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俗講演

  1. 一心念佛 無疑無雜
  2. 世間虛假 唯佛獨真
  3. 淨土法門 萬法歸宗
  4. 乘本願船 登涅槃岸
  5. 念佛眾生 攝取不捨
  6. 以佛為念 以淨為歸
  7. 阿彌陀佛 是何等佛
  8. 念佛成佛 即是佛教
  9. 念佛方能消宿業
  10. 一切眾生 皆有佛性
  11. 阿彌陀佛的救度
  12. 守愚念佛 彌陀住頂
  13. 彌陀名號 不可思議
  14. 信佛救度念佛名 命終直入涅槃城
  15. 萬行不憑憑念佛(一)
  16. 萬行不憑憑念佛(二)
  17. 如何真正圓滿人生的目的
  18. 明信因果,念佛求生
  19. 〈人有實德,天有奇報〉一文的啟發
  20. 念佛即圓滿悲智功德
  21. 一天的生活,從念佛開始
  22. 念佛人的「本尊」
  23. 初學淨土法門應有的認識
  24. 淨土法門 理事互含
  25. 簡介淨土宗專純念佛的道風及心態
  26. 初機念佛群疑問答
  27. 厭穢欣淨 切願往生
  28. 「澳門彌陀共修會落成法語」略講
  29. 本願稱名 凡夫入報
  30. 念佛的音調與心態
  31. 歸依勸囑
  32. 為新戒比丘開示
  33. 信受彌陀救度
  34. 三塗眾生 念佛往生
  35. 念佛生蓮
  36. 慈悲的救度
  37. 淨土行人應具備的根本知見
  38. 志工服務精神的內涵
  39. 佛在何處?
  40. 念佛成佛的原理
  41. 念佛的方法與要領
  42. 佛教點燈的意義
  43. 在心、在緣、在決定
  44. 慧淨法師除夕團拜電話致辭
  45. 第一屆淨土宗志工研習會勉言
  46. 「以誠感人」的意涵
  47. 澳門淨土宗學會 讚頌辭
  48. 念佛超度 三塗眾生
  49. 心平氣和 無住生心
  50. 念佛名號 學佛愛心
  51. 說愛(一)
  52. 說愛(二)
  53. 學佛的目的
  54. 歲末聚餐對僧眾的談話
  55. 不請之友
  56. 愛與佛命
  57. 「自省己過,善覆他罪,樂修慈心」
  58. 略談佛教的意義與淨土宗之殊勝
  59. 為何吃素?
  60. 真正的孝行──託父母於阿彌陀佛
  61. 淨土宗的根源
  62. 真正的佛法是建立在脫離輪迴之上
  63. 念佛不妄語
  64. 慈心法門
  65. 大慈悲五要點
  66. 淨土宗的結論──宗旨四句偈
  67. 彌陀願心的根源
  68. 四十八願分類歸結
  69. 深信因果,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念佛成佛

