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弘願寺記

  1. 弘願寺緣起
  2. 弘願寺奠基法會致辭
  3. 弘願寺「寺名、匾額、楹聯」釋義
  4. 來迎殿「殿名、本尊、化佛、聖眾」釋義
  5. 來迎殿本尊阿彌陀佛簡介
  6. 弘願寺〈讚佛偈〉說明
  7. 寫弘願寺
  8. 弘願寺萬佛認供
  9. 弘願寺二期工程介紹

貳、淨土宗義

  1. 略論淨土之開宗
  2. 淨土宗教章釋(一)
  3. 「第十八願」引釋指要
  4. 略解集
  5. 淨土八高僧簡介
  6. 彌陀本願初探
  7. 什麼是清淨心
  8. 《善導大師語錄》導讀
  9. 〈淨土宗之特色〉導讀
  10. 關於報土、九品、胎生
  11. 論「胎生」與「化生」 ——兼答蓮友問
  12. 《觀經》法門概要
  13. 《觀經》三行門
  14. 「乃至一念即得無上大利功德」 與 「念念稱名、奉行戒善」之關係
  15. 王本願五喻 --第十八願與四十八願的關係
  16. 略論末法淨土與諸宗的關係
  17. 中國淨土宗第一人 ——略論曇鸞大師對淨土宗的貢獻
  18. 淨土宗義概說

參、專文

  1. 回歸善導,德化眾生
  2. 淨嵩法師的淨土法緣
  3. 淨土法門的人間佛教觀
  4. 淨宗法義學習的心態與次第
  5. 淨土宗要文及背誦方法
  6. 聽聞善導大師思想的幾種反應
  7. 「淨土宗法脈字號」之意義
  8. 二○○九年秋剃度勸勉
  9. 東莞 太平念佛堂 讚頌辭
  10. 廣州 淨宗講堂 讚頌辭
  11. 「慈溪居士林」讚頌辭
  12. 浴佛節憶釋尊出世本懷
  13. 念佛人自律規範
  14. 念佛媽媽,越老越值錢
  15. 為彌陀盡形壽
  16. 默念與口稱
  17. 關於念佛感應
  18. 為寺院買菜
  19. 《觸光柔軟》前言
  20. 愛國愛教 導歸蓮池
  21. 略談人間佛教
  22. 透視人間佛教
  23. 佛教靠我
  24. 做己貴人
  25. 給人接受
  26. 做事與念佛
  27. 示宗圓及諸學子
  28. 略談中國佛教的「宗」
  29. 如何應對道場中的人事煩惱(上)
  30. 如何應對道場中的人事煩惱(下)
  31. 第十八願 「乃至十念」辯義
  32. 佛心愛語(一)
  33. 念經 念咒 念佛
  34. 《淨土宗聖教集》前言
  35. 念佛絕思絕議
  36. 探討當代佛教革新之路
  37. 中國佛教的危機與希望
  38. 五台山續講《往生論註》祈願疏
  39. 介紹英文版《念佛感應錄》
  40. 談佛教的歷史、現狀與未來
  41. 念佛人能在蓮友圈裡做生意嗎?
  42. 《淨土宗宗旨法語》前言
  43.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與日本真宗的區別
  44. 阿彌陀佛的救度

