」,他感興趣,「噢!球星是哪一個,歌星是哪一個……」他腦子裏一大堆。一樣的道理,他感興趣。

 

       我們呢,對法義感興趣,我們只要看就可以了。「阿彌陀佛之本願者,是以名號引導罪惡眾生往生淨土之誓願故。所以,一向稱名者,即蒙佛之來迎……」這也是法爾之道理。

 

       我上次也打了這樣的比喻:就像打鼓一樣,做鼓的匠人說:「如果我的鼓做了,你打不響,我就沒有資格叫鼓匠。」如果做的鼓打不響,那叫什麼?他現在既然是做鼓的匠人,鼓做出來了,那你一打就響。

 

       阿彌陀佛在他成佛之前叫法藏菩薩,他要做六字名號的鼓,讓我們十方眾生一敲,他就顯現在我們面前,迎接我們回歸淨土。現在這個六字名號的法鼓已經做好了嘛!那你一敲──一念,用心「南無阿彌陀佛」,阿彌陀佛當下應聲現前。在《觀經疏》裏面,善導和尚解釋說:「阿彌陀佛應聲現前。」應著我們念佛的聲音(就好像應著我們打鼓的鼓點一樣,聲音就出來了),阿彌陀佛就現在我們面前,保護我們,護念我們。這個是法爾之道理。

 

       法爾之道理,就是自自然然、不加勉強造作。你看那個水往低處流,這個很自然嘛!萬川歸大海。我們念佛的人,自然地流淌到極樂淨土的蓮池海會;我們念佛的人,心自然升進到淨土──炎往上升。

 

       阿彌陀佛的本願願力的吸引,就好像長江的江水一樣。我們念佛,我們就好像投到江中的一塊木頭一樣,請問各位:這塊木頭投到長江裏面去,前浪後浪往前推,它的目的地在哪裡?它肯定是到大海裏面去!除非被旁邊的樹枝掛住。

 

       好了,阿彌陀佛的六字名號法水──誓願的力量就像滔滔不絕的長江水一樣,我們念佛,就像這塊木頭投到阿彌陀佛名號的長江裏面,那你不到東洋大海到哪裡去(東洋大海就是極樂世界)?你肯定遲早是要到那個地方,你命終的時候,就到了長江三角洲──長江入海口的地方,那個時候就是命終了。哎,到了大海了。那麼,會不會被繩子掛住、被樹擋住?不會的,因為兩岸都有十方諸佛在護念你,你想到岸邊上,他們就給你往裏推一推,觀音菩薩他們的工作就是這個。你起了疑惑心了,掛住了,或哪天雜行雜修了,一推你,進去了。除非你在旁邊愛好雜行,「哎,你看看,那個法門不錯啊!」旁邊一個雜行的樹枝,你掛在上面,好了,到不了大海了。等到什麼時候一個浪頭打過來,你才從樹枝上下來,再往前走。

 

       所以,我們很多人,過程就是這樣子。他念念佛就停一停,就好像水中的木頭往前走一走,遇到一個雜行雜修的樹杈,在那兒停一下。然後遇到善知識給它一拔,點開了,又往前走一截。哎!又遇到人給他講,「哎!對呀!」他又出了問題了,又在那兒停一停。就是不能夠老老實實地歸到江心,到大海去。

 

       第八條,「雖然懷疑,若念佛者,即得往生」。這個安心就是破除疑惑的。第七條說法爾之道理,「無可疑也」,沒有什麼可以懷疑的,不可能懷疑的事情。如果懷疑念佛能往生,那就是懷疑長江水能到大海去。一旦你還是有懷疑,也沒關係──第八、「雖然懷疑,若念佛者,即得往生」,這下就不懷疑了吧!你雖然心中多少還有疑惑心,只要你念佛,決定往生,「邊疑邊念佛,即得往生」。如果疑心比較重的人,就把這句話經常讀一讀,「沒關係啊,大勢至菩薩告訴我的,雖然懷疑,若念佛者,即得往生。那沒關係。」

 

       從第九條開始,就是講他的起行。起行,先是講念佛容易,易。容易在哪裡呢?第九條說了,「念佛雖有種種之義,稱六字之中,一切皆含」。你也不需要去研究很多的教文、法語。

 

       第十條也一樣,「不知其義,不知其文,也無妨」,你不識字也沒關係,大老粗、文盲,沒關係。很容易,「唯依稱名,必得往生」;「念佛無甚深義」,也不是那麼深奧,也是很容易。為什麼?「但知念佛必往生而已」。這幾條都是講它的容易,九、十、十一、十二都講容易。「唯思本願不虛,稱念必生之外,心無所繫」,很簡單。

