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弘願寺記

  1. 弘願寺緣起
  2. 弘願寺奠基法會致辭
  3. 弘願寺「寺名、匾額、楹聯」釋義
  4. 來迎殿「殿名、本尊、化佛、聖眾」釋義
  5. 來迎殿本尊阿彌陀佛簡介
  6. 弘願寺〈讚佛偈〉說明
  7. 寫弘願寺
  8. 弘願寺萬佛認供
  9. 弘願寺二期工程介紹

貳、淨土宗義

  1. 略論淨土之開宗
  2. 淨土宗教章釋(一)
  3. 「第十八願」引釋指要
  4. 略解集
  5. 淨土八高僧簡介
  6. 彌陀本願初探
  7. 什麼是清淨心
  8. 《善導大師語錄》導讀
  9. 〈淨土宗之特色〉導讀
  10. 關於報土、九品、胎生
  11. 論「胎生」與「化生」 ——兼答蓮友問
  12. 《觀經》法門概要
  13. 《觀經》三行門
  14. 「乃至一念即得無上大利功德」 與 「念念稱名、奉行戒善」之關係
  15. 王本願五喻 --第十八願與四十八願的關係
  16. 略論末法淨土與諸宗的關係
  17. 中國淨土宗第一人 ——略論曇鸞大師對淨土宗的貢獻
  18. 淨土宗義概說

參、專文

  1. 回歸善導,德化眾生
  2. 淨嵩法師的淨土法緣
  3. 淨土法門的人間佛教觀
  4. 淨宗法義學習的心態與次第
  5. 淨土宗要文及背誦方法
  6. 聽聞善導大師思想的幾種反應
  7. 「淨土宗法脈字號」之意義
  8. 二○○九年秋剃度勸勉
  9. 東莞 太平念佛堂 讚頌辭
  10. 廣州 淨宗講堂 讚頌辭
  11. 「慈溪居士林」讚頌辭
  12. 浴佛節憶釋尊出世本懷
  13. 念佛人自律規範
  14. 念佛媽媽,越老越值錢
  15. 為彌陀盡形壽
  16. 默念與口稱
  17. 關於念佛感應
  18. 為寺院買菜
  19. 《觸光柔軟》前言
  20. 愛國愛教 導歸蓮池
  21. 略談人間佛教
  22. 透視人間佛教
  23. 佛教靠我
  24. 做己貴人
  25. 給人接受
  26. 做事與念佛
  27. 示宗圓及諸學子
  28. 略談中國佛教的「宗」
  29. 如何應對道場中的人事煩惱(上)
  30. 如何應對道場中的人事煩惱(下)
  31. 第十八願 「乃至十念」辯義
  32. 佛心愛語(一)
  33. 念經 念咒 念佛
  34. 《淨土宗聖教集》前言
  35. 念佛絕思絕議
  36. 探討當代佛教革新之路
  37. 中國佛教的危機與希望
  38. 五台山續講《往生論註》祈願疏
  39. 介紹英文版《念佛感應錄》
  40. 談佛教的歷史、現狀與未來
  41. 念佛人能在蓮友圈裡做生意嗎?
  42. 《淨土宗宗旨法語》前言
  43.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與日本真宗的區別
  44. 阿彌陀佛的救度
  45. 本尊阿彌陀佛安奉文疏

