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弘願寺記

  1. 弘願寺緣起
  2. 弘願寺奠基法會致辭
  3. 弘願寺「寺名、匾額、楹聯」釋義
  4. 來迎殿「殿名、本尊、化佛、聖眾」釋義
  5. 來迎殿本尊阿彌陀佛簡介
  6. 弘願寺〈讚佛偈〉說明
  7. 寫弘願寺
  8. 弘願寺萬佛認供
  9. 弘願寺二期工程介紹

貳、淨土宗義

  1. 略論淨土之開宗
  2. 淨土宗教章釋(一)
  3. 「第十八願」引釋指要
  4. 略解集
  5. 淨土八高僧簡介
  6. 彌陀本願初探
  7. 什麼是清淨心
  8. 《善導大師語錄》導讀
  9. 〈淨土宗之特色〉導讀
  10. 關於報土、九品、胎生
  11. 論「胎生」與「化生」 ——兼答蓮友問
  12. 《觀經》法門概要
  13. 《觀經》三行門
  14. 「乃至一念即得無上大利功德」 與 「念念稱名、奉行戒善」之關係
  15. 王本願五喻 --第十八願與四十八願的關係
  16. 略論末法淨土與諸宗的關係
  17. 中國淨土宗第一人 ——略論曇鸞大師對淨土宗的貢獻
  18. 淨土宗義概說

參、專文

  1. 回歸善導,德化眾生
  2. 淨嵩法師的淨土法緣
  3. 淨土法門的人間佛教觀
  4. 淨宗法義學習的心態與次第
  5. 淨土宗要文及背誦方法
  6. 聽聞善導大師思想的幾種反應
  7. 「淨土宗法脈字號」之意義
  8. 二○○九年秋剃度勸勉
  9. 東莞 太平念佛堂 讚頌辭
  10. 廣州 淨宗講堂 讚頌辭
  11. 「慈溪居士林」讚頌辭
  12. 浴佛節憶釋尊出世本懷
  13. 念佛人自律規範
  14. 念佛媽媽,越老越值錢
  15. 為彌陀盡形壽
  16. 默念與口稱
  17. 關於念佛感應
  18. 為寺院買菜
  19. 《觸光柔軟》前言
  20. 愛國愛教 導歸蓮池
  21. 略談人間佛教
  22. 透視人間佛教
  23. 佛教靠我
  24. 做己貴人
  25. 給人接受
  26. 做事與念佛
  27. 示宗圓及諸學子
  28. 略談中國佛教的「宗」
  29. 如何應對道場中的人事煩惱(上)
  30. 如何應對道場中的人事煩惱(下)
  31. 第十八願 「乃至十念」辯義
  32. 佛心愛語(一)
  33. 念經 念咒 念佛
  34. 《淨土宗聖教集》前言
  35. 念佛絕思絕議
  36. 探討當代佛教革新之路
  37. 中國佛教的危機與希望
  38. 五台山續講《往生論註》祈願疏
  39. 介紹英文版《念佛感應錄》
  40. 談佛教的歷史、現狀與未來
  41. 念佛人能在蓮友圈裡做生意嗎?
  42. 《淨土宗宗旨法語》前言
  43.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與日本真宗的區別
  44. 阿彌陀佛的救度

