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函

  1. 淨宗法師答蓮友問
  2. 找回淨土宗
  3. 關於禪淨關係及弘法者應持之立場
  4. 淨土另隻眼
  5. 生命不再是個體的 --寄語某老同學
  6. 與在獄弟子的信函往復(二)
  7. 與在獄弟子的信函往復(一)
  8. 覆玖玖居士函
  9. 覆小柯居士函
  10. 彌陀的使者 菩薩的化身
  11. 覆曾居士函
  12. 覆龍昂書
淨土宗
淨宗法師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淨宗法師 > 信函
top

信函

彌陀的使者 菩薩的化身

——劉妙音老師的入獄因緣

 

引言

        當我再一次拜讀劉老師的來信時,仍然感受到盪氣迴腸的力量而熱淚盈眶。

 

        我為劉老師——我的念佛好兄弟而自豪;為劉勇等幾位死刑犯,覺悟懺悔,以壯士斷腕的豪氣,奔赴極樂,為人生劃下圓滿的句號而歡欣鼓舞;更為阿彌陀佛不捨一人的大慈大悲而感動;也為悠悠泛泛、不關生死痛癢的下劣凡夫,執著自己所習情見,自立往生條件,堵塞彌陀大悲而深生悲愍。

 

        從今天開始,將陸續向諸網友整理公佈本人親自收到的大獄中的來信,及相關資料。相信這些現實中的活生生的人、事,能給我們深切的警悟與鞭策,發起勇猛念佛的志願。

 

        願社會祥和,人民安樂,人人免受牢獄之災,個個往生淨土成佛。

 

 

        彌陀的使者菩薩的化身——劉老師的入獄因緣

        劉妙音老師,今年四十五歲,因學佛前所犯虛開增值稅發票案件,於2002年8月入獄。此前在貴陽某道場帶領幾百蓮友專修念佛,並長年講經,深入淺出,妙語珠聯,運智運悲,統理大眾,深得信眾敬愛;堪稱人中豪傑,佛門龍象。

 

        觀其信仰情操、心境功行,並隨緣施化、巧度眾生,其入獄也,完全可謂是菩薩化現。

 

        他一入獄中即為人生絕望之死刑犯翻身、擦洗、勞作,為他們帶來菩薩般的慈悲關愛。

 

        他以身說法,讓犯人們懂得因果,懺悔往業,掃除怨歎,真正生起生命覺醒的力量。

 

        凡是和他接觸的死刑犯,個個受化而念佛往生淨土。

 

        他能讓同監舍全部十八個刑犯,為即將赴刑場執行死刑的人念佛送行。

 

        他在獄中為犯人行醫,幫助改造***人員及青少年犯,獲得獄所管理人員的高度讚賞與信任。

 

        凡他所在的牢室充滿佛法光明,猶如閉關修行的道場。

 

        犯人們尊他為老師,敬他如菩薩,愛他勝過自己,為他鋪被,幫他清理。

 

        因劉老師有盜汗背涼的毛病,同舍犯人每人都把自己那份僅夠喝的一口水,省下來供養劉老師燙腳擦背;若非感人至深,何能讓死刑重犯心中,竟升起如此的柔軟關愛之情。

 

        他人在獄中,數數來信為外面的蓮友破疑解惑,使能信願念佛,還要為他們解決家庭、個人的種種煩惱,讓人不禁要問:誰在牢中?誰是自由人?

 

        劉老師現在服刑的勞改農場,約400人中總計念佛者有300多人。他在服刑,卻開闢了真正意義的念佛道場。

 

        如果不是薰染了彌陀的大悲心光,而有菩薩的大智大勇,一個凡夫何能如此呢!

 

(以下為劉老師獄中的來信)


 

同繫三界獄此書值萬金

——劉妙音老師的來信
 

南無阿彌陀佛!

 

董師兄、何師兄:阿彌陀佛!

 

        昨天聽到劉勇往生的消息,感受頗多,特書於信,與你們共用法樂,共明法理。

 

        2002年8月至2003年6月的10個多月中,我在看守所先後與六位死刑犯同舍。

 

        眾生都貪生怕死,尤其是預知死期的人,在等待被槍決的日子裏,更感死亡的恐怖,因而本能地渴求解除這種恐懼,亦渴求此次生命終結後,下期生命能有一個好的安身立命之處。因此他們幾乎都能聞信佛名。

 

【死刑犯劉勇念佛往生小記】
 

求道歷程

        尤其令我感動的是2005年元月11號才執行死刑的劉勇,兩年多一直非常虔誠地聽聞名號。在看守所時,我們在一起住了三個月,幾乎每天他都要問一些問題;後來我到了九五廠,我們幾乎是每週一信。他從一個對佛法什麼都不知的門外漢,到一個很有念佛心得、至誠至信的念佛人,他的求道歷程質樸而艱辛,非常令人感動。

 

蓮友善知識

        他有一位好姐姐,對他關愛備致,看守所是不允許看法律之外的書籍的,他姐姐就按他的需要為他請經典和祖師論註,然後用書信的形式抄寫給他。我一直被他和他的姐姐感動著、激勵著,我們的通信也就唯佛是念、唯疑是解,不涉其他,真算得上是名符其實的「蓮友」。

 

棲身淨土

        他現在已棲身淨土,法身清淨,報身莊嚴,如毗盧遮那,如盧舍那,有能力游步十方,行權方便,任運度生!