肆、短文

  1. 「念佛往生」的不同解讀
  2. 念佛往生——佛與我的分工
  3. 得金失金喻
  4. 人的尺與佛的尺  
  5. 看病四法
  6. 大殿裏可以照相嗎
  7. 佛法與感情
  8. 居山雜記之二
  9. 自題
  10. 不敢入俗
  11. 最累者虛名
  12. 人生快樂度
  13. 歸去來
  14. 大和尚與小和尚
  15. 念佛道場的人際關係
  16. 道場以無事為興隆
  17. 蓮花一樣的朋友
  18. 念佛人是蓮花
  19. 念佛不垢不淨
  20. 阿彌陀佛與吝嗇鬼
  21. 花 樹 人
  22. 一俊遮百醜
  23. 天地有三子
  24. 三種父母三種孝
  25. 出家須發三心
  26. 多些慈悲 少些道理
  27. 慈悲走遍天下
  28. 利 害
  29. 忍辱波羅蜜
  30. 迷 航
  31. 導 航
  32. 飛機上念佛
  33. 心的運載
  34. 瘋話成真
  35. 一葉之舟
  36. 修行人當如樹
  37. 最 後
  38. 土地與心地
  39. 是對是錯
  40. 欲開口 先問心
  41. 心能轉人
  42. 善惡無性
  43. 一切事當做不當做之標準
  44. 因果在心
  45. 最可惜
  46. 不可比
  47. 飛機與汽車
  48. 建寺與修行
  49. 心是總駕駛
  50. 唯愛能補心
  51. 贈佛月
  52. 慈悲由近及遠
  53. 鏡 子
  54. 知了的邏輯
  55. 心的對接
  56. 心靈病毒
  57. 待人宜寬
  58. 寄語佛能、佛量
  59. 耐 煩
  60. 不生氣
  61. 講 法
  62. 吃瓜與聽法
  63. 念佛四兩拔千斤
  64. 不計較
  65. 松子與松仁
  66. 凡事無礙
  67. 家中有愛
  68. 說 謙
  69. 說苦
  70. 放下
  71. 談心
  72. 話緣
  73. 心的活眼
  74. 捨己歸佛
  75. 念佛與感覺
  76. 「自然之所牽」之義
  77. 三對照
  78. 我們是什麼樣的根機
  79. 淨土法門易行五喻
  80. 「阿彌陀佛饒了我」的故事
  81. 往生全靠佛力
  82. 望佛本願
  83. 狡猾的「我」
  84. 給病重老居士的一封信
  85. 逃避
  86. 道綽大師之聖淨比較
  87. 善導大師判要門與弘願
  88. 為何唯標念佛,不標持戒
  89. 凡夫五筆
  90. 何等眾生應願生?
  91. 都是阿彌陀佛
  92. 大海與微滴
  93. 念佛圓超萬法
  94. 念佛人切勿「自局其分」
  95. 阿彌陀佛畫了一個大大的圓
  96. 讀慧淨法師〈為新戒弟子開示〉有感
  97. 雪地潛逃
  98. 如何看待專求往生與現世利益?
  99. 我們都是有情人
  100. 既不辛苦也不忙
  101. 私底下發牢騷可以嗎?
  102. 以不變應萬變
  103. 愛是真正的領導力
  104. 有愛便有一切
  105. 愛的特性
  106. 用愛的眼睛看世界
  107. 愛的道路是悠閒的
  108. 愛的短語
  109. 當愛走過
  110. 阿彌陀佛的手機
  111. 首富
  112. 臨終念的一句佛才管用?那你就錯了!
  113. 莫理妄念草,但守名號蓮
  114. 說算命
  115. 淨土宗行人怎樣安心
  116. 凡夫虛假 彌陀真實
  117. 微笑,永不失業
  118. 「專復專」即「一心不亂」
  119. 修行與選票
  120. 收音機
  121. 說信心
  122. 來自極樂世界的家書 你讀懂了嗎
  123. 十字架的阿彌陀佛
  124. 糖衣妙藥傻傻分不清楚
  125. 從娑婆世界到達極樂世界的橋
  126. 泥碗也能盛甘泉
  127. 老司機是阿彌陀佛
  128. 想到.說到.做到
  129. 信佛沒有理由
  130. 做一個無公害的人
  131. 什麼是阿彌陀佛的安排
  132. 你還在糾結「信願行」嗎?
  133. 請可憐可憐那柔嫩的心
  134. 名號氣血
  135. 無條件的愛 在呼喚你
  136. 「業風」一吹,你我降世
淨土宗
淨宗法師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淨宗法師 > 文章
top

文章

談佛教的歷史、現狀與未來

問:

       佛教走過了兩千多年的歷史,就目前而言,它是怎樣的一個現狀?

