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弘願寺記

  1. 弘願寺緣起
  2. 弘願寺奠基法會致辭
  3. 弘願寺「寺名、匾額、楹聯」釋義
  4. 來迎殿「殿名、本尊、化佛、聖眾」釋義
  5. 來迎殿本尊阿彌陀佛簡介
  6. 弘願寺〈讚佛偈〉說明
  7. 寫弘願寺
  8. 弘願寺萬佛認供
  9. 弘願寺二期工程介紹

貳、淨土宗義

  1. 略論淨土之開宗
  2. 淨土宗教章釋(一)
  3. 「第十八願」引釋指要
  4. 略解集
  5. 淨土八高僧簡介
  6. 彌陀本願初探
  7. 什麼是清淨心
  8. 《善導大師語錄》導讀
  9. 〈淨土宗之特色〉導讀
  10. 關於報土、九品、胎生
  11. 論「胎生」與「化生」 ——兼答蓮友問
  12. 《觀經》法門概要
  13. 《觀經》三行門
  14. 「乃至一念即得無上大利功德」 與 「念念稱名、奉行戒善」之關係
  15. 王本願五喻 --第十八願與四十八願的關係
  16. 略論末法淨土與諸宗的關係
  17. 中國淨土宗第一人 ——略論曇鸞大師對淨土宗的貢獻
  18. 淨土宗義概說
  19. 靠我即死,靠佛即活——淨土宗「機法二種深信」釋
  20. 宗的邏輯
  21. 淨土宗十五祖界說

參、專文

  1. 回歸善導,德化眾生
  2. 淨嵩法師的淨土法緣
  3. 淨土法門的人間佛教觀
  4. 淨宗法義學習的心態與次第
  5. 淨土宗要文及背誦方法
  6. 聽聞善導大師思想的幾種反應
  7. 「淨土宗法脈字號」之意義
  8. 二○○九年秋剃度勸勉
  9. 東莞 太平念佛堂 讚頌辭
  10. 廣州 淨宗講堂 讚頌辭
  11. 「慈溪居士林」讚頌辭
  12. 浴佛節憶釋尊出世本懷
  13. 念佛人自律規範
  14. 念佛媽媽,越老越值錢
  15. 為彌陀盡形壽
  16. 默念與口稱
  17. 關於念佛感應
  18. 為寺院買菜
  19. 《觸光柔軟》前言
  20. 愛國愛教 導歸蓮池
  21. 略談人間佛教
  22. 透視人間佛教
  23. 佛教靠我
  24. 做己貴人
  25. 給人接受
  26. 做事與念佛
  27. 示宗圓及諸學子
  28. 略談中國佛教的「宗」
  29. 如何應對道場中的人事煩惱(上)
  30. 如何應對道場中的人事煩惱(下)
  31. 第十八願 「乃至十念」辯義
  32. 佛心愛語(一)
  33. 念經 念咒 念佛
  34. 《淨土宗聖教集》前言
  35. 念佛絕思絕議
  36. 探討當代佛教革新之路
  37. 中國佛教的危機與希望
  38. 五台山續講《往生論註》祈願疏
  39. 介紹英文版《念佛感應錄》
  40. 談佛教的歷史、現狀與未來
  41. 念佛人能在蓮友圈裡做生意嗎?
  42. 《淨土宗宗旨法語》前言
  43.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與日本真宗的區別
  44. 阿彌陀佛的救度
  45. 本尊阿彌陀佛安奉文疏
  46. 什麼是淨土宗?
  47. 當代弘揚淨土宗之難與易
  48. 越文「善導大師淨土思想系列著作」前言