 

       第十三、十四是說「念佛無別樣」,也是簡單、容易,你就是稱念六字名號,沒有什麼特別複雜艱難的修行,要這樣做,要那樣做,達到這個,達到那個,沒有,只是「口稱六字名號,心思彌陀之救度」。所以很簡單,「無樣為樣」,臨終佛必來迎。

 

       從第十五到第十七,則是講念佛跟學問的關係,也是反映念佛容易。念佛跟學問是什麼關係呢?「念佛第一」。那麼,念佛第一,是不是學問第二呢?不是。學問沒有位子。「念佛第一,不用學問」。「第一」一般是跟「第二」相比較的。法然上人在這裏講:「欲往生者,念佛第一也。」學問?學問不用,「不用學問」。不過呢,有個轉語,「若為信念佛往生之理,可學之也」,學問如果能幫助我們念佛,那是可以學的;學到之後,如果干擾我們念佛了,就不要學了。所以,上人講了,雖然學,「未知念佛往生之義學而知之,粗知足矣;設得廣學,凡智無幾。莫徒好智解,廢稱名之光陰」,如果那麼學,就是障礙我們念佛了,這樣看,那樣學,研究來研究去……大概知道原則綱要,把握住心要,來念佛就好了。所以,你不懂得念佛往生之理,「學而知之,粗知則足」。這個就是以學解來讓我們行持,不是以這個做為目的,那樣反而干擾了我們念佛的行持。這個是十六條。十七條也是一樣的,「我門徒不可喜好義理,不可喜好理論,若成學者骨,則失念佛矣」,成為一個學者的樣子,外表是個念佛的,皮肉上是念佛的,骨子裏邊認為自己是學者,是一個有智慧、有修行的人,這樣的話就失去念佛了。「若失念佛,則失往生矣」。若失往生呢,則六道輪迴矣。

 

       從第十八條開始往下,到二十五條,是講念佛跟「三心」的關係。「念佛嘛,固然不要學問,但是「三心」很重要啊。「三心」就是說我們念佛人的信心了……」「三心」當然很重要,可是「三心」跟念佛的關係,這裏就把它講解清楚:是以念佛自然具足三心。一心念佛,願生淨土,仰信彌陀的誓願不懷疑,這個自然具足「三心」。

 

       從二十六條開始往下,二十六、二十七、二十八、二十九、三十,是指念佛和我們的根機、罪障、煩惱的關係。這幾方面其實都是一般人容易疑惑的地方,比如學問跟智慧的關係,「念佛要不要學問呢?念佛跟三心的關係怎麼處理?念佛跟罪障,害怕罪障多,害怕妄想重、妄念多……」這幾條都說明:不顧煩惱厚薄,不論罪障輕重,唯口稱南無阿彌陀佛,應思決定往生。道理都是一樣的。不是說罪障的人沒有資格念佛、念佛不能往生,恰恰相反,罪障凡夫是彌陀本願救度之正機,是阿彌陀佛大悲急切救度的第一對象。阿彌陀佛正是為我們這樣的人,發這樣的大悲誓願。十方諸佛還沒有像阿彌陀佛這樣救度凡夫眾生「三念五念佛來迎」的誓願;十方淨土還沒有容受我們這樣五逆造罪、十惡謗法眾生這樣的淨土。唯有阿彌陀佛是這樣的佛,唯有極樂淨土是這樣的淨土。所以,我們不念彌陀更念誰啊?不生極樂更生哪裡?

 

       三十一條說明厭欣的關係──厭離穢土和欣慕淨土的關係。

 

       三十二條是指我們念佛與工作的關係。這個對我們都有指導意義。

 

       再往下,大多是講信行、善惡、專雜,往生定與不定,自力、他力等等關係。

 

       像三十三、三十四、三十五、三十六、三十七等,這些文都是講信和行的關係、一念跟多念的關係:信取一念,行是多念。關於罪福、善惡的關係,雖然知道罪人也要救度,但應謹慎,不犯小罪;雖然知道五逆十惡都要救度,但應謹慎,道理如此。

 

       第三十八條講念佛跟雜行的區別。念佛是「獨立不插助」,「插助之人生於邊地」。上次沒有講解,也有人問了,說:「哎!插助之人怎麼生到邊地呢?」「插助」,我們講過了,也打過比喻了。「插助」就是它本身軟弱,獨立不起來,就像我們齋堂門前的塑膠水管,它立不起來,必須拿來一根木頭,插在旁邊幫助它。不然的話,它就歪倒了。