法義開示

  1. 龍樹菩薩《易行品》-易行品本願釋略解(一)
  2. 龍樹菩薩《易行品》-易行品本願釋略解(二)
  3. 龍樹菩薩《易行品》-易行品本願釋略解(三)
  4. 龍樹菩薩《易行品》- 稱名、易行疾至、不退轉(一)
  5. 龍樹菩薩《易行品》- 稱名、易行疾至、不退轉(二)
  6. 《易行品》概說
  7.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不虛作住持功德(一)
  8.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不虛作住持功德(二)
  9.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不虛作住持功德(三)
  10.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不虛作住持功德(四)
  11.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緣佛願力速成佛(一)
  12.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緣佛願力速成佛(二)
  13.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緣佛願力速成佛(三)
  14.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緣佛願力速成佛(四)
  15. 善導大師-本願稱名 凡夫入報(一)
  16. 善導大師-本願稱名 凡夫入報(二)
  17. 善導大師-本願稱名 凡夫入報(三)
  18. 善導大師-本願稱名 凡夫入報(四)
  19. 善導大師-本願稱名 凡夫入報(五)
  20. 善導大師-略說善導大師「讚佛偈」之深廣內涵
  21.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一)
  22.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二)
  23.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三)
  24.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四)
  25.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五)
  26.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六)
  27.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七)
  28.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八)
  29.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九)
  30.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十)
  31.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十一)
  32.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十二)
  33.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十三)
  34.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十四)
  35.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十五)
  36.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十六)
  37.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十七)
  38.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十八)
  39.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十九)
  40.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二十)
  41. 善導大師-《觀經疏》大願業力與《大經》三誓偈
  42. 綜合-成佛如林的法門
  43. 綜合-淨土宗的幾個名詞略釋
  44. 綜合-兼具勝易特色的純正淨土宗(開示)
  45. 綜合-兼具勝易特色的純正淨土宗(問答)
  46. 綜合-淨土宗「宗旨」與「特色」略講
  47. 綜合-淨宗宗旨與敦倫盡分
  48. 綜合-為迴龍寺常住僧眾開示
  49. 綜合-弘願寺「護法聯誼會」開示
  50. 綜合-如何真正紀念「彌陀聖誕」
  51. 綜合-極樂無為涅槃界
  52. 綜合-略談念佛方式與莊嚴道場
  53. 綜合-何謂「一心不亂」?
  54. 綜合-淨土法門的大根大本
  55. 綜合-念佛與佛,機法一體
  56. 綜合-口稱成因由法德
  57. 綜合-《地藏經》「念佛度亡」之文略講
  58. 綜合-相勸行念佛 悉名行大悲
  59. 綜合-大悲傳普化 真成報佛恩
  60. 綜合-極樂安身實是精
  61. 「《大經》三要文」的重要性
  62. 「名號的功德」與「念佛的利益」
  63. 綜合-彌陀誕辰念彌陀(一)
  64. 綜合-彌陀誕辰念彌陀 (二)
  65. 綜合-不問罪福 念佛皆生
  66. 綜合-法是道場的靈魂
  67. 綜合-彌陀光明 最尊第一
  68. 綜合-華光出佛
  69. 綜合-龍樹菩薩往生安樂國
  70. 綜合-娑婆眾生 無不是業
  71. 綜合-淨土宗是彌陀慈悲救度的法門
  72. 綜合-為什麼淨土法門是易行道?
  73. 綜合-略說彌陀名號之義
  74. 綜合-出家的價值與意義
  75. 綜合-成佛何時、極樂何處、往生何位?
  76. 綜合-自信教人信 擔當向前行
  77. 綜合-佛化婚禮開示
  78. 綜合-略說淨土宗教判
  79. 綜合-淨土宗宗旨略說
  80. 綜合-淨土宗特色略說
  81. 《無量壽經》概說
  82. 《無量壽經》概說(續)
  83. 《無量壽經》大意(一)
  84. 《無量壽經》大意(二)
  85. 《無量壽經》大意(三)
  86. 《無量壽經》大意(四)
  87. 《無量壽經》大意(五)
  88. 《無量壽經》大意(六)
  89. 《無量壽經》大意(七)
  90. 淨土宗「四不」
  91. 為新戒弟子開示
  92. 「彌陀三約定」
  93. 剃度典禮開示
  94. 念佛的利益
  95. 「三誓偈」略解

宗風

  1. 宗風學習一~五
  2. 宗風學習(六)
  3. 宗風學習(七)

臨終開示

  1. 信順彌陀救度
  2. 娑婆旅程盡,辭別歸蓮鄉
  3. 臨終的殷切勸導叮囑

訪問篇

  1. 輔仁大學宗教系所師生參訪慧淨法師記

問答

  1. 於弘願寺答僧眾問
  2. 於福州答蓮友問
  3. 如何從自覺愚惡契入彌陀的救度
淨土宗
慧淨法師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慧淨法師 > 法談開示
top

法談開示

慈心法門

──2017年2月6日慧淨法師於台北象山為僧眾開示

 

  各位法師、各位同修、各位蓮友:南無阿彌陀佛(三稱)

  很久沒有和住眾相聚談話了,雖然七八天前道場有舉辦圍爐,但也只是齊聚用餐,增加一些美好、和諧、溫馨的氣氛。

  出家眾聚會,主要是以講俗諦為主;因為真諦的部分,都有定期或不定期的在講述,以及出版的叢書、網站、月刊,內容還是很豐富的。

  只是俗諦方面,雖然有出版一本《觸光柔軟》,以及多篇還有沒出版的文章,方便大家可以長時、反復溫習,但因為人性的關係,還是必須一段時間就相互提醒。

  今天主要跟大家研討的是主題是「慈心法門」,發給大家的講義,內容都是從經典上引用出來的。以聖道門來講,這些內容都是必要修的,是最根本、最基礎的;但以淨土法門來講,這些內容就是屬於俗諦的範圍。