肆、短文

  1. 「念佛往生」的不同解讀
  2. 念佛往生——佛與我的分工
  3. 得金失金喻
  4. 人的尺與佛的尺  
  5. 看病四法
  6. 大殿裏可以照相嗎
  7. 佛法與感情
  8. 居山雜記之二
  9. 自題
  10. 不敢入俗
  11. 最累者虛名
  12. 人生快樂度
  13. 歸去來
  14. 大和尚與小和尚
  15. 念佛道場的人際關係
  16. 道場以無事為興隆
  17. 蓮花一樣的朋友
  18. 念佛人是蓮花
  19. 念佛不垢不淨
  20. 阿彌陀佛與吝嗇鬼
  21. 花 樹 人
  22. 一俊遮百醜
  23. 天地有三子
  24. 三種父母三種孝
  25. 出家須發三心
  26. 多些慈悲 少些道理
  27. 慈悲走遍天下
  28. 利 害
  29. 忍辱波羅蜜
  30. 迷 航
  31. 導 航
  32. 飛機上念佛
  33. 心的運載
  34. 瘋話成真
  35. 一葉之舟
  36. 修行人當如樹
  37. 最 後
  38. 土地與心地
  39. 是對是錯
  40. 欲開口 先問心
  41. 心能轉人
  42. 善惡無性
  43. 一切事當做不當做之標準
  44. 因果在心
  45. 最可惜
  46. 不可比
  47. 飛機與汽車
  48. 建寺與修行
  49. 心是總駕駛
  50. 唯愛能補心
  51. 贈佛月
  52. 慈悲由近及遠
  53. 鏡 子
  54. 知了的邏輯
  55. 心的對接
  56. 心靈病毒
  57. 待人宜寬
  58. 寄語佛能、佛量
  59. 耐 煩
  60. 不生氣
  61. 講 法
  62. 吃瓜與聽法
  63. 念佛四兩拔千斤
  64. 不計較
  65. 松子與松仁
  66. 凡事無礙
  67. 家中有愛
  68. 說 謙
  69. 說苦
  70. 放下
  71. 談心
  72. 話緣
  73. 心的活眼
  74. 捨己歸佛
  75. 念佛與感覺
  76. 「自然之所牽」之義
  77. 三對照
  78. 我們是什麼樣的根機
  79. 淨土法門易行五喻
  80. 「阿彌陀佛饒了我」的故事
  81. 往生全靠佛力
  82. 望佛本願
  83. 狡猾的「我」
  84. 給病重老居士的一封信
  85. 逃避
  86. 道綽大師之聖淨比較
  87. 善導大師判要門與弘願
  88. 為何唯標念佛,不標持戒
  89. 凡夫五筆
  90. 何等眾生應願生?
  91. 都是阿彌陀佛
  92. 大海與微滴
  93. 念佛圓超萬法
  94. 念佛人切勿「自局其分」
  95. 阿彌陀佛畫了一個大大的圓
  96. 讀慧淨法師〈為新戒弟子開示〉有感
  97. 雪地潛逃
  98. 如何看待專求往生與現世利益?
  99. 我們都是有情人
  100. 既不辛苦也不忙
  101. 私底下發牢騷可以嗎?
  102. 以不變應萬變
  103. 愛是真正的領導力
  104. 有愛便有一切
  105. 愛的特性
  106. 用愛的眼睛看世界
  107. 愛的道路是悠閒的
  108. 愛的短語
  109. 當愛走過
  110. 阿彌陀佛的手機
  111. 首富
  112. 臨終念的一句佛才管用?那你就錯了!
  113. 莫理妄念草,但守名號蓮
  114. 說算命
  115. 淨土宗行人怎樣安心
  116. 凡夫虛假 彌陀真實
  117. 微笑,永不失業
  118. 「專復專」即「一心不亂」
  119. 修行與選票
  120. 收音機
  121. 說信心
  122. 來自極樂世界的家書 你讀懂了嗎
  123. 十字架的阿彌陀佛
  124. 糖衣妙藥傻傻分不清楚
  125. 從娑婆世界到達極樂世界的橋
  126. 泥碗也能盛甘泉
  127. 老司機是阿彌陀佛
  128. 想到.說到.做到
  129. 信佛沒有理由
  130. 做一個無公害的人
  131. 什麼是阿彌陀佛的安排
  132. 你還在糾結「信願行」嗎?
  133. 請可憐可憐那柔嫩的心
  134. 名號氣血
  135. 無條件的愛 在呼喚你
  136. 「業風」一吹,你我降世
  137. 我們為什麼會念阿彌陀佛
  138. 活得好與死得好
  139. 略談佛教的世界觀與人生觀
  140. 慢,才是好心情
  141. 往生的訣竅
  142. 多餘的擔心
淨土宗
淨宗法師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淨宗法師 > 文章
top