肆、短文

  1. 「念佛往生」的不同解讀
  2. 念佛往生——佛與我的分工
  3. 得金失金喻
  4. 人的尺與佛的尺  
  5. 看病四法
  6. 大殿裏可以照相嗎
  7. 佛法與感情
  8. 居山雜記之二
  9. 自題
  10. 不敢入俗
  11. 最累者虛名
  12. 人生快樂度
  13. 歸去來
  14. 大和尚與小和尚
  15. 念佛道場的人際關係
  16. 道場以無事為興隆
  17. 蓮花一樣的朋友
  18. 念佛人是蓮花
  19. 念佛不垢不淨
  20. 阿彌陀佛與吝嗇鬼
  21. 花 樹 人
  22. 一俊遮百醜
  23. 天地有三子
  24. 三種父母三種孝
  25. 出家須發三心
  26. 多些慈悲 少些道理
  27. 慈悲走遍天下
  28. 利 害
  29. 忍辱波羅蜜
  30. 迷 航
  31. 導 航
  32. 飛機上念佛
  33. 心的運載
  34. 瘋話成真
  35. 一葉之舟
  36. 修行人當如樹
  37. 最 後
  38. 土地與心地
  39. 是對是錯
  40. 欲開口 先問心
  41. 心能轉人
  42. 善惡無性
  43. 一切事當做不當做之標準
  44. 因果在心
  45. 最可惜
  46. 不可比
  47. 飛機與汽車
  48. 建寺與修行
  49. 心是總駕駛
  50. 唯愛能補心
  51. 贈佛月
  52. 慈悲由近及遠
  53. 鏡 子
  54. 知了的邏輯
  55. 心的對接
  56. 心靈病毒
  57. 待人宜寬
  58. 寄語佛能、佛量
  59. 耐 煩
  60. 不生氣
  61. 講 法
  62. 吃瓜與聽法
  63. 念佛四兩拔千斤
  64. 不計較
  65. 松子與松仁
  66. 凡事無礙
  67. 家中有愛
  68. 說 謙
  69. 說苦
  70. 放下
  71. 談心
  72. 話緣
  73. 心的活眼
  74. 捨己歸佛
  75. 念佛與感覺
  76. 「自然之所牽」之義
  77. 三對照
  78. 我們是什麼樣的根機
  79. 淨土法門易行五喻
  80. 「阿彌陀佛饒了我」的故事
  81. 往生全靠佛力
  82. 望佛本願
  83. 狡猾的「我」
  84. 給病重老居士的一封信
  85. 逃避
  86. 道綽大師之聖淨比較
  87. 善導大師判要門與弘願
  88. 為何唯標念佛,不標持戒
  89. 凡夫五筆
  90. 何等眾生應願生?
  91. 都是阿彌陀佛
  92. 大海與微滴
  93. 念佛圓超萬法
  94. 念佛人切勿「自局其分」
  95. 阿彌陀佛畫了一個大大的圓
  96. 讀慧淨法師〈為新戒弟子開示〉有感
  97. 雪地潛逃
  98. 如何看待專求往生與現世利益?
  99. 我們都是有情人
  100. 既不辛苦也不忙
  101. 私底下發牢騷可以嗎?
  102. 以不變應萬變
  103. 愛是真正的領導力
  104. 有愛便有一切
  105. 愛的特性
  106. 用愛的眼睛看世界
  107. 愛的道路是悠閒的
  108. 愛的短語
  109. 當愛走過
  110. 阿彌陀佛的手機
  111. 首富
  112. 臨終念的一句佛才管用?那你就錯了!
  113. 莫理妄念草,但守名號蓮
  114. 說算命
  115. 淨土宗行人怎樣安心
  116. 凡夫虛假 彌陀真實
  117. 微笑,永不失業
  118. 來自極樂世界的家書 你讀懂了嗎
  119. 修行與選票
  120. 收音機
  121. 說信心
  122. 十字架的阿彌陀佛
  123. 糖衣妙藥傻傻分不清楚
  124. 從娑婆世界到達極樂世界的橋
  125. 泥碗也能盛甘泉
  126. 老司機是阿彌陀佛
  127. 想到.說到.做到
  128. 信佛沒有理由
  129. 做一個無公害的人
淨土宗
淨宗法師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淨宗法師 > 文章
top

文章

念佛媽媽,越老越值錢

一、老年問題

 

        穀粒脫落時,成熟飽滿;瓜果豐收時,營養甘甜。大自然兆示生命的最後形態是圓滿。然而人類似乎違背著自然法則,人生越老越痛苦,越老越恐懼,以致人之老年成了普遍的社會問題,稱之為「老年問題」。

        老年有何問題?

        一、身體問題。垂垂老矣,少壯身形今安在?諸病相催,龍鍾衰殘已現前。

        二、心理問題。長江後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換舊人。人至老年,在社會活動的各個層面都被邊緣化,孤獨、寂寞、難耐。

        三、死亡問題。聞死色變,看亡心驚。欲數兒時伴,屈指又停止;隔壁張老翁,昨夜成新鬼。唉!