肆、短文

  1. 「念佛往生」的不同解讀
  2. 念佛往生——佛與我的分工
  3. 得金失金喻
  4. 人的尺與佛的尺  
  5. 看病四法
  6. 大殿裏可以照相嗎
  7. 佛法與感情
  8. 居山雜記之二
  9. 自題
  10. 不敢入俗
  11. 最累者虛名
  12. 人生快樂度
  13. 歸去來
  14. 大和尚與小和尚
  15. 念佛道場的人際關係
  16. 道場以無事為興隆
  17. 蓮花一樣的朋友
  18. 念佛人是蓮花
  19. 念佛不垢不淨
  20. 阿彌陀佛與吝嗇鬼
  21. 花 樹 人
  22. 一俊遮百醜
  23. 天地有三子
  24. 三種父母三種孝
  25. 出家須發三心
  26. 多些慈悲 少些道理
  27. 慈悲走遍天下
  28. 利 害
  29. 忍辱波羅蜜
  30. 迷 航
  31. 導 航
  32. 飛機上念佛
  33. 心的運載
  34. 瘋話成真
  35. 一葉之舟
  36. 修行人當如樹
  37. 最 後
  38. 土地與心地
  39. 是對是錯
  40. 欲開口 先問心
  41. 心能轉人
  42. 善惡無性
  43. 一切事當做不當做之標準
  44. 因果在心
  45. 最可惜
  46. 不可比
  47. 飛機與汽車
  48. 建寺與修行
  49. 心是總駕駛
  50. 唯愛能補心
  51. 贈佛月
  52. 慈悲由近及遠
  53. 鏡 子
  54. 知了的邏輯
  55. 心的對接
  56. 心靈病毒
  57. 待人宜寬
  58. 寄語佛能、佛量
  59. 耐 煩
  60. 不生氣
  61. 講 法
  62. 吃瓜與聽法
  63. 念佛四兩拔千斤
  64. 不計較
  65. 松子與松仁
  66. 凡事無礙
  67. 家中有愛
  68. 說 謙
  69. 說苦
  70. 放下
  71. 談心
  72. 話緣
  73. 心的活眼
  74. 捨己歸佛
  75. 念佛與感覺
  76. 「自然之所牽」之義
  77. 三對照
  78. 我們是什麼樣的根機
  79. 淨土法門易行五喻
  80. 「阿彌陀佛饒了我」的故事
  81. 往生全靠佛力
  82. 望佛本願
  83. 狡猾的「我」
  84. 給病重老居士的一封信
  85. 逃避
  86. 道綽大師之聖淨比較
  87. 善導大師判要門與弘願
  88. 為何唯標念佛,不標持戒
  89. 凡夫五筆
  90. 何等眾生應願生?
  91. 都是阿彌陀佛
  92. 大海與微滴
  93. 念佛圓超萬法
  94. 念佛人切勿「自局其分」
  95. 阿彌陀佛畫了一個大大的圓
  96. 讀慧淨法師〈為新戒弟子開示〉有感
  97. 雪地潛逃
  98. 如何看待專求往生與現世利益?
  99. 我們都是有情人
  100. 既不辛苦也不忙
  101. 私底下發牢騷可以嗎?
  102. 以不變應萬變
  103. 愛是真正的領導力
  104. 有愛便有一切
  105. 愛的特性
  106. 用愛的眼睛看世界
  107. 愛的道路是悠閒的
  108. 愛的短語
  109. 當愛走過
  110. 阿彌陀佛的手機
  111. 首富
  112. 臨終念的一句佛才管用?那你就錯了!
  113. 莫理妄念草,但守名號蓮
  114. 說算命
  115. 淨土宗行人怎樣安心
  116. 凡夫虛假 彌陀真實
  117. 微笑,永不失業
  118. 來自極樂世界的家書 你讀懂了嗎
  119. 修行與選票
  120. 收音機
  121. 說信心
  122. 十字架的阿彌陀佛
  123. 糖衣妙藥傻傻分不清楚
  124. 從娑婆世界到達極樂世界的橋
  125. 泥碗也能盛甘泉
  126. 老司機是阿彌陀佛
  127. 想到.說到.做到
淨土宗
淨宗法師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淨宗法師 > 文章
top

文章

回歸善導,德化眾生

回歸善導 德化眾生
——慧淨上人側記

 

人生未有窮止,
淨土是究竟歸處。
在這瞬息即逝的人世,
能值遇善知識的提攜,
今生必生淨土,
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都市僻野,不論有智無智、出家在家,善惡男女之輩,年來蒙上人勸化,稱佛名心喜往生,捉念珠難忘師恩;交相探問,四處打聽,想對上人瞭解的更多,以申感恩渴仰之情。然因上人一味絕意名利,深斂內德,如高山之雪蓮,遠離俗塵;似崖頂之靈芝,人跡罕至。故知者甚少,識者更稀。

 

        淨宗愚鈍,數年來,忝蒙上人不棄,時加慈育恩化,並曾有緣二個多月隨侍上人,日夜不離左右,所見所聞,受教良多。上人日常生活中的點點滴滴透露出一種強大的人格光輝,令我慚愧,令我奮進,給我力量,給我安慰。每當我有過犯之時,上人就像我心中的一面明鏡,及時反照出來,警戒著我,提醒著我;每當我懈怠放逸時,上人又如面前巍巍高山,招引提升著我的心靈向著更高的地方邁進。人生未有窮止,淨土是究竟歸處。在這瞬息即逝的人世,能值遇善知識的提攜今生必歸淨土,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茲不揣淺陋,願將所知上人之點滴,記之普供有緣。手筆拙嫩,猶如幼童,模寫走樣,勢所難免。但求不失童趣,記我心中上人之形象而已,又何能顯上人高德於萬一哉!