文章

略論淨土之開宗

一、 諸宗興起之大背景

       佛教傳入中國約始於東漢初(公元一世紀初),迄至南北朝(約公元六世紀中葉),總五百餘年可稱為「經典傳譯」期。此一時期固以經典傳譯為主,一方面隨分研習、弘傳,一方面完成了佛教作為外來宗教與中國本土文化的融合。

 

       至隋唐時期,油然勃興之諸宗創立,使佛教一掃「外來」之氣息,而成為「本有」之信仰,普及於上自帝王、下至庶民之間;其開出燦爛之花,結為豐碩之果,不僅深遠而持久地影響著國民之精神,且遠布他邦,福蔭異域,成為佛教世界化之成功典範。

 

       然而佛教在其祖國印度,並沒有所謂的宗,何以傳至中國,此時盛行諸宗之創立?

 

       推其大端,有如下主客兩方面。

 

       從客觀來說,佛教從印度傳入,而大聖佛陀隨機施教,法門萬差,或有此處褒讚而彼處貶毀,一時盛揚而一時過抑,乃至乍見有似水火不容、矛盾相反者。同時,經典傳譯並無系統次第,但因初期經法尚未完備,整個佛教重心乃在於經法傳譯及生根本土方面,之於諸經法之間的關係,既非重點關注,也不到系統整理的時候。及至隋唐時期,印度佛教之一切法門已悉移植於東土,且普遍弘傳,此時如果不對諸經法之間的相互關係做系統的歸納整理,以探求其內在統一性,欲求更廣泛而深入地弘揚,必將陷於理論上的混亂,或欲信者無所適從,或已信者執自非他,乃至相互排毀;而弘法者雖欲各各專弘自有緣之法,然若不能融通一切佛法,而予他法以合理的定位及解釋,勢必招致來自他法者之妨難,障礙法門之弘通。

 

       從主觀來說,此時佛教來至東土已經五百餘年,隨著代代譯經、弘傳事業的推展,其在教理研究及人才培養方面皆有了深厚的積累;佛教在這塊新土地上生根、發芽,茁壯成長,透出無限生機,充滿無窮活力,正以前所未有的自信跨入新時代,必欲全面展開大聖佛陀的教法,以利濟芸芸眾生。

 

       總之,形勢要求必須對一切經法作系統之闡釋說明,而當時之教界也已做好了充分準備。先由諸家「教相判釋」學說之盛行,並繼而掀起諸宗之成立。所謂教相判釋,簡稱「教判」,或「判教」,亦即對佛說一切教法,進行分類判別,建立整體有序之體系,以安立一切法門;以此為基礎,探求佛陀一生無數之說法中,其自心所最欲願說之法門——所謂出世本懷,即選擇此以為自宗所主之法門而極力弘揚之。此即諸宗興起之大概。

 

       因諸宗各自立場不同,認識角度有別,故對同一佛陀所說之法,產生不同之教判,而有不同之主張,實屬自然。比如橫嶺側峰,雖隨人不同,但同為廬山之境;今各家之教判也如此,但求自宗之融通,不妨他宗之有別。

 

       由此天臺、華嚴、禪、密等諸宗,於隋唐一代皆告成立,各契機緣,共宣一化,恰如百花齊放,共榮一春。

 

可知,宗派創立本源於教判,若無教判,即無立宗。欲瞭解一宗之思想主張,必須從瞭解其教判入手。

 

二、 淨土開宗之條件成熟

       考察淨土一宗之創立,上述歷史大背景具體表現為二項條件之成熟。

 