  也就是說,聖道門的「正行」,譬如三學六度、三十七道品等,在淨土法門來說是屬於俗諦。

  因為淨土宗的真諦只有一個,始終都是以阿彌陀佛的救度,阿彌陀佛的佛力、願力、功德力作為我們離開六道輪迴,往生極樂世界,以及在極樂世界成佛的正因。

  出家眾都受過戒,譬如:菩薩戒「十重四十八輕」中,第六、第七就提到「不說四眾過」「不自讚毀他」,因此僧團的事情,或者師兄弟之間的事情,不管是摩擦或隱私,甚至是非,都不應對外流露,否則就是犯了這兩條大戒。這兩條戒是波羅夷罪,很嚴重的,若有所犯,幾乎失去僧格。在家眾,因為沒有受這個戒,所以沒有這樣的警惕心。不過既然學佛,不管有受戒、沒受戒,該守的都要去守。因為守這兩條戒不困難,只是一種習氣、習慣──守口如瓶。

  「守口如瓶」很重要,尤其學佛的人要儘量觀照內心,守住這張嘴巴,俗話說「來說是非者,便是是非人」,既然重要,就要儘量不批評、不講是非。

  講話不容易,聽話也不容易。聽人家談論某件事情,至少必須掌握四個面向才不會出差錯:

第一,要去瞭解這個人的人品、人格;

第二,要知道這個人的氣質、氣度;

第三,要瞭解這個人講這些話的目的、用意何在;

第四,要曉得這個人的見識如何。

  瞭解這些之後,再進一步判斷,才不會偏差出錯。

  尤其是聽話,如果牽涉到其他方面,譬如有牽涉到甲,或牽涉到乙,這樣我們還要去向甲瞭解,向乙瞭解。所以聽話不容易。

  有句話說:「兼聽者明偏信者暗」聽話一定要「兼聽」,若有牽涉到第三邊,也要瞭解第三邊的。

  又有一句話說:「經目之事,猶恐未真;背後之言,豈足深信。」如果有人在背後說是非、譭謗,我們未必要當真。為什麼?有時候親自看到的都未必真實了,何況是傳言。所以不要隨便把看到的當成一回事,甚至斷定、把他講出去,這些都不可以。

  講一個「眼見未必真」的故事。

  孔子周遊列國,有一次在陳國和蔡國之間,遭遇軍隊圍困,師生多人接連七天都沒有飯吃。孔子還是談笑自若,不以為意,可是其他的弟子有的已經餓的受不得了。好不容易子貢帶著身邊的貨物,逃出重圍,和當地的村民交換一石米。回來後,交給顏淵和子路炊煮。煮飯時,突然吹來一坨黑色砂土掉入白飯裡,顏淵趕緊抓起這團髒飯吃了。

  當時在遠處井邊的子貢看見了,誤以為顏淵挨不住飢餓,偷吃了飯,非常不高興,進到屋內向孔子稟告。子貢問:「仁人廉士遇到窮困,就改變了節操嗎?」孔子說:「節操會改變,怎麼稱得上是有仁有義的仁人廉士呢?」子貢又問:「像顏淵這樣的人不會改變節操嗎?」孔子說:「我相信顏淵是不會的。」

  子貢就將顏淵偷吃飯的情形,稟告了孔子。孔子對子貢說:「顏淵長期切實履行仁德,我不會懷疑他會偷吃飯而改變節操。這其中必有原因,先讓我來問問他吧!」

  隨後找來了顏淵,孔子對他說:「最近我夢見了祖先,這難道是祖先有何指示嗎?顏回你去把煮熟的飯端上來祭拜吧!」顏淵回答:「剛才煮飯時,有一坨黑色砂土染污了飯,我怕整鍋飯都髒掉了,趕緊將它抓起來,心想如果丟掉實在可惜,就把它吃了。如今這鍋飯已動用過,用來祭祀就不恭敬了!」孔子看看其他弟子,說:「如果換成是我,也會這樣做啊!」