 

 

二、最高貴的接待

 

        適有因緣至福州,陳賢開車,小波、小洪同行。陳賢居士告訴我,他母親已經是九十高齡了,很喜歡念佛,現在福州與哥嫂住在一起。我一聽便很有興味地要去拜訪。陳賢是孝子,又是非常虔誠的佛弟子、念佛人,一定是沾了母德的遺澤,要去看望這樣一位母親,我的內心滿懷著恭敬,真正是以一種參拜的心情去訪問。我與陳賢年齡相近,法義上他雖尊我為師,感情上相處無異兄弟,而本人福薄,慈母早逝,未聞佛法,心中每引為憾,見到有念佛人母子同心,同修念佛,便特別羡慕,所以我去拜訪這樣一位念佛媽媽,心中也是視她為我自己的母親,這樣也可以彌補自己久存的缺憾。

        去前,陳賢打了電話。上六樓,敲開門,便傳出具有特別韻味的念佛聲,介於唱與念之間的一種福州方言的念佛調,相信這是媽媽特別發明的,是屬於她特有的。「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兩句一迴圈,節奏明快,聲音洪亮,氣力充足,綿綿不斷,讓人不敢相信這是九十歲老人念出來的。

        媽媽就坐在門邊的椅子上,雙手合掌,念佛非常專注,口中邊念身體邊輕輕晃動。我們開門、進門、換拖鞋、與陳賢哥嫂招呼、入廳、至廳間佛堂前禮佛,整個過程媽媽都沒有說一句話,都沒有理會我,甚至抬眼望我一下也沒有,她只在那裏念佛,很投入,很專注,很喜悅,看面相就知道。而我同樣很喜悅,我覺得與媽媽之間有一種禪師之間相互接對的默契。媽媽是念佛人,媽媽知道我是念佛人,所以她沒有起身,她沒有說:「師父,你來了!」沒有說:「師父,請進。師父,頂禮。師父,請喝茶。師父,請吃水果。……」媽媽沒有一句閒話,她在念佛,她用一句最尊貴的名號在歡迎我。在「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聲中,什麼話都不用說,我真的感到無限喜悅,這是我享受到的最高規格的禮遇,最合法度的接待。

 

 

三、傻瓜念佛,可以嗎?

 

        禮佛畢,我們坐定,媽媽還是「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真是我的好媽媽。我請陳賢請媽媽坐過來,坐到我身邊,這是一隻長沙發,我想和媽媽坐在一起,我們一起念佛。陳賢扶著媽媽過來,挨在我身邊坐下,但媽媽還是不說話,邊走過來邊念佛,無有間斷。我便學著媽媽的調子,學著媽媽的模樣,和著她一齊念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我仔細觀察了一下,媽媽每口氣會念二句、四句到六句佛不等,每念八至十句佛便會很自然地一鞠躬,極為虔誠。我也完全地隨學,同時很驚歎老人竟能這樣持久響亮地稱念。

        我們已經念了有好一會兒了,看媽媽仍然沒有停止的樣子,但我還想和媽媽說說話,便碰碰她說道:「媽媽!阿彌陀佛!」這時老人才停下,側過臉笑吟吟地看著我,很大聲地說:「我是一個傻瓜,不會說普通話,只會福州話。我是傻瓜,傻瓜念佛,可以嗎?」最後「可以嗎」三個字,說的特別大聲,有一種頑皮的幽默,有一種超然地自信。我趕緊豎上兩個大拇指,也特別大聲地回答:「可以呀!」其實媽媽問完也就完也,並不在乎你回答什麼,她自己明明有答案,在佛法上她心裏一切是有底的。

 

 

四、觀世音菩薩是我姐妹

 

        這種有底來自於她對佛菩薩的完全信靠,來自於多年來佛菩薩對她實實在在的關照。媽媽自十八歲開始信奉觀世音菩薩,她信奉觀世音菩薩很簡單,因為觀世音菩薩能救苦救難,她便信奉他,依靠他;而在這麼多年裏,觀世音菩薩也不知帶她度過了多少人生的苦難。

