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弘願寺記

  1. 弘願寺緣起
  2. 弘願寺奠基法會致辭
  3. 弘願寺「寺名、匾額、楹聯」釋義
  4. 來迎殿「殿名、本尊、化佛、聖眾」釋義
  5. 來迎殿本尊阿彌陀佛簡介
  6. 弘願寺〈讚佛偈〉說明
  7. 寫弘願寺
  8. 弘願寺萬佛認供
  9. 弘願寺二期工程介紹

貳、淨土宗義

  1. 略論淨土之開宗
  2. 淨土宗教章釋(一)
  3. 「第十八願」引釋指要
  4. 略解集
  5. 淨土八高僧簡介
  6. 彌陀本願初探
  7. 什麼是清淨心
  8. 《善導大師語錄》導讀
  9. 〈淨土宗之特色〉導讀
  10. 關於報土、九品、胎生
  11. 論「胎生」與「化生」 ——兼答蓮友問
  12. 《觀經》法門概要
  13. 《觀經》三行門
  14. 「乃至一念即得無上大利功德」 與 「念念稱名、奉行戒善」之關係
  15. 王本願五喻 --第十八願與四十八願的關係
  16. 略論末法淨土與諸宗的關係
  17. 中國淨土宗第一人 ——略論曇鸞大師對淨土宗的貢獻
  18. 淨土宗義概說

參、專文

  1. 回歸善導,德化眾生
  2. 淨嵩法師的淨土法緣
  3. 淨土法門的人間佛教觀
  4. 淨宗法義學習的心態與次第
  5. 淨土宗要文及背誦方法
  6. 聽聞善導大師思想的幾種反應
  7. 「淨土宗法脈字號」之意義
  8. 二○○九年秋剃度勸勉
  9. 東莞 太平念佛堂 讚頌辭
  10. 廣州 淨宗講堂 讚頌辭
  11. 「慈溪居士林」讚頌辭
  12. 浴佛節憶釋尊出世本懷
  13. 念佛人自律規範
  14. 念佛媽媽,越老越值錢
  15. 為彌陀盡形壽
  16. 默念與口稱
  17. 關於念佛感應
  18. 為寺院買菜
  19. 《觸光柔軟》前言
  20. 愛國愛教 導歸蓮池
  21. 略談人間佛教
  22. 透視人間佛教
  23. 佛教靠我
  24. 做己貴人
  25. 給人接受
  26. 做事與念佛
  27. 示宗圓及諸學子
  28. 略談中國佛教的「宗」
  29. 如何應對道場中的人事煩惱(上)
  30. 如何應對道場中的人事煩惱(下)
  31. 第十八願 「乃至十念」辯義
  32. 佛心愛語(一)
  33. 念經 念咒 念佛
  34. 《淨土宗聖教集》前言
  35. 念佛絕思絕議
  36. 探討當代佛教革新之路
  37. 中國佛教的危機與希望
  38. 五台山續講《往生論註》祈願疏
  39. 介紹英文版《念佛感應錄》
  40. 談佛教的歷史、現狀與未來
  41. 念佛人能在蓮友圈裡做生意嗎?
  42. 《淨土宗宗旨法語》前言
  43.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與日本真宗的區別