 

一、 總讚厚德

        簡單樸素    古風獨存    平淡無奇    獨露天真
        純淨安和    謙下柔順    淡泊名利    與世無爭
        悠然自得    內斂寧靜    了無俗套    絕世超群
        別具慧眼    獨挑本願    念佛不輟    至專至勤
        悲心廣大    普應時機    眾生之幸    佛法之幸

 

二、 威儀具足

        立必正直    坐必端嚴    行步徐緩    毫無聲息
        威儀自然    不落痕跡    毫無造作    人不注意

 

三、 念佛不輟

        彌陀本願    一向專稱    言弘此教    身體力行
        從朝至暮    從暮至朝    除食語睡    佛聲不停
        音聲輕柔    不急不緩    神情怡悅    不掉不沉
        講經吃飯    回答提問    極短間歇    也必動唇
        所有時間    已無水份    專致勤篤    感人至深

 

四、 口無雜言

        《大經》言:「不欣世語,樂在正論。」

        上人誡諭弟子:「凡與人言,不談世事;雖講佛法,要歸淨土。」

 

        雖然學佛念佛,一般人仍是世俗心很濃重,彼此見面,即使無話也要找話來說,不然便覺得無趣。上人則相反,絕不會說一句無意義語。對方有問,上人方答,答語也非常簡略;對方無問,上人即旁若無人地專致念佛,絕不會你來我往地沒完沒了。

 

        上人這種作風,可以說太出世俗常規了,所以初與上人接觸的人往往覺得很尷尬,不知如何應對下語,直楞楞地冷場在那裏,而上人也就一直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地念下去。給上人打電話也這樣,有時雙方拿著話筒好長時間沈默無語。不過上人是因為沒有閒話而默默念佛,而我們可能是不說點閒話便不會說話而沈默。

 

        一次,一位非常景慕上人的蓮友,特別趕到上人的住處拜見上人。正值用餐之時,上人親自做了一碗麵條招待。吃完,上人便端一把椅子坐在對面,一邊念佛,一邊慈悲地等他說話。但這位蓮友面對崇仰的上人,一時緊張、激動,竟不知說什麼。

 

        上人還是一邊念佛,一邊慈悲地等待。不知過了多久,終於這位蓮友站起來,頂禮說道:「師父!我告辭了。」上人即說:「噢,那好!」便念佛相送。

 

        上人實在不會應酬,不會說閒話。世俗之人或許認為上人是過於愚拙了吧,然古語言:「君子盛德,容貌若愚」。

 

五、 語業德化

        《大經》言:「遠離粗言,自害害彼,彼此俱害。修習善語,自利利人,人我兼利。」

 

        上人不說世俗閒語、戲笑語、責備語、指使命令語、高聲語、令人起惱語。凡有言說,皆音聲輕柔,謙敬誠懇,和藹莊重。

 

        一塊燃透的炭火,不再冒一絲煙。它靜靜地泛出微微透明的光輝,讓人喜看,一點也不覺得刺目耀眼;它持續地散發著熱能,讓人喜近,一點也不覺得炙烤難耐。彌陀佛心慈悲之火燃透了上人的心,上人話語只有佛心的慈悲,沒有世俗的煙氣。

 

        家妹從未聽過上人的聲音,但一次接到一個電話,立即十分驚喜對我說:「快!快!是慧淨法師!」我一聽,果然是上人。事後我問:「你怎麼知道是師父呢?」她說:「我一聽就知道是慧淨法師。聲音就是不一樣!我形容不出來。慢慢的,很穩、很沉、讓聽的人一種特別安心,長者的聲音。溫柔?溫和?溫暖?怎麼說都不合適。一聽就知道很有德行的聲音。旁人哪裏還有這樣的聲音!」事過半年,她說想到還特別激動,特別舒服。