        陳賢的父親是地主、工商業者、四類份子,在那種年代時的遭遇可想而知,1958年更被判為無期徒刑。媽媽一個人帶著五個孩子(那時還沒有陳賢)完全憑著對觀世音菩薩的信仰,過了一關又一關。即使在那種年代,她對觀世音菩薩的信奉一點都沒有改變,香不給點,一切都偷偷進行,即使家人也不讓知道,因為怕他們因而擔心。每天虔誠地祈禱,喊著一家所有人的名字向菩薩祈禱,這個家庭就這麼走過來。1962年,陳賢父親同牢的牢友被非法打死,而恰恰又被陳賢父親看到,打人者本來打算把他也打死算了,但後來陳賢父親居然奇跡般地釋放歸來。丈夫在坐牢,自己要被人揪出去剃發、遊街、批鬥,媽媽說:「我良心無愧,不能接受遊鬥。你們要鬥我,除非把我打死。」在那種年代,一個丈夫犯無期徒刑正在坐牢,自己也被認為是出生在罪大惡極家庭,犯有罪大惡極罪行的弱女子,居然敢一人對抗猶如鋪天蓋地般的強大勢力,無異一隻小小的螞蟻對抗從天而墜的泰山巨石,必然粉身碎骨,死無葬身之地。然而在媽媽大義凜然、勇敢無畏的抗爭中,揪鬥分子居然放過了她。媽媽知道這一切都是觀世音菩薩的護佑。

        我和媽媽邊念佛邊聊,多數都是她說,我聽。媽媽念佛的時候就念佛,很認真,念一陣佛,停下,說話只是兩三句。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我十八歲信奉觀世音菩薩,晚上睡覺也抱著觀世音菩薩。」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觀世音菩薩不容易見到,我一生見過兩次。菩薩站在我面前。我問:你是誰?他自己說:我是觀世音菩薩。」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觀世音菩薩對我說:你心好,我支持你。」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觀世音菩薩是我姐妹。」

        媽媽突然說出這麼一句,很肯定,所有的人都一驚。

        我們在經文上知道,觀世音菩薩是念佛人的勝友知識;我們在頭腦中推論,菩薩是佛子,我們念佛也是佛子,所以與菩薩是兄弟;祖師也說:同一念佛無別道,通乎法界皆兄弟。但是心中總以為觀世音菩薩乃是西方三聖之一,誰敢真正擔當觀世音菩薩與我是兄弟、是姐妹呢?打死也沒有那個膽,我們這樣的壞傢伙與觀世音菩薩是兄弟,這豈不是在褻瀆菩薩嗎?

        但這個無知無識的老人家,連知道都不知道那個經文,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啊?觀世音菩薩是西方三聖之一,我們都要頂禮膜拜,祈求菩薩的保佑,你敢說你跟觀世音菩薩是姐妹?」我考問媽媽。

        「我敢!我心裏有底。」媽媽用手摸著心,絲毫不退讓。

        「觀世音菩薩救苦救難,我也要救苦救難。」前面說她是傻瓜,何其低;現在說觀世音菩薩是她姐妹,何其高。一天一地的兩句話,在媽媽口裏說出來,沒有任何矛盾,很自然。

        「觀世音菩薩跟媽媽是姐妹,那我們要巴結媽媽了。」我不由地大笑。之與媽媽這麼說,其間更深的內涵,更親切的體悟,那就不是我能形之筆墨了。

 

 

五、我早就交給阿彌陀佛了

 

        一九九五年,陳賢的父親病重不治情況下,開始念佛,最後莊嚴往生淨土(見「追思慈父」一文),此後媽媽便開始念阿彌陀佛。媽媽念佛也很簡單,知道念阿彌陀佛可以往生淨土,她就開始念佛。一開始還學會過《阿彌陀經》、大悲咒,後來不久就全放下,專念一句南無阿彌陀佛。

        媽媽念佛從來沒有問過任何問題:念佛能不能往生?妄念怎麼辦?信奉觀世音多年改念阿彌陀佛會不會有問題?這些常見的問題她一概沒有,因為她心裏全明白。她念佛完全是出自純真的信仰,不是出自知識。經中說「明信佛智」,就是媽媽這樣的吧。如此生性純樸,明信佛智,是不需要用眼看經書、也不會有提問的。