 

戴腳鐐的解脫者

        在看守所,十七、八個人,二十四小時擠在一個四十平方米的房間,其中還有十六、七平方米的勞動空間,吃喝拉撒睡,全在裏面。他每天固定念佛一萬聲,後來增加到二萬,散念更是不斷,每天還要禮拜幾百拜,這對於一個戴著腳鐐的人來講,該是多麼的不容易啊!

 

淨宗法師註:

想想我們這些身體自由、手腳無礙的人,我們在做什麼呢?

 

聽聽劉勇拜佛的腳鐐鐵鏈聲吧!嘩、嘩啦,嘩啦……緩慢、滯塞、虔敬、莊嚴!聞之,令人動容,肅然起敬!麻將聲、喝酒吆喝聲、戲笑聲、吵罵聲、電影聲、歌曲聲……多麼無意義的染汙之聲。

 

帶著腳鐐的劉勇,登上了彌陀的寶蓮;雙腳自由的人,卻如比賽一般兌奔地獄的門前。

 

望諸君,謹慎你的腳步!

 

劉勇尚有幾封與本人的來信,十分感人。待續。此處所記劉勇的刑期有誤。

 


 

【死刑犯劉川念佛往生小記】

        有個叫劉川的,也是接觸我後才開始瞭解佛法。

求法

        他對我講:「我活不了幾天,我也沒有更多的時間去明白佛理,我也聽不懂那麼高深的理論,你就直接告訴我:怎樣才不會再犯罪?怎樣才不會下地獄?怎樣才能贖清我的罪業?」

 

淨宗法師點評:

求法的心。

用「我活不了幾天」的心來求法!

用「我沒有更多的時間去明白佛理」的心來求法!

用「我聽不懂那麼高深的理論」的心來求法!

用「你就直接告訴我」的心來求法!

用「怎樣才不會再犯罪?怎樣才不會下地獄?怎樣才能贖清我的罪業?」的心來聽聞南無阿彌陀佛!

 

授法

        我說:「再好不過的了!那你每天就跟我一起念南無阿彌陀佛吧!阿彌陀佛能解決你所擔心的所有問題。」

        他問:「管用?」

        我說:「除此無別!」

        此後他便不再高聲喊叫「冤枉啊!冤枉!」不再罵天罵地、罵共產黨,而是一心一意稱念名號。

 

宣佈死刑後的十天

        我2002年8月15日進看守所,他9月1日被宣佈執行死刑,宣佈後他又在刑床上鎖了十天,9月10日才執行槍決。

        這期間,特別是他的手腳都被固定在床上的十天時間,我每天給他餵飯、點煙、擦身,幫助他大小便,令他非常感動。

        他問我是不是阿彌陀佛派來的,我說:「我也是阿彌陀佛所救的人,你念佛我也念佛,我們到的是同一個地方。」他聽了歡喜得不得了。

 

臨刑前的喜悅

        9月9日晚,他對我說:「我心裏有一種說不出的喜悅,我覺得我不是去赴刑場,好象是赴國筵。剛才在夢中我好象是到了一個非常非常清潔、乾淨、一塵不染的地方,我一高興就醒來了。老師,你沒騙我!我好感激你!好感謝阿彌陀佛!」

 

淨宗法師點評:

一個造作極重惡業,被囚入獄的死刑犯,接觸佛法僅僅二十來天,什麼修行也做不了,只能隨口念佛,不是也得到了阿彌陀佛救度的慈愛嗎!

彌陀救誰不救誰?

往生以何為標準?