 

        一次,在一個旅遊風景勝地,我們跟著上人在前面往山上走,後面有一隊遊客;遠遠地便聽到他們當中有年輕人喊:「和尚!和尚!」並好奇不恭地議論。聽著厭煩,我想加快腳步甩開他們,但上人仍是不緊不慢地走著。後面這群人嘻鬧著越來越近了,我正想:這些年輕人太狂妄無禮了,得好好調教調教他們。只見上人停下,轉身向他們念「阿彌陀佛」以為招呼;這群人立即安靜下來,其中有年長者提議請上人為他們講講法。上人在一塊大山石上坐下,他們紛紛放下手中的拐杖、旅遊帽等,圍著上人團團坐下,個個神情專注,虔誠肅穆,法喜充滿的樣子,真是非常感人。約莫十幾分鐘,再起身向前走時,這群人跟在後面乖巧得像聽話的小學生一樣,靜悄悄的。後來在別的景點又相遇,那幾位年輕人竟向我們合掌彎腰!」

 

        古詩云:「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上人的語言德化就是如此。這絕非口才技巧所能為,說實在的,上人絲毫談不上有口才,甚至有點怯怯訥訥的樣子;但簡單的話語,卻有一種極大的感染力。剛者使柔,怯者令勇;狂野得馴服,熱惱變清涼。這大概就是所謂「大辯若訥」吧!

 

六、 沒有寺院

        《莊嚴經》言:「眾生苦惱我苦惱,眾生安樂我安樂。」

 

        上人謙恭退讓,性喜獨居,其父終時特別留下一筆錢給上人建寺安住。

 

        上人想:「彌陀願言:一切恐懼,為作大安。與其建寺唯我一人安身,不如弘法普令眾生安心。」便將這筆錢全部捨出,印贈本願法寶。

 

        至今上人住在親友臨時借讓之地,小小幾間,但取夠用。如遇急需,即搬出他住;上人已經搬過幾次「家」了。或有弟子、蓮友要送上人更大的房子,上人不許。

 

        上人印施經書,從不主動向外化募,皆是自然成事。倘有餘錢,他人急需,立即捨出。

 

七、 知足惜福

        《大經》言:「如眾游禽,無所藏積故。」

        上人說:「若佔有我們自身需要之外的物品,便是佔有了眾生之物。」

        又說:「衣食之外,皆多餘之物。但能不饑不寒,便應知止知足。」

        一件用過的毛背心,不遠萬里從臺灣帶來送給我,因為上人說他用不著。

上人郵寄包裹,用的是人家寄給他用過的包裝紙,反過來再用,工工整整包好。

 

八、佈施椅子

        《大經》言:「我於無量劫,不為大施主,普濟諸貧苦,誓不成等覺。」

 

        又言:「為眾開法藏,廣施功德寶。」

 

        一次,在飯店用自助早餐,人很多,已經沒有座位。剛好服務生收拾了一張餐桌,我便用包佔了一個位子,並招呼同行人也這麼做。

 

        上人輕聲和藹地說:「不必了!」

 

        接下來又說:「阿彌陀佛把無上功德名號毫無條件地佈施給了我們,而我們連一把椅子也不捨得佈施給人家。」

 

        這平白簡單的話語,當時竟像一道電流穿遍我的全身。我默默地將包從座位上拿起,而將這句話在心中深深地記下。遇境逢緣,它便經常冒出來,像一面明亮的法鏡,既照顯出我的醜陋,令我慚恥,令我自新;又影現出彌陀的慈悲,令我心喜,令我安慰。

 

        我是什麼樣一個人呢?是得到彌陀無盡的大施,而連一把椅子也不捨得佈施給別人的人!難道不是這樣嗎?真是可恥可賤之極!