       一、主觀條件之成熟。亦即法門淵源。先,有關彌陀淨土法門之《無量壽經》、《觀經》、《阿彌陀經》、《往生論》等經論已翻譯完備,並流布研習,普受信仰;繼有北魏曇鸞大師(公元四七六——五四二年)祖承印度龍樹菩薩「難易二道」之判,作《往生論註》解釋天親菩薩之《往生論》,極為創見地發揮彌陀他力本願之旨,充分展示天親之衷懷,奠定淨土教理之根本基石;繼有隋唐道綽大師(公元五六二——六四五年)祖承曇鸞大師之教,大展法化,復撰《安樂集》,判一代佛法為「聖道」與「淨土」二門,而約時就機,勸歸淨土。

 

       二、客觀條件之成熟。當時教界普遍關注《觀經》,紛紛作疏註解,引用說明,但都站在聖道法門自力修行的立場,不但不能正中佛說《觀經》的本意,而且由於誤解很多,阻礙淨土法門的弘傳。在此情形下,如果不能站在淨土法門的本有立場,也就是彌陀他力本願的立場,對淨土法門作出系統、標準、權威的解釋,將見極樂門閉,往生路塞,彌陀光明不現,眾生常沒大苦。

 

       此時此機,必待聖人之出,乃能撥迷雲而見晴天,濟眾生以乘慈航。終於,西方極樂教主阿彌陀佛,從大心海來化,應現為唐善導和尚,親開淨土一宗,廣濟苦惱群萌。

 

三、 善導應現與淨土開宗

       善導大師(公元六一三——六八一年),世稱彌陀化身,現身證得三昧,每念佛一聲,即口出一光,聲聲相次,光光不絕,故被當時皇帝尊稱為「光明大師」,化導普及於萬類,宗義妙冠於古今。然則本地既是「諸佛光明所不能及」之無量光佛,化身還成「諸師釋義所不能比」之光明大師,宜其然也。

 

       如上所述,當時淨土教門正處在彌陀本願教理漸臻成熟,與他宗行人對淨土法門多有誤解之雙重因緣的激蕩之下;大師之應化,正懷有揚清蕩濁、立教開宗之使命。

 

       因《觀經》為當時教界最所關注,亦最為誤解之故,大師即疏釋《觀經》以展開淨土教門。下筆之先,大師即殷重對告三世諸佛、釋迦佛、阿彌陀佛,標心結願,言:

某今欲出此《觀經要義》,楷定古今。

 

       更於〈玄義〉之初「歸三寶偈」中,表達其「依教開宗」之志,言:

今乘二尊教,廣開淨土門。

 

       此視為大師「開宗宣言」、「開宗偈」,《觀經疏》亦即被視為淨土宗開宗之疏。其意趣深遠,短筆難舒,簡言之:大師依釋迦、彌陀二尊之教,撰《觀經要義》四帖之疏,楷定古今諸師之謬解,大成淨土之教門,普納一切凡聖善惡,齊稱佛名,齊乘佛願,齊入報土。實是廣大開闊、宏偉奇麗之淨土門也!

 

       凡一個成熟的宗派,必有其完備的教判體系及行法規範。

 

       今善導大師在其師道綽大師(公元五六二——六四五年)將一代佛教大分為「聖淨二門」的基礎上,更於淨土門內細判有「要門」、「弘願」二門(見善全二二頁《觀經疏》.〈玄義分〉之「序題門」)。弘願即是「彌陀本願,一向專稱」,是為淨土一門不共之特質,獨立之骨髓;要門即「定散二善,回願求生」,因其行法全同聖道諸宗,趣向即歸於淨土,故能善接聖道諸宗行人,巧入淨土一門,而成為聖道轉入淨土之重要門戶。由此要門之判立,不僅突顯弘願之真實,更能總攝聖道諸宗一切行法,齊入淨土之門,可謂慈悲善巧,智慧方便,無以復加矣!由此,淨土一宗之教判臻於圓滿,收放自如,開合無礙,廣吞萬機,導歸一實。

 

       又撰《觀念法門》、《法事讚》、《往生禮讚》、《般舟讚》等四部妙著,教示淨土之行儀。由此教行二門之完整齊備,淨土一宗巍然建立,闊步大方,普濟群靈。

 