肆、短文

  1. 「念佛往生」的不同解讀
  2. 念佛往生——佛與我的分工
  3. 得金失金喻
  4. 人的尺與佛的尺  
  5. 看病四法
  6. 大殿裏可以照相嗎
  7. 佛法與感情
  8. 居山雜記之二
  9. 自題
  10. 不敢入俗
  11. 最累者虛名
  12. 人生快樂度
  13. 歸去來
  14. 大和尚與小和尚
  15. 念佛道場的人際關係
  16. 道場以無事為興隆
  17. 蓮花一樣的朋友
  18. 念佛人是蓮花
  19. 念佛不垢不淨
  20. 阿彌陀佛與吝嗇鬼
  21. 花 樹 人
  22. 一俊遮百醜
  23. 天地有三子
  24. 三種父母三種孝
  25. 出家須發三心
  26. 多些慈悲 少些道理
  27. 慈悲走遍天下
  28. 利 害
  29. 忍辱波羅蜜
  30. 迷 航
  31. 導 航
  32. 飛機上念佛
  33. 心的運載
  34. 瘋話成真
  35. 一葉之舟
  36. 修行人當如樹
  37. 最 後
  38. 土地與心地
  39. 是對是錯
  40. 欲開口 先問心
  41. 心能轉人
  42. 善惡無性
  43. 一切事當做不當做之標準
  44. 因果在心
  45. 最可惜
  46. 不可比
  47. 飛機與汽車
  48. 建寺與修行
  49. 心是總駕駛
  50. 唯愛能補心
  51. 贈佛月
  52. 慈悲由近及遠
  53. 鏡 子
  54. 知了的邏輯
  55. 心的對接
  56. 心靈病毒
  57. 待人宜寬
  58. 寄語佛能、佛量
  59. 耐 煩
  60. 不生氣
  61. 講 法
  62. 吃瓜與聽法
  63. 念佛四兩拔千斤
  64. 不計較
  65. 松子與松仁
  66. 凡事無礙
  67. 家中有愛
  68. 說 謙
  69. 說苦
  70. 放下
  71. 談心
  72. 話緣
  73. 心的活眼
  74. 捨己歸佛
  75. 念佛與感覺
  76. 「自然之所牽」之義
  77. 三對照
  78. 我們是什麼樣的根機
  79. 淨土法門易行五喻
  80. 「阿彌陀佛饒了我」的故事
  81. 往生全靠佛力
  82. 望佛本願
  83. 狡猾的「我」
  84. 給病重老居士的一封信
  85. 逃避
  86. 道綽大師之聖淨比較
  87. 善導大師判要門與弘願
  88. 為何唯標念佛,不標持戒
  89. 凡夫五筆
  90. 何等眾生應願生?
  91. 都是阿彌陀佛
  92. 大海與微滴
  93. 念佛圓超萬法
  94. 念佛人切勿「自局其分」
  95. 阿彌陀佛畫了一個大大的圓
  96. 讀慧淨法師〈為新戒弟子開示〉有感
  97. 雪地潛逃
  98. 如何看待專求往生與現世利益?
  99. 我們都是有情人
  100. 既不辛苦也不忙
  101. 私底下發牢騷可以嗎?
  102. 以不變應萬變
  103. 愛是真正的領導力
  104. 有愛便有一切
  105. 愛的特性
  106. 用愛的眼睛看世界
  107. 愛的道路是悠閒的
  108. 愛的短語
  109. 當愛走過
  110. 阿彌陀佛的手機
  111. 首富
  112. 臨終念的一句佛才管用?那你就錯了!
  113. 莫理妄念草,但守名號蓮
  114. 說算命
  115. 淨土宗行人怎樣安心
  116. 凡夫虛假 彌陀真實
  117. 微笑,永不失業
  118. 來自極樂世界的家書 你讀懂了嗎
  119. 修行與選票
  120. 收音機
  121. 說信心
  122. 十字架的阿彌陀佛
  123. 糖衣妙藥傻傻分不清楚
  124. 從娑婆世界到達極樂世界的橋
  125. 泥碗也能盛甘泉
淨土宗
淨宗法師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淨宗法師 > 文章
top

文章

第十八願 「乃至十念」辯義

       有人以查遍《無量壽經》各種譯本、未見第十八願文「乃至十念」有口稱佛名之義,遂疑善導大師「稱我名字,下至十聲」之釋,今即答之。因來問前提不受祖師之教,故不得已,先引經文、道理,委曲而說。然而我人離開祖師教說,全如盲人,妄逞小智,實覺慚愧,又極為辛苦。此種吃力不討好、隱伏諸多過失之事,以後絕不再做。