        陳賢居士住在廈門,每次回福州看望媽媽,總要提醒說:「媽媽,年紀大了,念佛要精進,要用功。功夫好往生才有把握。」如此過了八、九年,陳賢居士也不知說過多少回了。直到2004年,陳賢遇到善導大師念佛思想,豁悟:「任何人只要念佛願生,乘佛願力,必定往生。」心中無限感激,想到多年來內心不安,和母親說的那些話也會讓母親不安,便立即打電話告訴媽媽說:「媽媽!我以前說的都是不對的。你只要有念阿彌陀佛,願意往生,肯定可以往生的。你就把一切交給阿彌陀佛吧!」想不到電話那一頭,媽媽笑著說:「我早就交給阿彌陀佛了!」輕描淡寫的一句話,顯示媽媽念佛是多麼自在,不受干擾。陳賢又感慨,又歡喜地說:「原來我說了八、九年,她一句也沒有聽啊!」我們不能不能佩服老人家的信力、念力、定力、智慧力。念佛對她是再明白不過的了,既不受人影響,也不與人辯論,哪怕是自己最喜歡的兒子,也不長不短,無是無非,只管自己念佛。

        我問:「媽媽,阿彌陀佛來接你,怕不怕呀?」

        「不怕!我好歡喜,我好快樂。」

        對媽媽來說,觀世音菩薩也好,阿彌陀佛也好,都是活生生的,與她每天生活在一起,所以她的信佛念佛,是再簡單自然不過了;她的念佛往生,也是再簡單自然不過的了。

 

 

六、晶瑩剔透的晚年

 

        人到晚年,尤其是年輕時受過苦,人生多坎坷的人,總是有許多憤憤不平;即使一生較為平順的人,晚年也都免不了許多負面情緒:總是為自己的身體擔心受怕,抱怨孩子們不經常回家;即使一點小事也弱不禁風難以承受,愛激動發脾氣,莫名其妙抑鬱憂傷,暗自落淚;喜歡告狀,喜歡牢騷,喜歡嘮叨……

        媽媽九十高齡了,卻好像初生到這個世界什麼都沒有經歷過一樣。什麼都沒有經歷,什麼都沒有發生,她的人生很簡單,簡單到只剩下一句南無阿彌陀佛。你不和她說話,她不找你說話。兒輩的事,孫輩的事,聽到便以佛法開導,講過便忘,心中不留一絲痕跡。

        早晨起來,媽媽「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開始;吃過早飯,孩子們去上班了,媽媽「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相續;下班,孩子們回來,媽媽「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迎接。一天到晚,一年到頭,皆是如此。從來不會說,孩子們都上班了,自己一人在家寂寞,打開電視機消遣,她有佛,過得很充實。從來不會無事找事,掛心兒孫,她有佛,過得很逍遙。她無一切閒事,唯有一件正事——念佛;她不做百般小事,只做一件大事——念佛;人生對她來說很平淡,人生對她沒有新花樣,沒有新內容,沒有新鮮事,她九十年的人生,知道只有一件新奇事——念佛,往生,成佛!

        一個人的心念會不斷地向周圍的世界散發,即使不說話,心念波也是在不停地散發。兇惡的人散發出兇惡的心念波,在他身邊就會感到一種恐怖寒氣;善良的人散發出善良的心念波,與之接觸便會覺得安心喜悅。有人一見就喜,有人一見就厭,這就是彼此心念波相交的自然反應。一般人的心念波雜亂無序,躁動不安,這樣他即使坐在那裏不說話,我們也會感知到他的心如同長滿了小剌,不圓潤,不平和。坐在媽媽身邊,我明顯地感受到媽媽心裏沒有事,一片空靈,媽媽的心透明柔潤,就像圓潤的寶玉。坐在媽媽身邊,你會覺得很安靜,你會覺得說話是多餘的,你會有一種巨大的安全感,你會體悟到什麼是「天下太平,沒有事。」

 

 

七、一生中最難過的事

 