 

       做為一個念佛的人,覺得說:念佛,這個六字名號是不是軟得很,要靠我的智慧、靠我的修行來插助一把?那個用不著。

 

       插助的人為什麼生於邊地呢?在《無量壽經》裏邊說:「疑惑佛智,生彼邊地。」你之所以要插助,就是因為疑惑佛智,懷疑:這句名號到底能不能救得了我啊?這句名號到底有沒有力量,是不是軟弱無力、救不了我?有此疑惑,所謂「疑惑佛智」。佛智,如果按照一般通途法門的講解,很複雜:大圓鏡智、根本智……等等,查了很多字典,但是我們不知所云。

 

       以我們淨土宗來講,所謂佛智,就是阿彌陀佛的智慧,就是「稱名必得生」,「你念我的名號,我能讓你往生,這就是我的智慧。我阿彌陀佛就有這個智慧」,其他諸佛還沒有這個智慧,其他諸佛,五逆謗法的眾生稱念他的名號,未必能到他的淨土去成佛啊;法藏菩薩成為的阿彌陀佛,智慧就是如此,慈悲也是如此,願力還是如此。所以,一切的一切就是六字名號。疑惑佛智就是懷疑六字名號,「單獨念佛,能不能讓我往生成佛?」這樣,當然就生於極樂邊地了。

 

       三十九、四十、四十一都是指往生一定,以及不定和一定的關係。「一定」就是心中決定、信順不疑。第四十條,「九個人以為臨終不能往生,也應思我一人決定往生」;若一萬人念佛,九千九百九十九人以為臨終不能往生,也應思我一人決定往生,這個就是經典中所講的「處眾無畏」。一般的人在大眾當中,心不能夠堅定起來,有畏懼。人一多,比如上臺講話,看到底下黑壓壓一片,他就不敢講了,發抖了,這就是有畏懼。一萬個人,有九千九百九十九個人都說「念佛臨終不能往生」他一聽,就不敢講了,「對啊!這裏邊有大法師,這裏邊有修苦行的,這裏邊有修行幾十年的,有功夫成片的,他們都說臨終不能往生,我怎麼敢講我一定能往生呢?」他就沒得到處眾無畏啊!信順彌陀救度的念佛人,我們出去,那叫處眾無畏。猶如獅子,在山林當中,它是獸中之王,它出來是沒有任何懼畏的。那些兔子啦、狐狸啦……這些動物見到獅子,「嘩」,四處逃散。我們念佛人走出來,如獅子王,步出林中,怎麼可能怕那些雜行雜修、異解異見的?給人家一講,嚇得抖抖的,「哎呀!這個可能不能往生了」,你心中無底!他不知道阿彌陀佛本願,他不是專修念佛的人。念佛的人,一萬個人,九千九百九十九個說往生不定,應思:我一人決定往生。為什麼?獅子王嘛!對不對?猶如太子墮地嘛!太子墮地了,九千九百九十九個人說他不能做皇上,應知我一人可以做皇上。為什麼?「我是太子嘛!你們不能做皇上,是天經地義的,你九千九百九十九、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你當然不能做皇帝啦!應思我一人可以做皇帝。為什麼?我是太子啊!你們不是啊。那我做皇上也是天經地義的。」雜行雜修的人,一千個裏邊,難得三五個去往生;我們專修念佛的人,你拍著胸脯,沒有關係!告訴人家:「我某某人,我念佛往生一定。」當然這個不是我們自己炫耀,「某某人,你也來,像我這樣念佛都能往生,你肯定能往生啊!你比我強多了。」

 

       阿彌陀佛要唱歌了:「佛子,你大膽地往前走!」對不對,為什麼?「正念直來,我能護汝」啊,我們背後有靠山,前面有阿彌陀佛招喚、護念,頭頂上還有阿彌陀佛光明,兩邊還有十方諸佛合掌排隊在保護,我們怎麼會不往生呢?所以,這個就能得處眾無畏,之所以如此,是因為我們心中對阿彌陀佛有堅定的信仰,也是因為我們真理在握,這個才可以處眾無畏。不然的話,給人家一講──因為他是大法師,他有名氣,他年紀大,所以他一講話,你馬上把舌頭一卷,哎!不敢講了,不是這樣子的。

 