 

 

一、「乃至十念」以佛名為體

 

1.第十八願成就文:「諸有眾生,聞其名號,信心歡喜,乃至一念,至心迴向,願生彼國,即得往生,住不退轉。」

 

2.第十八願成就偈:「其佛本願力,聞名欲往生,皆悉到彼國,自致不退轉。」

 

3.《如來會》第十八願:「若我證得無上覺時,餘佛剎中諸有情類,聞我名已,所有善根心心迴向,願生我國,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唯除造無間惡業、誹謗正法及諸聖人。」

 

4.第十八願前之第十七願:「設我得佛,十方世界無量諸佛,不悉咨嗟稱我名者,不取正覺。」

 

5.四十八願中,凡是說到他方世界眾生能得利益的,幾乎一律標以「聞我名字」,總共有十幾願之多。

 

6.另,梵文本第十八願也說:「若果我成佛,凡是無量佛土的眾生聽到我的名號,將會生起往生之心,而且迴向善根,乃至生起十念的往生佛國心。若不往生,我就不成無上正等正覺;但造作無間業和誹謗正法除外。」

 

7.又梵文《無量壽經》英文版《極樂莊嚴經》第十八、十九往生願,也都說到「聽到我的名字以後」。

 

       故知「乃至十念」不管是怎樣形式的「念」,其內容一律以「南無阿彌陀佛」名號為體,也就是以佛名為本質內容,為根本來源;離開佛名,「乃至十念」即成空洞無物。故談論「乃至十念」時,無論如何不可能離開佛名。

 

 

二、「念」有多義

 

       由於佛陀圓音說法,往往一個簡單的音節能包含無量無邊妙義,攝受種種不同根機的眾生,令每一個聽到的人都以為是對我說的,也都以為自己聽聞的是正確的;各自按所聽聞、理解的如實修行,也都可以得到相應的利益。

       若以漢語的「念」字,便有口稱的稱念,及心思的思念、憶念、想念,乃至思維念、觀察念等等。「乃至十念」的「念」字,若就前面的「十方眾生」以及當句的「乃至」二字,極有可能包容了所能羅列的一切形式的「念」。

 

 

三、「念」不離名

 

       但無論是怎樣的「念」,不可能離開佛名,因為離開佛名,便如無源之水,沒有「乃至十念」了。也因為凡夫的思維,一定要以「名」(名詞概念)來進行,是一連串名的連接;離了「名」言,便無法思維。不論我們念佛的淨土,佛的色身,佛的功德,佛的慈悲……首先起作用、根本起作用、一貫起作用的,是佛的名字。如「阿彌陀佛」的淨土、「阿彌陀佛」的色身……也就是無論如何的「念」,佛名是俱生的,同時生起的。

       若念佛法身,直契真如實相,乃破無明大士境界,已非淨土宗之凡夫念佛矣,故非所論。

 

 

四、「念佛」即是「念佛名」

 

       在我們的經驗世界中,有時想起一個人,可是忘了他的名字,這時我們的思維便如同發生梗阻一般不暢,有的人會急得頭上冒汗,直到最後放棄,當然更不可能傳達給他人你要說的是誰--這不過依然經驗世界的事。佛的世界乃是超經驗的世界,一切皆非凡夫境界,唯有名字可說。經言:諸佛世界不可說示,唯除名字。(原文待查)

       所以念佛雖有種種,如念佛的相好、念佛的慈悲、念佛的功德、念佛的名號等等,對上根眾生來說必定不離念佛名,而對下根眾生來說僅僅只是念佛名。

 

 

五、「念佛名」才是念佛

 