        然而媽媽的心中仍然有著深深的隱痛。

        還是在那舉國失去理智的年代,媽媽供奉著一尊精美的陶瓷大悲觀世音菩薩,聽說就要來抄家,一旦落入抄家者之手,不僅菩薩粉碎,全家統統遭殃。想到心愛的菩薩落入無知者之手,肯定要被無情地暴力摧殘,媽媽不敢想,不能忍,與其讓菩薩落入無知者之手而遭蹂躪破壞,犯下極重惡業,寧願自己碎了菩薩。媽媽親手把菩薩的尊像碎了,埋於地下。我們可以想像媽媽的心是如何痛苦啊。

        媽媽不斷重複地說:「我心好難過,我心好難過。」陳賢說此事他們做子女的從來沒有聽說過,這是媽媽幾十年來第一次說出。當是痛之愈深,言之愈稀,最深沉的悲痛,壓在最深的心底。向何人說?說有何益?

        我聽了,唯有唏噓,如此光明坦蕩的媽媽所說的難過,如同巨大的雲壓在我的心裏,讓我感受到這不是媽媽一個人的難過,是一個時代、廣大眾生的痛苦聚集在媽媽心裏。

        媽媽的悲傷難過是深沉的、真實的,雖然悲傷難過,並沒有怨恨,也沒有恐懼。她知道,眾生是無知的,菩薩是永遠愛眾生的,亦唯如此,媽媽才有這樣的難過。

        我知道媽媽的心,便說:「那是沒有辦法啊!觀世音菩薩就是要救苦救難,在那個時候,菩薩就是要捨身捨命,粉身碎骨來救全家、也救那些要來抄家的人。菩薩的像雖然打碎了,但保全了眾生,保全了眾生,也就是保全了菩薩的心。如果不那麼做,不僅菩薩像要碎,全家人無辜遭殃,那些無知的眾生也將因為造下極重惡業而善根永受摧殘,這樣菩薩更要傷心了。」實在說起來,是媽媽碎了自己的心,而來保全眾生。「觀世音菩薩是我姐妹。觀世音菩薩救苦救難,我也要救苦救難。」不正如此嗎!南無阿彌陀佛,眾生悲苦,願那瘋狂的年代永遠不要再現。

 

 

八、不用怕,我就不怕

 

        陳賢向媽媽說起弘揚這個法門多麼不容易,有人不解,有人譭謗,說我受了太多的苦。陳賢用福州話說,我只是大致地猜,心想:「何必要向媽媽說這些負面的東西呢?媽媽一點也不瞭解目前教界的情況,不會讓媽媽產生別的想法嗎?弘揚念佛,為什麼會有人反對?是不是你們所說的不正確?」見媽媽一句話沒說,在靜靜地聽,我更加覺得沒有必要說這些,對這樣的老人,只說念佛往生就好了,皆大歡喜;不必把目前教界的事說出來,這也不是一兩句話能說清楚的,可能反而增加她的困擾。

        媽媽聽完,側過頭向我,笑吟吟地,說:「不用怕。我就不怕!」媽媽的意思是說,她一生經過很多磨難,心中有佛菩薩,從來沒有怕過;你為阿彌陀佛做事,阿彌陀佛知道,會保護你,照顧你的,所以不用怕。

        言情當中充滿了慈愛與鼓勵,理解與寬容。沒有狐疑不解,沒有義憤填膺,沒有抱怨指責,沒有打抱不平。一種平懷,一種大度。

        媽媽的話很短,意含卻很多,很深,讓我再次感受心靈相通的默契。媽媽真有老將軍的膽識與氣度呢。

 

 

九、越老越值錢

 

        同行的人都有極大的感觸,小波倍受感動,因為他的媽媽也已年老,但還沒有念佛,他看到了眼前這位念佛媽媽的心境是這樣的美,不由地讚歎:「媽媽笑的多麼燦爛,那是只有在小孩子,而且是五歲以前沒有讀書的小孩子的臉上才可能看到的笑。這真是人生的最高境界,最圓滿、最幸福的人生。即使貴為美國總統,他的人生也沒有念佛人的人生這樣有價值。紅光滿面,沒有一點病(陳賢說媽媽一生患過幾次大的病災,都因念觀世音菩薩平安得過,以前還有風濕性關節炎,老了倒什麼病都沒有了。)一片陽光,身體上從來不給兒女添麻煩,心靈上她是全家的大樹。(陳賢兄妹六人,全家族有二十多人信佛念佛。)念佛人,真是越老越尊貴,越老越值錢。」