四、 楷定古今之宗義

       所謂「楷定古今」:「古」是「古說」之意,指善導大師以前疏釋《觀經》之淨影寺慧遠(西元五二三——五九二年)、嘉祥寺吉藏(公元五四九——六二三年)、天臺宗智顗(五三八——五九七年)等之論說;「今」是「今說」之意,指大師之時代繼承淨影、嘉祥等論說之人及攝論家之說。大師諱號示尊,統稱以上諸人謂之「諸師」。「楷」是楷正、規範,「定」是決定義理之是非;亦即決定義理之是非,作為後世之範本謂之楷定。

 

       大師楷定之宗義,展開即一部四卷之疏,卷收則納於二句,即「本願稱名,凡夫入報」,分為四點:

 

       一、本願。諸師判釋淨土,皆立於眾生自力心性之立場,未能立於彌陀他力本願之立場。即此一錯,通盤皆錯。今大師楷定之,故說「本願」。

 

       二、稱名。諸師以往生淨土之行,實相最勝;縱不能契證實相,以淨心定觀為最勝;縱不能淨心定觀,以淨業三福為最勝。若勤修此等定散諸善,迴向求生,乃爾可能;而以稱名為最淺、最劣之行,往生不定。此則全然不知彌陀本願之旨。今大師楷定之:往生之業,稱名最勝,是「正定業」,必定往生,因順彼佛因中本願故;餘行雖優,若比稱名,全非比較。故說「稱名」。

 

       三、凡夫。諸師以往生極樂,聖人為本,上品往生是大乘聖人,中品往生是小乘聖人,下品往生雖收凡夫,必當過去多生累積多善,又須發大菩提心,乃可往生;若常沒位中煩惱凡夫,不發大菩提心,勤修福智,斷難往生。如此則彌陀空垂寶手,凡夫頓失希望。今大師楷定之:九品皆是凡夫,往生只憑佛願。極樂教門,凡夫為本;彌陀本願,苦機為先。言:「諸佛大悲於苦者,心偏愍念常沒眾生,是以勸歸淨土。亦如溺水之人,急需偏救;岸上之者,何以濟為。」故說「凡夫」。

 

       四、入報。諸師依聖道修行自力斷證的次第,判菩薩生報土,羅漢生有餘土,凡夫縱雖往生,或說只在化土,或說為最低級的「凡聖同居土」,隨功行大小,有品位高低,然絕不可能往生報土,因報土高妙,只有破無明的大菩薩才能往生,羅漢尚且不能往生,何況凡夫。今大師楷定之:垢重深重之凡夫,但稱佛名,與豁破無明大菩薩,平等往生彼佛報土,乃由同乘彌陀願力故。故說「入報」。

 

       「本願稱名」之義,善導大師《觀經疏》(善全三一七頁)結論言:

望佛本願,意在眾生,一向專稱,彌陀佛名。

 

       「凡夫入報」之義,善導大師《觀經疏》(善全五五頁)以問答釋言:

問曰:彼佛及土,既言報者,報法高妙,小聖難階;垢障凡夫,云何得入?

答曰:若論眾生垢障,實難欣趣;正由托佛願以作強緣,致使五乘齊入。

 

五、 問答釋疑

       問:人皆念佛,但勸稱名,於義已足,何必強調本願,驚世之耳,起人之疑?

 

       答:誠然,但能稱名,知往生一定,不起他思,自然契符本願之理,所謂暗合道妙,潛通佛智。但如此之人極為稀有,雖稱名,若不明了彌陀本願之理,皆以為:稱名只是淺行,往生不定;若能更修餘勝行,則往生一定。如是心中起疑,競趨雜行,最終漏失往生。若知稱名是彌陀本願所選擇之行,順彼佛願故,雖任何罪業深重、善根薄少、修行無力之人,只要稱彼佛名,即乘彼佛願力,往生一定,則能心安、滿足、專一、相續,決定往生。故今為示本願之理,令行人安心,須說「本願」。

 