       法然上人有一個例子,最有意思:他跟他師父兩人,有一次在一塊兒有一個討論。他師父就說:「觀佛為勝。」(念佛,口稱名號不如觀佛)。法然上人不同意,法然上人說:「稱名為勝。」弟子怎麼跟師父兩個辯起來了?弟子非同一般,師父沒辦法了,他就找原因了,他說:「良忍上人(師父的師父,是一位有名的先德)也以為觀佛為勝。」法然上人怎麼講?「良忍上人,不過是早生幾年罷了!」(他不過早出生幾年。不是因為他早出生,他講的就對)「善導和尚亦以稱名為勝。稱名是阿彌陀佛本願」。因為法然上人,他就是處眾無畏,你搬多少人來,「他不過是早出生而已,並不代表他就瞭解淨土的教法」,並不是「他活了一百二十歲,他講的就正確,你這個黃芽子二十歲才出頭,你講的就不對」,不是這樣子。是以你有沒有依據經教,你是不是依善導和尚的教法專稱佛名,決定往生。這叫處眾無畏,不管什麼人來,我心都不動搖。

 

       善導和尚在《觀經疏》裏邊講到,這麼一個念佛的人,面前黑壓壓一片,什麼人?雜行雜修、別解別行的人,在那裏講:「哎呀!造罪凡夫,你只是念佛,怎麼能往生呢?肯定不可以的!」還引經引論。這個念佛的人說:「我也不動搖,不受你破壞,反而增加我念佛往生的信心!」

 

       好了,這幫人走了,又來第二批人,第二批人更了不起了,不是別解別行的人(別解別行的人他還自己沒證果,他還是靠引經據典)。第二批人是阿羅漢。阿羅漢也來了。「你這個造罪凡夫,你光念佛怎麼可以往生?」(那我們一看,馬上嚇得退回去了)他也是沒有關係,「你來也不能破壞,我仍然是專修念佛。為什麼?你講的這些東西都是佛所說,但是這些講的是聖道法門,時別,處別,對機別,利益別,我也仰信,但是我念佛還是決定往生。你講的那些道理都是佛講的,既然聖道法門有道理,淨土法門當然也有道理啊。相信佛所說聖道的教法,也要信佛所說淨土的教法,所以,我都相信。而你不是這樣。你只信一邊,不信另一邊,你只相信聖道門,修戒定慧,斷貪瞋癡,斷除貪瞋癡煩惱才能往生。不相信淨土門所說『不斷煩惱得涅槃』。要知道這兩個法門都是佛講的。為什麼只信其一、不信其二的呢?我兩個都相信。雖然兩個都相信,但是我修行選擇淨土門。為什麼?我貪瞋癡煩惱斷不了啊。所以,那個我雖然相信,但是我修不了啊。我就選擇淨土門。」

 

       第二批打退了,第三批又來了。第三批位次更高,什麼人?是三賢十地菩薩。都來了,揮光吐舌,說:「某某人,你專修念佛,這樣怎麼可以往生?你造罪這麼重,罪業沒有消。」他也不動搖,心中清淨,「增加我上上信心」。

 

       第三批走了,第四批又來了。第四批更不簡單了,報佛、化佛揮光吐舌,遍滿虛空,說:「某某人,這個法門有問題,我有更好的法門,可以讓你學習。」他講:「這個法門決定正確!」他知道這些報佛、化佛不是真的。為什麼?佛佛道同,不可能講的跟釋迦牟尼佛不一樣,更不可能違背阿彌陀佛的誓願。「雖然你們現在揮光吐舌,現神通,現神變。你們講的既然跟釋迦牟尼佛講的不一樣,我就知道你們是魔所變化。」心中不受動搖。

 

       所以,不管何人來動搖,連報佛、化佛來了,都不動搖,何況等而下之?真是菩薩,真是聖者,真是報佛、化佛,那必然跟阿彌陀佛、釋迦牟尼佛是一個聲音,異口同音,一個鼻孔出氣,決定不會講兩樣話。

 

       這樣我們就正念充足,正見堅固不動搖。

 

       所以,往生這件大事情,不是聽人家的,也不是比較看人家,而是要看阿彌陀佛的誓願。

 

       第四十二條是講自力和他力的關係。這個也解釋過了。

 

       第四十三條是講臨終正念和來迎的因果次第關係,這個都是容易誤解的地方。

 

       從四十四條往後就是臨終來迎了。我們念佛的人決定往生,彌陀決定來迎。

 

       第四十八條給我們所有念佛的人要臨終的時候,給我們一貼安心劑。「你不要怕病苦,得病患偏樂」。

 

       這四十八條的次第大致如此。

分享到
中華淨土宗協會
淨土宗文教基金會

11059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50巷22弄41號
電話:02-2758-0689
傳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

追蹤淨土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