 

        彌陀是怎樣的一尊佛呢?是無論如何也要救度像我這樣連一把椅子也不捨得佈施的人,說:「稱念我名吧!來生我國吧!我要救你!」

 

        有修養的人會說:「不要佔位子,因為我們是出家人。」這固然也不錯,但上人不會這樣說,因為這是人前的修養,是矜持的體面。這樣說還只是世俗語,而非佛法語。上人不說世俗語,唯說佛法語;凡有所說,必源於法,必合於道,才有一種不可思議的力量。

 

九、 寬厚慈悲

        我們常常聽到人說,有時自己也說:「某某人慈悲」。但慈悲是什麼?慈悲的人是什麼樣子?我們內心真有慈悲嗎?我們真正嘗過慈悲嗎?

 

        在人類所有美好的德行中,「慈悲」可以說是最高的德行。只有極少數具有極高道德的人,才擁有「慈悲」這種品德;一旦擁有慈悲,便永遠不會失去,而會日益增長。我們不能說:昨日慈悲,今日不慈悲;也不會有對某種人才有,對另外的人即沒有的「慈悲」。

 

        當我們讚說「某某人慈悲」時,只是因為對方滿足了我們的私欲;如果下一次私欲得不到滿足,心中便會瞋恨地說「某某人一點也不慈悲」。但真正的慈悲卻是無私的;施者固然無私,受者也必須無私,才能領嘗慈悲之味。如同潔淨的食物,必須用潔淨的雙手來捧取;若雙手污穢,必然使食物受染。

 

        慈悲具有無限的理解與寬諒,然而絲毫不是縱容;慈悲具有最深刻的催人自新、催人奮起的力量,卻絲毫不讓人覺得苛求的約束。

 

        當一個人具備慈悲的美德時,他不需要語言,不需要動作,不需要借助於任何外物,哪怕是靜靜地坐在那裏一言不發,心中的慈悲也會像燭光一樣自然流瀉,彌漫於整個空間,像空氣一樣,充塞每個角落。用心呼吸一口慈悲的空氣,我們的心會立時蘇醒,變得柔軟而鮮活。

 

        慈悲,能使怯弱者勇敢,使剛強者馴服,使死者復生。

 

        慈悲,實在難以用具體的事例來指呈,因為那都太侷限了。只能說一個慈悲者的慈悲,無處不在,無時不有。

 

        任何人在上人的身邊,都會感受到上人的慈悲,都會變得非常乖巧。跟隨在上人身邊,就像經中所載那隻驚恐的鴿子投入佛陀的影護;我所感受到的就是如此。

 

        一次,某人寄來他的文章,要我回覆;其中對淨土法門誤解甚多。我即根據經教,將其錯處一一指出。事後寄上人過目,上人說:「法義大致無差,只是有幾句話好像是在罵人。」我說:「其人知見狹劣,我慢山高,出語立論,多背經旨;又曾多次著文無中生有中傷法門,指名道姓批評上人,無知之人皆受其騙。論其行徑,直是挑破佛法眼,吹滅出世燈;實在可恨!我這樣還是太客氣他了呢。」

 

        上人說:「這是一個人的個性使然。一個認真的人,絕不會對自己不知道的事不經一番實際瞭解,便隨意批評。但不管人家怎樣對我們,我們都不可這樣對人家。」

 

        輕聲細語的一句話,如勁風一般一下吹散了我心中瞋意的烏雲,我只覺得渾身上下透心的清涼。

 

        上人教諭說:「彌陀如何為我,我便如何為人。」

 

        上人說:「彌陀本願是末法眾生的最後希望。沒有彌陀本願,一切修行人走到最後都必然是絕望的。」語意之慈悲懇切,永久地在我心中轟鳴。

 

十、 單純質樸

        「直心是道場」,所謂「直心」即是單純正直、質樸無偽的心。單純的心可堪入道,複雜的心足以障道。真理本身是單純的,複雜的心看不見它。單純是一種智慧,能從紛繁雜亂的外相中,直透事物的本質。單純乃合於道,單純是人生之美。淨土宗「一向專念南無阿彌陀佛」,不正是單純之道嗎!