 

淨宗法師:

       就我個人來講,我肯定也有我對佛教的認識,但是內心還是覺得應該以「和」為原則,對整個佛教也是如此。

 

       有心的人,對佛教的現狀,對佛教的未來都會有思考。特別像我們這些年都走在弘法的第一線,相對來講就比較敏感,因為更加接地氣。

 

       就佛教的現狀來講,我個人認為是不太樂觀的。當然,這不是哪一個人的問題,而是歷史形成的。為什麼這麼說呢?我們還是簡單回顧一下佛教的歷史,通過回顧,才能看清它的趨向。

 

       佛教從印度傳到中國,第一道題目就是要中國化、本土化——如果不能紮根,一切白忙,所以就經過了五百年,完成了這個任務。從東漢初年一直到隋唐時期,翻譯經典,研究經典,跟中國本土的觀念撞擊、融合,最後在中國紮了根。佛教在那一段時間是很有生命力的。

 

       紮了根之後,在隋唐時代,它就更加旺盛,展開了大乘八大宗派。佛教如日中天,教勢非常鼎盛,各宗高人都非常多,就像滿天星斗一樣,很多大師都出現了。當時國勢也盛,意氣風發,站得很高,心量很開闊,對整個世俗社會都產生了很深的影響。還影響到生活的方方面面,比如說語錄、文學、雕塑、石窟,這所有的建築、規制。不僅在中國,也波及到周邊的朝鮮、日本、東南亞等國。那時的佛教,正是一路高歌、壯志淩雲、青春滿懷的時候,唐朝幾百年間,都保持這種趨勢,一直到宋朝還相當有力量。宋朝由北宋到南宋,南宋接下來是元朝,元朝是蒙古族掌權。這之後佛教跟唐宋時比,就不能比了,就衰落下來,走下坡路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按佛教來講,離釋迦牟尼佛滅度的時間越久,人們的根機就越差。「世風日下,人心不古」,修行的根機越來越差了。就像太陽落山,時間越長,天氣就越冷;離佛陀入滅的時間越久,修行就越跟不上。所以,元、明、清這一路走來,佛教已經比較衰落了。特別到晚清的時候,從鴉片戰爭開始,國運也非常衰落,佛教也沒有人才,就這樣一直衰;一直衰到民國,又經過抗日戰爭,解放後又有文革,文革基本把佛教的元氣給斷掉了。

 

       改革開放之後,總算又復活了。這三十年改革開放,中國佛教非常不容易。為什麼說非常不容易呢?一開始幾乎沒有經典、沒有出家人,文革的掃蕩基本上把佛教斷根了。要恢復,先要有出家人,要剃度;還要有地方住,要建寺院。基本上全靠自己。所以這三十年,中國佛教非常不容易,要完成再生過程,剃度出家人,學習經典,建設寺院。但是這三十年,又恰恰是中國改革開放步伐特別快的時候,生活變化巨大。今天我們路過高鐵站,看到標語說「三十年超過三千年」,把人的思維徹底顛覆,節奏跟過去完全不一樣了。

 

       佛教傳入中國的兩千年,生活變化並不大,都是農耕生活。我小時候在農村,到了過年,殺豬,宰羊,做糖,還有打鐵,基本上都是男耕女織,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自給自足。這跟唐朝有多大差別嗎?兩千年中,佛教平靜地發展;但是這三十年,完全不一樣,天翻地覆的變化,高樓拔地而起,大量人口聚集到城市,高速公路、高鐵網、通信網、航空網,發展得太快了。整個社會都比較浮躁,一齊向金錢看。這種風氣,給佛教界帶來強大的衝擊,這個金錢的浪潮問題,它必須要消化。而且,這個時候,佛教自己還沒有站穩,卻馬上要承擔責任——人們來乞求撫慰和平安,他們有焦慮,有浮躁,有矛盾,要給他們解惑除苦,他們不能等到和尚都培養好了才來。

 

       說到底,國家的發展也離不開佛教。民族的復興離不開文化的復興,那文化的復興,佛教文化是重要的一支,文化也要靠佛教做出貢獻。地方經濟發展,也來找佛教,所以前段時間批評「宗教搭台,經濟唱戲」,靠佛教拉人搞建設,搞旅遊,拉扯特別多。文化也好,經濟也好,慈善也好,方方面面,包括社會、人心的穩定,都不能離開佛教。