       對於下劣凡夫來說,只有稱念(含心念)佛名才是真正意義、完整意義的念佛,其他不過是附加在佛名上的一分想像而已;只有佛名是來自佛的真理界之物,超出世間,其他一切思維念皆不離此世,都是此世之物。如念佛的慈悲,往往我們想到的只是父母的慈悲,真正佛的慈悲是怎樣的,我們不可能觸及到的,只能用我們的經驗作少分相似的比擬而已;故只有念佛名才契入佛的本體,其他一切念皆是影像。尤其阿彌陀佛是以名號救度眾生的佛(這從諸佛稱名願及四十八願可清楚明瞭),名體一如,稱念彼佛名號,一切皆含。

 

 

六、「口稱」與「心念」

 

       念佛名有二種:一口稱,二心念。發於口為口稱;不發於口,唯在心中,為心念。然心念也有聲相,只是沒有發於口而已。所以從根本來說,心念、口稱都是念的佛名,都一樣。但比較來說口稱更勝,有三:一、心念難而口稱易。如教八哥、小兒、愚人、極大煩惱人、極危險境地人,以心力不及故,皆難心念,口稱則易。二、口稱力大,能帶起心念。三、口稱摒棄凡夫念,直契佛覺。

 

 

七、《觀經》的啟示

 

1.同為淨土三經的《觀經》,其內容無論如何不可能離開《無量壽經》四十八願。故善導大師解釋《觀經》一開始就說:「言『弘願』者,如《大經》說……」,指出《觀經》與《大經》緊密相關、一體不分、互相照明的關係。

 

2.例如《觀經》所說佛、菩薩、淨土莊嚴功德,與四十八願及其成就,皆有對應關係:其中說到往生行因的十三定觀及上六品大、小世善,是對第十九願「發菩提心,修諸功德」的展開解釋;下輩三品惡人念佛往生,尋比四十八願,只能是對第十八願的展開解釋。古德尤以為,凡諸經中說到念佛往生處,皆為第十八願成就,而不僅僅是《觀經》。

 

3.尤其最為關鍵、最為精彩的下品下生,與第十八願相比有幾個共同點:一、都說到「至心」;二、都說到「十念」;三、都說到「五逆」。

 

4.《觀經》十念既然是「令聲不絕,稱南無阿彌陀佛」的稱名,則第十八願之「十念」自然也是「十聲稱名」。 這就是以佛證佛,以經解經。

 

5.尤其《觀經》最後流通分,阿難請問:「此法之要,當云何受持?」世尊答以:「汝好持是語,持是語者,即是持無量壽佛名。」明確顯示「持無量壽佛名」為整部《觀經》的法要,這與《大經》法要在第十八願念佛往生,《小經》法要在「聞說阿彌陀佛,執持名號」完全一致,則第十八願之「十念」自必也是執持阿彌陀佛名號的十念,也就是十聲稱名。(關於「執持名號」,龍樹菩薩《易行品》說:「若人欲疾至,不退轉地者,應以恭敬心,執持稱名號。」)

 

6.第十八願的「十念」,若沒有釋迦牟尼佛在《觀經》中的親口解釋,可能會歧義多存;然而若沒有彌陀化身的善導大師對《觀經》的楷定解釋,愚惑凡夫仍難明白。當念佛祖深恩,摒絕凡夫小智。

 

 

八、會通諸譯不同

 

       諸譯中對「乃至十念」的「十念」或「念」譯法計有如下不同:

 

1.(聽到我的名號)……乃至生起十念的往生佛國心。

2.(聽到我的名字之後)以平靜的、清淨的念頭沉思,思維於我。

3.(聽到我的名字之後)重複了十次極樂世界的念頭。

4.(得聞如是無量壽佛無量無邊不可思議功德名號、極樂世界功德莊嚴)聞已思維,若一日夜,或二、或三、或四、或五、或六、或七,繫念不亂。

 

       這些譯法對念字多數取思維念,若依上第一點「乃至十念以佛名為體」及其餘各點之說明,無論譯語如何,與「十聲稱名」皆不矛盾;而且唯有如下下品一般,不雜凡夫主觀意識分別的口稱佛名,才談得上「平靜的、清淨的念頭」。

 