 

        上人天性單純,一種猶如幼童未被世染的單純,一種淳古而不知現代的單純。任何「成熟」、「老練」、「智慧」、「圓融」,面對這種透明的單純,都會立即原形畢露而現出其庸俗、虛偽的本質,連自己都覺得羞愧而厭嫌。如同面對清淨明澈的湖水,立即照見化妝骯髒的面容。

 

        單純的上人,一切皆簡單。

        居住簡單:一人獨居,無有侍者。萬事自勞,不煩他人。

        陳設簡單:佛堂無拜墊,臥室,一床,一桌。廚房無餐桌,客廳無茶几。唯一富餘了幾把椅子,是用來招待來客的。

        飲食簡單:從素食店一次購得多日便當,冷藏分食。

        衣物簡單:偶有多餘,立即送人。

        說話簡單:有問即答,語意明瞭;無問即默,專致念佛。

        書信簡單:要言不繁,直截根源;蘊含慈悲,而無客套。

        文章簡單:任何幽滯難懂之書,經上人編述,無不宗義明朗,條理分明。

        自修簡單:從早到晚,從晚到早,唯是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毫不夾雜。

        化他簡單:無論何人,聽得懂,做得到,得利益。

        單純的上人,雖無利斧,能斫眾生知見繁枝;不動身口,能釋我等心中重負。

 

        上人自謂:「自小智商極低,考試往往得零分。」但正因如此,上人即棄學回家,而由家兄教以私塾。這不僅造就了上人深厚的古文學功底,也使上人從小就遊心於儒道聖賢之林,不受現代文明所染;見賢思齊,躬行實踐,而養成迥異凡俗的人格。

 

        上人的父親開小雜貨店,便讓上人看管,但上人「經商」與眾不同,因怕虧欠對方,總是額外多給份量。本來小雜店利潤微薄,遇到上人這樣的經營,自然入不敷出,越開越虧了。上人的父親發現後,只好將之「辭退」。

 

        與此對照成趣的是上人的「購物」觀。在甘肅張掖,蓮友們購買當地特產「夜光杯」,樣式、色彩、花紋、透明度,逐項精細挑選。上人說:「購物大致挑選即可,不當太細挑。」

 

        以上人的品性,凡事謹小慎微,忍辱退讓,若拋置於急功好利、爾虞我詐的現代商潮社會,恐將無所適從。所以上人說他:「長大成人,坎坷困頓,無以立足社會。」是的!上人本來就不是屬於我們這個世俗社會的,上人來到這個世間有他自己的誓願與使命。

 

十一、謙己敬人

        許多人心中渴仰著能當面拜見上人,但真正遇到上人,又幾乎人人當面錯過。因為我們的上人太謙虛了,太普通、太一般、太沒有一般所謂大法師的架子了。

 

        清楚地記得第一次見到上人,上人的第一句話是:「呵,見面不如聞名啦!」上人是我們最為景仰的善知識,我們是上人的弟子。上人當著我們的面做這樣謙虛的表白,真讓我們一時不知所措,無言以對。

 

        一次,蓮友請上人講經開示,直到要開講了,上人才發現沒穿大褂,便臨時借了一件穿上。

 

        即使是自己的剃度弟子,上人也從不直呼其名,而是稱為某某法師,一律以法友、同參相待。

 

        誰能想到,當一位二十出頭的青年比丘專程來拜見上人向上人頂禮時,上人立即伏地回禮呢?這位我所認識的青年比丘,即使是向我頂禮,我也最多只是攙扶一下呀!親眼目睹上人的頂禮,猶如重雷擊中了我內心的驕慢,簡直站立不住,慚愧得無地自容。

 

        一般人欲向對方頂禮,總會先在心中衡量對方的年齡、身份、戒臘、名聲、學問、道德、修持、化導等等,若確實勝過自己,才甘下屈;若認為彼此相當,即不肯自屈;若更以為勝過對方,就會理所當然地認為對方應該來向我頂禮。假如對方不禮,心中便不高興,以為對方高慢。上人心中完全沒有這一些,所以上人的所作所為往往有出乎常情的超越,令人瞠目結舌。

 

十二、隨遇而安

        臺灣經濟發達,生活富裕,地域狹小,交通便利;島內乘車,時間短,車上都非常乾淨。所以臺灣遊客來大陸,往往對行、住、遊諸多方面感到不便而有微詞。這很好理解,譬如城裏生活慣了,乍到鄉下,一定感到萬事不如意。人之常情,貪圖享受,能高不能低。

 