 

       所以,佛教在這三十年當中,一方面要恢復生機、培養人才,另一方面要應對社會。其他宗教倒沒有這個問題,比如說基督教,它不存在經濟、旅遊、門票問題,一直很單純地發展。佛教負擔的東西太多了(當然它受這個民族兩千年的恩化或者培育,承載的也多),所以,這三十年是不容易的。

 

       從歷史來看,現在的佛教,方向上是比較模糊的。為什麼會這樣呢?像人一樣,年紀大了之後,可能沒有青春活力,比較保守,「只要我能過好日子就行了」,但現在好日子也過不上。為什麼呢?因為時代變化太快,必須應對。現在是多元文化,國門一打開,基督教發展得非常快。為什麼?宗教其實也是給人提供精神服務的,從市場角度來講,佛教的服務是不到家的,沒有到人們家門口。

 

       佛教在唐宋時期之所以發達,主要是從理論研究到實踐,有一個推動的力量。但是經過這兩千年,佛教跟儒家交融、交流,也產生了碰撞,理論也非常圓滿、完熟;所以從宋以下,有影響力的著作很少,特別是清代,基本上都是總結前面的。清朝人在文化界就是考古、考證,瑣碎得很;在佛教界,基本上是對過去的文集作總結,沒有新的理論。沒有文化思潮、理論體系助推它的話,希望它迸發巨大的力量是不可能的,它就安於現狀,很平靜。但是現在的時代,已經讓它不能平靜;該向何處走,它自己沒有想好。

 

       現在有人提出「人間佛教」,其實人間佛教的目的,也是希望佛教找到一個未來的走向。剛才我們介紹過了,八大宗派變為禪淨兩家,而禪淨兩家,禪又讓於淨,那麼,淨土宗在一般人看來,就是念一句佛,也沒有什麼複雜的教理,也沒有什麼玄妙的理論體系。這樣,佛教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往前走。你看現在,有的學人間佛教,有的學南傳佛教,有的對密宗感興趣。目前這種老套的佛教的格局不能滿足現代人的信仰需要,才東找西找。

 

       其實以我們的立場來看,弘願寺有一個亮點,一般人沒看到,這個亮點就是善導大師的淨土思想。善導大師是唐朝人,他的思想會成為新的佛教增長點,我個人是這麼判斷的,至於準不準確,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佛教發展兩千年,內容非常豐富,它的特質就是禪,但這是跟農耕社會的生活狀態相應的一種修行方法。到了今天這個時代,佛教如果還要進一步發展,依我的判斷,肯定是要轉交接力棒了。交給誰呢?就交給了淨土宗。

 

       歷史的脈絡很清晰。一開始是禪淨分離,禪是禪,淨土是淨土;到宋代,永明大師就提倡禪淨合流(他既是禪的祖師,又是淨土的祖師);這之後,禪宗的很多人就更明顯地推崇念佛,念佛為穩當;到了明朝,蓮池大師捨禪入淨;到近代,印光大師專門提倡淨土,就不講禪了。這是很明顯的印跡,從禪移棒到淨土。從現實層面來看,我們講的八大宗派,現在只有淨土宗是活躍的,其他宗派多數是以文化的形式存在。特別是禪,只剩下文化,在信仰和實修實證這方面,幾乎斷絕了,很少人去落實開悟。所以,活的宗派只有淨土。

 

       但是淨土這個宗派,由於歷史的原因,它在理論和實踐方面,又依仗於天臺和禪宗。其他宗派都沒落了,只能靠淨土宗了,結果淨土宗的理論和修行,又要靠其他宗派,所以就成了半死不活的狀態。說它是死的吧,還有人信仰,經常有人往生;說它是活的吧,它又沒有獨立、系統的理論。原因在哪裡呢?原因就在於淨土宗創立之初的這套完整的理論,在中國沒有傳下來。八大宗派都是隋唐時期創立的,淨土宗的曇鸞、道綽、善導這一系列祖師的著作,由於歷史的原因,在中國失傳了。