  佛陀說「不可信汝意,汝意不可信;得阿羅漢已,方可信汝意。」即使是親眼所見,也不一定是我們認定的樣子,所以對於我們所見所聞應該要小心求證。再者,對於所見所聞,也要儘量往正面去思維;同時要求自己不隨便講話,尤其只要牽涉到別人是非,不管這個人的身分是什麼,都不可以講。這是一種厚道的心態,是修行的德目,也是增長福慧、消除業障的好方法。

  一個修行人,最注重的就是言語,也就是儘量「守默」──守默寂靜。為什麼?因為通常會與他人有衝突對立,往往都是語言。言為心聲,覺得委屈、受傷、挫折很深,因此情緒就出來了。這些,其實都應該反觀自照,要曉得這不是別人的問題,百分之百要檢討自己,一定都是自己的問題。

  我曾經發給大家兩篇資料:〈治心須求妙悟〉〈細行〉,這兩篇出家眾一定要詳細的看。

  譬如〈治心須求妙悟〉裏面有講:「悟則神和氣靜,容敬色莊,妄想情慮,皆融為真心矣。」這一句很好,儘量大家把文字的內容融會在心;還說:「自古聖賢,都是心平氣和,無一毫造作。」這心平氣和,心氣和平,這幾個字是非常好。能夠時刻心氣和平,神和氣靜,容敬色莊,這樣顯示心始終是安詳的、穩重的;任何人事都以這樣的心來面對,肯定不會彼此有對立、紛爭、衝突。

  還有〈細行〉,大家也可以多看。行、住、坐、臥,言語、行持都儘量要安詳、寂靜,不要躁動,這個就是「細行」。「細」,是指微細方面的,當然我們無法做到所寫的那樣,但這一些都是我們所學習的項目。細行、細心,細而又細,達到心很寧靜的話,就比較容易領悟道理。

  釋迦牟尼佛之所以徹悟宇宙人生的真理,那是因為他在菩提座上寂靜的經過一段期間,因緣時節一到,仰頭夜睹明星才大悟徹底。

  「細行」來自於「細心」,細心是很重要的,必須平常保持一顆寧靜的心,所以要培養晨起靜坐念佛。

  大家手上這份講稿〈慈心法門〉,內容是出自鳩摩羅什翻譯的《坐禪三昧經》,這一部經收錄於《大正藏經》第十五冊272頁。《坐禪三昧經》分為上下兩卷,上卷是說明「五停心觀」的內容。

  如果是以自力法門來講,「五停心觀」是最基本的修行。譬如以三十七道品來講,三十七道品是指「四念處、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聖道分」,而在這三十七道品之前要修的就是五停心觀。

  「五」是五種;「停」是停止,休息下來,也就是斷除的意思。「心觀」五種降伏心的觀想,五種坐禪觀想的方法叫做「五停心觀」。五種內容分別為:

第一,「多貪眾生不淨觀」。以不淨觀對治貪欲心。

第二,「多瞋眾生慈悲觀」。以慈悲觀對治瞋恚心。

第三,「多癡眾生因緣觀」。以因緣觀對治愚癡心,因緣觀主要是十二因緣。

第四,「多散眾生數息觀」。以數息觀對治散亂心,妄想雜念比較多就靜坐,然後數息。

第五,「多障眾生念佛觀」。以念佛對治我們的業障。

  這「五停心觀」任何一種都不容易,譬如「不淨觀」或者「白骨觀」,觀人體的不淨,但能夠觀想成就是不容易的;即使觀想成就了,貪欲心還是沒有降伏。

  在佛陀的時代,打坐大部分用「數息觀」,數息觀是最基本的。數息主要是數呼吸,譬如靜坐的時候眼觀鼻,鼻觀心,然後數著自己的呼吸,吸進來數一,呼出去不數,再吸進來數二,一直到八、九、十,然後又恢復到一開始。那如果是數呼出去的,吸進來就不數。都是數到十,沒有十一、十二……二十、三十……,只要數到十,還是從一開始。為什麼不數到二十、三十呢?因為數多反而增加身心的疲累,數多不得當也會導致其他的病。