若有念佛擔心者,

可慕劉川喜悅心。

 

最後的囑咐

        10日早晨5點鐘,我讓全舍十八人都為他念佛送行。我一邊給他沐浴更衣,一邊對他講:「等會兒出去,你會碰到你的其他三個同案,希望你保持正念,不要隨他們瞎鬧,你只管念佛,等到槍聲一響,你便是極樂中人。升沉在你,你要好好把握!」

 

        他道:「你放心吧,老師!我就是因為傻,才判死刑,我不會再傻了,一定念著佛赴刑場,念著佛等阿彌陀佛來接我!」

 

        我說:「好!你見了阿彌陀佛後,請他早點來接我。」

        生命的感恩

        他早上被帶走時問我:「能否叫你一聲師父?」

        我說:「我是俗家弟子,沒有資格當師父,你還是叫我老師吧。」

        說完,他跪下說:「請老師受我一拜。」

        我讓他拜阿彌陀佛。他三拜後,便被法警帶出監舍。

        此時他的臉上洋溢著新生的幸福和滿足。

 

淨宗法師結評:

劉川的往生,給我們太多的啟發。

 

他具有真正聞法的心,不是悠悠泛泛、不關痛癢、故作姿態、撥弄知見地聽聞,而是面臨不可回避的要被外在強力剝奪生命的恐懼,以全生命的呼喊、求救的心來聞法。

 

他完全依憑善知識,立知立行,毫不延擱。

 

他感恩善知識,以生命的莊嚴完成最高貴、最莊嚴的禮拜,那是生命的莊嚴、生命的覺醒、生命的感恩,那是告別謬誤走向真理的禮拜,告別黑暗走向光明的禮拜,告別輪回走向解脫的禮拜,告別無常走向永恆的禮拜。真正令人感動!

 

人能終其一生,有此一拜,足矣!反觀我們日日的行為,竟以拜佛作為功課,向佛討要往生,真正褻瀆了廣大的佛恩。

 

當別的刑犯,懷著恐懼、迷茫,雙腿癱軟被拖赴刑場之時,他滿懷對善知識的感恩、對前途的喜悅,伴著六字佛名,輕快地、永久地告別這濁惡多罪的身心。

 

劉川一生雖傻,最後一著不傻;比起一世聰明,最後一著糊塗者,實是大智慧、大福報。

 

經曰:善知識是解脫成佛的全因緣。劉老師可謂是也。

 

以四攝法,弘六字名;引地獄人,向極樂界。

 

開示念佛,言短切要;最後囑咐,珍重殷切。

 


 

死刑犯楊正全念佛往生小記】

懼罪求救

        同舍有個叫楊正全的問我:「我背了兩條命債,不知阿彌陀佛要不要我?我的罪業這麼重,是下十八層地獄的人,我不想下地獄,不想再受苦,而且我還想去救被我害死的那母子倆。老師,我的生命是以秒為計算單位了,很快就會死的,救救我吧,老師!我給你磕頭了!」

 

聞法歡喜

        我對他說:「你給阿彌陀佛磕頭吧,只有他才能夠救你。」

 

        於是我把阿彌陀佛如何發願,如何修行,如何成就極樂世界,以及六字名號是實相身、為物身,具足稱念必生的功德,特別是善導大師「善惡凡夫得生者,莫不皆乘阿彌陀佛大願業力為增上緣」以及「念佛皆得往生」等道理講給他聽。

 

        他越聽越歡喜,對念佛往生的信心十足,法喜充滿地對我講:「老師我懂了,我好象聽到了阿彌陀佛在呼喚我,我一定會緊緊抓住阿彌陀佛不放,一定跟他到極樂世界,到時候我與阿彌陀佛來接你。」

 

如癡念佛

        我們在一起生活了一個多月,看到他每天念佛如醉如癡的樣子,真像一個很有修行功底的老修行在念佛,對名號以外的事都不感興趣。

 

覺悟前非

        有人問他:「你不是天天都要寫上訴狀嗎,為什麼現在不寫了呢?」

 

        他說:「以前總想僥倖苟活,總想推脫罪責,現在我才明白,那是對亡者的再次褻瀆,是對亡者的再次犯罪。自從老師給我講了因緣果報的道理後,我就知道,即使僥幸逃脫了法律的制裁,也逃脫不了困果報應,所以我不再昧著良心搞什麼上訴,我還是安心念佛去往生,然後再來救他們母子倆吧!」

 

不負佛心

        由於調監,我們分開了,但聽其他人講,他每天除了念佛還是念佛,而且還叫其他人跟著一起念。後來,有一位從看守所到九五廠來服刑的人對我講:「楊正全刑前讓我告訴老師,他說請你放心,他會念著佛走上刑場的,他一定不會讓老師和阿彌陀佛失望的!」聽到他人說他刑前如何沐浴更衣、燒香(香煙)、拜佛、念佛,氣定神閑地念著佛跟著法警出監舍時,我不知是什麼心情,居然流淚了……

 

        還有李勇等三位也是念著佛走上刑場的,因為篇幅,就不再細述,將來我會為他們寫往生集的。

(待續)

分享到
中華淨土宗協會
淨土宗文教基金會

11059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50巷22弄41號
電話:02-2758-0689
傳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