 

       唐朝末年,發生了著名的法難,唐武宗滅佛,叫「會昌法難」。短短幾年之間,佛教的經典完全掃蕩殆盡,各宗各派受到重創,淨土宗的經典幾乎完全失傳。

 

       此後的一千多年間,雖然沒有理論系統,淨土宗仍然要弘揚,那要怎麼辦呢?理論上,就借用天臺宗、禪宗的教理體系,表面看修行方法是念一句佛號,但是對這句佛號的解釋,沒有淨土宗「彌陀本願救度」的概念。把本來簡單的行法,講得很難:一定要念到清淨心,要能夠伏住煩惱……。就好像摩托車,本來用腳一踩,「轟」,就可以開動了,結果你當作小推車來用,那你說多吃力不討好啊?本來是自動化的,你搞成了半自動、手動的,所以人們修行起來非常累,淨土宗一直半死不活。在佛教界,如果不是專門研究淨土宗的,他也不瞭解,也只好茫茫然然。

 

       佛教怎樣才能給眾生帶來希望?應該向哪個方向走?必須有一股強力來助推它。剛好,在一百年前,也就是清朝末年、民國初年,善導大師的著作從日本回到中國。

 

       這是一個歷史的公案。楊仁山居士在大英博物館遇到了一個日本人,叫南條文雄,也是佛教徒。交談中,楊仁山就說,中國有許多書,只能在目錄裏看到書名,比如善導大師的《觀經四帖疏》《觀念法門》,都列在書目中,但是沒有書。南條文雄一聽,說:「這些書日本都有。」因為在唐朝的時候,這些書就已經傳到日本,當時有日本遣唐使,把經書全部抄回去了。楊仁山就特別高興,專門請南條文雄寄給他,然後把他的家產奉獻出來,在南京創辦了金陵刻經處,從日本請回了幾百部典籍,有天臺宗的,也有淨土宗的,也有律宗的,重新翻刻流通。這樣,善導大師純粹的淨土宗理論和行法才回到中國。

 

       善導大師的淨土思想理論,非常符合這個時代。他的解釋,跟之前所見的不一樣,讓人眼睛一亮,內心充滿歡喜;從理論到實踐,完全符合我們這個時代。

 

       我們這個時代,說到底就是一個他力的時代。馬克思說,存在決定意識,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生產力決定生產關係,你看現在不都是這樣的嗎?下樓都不用自己走,乘電梯;出門誰走路啊,搭車;喊人誰還扯嗓子,打電話;衣服不用自己裁縫,洗衣服用洗衣機……生活的方方面面都依賴他人的力量,社會分工細密,互相借力。

 

       這樣的時代,需要什麼樣的佛法?禪宗要靠自力修行,讓大家到山裏坐個一兩天還可以,清淨清淨,但是時間長了肯定不行。而淨土宗,完全靠佛的願力,順應了這個時代的國運、眾生的命運。

 

       善導大師的著作回歸之後,近代的印光大師晚年曾看過,所以他後期的思想比較接近善導大師的思想,為我們今天的弘揚作了很好的鋪墊。但是印光大師所處的時代不一樣,因為民國時期戰亂多,他還沒有詳細地展開這些,就往生了。

 

       新中國成立後,又經歷了文革。所以,雖然著作回歸了,但是,專門從事善導大師淨土思想研究的人非常少。在當代,主要就是慧淨法師,幾十年專門研究。再就是弘願寺,也是專門走善導大師淨土思想的路子。

 

       這是歷史的因緣。善導大師的淨土思想,非常受歡迎。

 

       這種思想,會給整個時代注入非常大的穩定力量,是時代的穩定器。就像剛才講的「和」,它會讓我們的心有一個安頓。

 


     (摘自2015年元月,《人民政協報》採訪文)

分享到
中華淨土宗協會
淨土宗文教基金會

11059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50巷22弄41號
電話:02-2758-0689
傳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

追蹤淨土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