       又說「本願稱名」為區別「持戒稱名」、「清淨心稱名」、「發菩提心稱名」等。稱名雖同,而彼等於稱名外別加種種行故,皆非單直稱名。

 

       然持戒、清淨心等行,本與稱名不相關涉,今強扭相合,以為「必非如是,雖稱名不能往生」,如此凡情測度佛智,視萬德洪名如裂縫漏器,不能盛荷罪障之體,乃強以凡夫雜毒之善、虛假之行而欲膠合之,既違逆彼佛大悲本願,不順名號自然法性,豈得「自然之所牽」之用?今說「本願稱名」,本願即是稱名,稱名即順本願,全機全法,生佛一體,不論自身善惡,但憑名號功德,不假一切人為造作,即是如實修行相應,不違彼佛大悲本願,能順名號自然法性,往生淨土。

 

       既知此理,則一切持戒、清淨心、發菩提心人,皆可仰憑本願而稱名,稱名皆順彼佛本願,因彌陀本願不簡擇故。彌陀本願既不簡擇造罪之惡人,豈妨大小乘、世間善人?然如唱「持戒稱名」,則無戒、破戒之人排拒在外;唱「清淨心稱名」,則貪嗔不淨之人又絕往生之望。如是若對「稱名」有任何前定,皆有防礙於稱名行,非如實修行相應故,今故須說「本願稱名」。

 

       法照大師言:

彼佛因中立弘誓,聞名念我總迎來,
不簡貧窮將富貴,不簡下智與高才,
不簡多聞持淨戒,不簡破戒罪根深,
但使回心多念佛,能令瓦礫變成金。

 

       《大經》既說「震法雷,曜法電」,彌勒自述「聞無量壽佛聲,耳目開明,不敢有疑。」則一切固蔽於我執我見、安然於如聾如盲之凡夫,尤其需要驚動之。

 

       問:罪障凡夫,但能往生,即已千足萬足,何必論其入報、入化?

 

       答:若能安愚念佛,自不必論,十即十生,百即百生,及其往生,自然歸於報土,頓證無生。

 

       然諸師既依聖道自力修證之理,判凡夫只能往生化土或說凡聖同居土,不可能生報土,然而使不可能往生者能得往生,使不可能入報土者得入報土,正在彌陀超世之願功。而今大師開宗立教,如不對破諸師誤解,顯明凡夫入報之理,何能突顯彌陀超世願力?若不顯彌陀願力,則凡夫之人如何安心?既不能安心念佛,則無由乘彌陀願力強緣,又如何能得往生?

 

       如諸師之判,往生究竟決定於自力修功,如同考試,擇優錄取,劣者淘汰;然煩惱熾盛之凡夫,面此大考,誰能安然?故盡一生,雖稱佛名,不知仰托佛願力,空然疲於自力行;雖求往生淨土,而以聖道法門伏斷煩惑為標準:縱雖不能斷煩惱,亦當伏住煩惱;縱雖不能全伏不起,也當少分、少時降伏煩惱。故有「雖稱名,不能一心不亂不能往生,心不清淨不能往生,功夫不能成片不能往生,不能有把握保證臨終正念不能往生,不能嚴持淨戒不能往生,不能勤修福智具足多善根福德因緣不能往生,不能發廣大菩提心不能往生……」等等之說。然竊思自心,妄波洶湧無一刻之靜,雜染惡念相續不停;平生康健之時,心念已如風中輕毛,無向亂轉,何能保證臨終四大分離之時正念分明?起心動念無非自私自利,一生經營但只為妻為兒,有誰能發真正利他大菩提心?人人悲罪業深重,誰敢誇我善根具足?五欲在前,頓忘因果;名利關頭,誰肯剎車。貪嗔所纏,進善之心,如以瘦驢駕重車,令攀峭岩,雖策而不前;魔鬼所誘,趣惡之念,似急流縱赴深谷,欲止而不能。如此之人,三惡道是必然之所,豈敢奢望於淨土?止!止!淨土非我之份。罷!罷!稱名抑又何能?現前可見舉世之人皆作此念,豈非「一切恐懼,為作大安」之金言翻成妄語,「若不生者,不取正覺」之弘誓毫無其益?