 

九、祖師對「乃至十念」的解釋

 

       凡我淨土門相承祖師,皆依《觀經》下品下生之十聲稱佛,解釋第十八願「乃至十念」。

 

1.善導大師每每說「稱我名字,下至十聲」。亦在《觀經疏》最後結論說:「望佛本願,意在眾生一向專稱彌陀佛名。」以《觀經》稱名,與彌陀本願乃是一體之物。

 

2.道綽大師聖淨分判:「《大經》云:若有眾生,縱令一生造惡,臨命終時,十念相續,稱我名字,若不生者,不取正覺。」其「縱令一生造惡,臨命終時,十念相續,稱我名字」,完全是《觀經》下品下生之釋義。

 

3.曇鸞大師《往生論註》上卷末解釋「十念」有二義:先取心的憶念,就「觀」字來解釋,「若總相,若別相,隨所觀緣,心無他想,十念相續,名為十念。」接著就「口稱」名字來解釋,說:「但稱佛名,亦復如是。」通看《論註》全體,以稱名解釋為正。易行故,相承故,名號為體故,多處釋為稱名故。

       值得注意的是,大師對「十」的解釋,認為此處的「十」未必是數量詞,只是表示業成;又言「通神者言之」,即在阿彌陀佛立場知道何為「十念」,凡夫不知;故非凡夫境界,則凡夫「不必須知頭數」「何暇須知念之頭數」。接著說:「若必須知,亦有方便,必須口授,不得題之筆點。」此處所謂「方便」,曇鸞大師並沒有說,若依後來道綽大師、善導大師的解釋,即是十聲稱名,一聲即是一念,豈非方便。這才有後來風行的記數念佛,若是觀佛或思維,如何記數?所以才有問:「心若他緣,攝之令還,可知念之多少。但知多少,復非無間。若凝心注想,復依何可得記念之多少?」依此可知,所謂十念的思維,十次願生極樂世界心,越發不可能離開稱名,不然「十」字即無法解釋。就念佛的經驗,願生心乃是一念發起, 念念相續,絕非一念願生,間隔之後再一念願生,累積而有十念。累積而有十念的願生心(或思維),恰恰是不具足迴向發願心,不如法修行,是要摒斥的。故十念的願生極樂世界的心,當是俱伴十聲稱名底下願生心的相續,不過借外相稱名表示為十的數字。

 

4.龍樹菩薩本願取意文:「阿彌陀佛本願如是:若人念我,稱名自歸……」,也是以稱名來解釋本願的「念」。因易行道乃是為怯弱下劣的凡夫所說,怯弱下劣以《觀經》下下品為最。

 

5.天親菩薩《往生論》乃依《無量壽經》為主,通釋三經之論。若就《無量壽經》經文無一處說到口稱佛名,五念門中依何而立讚歎門之口業稱名?「觀佛本願力,遇無空過者,能令速滿足,功德大寶海。」豈有更速於下劣凡夫一聲口稱、具足無上功德之稱名乎?可知也是取《觀經》稱名釋《大經》本願十念。

 

6.善導楷定古今以來,何師何祖不遵口稱佛名之教?豈此等祖師大德--永明、蓮池、蕅益、印光皆無知無識之輩,不檢經文,人云亦云,盲然而從乎?縱然盲從,彼道高一世、名振千古之高僧皆甘隨善導之後,不以為恥,吾人亦何必以為恥辱?又從古及今,但盲從善導、口稱佛名往生者,瑞相昭著,無量無數,盲從而得此大益,不亦可傚法乎?正乃「將錯就錯,西方極樂」,又何不可!盲從善導及歷代祖師也是盲從,盲從自心也是盲從,如我愚者,寧從善導!