  對於我們來講,晨坐念佛、靜坐念佛都用「十念計數」,十念計數功用等同數息觀,又有念佛的功德。靜坐念佛,除了十念計數以外,不做思維,也不做觀想。

  大家的這份資料,是「五停心觀」的第二觀,也就是「多瞋眾生慈悲觀」,以慈悲觀對治我們瞋恨的心。

  宗風俗諦第一條說:「對他人恩慈體貼,對自己謙卑柔和」,這樣的內涵我們當然無法完全做到,但就是學習;「慈心法門」的內容,也是讓我們學習「對他人恩慈體貼,對自己謙卑柔和」的一個契入點。

(講義)

若瞋恚偏多,當學三種慈心法門。

  以貪瞋癡來講,如果瞋恚心比例比較多的話,那就是要學慈心法門。換言之,如果不是瞋恚心比較多,而是貪欲心比較重,那就不適合學這個方法,學這個又增加貪愛,貪欲心重反而要修學不淨觀。癡重、散亂重也是同樣的意思。

  但對娑婆世界的凡夫來講,貪、瞋、癡沒有所謂偏多或偏少,同樣都很多,而且熾盛;散亂也是一樣,妄想多、雜念多,妄想紛飛。所以我們的解脫,始終都要靠阿彌陀佛的救度。

  瞭解我們是這樣的根機,會讓自己的心更加謙卑柔和、無爭。

  「若瞋恚偏多,當學三種慈心法門」,是哪三種呢?

或初習行,或已習行,或久習行。

  這是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初習行,第二個階段是已習行,第三個階段是久習行。

若初習行者 當教言「慈及親愛」

  一開始學,要由近而遠,而不是由遠而近。近是從哪裡開始?從親人開始,從所愛的人開始。

云何親及願與親樂?
行者若得種種身心快樂,寒時得衣,熱時得涼,
飢渴得飲食,貧賤得富貴,行極時得止息。
如是種種樂,願親愛得。

  這裡談到怎樣給親人以及所愛的人得到身心的快樂。就是推己及人,自己有得吃、有得穿;自己得富貴,或者自己貧困得到救濟或護佑,或者疲累能夠得到休息,也希望自己的親人、所愛的人也能夠跟我一樣擁有這一些。

  這樣的心情,可以說一般都是會有的。但要學習慈悲心,就是要把自己所有的、自己所安樂的,也希望親人、愛人同樣得到這些安樂,甚至比自己更多。

繫心在慈,不令異念;異念諸緣,攝之令還。

  把心都綁在這一些內容、思維上,不要有其他的念頭;一有其他念頭,就收攝回來,還是安住在親愛的人能夠得到如同我得到的種種安樂。這是最初開始的學習。

  接下來是第二階段:

若已習行,當教言「慈及中人」

  慈及親愛已經修習有所成就了,就可以進入第二階段,坐禪、深入思維「慈及中人」。

云何及中人而與樂?行者若得種種身心快樂,願中人得。

  跟我們非親非故,也不是我們所愛的人,但是也要把他想成是我們的親人及所愛的人,要跟我們的親人、愛人一樣,我們有什麼安樂、好處,也希望這一些人能夠得到、擁有。

  對於非親非故的一般人,一樣──

繫心在慈,不令異念;異念諸緣,攝之令還。

  這點修習有所成就了,就進一步到第三階段:

若久習行,當教言「慈及怨憎」。

  進一步擴展到有結怨的人,也就是仇人或者在背後說壞話,譭謗、打擊,暗中阻擋、搗亂,讓我們生活、事業不順利的人。

云何及彼而與其樂?
行者若得種種身心快樂,願怨憎得,得與親同,同得一心,心大清淨。

  這三種:

親中怨等

  接著又推廣:

廣及世界無量眾生,皆令得樂。

  這就是由親的人,到一般的人,到跟我們有怨的人;能夠這樣的話,就可以擴展到世界無量的眾生,皆令得樂。

周遍十方,靡不同等,大心清淨。

  遍滿十方世界所有眾生,都跟親人一樣的,希望能讓他們獲得安樂──不論是自己親自去做,或者是透過別人去做,或者是種種方便去做,使自己的親人、所愛的人,以及一般的人,乃至怨家債主也平等地、同樣地得到那些好處與安樂。