 

       故今大師奮然楷定之,言「凡夫稱名,即入報土」,何以故?乘佛願力故。是即萬慮皆消,信心頓起,極樂門開,往生路暢。

 

       問:淨影是義解高僧,嘉祥為三論宗主,天臺乃大權示現,是等諸師,皆具神德,並非凡流,何以疏釋《觀經》不知《觀經》真義,必待善導一師而楷定之?

 

       答:聖道以自力為宗,淨土以他力為宗。諸師既主聖道,至釋淨土,縱有所知,不妨示有不知,推功讓美,以令眾生歸宗有在。比如諸佛所證平等,望存化益,皆自收功,齊讚彌陀。諸佛尚爾,況人師乎。不然法門綱際既濫,眾生歸趣無方,若論大權示現,懷德鑒機,各有所主,終成一化,豈受此過。莫以凡情,妄測聖境。若論示跡,則《大經》說:「二乘非所測,唯佛獨明瞭」,既是唯佛獨明之法門,諸師雖賢,既示跡凡夫,有所不知,也是正常。然善導大師者,內懷彌陀本地之德,身為淨土教門之主,楷定之責,必歸屬之。

 

       問:淨宗典籍,浩若煙海;弘揚之人,多如塵沙。然未見「凡夫入報」之載,未聞「本願稱名」之說,雖有善導楷定,不敢遮他依行,自修即從人眾,積功勵行,先求往生同居土,再求品位高升。因千古知識皆以此教人,舉世行人皆以此自行,隨此大眾,必定可靠安全。如何?

 

       答:何其愚哉!佛法大事,豈視人眾而尾隨。譬如繁星滿空,一月孤明;迦陵一鳴,自異凡音。欲求可靠之往生,而不依善導之教,專稱佛名,靠佛願力,譬如欲渡蒼茫大海,反棄堅固大船。

 

       因大師《觀經疏》等祖典,千年失傳於我國,古德不見,所以無法傳其妙義,是欲求而不得;今見遇而不取信,是得之而反棄,而妄稱依古之教,即是謗毀古德。古來大德知識,嘔心瀝血,種種言辭,方便激發,無非欲令我等誓取決定往生,今得此「本願稱名,十即十生,乘佛願力,凡夫入報」微妙法門,自當發大慶倖,生大喜悅,通身靠倒,勇悅進行,而反遲滯,不加信受,豈非顛倒。

 

       問:因彌陀本願不嫌造罪之人,若勸本願稱名,人即因此而喜造罪,不如勸持戒稱名,為兩全其美。如何?

 

       答:持此說者,雖或出於慈悲心,恐人造惡;或出於智慧心,欲彼此周全。然而究竟凡情卜度,不如彌陀、諸佛對眾生是真慈悲、真智慧也。

 

       若勸人信本願而稱名,人即造罪,則彌陀發此本願即成罪首,豈是大慈大悲?若說眾生邪見所致,非關彌陀,則彌陀因中即錯觀眾機,又豈能成超逾諸佛之願?若說彌陀觀機不謬,聞本願自住正見稱名願生者千萬,但不妨有一二邪見之人,則以此一二邪見之人即欲遮千萬人之往生,是何道理?何況此邪見人,教以持戒即能持戒,教以參禪即能參禪,教以他法盡能隨順不住邪見,唯聞本願即住邪見乎?又如何得知此一二邪見人,彌陀不能令其今生轉入正見,或結緣來生究竟解脫?

 

       彌陀本願唯教人稱名,不教人造罪,若勸信本願,人即不稱名反而造罪,則勸人持戒等一切善法,也可不行戒善而反為惡。若說戒善與造惡相反,勸之必不致於造惡,豈彌陀本願與造惡相順,勸信本願人即造惡?可見凡夫之慮,全無道理。

分享到
中華淨土宗協會
淨土宗文教基金會

11059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50巷22弄41號
電話:02-2758-0689
傳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