        直白的話語,說出了人生的真諦。若不念佛,越老越痛苦,越老越黑暗。有見於此,小波立即給他媽媽打電話,勸她念佛,圓滿人生。

 

 

十、普願念佛人

 

        普願念佛人,向媽媽學習。

        我看見很多人,心中有層出不窮的問題,似乎古往今來所有的問題他要問遍才能老實念佛。我期望他們能向媽媽學習,質樸,簡單,聽說念佛能往生,就念佛,沒有那麼多問題。

        我看到很多人,人已到老年,可是仍然掛心太多的俗事。下雨了,她比誰都著急窗戶關了沒有;電話鈴響了,她比誰都關心是誰打來的;媳婦嫌老人不衛生,不讓帶小孫子,她心裏憤憤不平。兒子的公司經營,小孫子的成績好壞,她比誰都更操心……她們雖然念佛,可是俗心太重,好像天下少了她不能運轉。希望她們能向媽媽學習,不要管這些不用你管、你也管不了、管了還障礙的事,而把我們最後所剩無已的寶貴命光,用在最值得、最寶貴的事業——念佛之上。人老少語便是寶,少語念佛寶中寶。老人要想不討晚輩的嫌,要學會知趣,要學會自尊。知趣者,知我年老力弱,俗事主動退讓一邊;自尊者,晚年光景,我要圓滿人生,要往生西方作佛。如此輕世間,重佛法,則晚輩無不尊敬,無不蒙益,無不受化。

        我看見一般老年人,有甩不掉的老年情結,怨歎太多,牢騷滿腹,難耐寂寞。人多時耳朵總想聽人說話,獨處時雙眼與電視為伴;年青人各忙己事,無人搭理,他便以玩鳥、溜狗,消磨本來就已經沒有本錢了的人生;醫院是她們又怕去、又常去的地方,怕去是因為怕病,常去是因為這是她們的老年生活之一,生病固然可怕,無聊有時更可怕,只要沒有致死大病,經常去醫院走走,檢查檢查,有點小病,便與孩子們有更多的話題,可以得到更多的關心與愛。我希望她們能向媽媽學習,要從彌陀那裏獲得大愛,獲得永恆的健康與安樂,過大愛光明的人生。

        不僅念佛老人要學媽媽,過充實豐富的念佛生活,世間老人更要向媽媽學習。不知佛法、沒有信仰的老年人,人生真是殘酷,活生生地被判死刑,全家人、全社會的人、她自己都明白,自己已經判了死刑,何時閻王來勾不知,但隨時會來。在深深地恐懼與無法逃避的絕望當中,竭盡全力地逃避,信仰鍛煉、保養、醫療……多麼幼稚無力的信仰啊!希望她們能向媽媽學習,信仰大願大力、拯救一切苦難眾生的阿彌陀佛。

        不僅老年人,要向媽媽學習,普願年青人也都向媽媽學習。成熟的人生智慧雖然往往要到老年,但卻是屬於所有的人,年青並非選擇愚癡人生的理由,何況人命無常,老少不定。早日讓彌陀住進我們的心,早日讓彌陀做我們的主人。有念佛的人生,才是安全、安慰、安樂的人生。

        我本人也深深地景仰媽媽,希望早日結束東奔西走,停止鼓舌窮思,而過單純的念佛生活。念佛,是人生最美之境。

        我與媽媽約好,等她回歸淨土之時,定來相送。然而,或許我會走在媽媽的前面,也不一定。總之,在不長的時間,我們會前後相隨,相會在淨土。南無阿彌陀佛。

        謹以此文,迴向我的母親,並天下一切母親,一切眾生,往生極樂淨土。

分享到
中華淨土宗協會
淨土宗文教基金會

11059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50巷22弄41號
電話:02-2758-0689
傳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

追蹤淨土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