       今日尋章摘句之人,遍查經文,反而不知「乃至十念」之義,竟疑菩薩祖師之釋,如螞蟻爬遍泰山不見泰山,遂高聲宣佈:「我歷經千辛萬苦,考察已遍,並無泰山。汝等所見,皆是錯誤。」聞者只覺可笑。

 

 

十、今人可以離越祖師直接解經嗎

 

       佛經幽深,凡夫智淺。我此一門,依正依三經為根本經典,然非依我人凡夫濁眼所見為準,乃是依相承祖師清淨法眼為準,故正依經典與相承論釋乃是一體不可分割之關係。其有欲凌駕千古之上者,必不以為然。

       然而如氣球高在天際,雖跛人不起於坐,若能手牽氣球所垂之線,則球在手中。縱有健人,若離此線,跳躍奔突,也絕不可能夠著天空中的氣球,最後必跌仆而死。氣球乃經典,垂線乃相承。

       又如河流源於雪山,飲河水即飲雪山之水,若拒河水而不飲,一定要登雪山之巔取而飲之,是謂智乎?縱然得飲,不過門前河水,然皆累凍死於半路,無一人得至山頂者。雪山喻佛經,河流喻相承祖釋。

 

 

 

十一、怎樣讀佛經

 

       以極恭敬心而讀。

       以極謙卑心而讀。

       我無知無識、誠惶誠恐心而讀。

       以真為了生死心而讀。

       以相承祖師釋義為標準,絕不敢妄擬私意。

       懈怠心、驕慢心、自以為是的心,欲求新奇見解,欲超古人,拘泥一文一句,一葉障目不見泰山之死於語下,此等一切,皆與經法不相應。
真為了生死而苦惱的人,自然得嘗法喜妙味。如饑者最知飲食之味。
無道心者,讀遍大藏,著作等身,亦如營養學家分析食物頭頭是道而不知其味。

 

 

十二、略說四依法

 

       依法者:一依法不依人;二依義不依語;三依了義不依不了義;四依智不依識。

       第一句為總,後三句為別。

       法者,佛所示真理。人者,迷界眾生。當依佛所說真理為準,不依迷界眾生迷思為準:此即「依法不依人」。

       佛既對眾生說法,以人道來說,不得不借於人類眾生的語言文字。而人類語言本來就是迷界的產物,為了表達迷界事物而創設,本來不是為了表詮真理而創設,故有不可避免的局限性。不得已,要慎而又慎,不可死於句下,而要透過語言,瞭解佛所說的本義。如所謂「以指當觀月,莫執指為月」,語言,乃指月之指;語言中所含真義,乃是所指之月。此即「依義不依語」。

       然眾生根機不等,佛因機所示教法不同:對於能直接接受真理之教的人,佛直接示以真理(了義);對不能直接接受真理之教的人,佛則暫時附同他的認識程度,而將真理隱曲起來,為說方便法門(不了義)。兩相比較,直說真理之法為真實,餘則為一時方便假說。應當依直示真理之說為準,此即「依了義不依不了義」。

       所謂直示真理之教,不是靠凡夫分別意識心、習慣思維邏輯可以契入的,因凡夫處在迷界中,其思維意識全然顛倒,無我計我,無常認常,與真理全然相背。思維的工具是語言、邏輯,思維的對象是迷界之物,思維的經驗是不離我執。以此思維,欲認識了義佛智,譬如以尺量空,絕無可能。應當放棄凡夫思慮分別意識,直接依吾人心體本具無分別智、佛性智慧,契入佛覺,此即「依智不依識」。

       今彌陀化身、親證三昧之善導大師所釋「乃至十念」為「下至十聲」,即是依此四依法。

       依法不依人故,人見之皆驚奇--何故作如是之釋,超乎我等理解?

       依義不依語故,執於語言文字者皆驚奇--何故與經文字句不一致?

       依了義不依不了義故,淺識淺智之人皆驚奇--何處有此義乎?

       依智不依識故,分別意識心者皆驚奇--何故此釋不合邏輯,根本說不通?

分享到

11059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50巷22弄41號
電話:02-2758-0689
傳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

追蹤淨土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