        上人的心時刻安住在「南無阿彌陀佛」六字當中,純淨安和,順法而行;如水入堤,不漫不支,直入大海;絲毫也不介意外在環境的變化。

 

        一次在南京轉車,五個小時的車程,無法買到臥鋪,連座位票都沒有;只好硬著頭皮請上人和我一道去擠車。這是一趟廉價慢車,經濟條件不好的打工族、農民多乘此車。一上車,更是頭大,滿車是人,滿地是果皮垃圾,行李擠滿過道。時當夏天,煙熏、汗臭,悶熱難當,難受得讓人想立即逃下來。我實在找不到一塊自己覺得好一點的地方讓上人站,深感愧疚,便偷偷看上人一眼。只見上人一直在念佛,面色怡悅,悠然自得。那樣子好像在清淨無人的佛堂,獨自享受著念佛的法喜。

 

        我心安了一點,邊念佛邊左顧右盼地看有沒有誰要下站,以便找個位子讓上人坐下。上人看出我的心思,緩緩地輕聲說道:「不必了!」

 

        又說:「我們學佛的人,都說要發菩提心,可是到這個時候,自己站累了,便東張西望地看有誰下車,以便自己好坐下去,菩提心就忘記了。」

 

        上人絲毫沒有責怪的意思。在這些常人注意不到的細微地方,上人有著敏銳的觀察而嚴格要求自己,開悟後學。

 

        這「火車上的菩提心」的公案,是上人為我上的生動的一課。末法濁惡眾生,大話雖好說,小事尚難做;真修實踐之士,必能時時警覺,知我一行也修不成而發慚愧,唯以念佛,得生極樂。

 

十三、謹嚴任勞

        上人作事一絲不苟,有條不紊,整嚴而合於法度。字跡工工整整,秀美流暢;一切物件收放有序。

 

        古人限於紙張金貴,印刷困難,往往排版很滿,又無詳細標點,現代人讀起來頗費力。

 

        上人所編著作,皆詳細標點、分段,重要部分以黑體標出,或詳加眉注、邊注、科判、圖表;並作序文,提綱勾要地梳理全著,點明宗義。一切務求盡善盡美。凡一切教理疏導、文字校對、版式設計工作,極費心力,皆上人一人完成。

 

十四、回歸善導

        正確弘揚淨土宗義,使之回歸到善導大師所開顯的彌陀本願思想,是上人孜孜以求的事業。無論遇到怎樣的風浪險阻,上人都義無反顧、旁若無人地穩穩駕駛著彌陀本願的宗義大船,導引著茫茫苦海中的廣大眾生。

 

        中國現代之所謂淨土宗,受宋朝以後諸宗融合思潮的影響甚深。千餘年來,歷代弘通淨土教之大德,為順時機,一方面莫不辛勤致力於融攝諸宗歸於淨土的工作,另一方面又竭力欲使淨土教門從諸宗法門中獨立出來,其委曲艱辛難可想像。但由於善導大師《觀經四帖疏》等淨土宗賴以建立之根本典籍失傳,失去了淨教獨立的理論依據,所以淨土教門也就一直曲附於諸宗教法之中,不現本來面目。

 

        降及末法今世,諸宗已悉歸於淨土,而淨土尤未能獨立;可謂法船傾頹,人天燈暗。佛法大勢,何去何從?譬如一重大殿,偏柱既傾,全仗幹柱支撐,而幹柱偏斜未能直立,其勢何其艱難!又何能長久?

 

        眾生何幸,百餘年前《觀經四帖疏》等淨土宗本典終於回歸本土,淨土行人漸蒙恩澤,經一個世紀化育鈞陶,今值上人出而專弘此道,諸佛護念,大勢所趨,如草風靡,似水朝東。中國淨土宗經過千餘年之曲折迷霧,漸漸回歸善導大師「望佛本願,一向專稱」之彌陀本願思想正轍,可謂暢十方諸佛度生之本懷,慰千年古德未竟之餘憾。這是何等的大事!

 

        凡上人所有言教,皆為此一事。

 

十五、與佛同在

        當想念我時    應念彌陀佛
        我亦住在彼    六字名號中

 

 

分享到
中華淨土宗協會
淨土宗文教基金會

11059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50巷22弄41號
電話:02-2758-0689
傳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

追蹤淨土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