見十方眾生,皆如自見,在心目前,了了見之,受得快樂。

  這幾乎是禪定的境界。看十方眾生好像就在面前,而且是清清楚楚的看到。

是時即得慈心三昧。

  如果能夠到達這個地步,就能夠得到「慈心三昧」。

  「三昧」就是定慧一如,能夠得到慈心三昧,他的愛心就不會退轉。有慈心三昧就不會有瞋恚心,也不會情緒、生氣、發脾氣。

  這一篇所講的三種對象當中,是以「怨憎」為主要的對象。因為我們對親人、所愛的人很容易為他設想,幫助對方得到如同自己擁有的安樂,可是對於有怨懟的人,就很難做到。有一句話說「仇人相見,分外眼紅」,要對怨憎的人起慈愛的心,進而讓他得到如同自己所擁有的好處,那真的不容易。往往對於怨家債主都會幸災樂禍,所謂「愛之欲其生,惡之欲其死」。

  假設對與有怨、有仇的人,他有災難,我們不但不幸災樂禍,反而他需要醫療費或生活費,也能夠主動、無償的幫忙他,這就跨越了抱怨的瞋心柵欄,反而是有了恩惠,但這個不容易。因此下面就強調,同時特別引用問答,來說明慈及怨憎的原因以及重要性。

問曰:親愛中人,願令得樂;怨憎惡人,云何憐愍,復願與樂?

  對於親愛的人,我們希望他能夠得樂,這是理所當然,也是人之常情;可是對於怨憎的惡人,要怎麼來憐愍?甚至希望為他帶來快樂、安樂?這似乎是不近人情的。

答曰:應與彼樂。所以者何?

  回答說,應該還是希望他得到安樂;甚至親自去做能給他帶來種種安樂的事情。

  為什麼?下面說了七種原因:

  第一:

其人更有種種好清淨法因,我今云何豈可以一怨故,而沒其善。

  第一,我們應該觀想,他儘管與我是怨家,和我有瓜葛,可是並不因為這樣,就表示他沒有其他好的心、好的行為,認為他一無是處。也就是說,不能因為這樣就否定他有種種的善、種種的優點。

  人不可能是十全十美的,孔子說:「人非聖賢,孰能無過?過而能改,善莫大焉。」所以有過失反而是正常的,只要有慚愧心、懺悔心、改正的心,那就值得肯定,因為改進了就等同無過的人。所以有一句話說:「上天不咎悔過之人」,又說:「金無足赤,人無完人」,能夠體會到這一點,我們就能夠包容對方,不會全盤的否定對方。

  第二:

復次思惟:是人過去世時,或是我親善,豈以今瞋,更生怨惡,我當忍彼,是我善利。

  又再進一步思維、觀照:從三世因果來看,現在對方和我有過節、有冤仇,可是他過去世曾經是我的親人、我所愛的人、跟我有恩義的人,怎麼可以因為這一輩子時節因緣和合之下所產生的怨懟就厭惡他?因此應該忍受這一個瞋恨的心、降伏瞋恨的心,這樣的話可以給自己帶來「善利」。善利就是消業障、增加功德等等。

  第三:

又念行法,仁德含弘,慈力無量,此不可失。

  修習慈心法門這一種法,他內含的仁愛德行很廣,可說慈力無量無邊,所以我們應該假藉對方來修慈心,把握這個機緣來獲得慈心的功德。

  第四:

復思惟言:若無怨憎,何因生忍?生忍由怨,怨則我之親善。

  修行過程中,有一個一定要修的,就是六度當中的「安忍」,亦即面對各種順逆境界都能夠以平常心看待,既沒有歡喜,也不悲傷憂憤。所以就假藉環境、假藉對方的行為來訓練自己,磨練安忍的功夫;那如果沒有那樣的境界與人事的話,我們就沒有機會學習,瓶頸就永遠都存在。從這一點來講,對方讓我們生安忍、成就安忍,豈不是對方就是善知識,我們應該感恩對方。

  所以,順緣是善知識,逆緣也是善知識,而說來,成就我們的往往是逆緣,順緣反而容易讓我們安於現狀,不僅不能進步,甚而退轉沉淪。

  第五:

復次,瞋報最重,眾惡中上,無有過是。
以瞋加物,其毒難制,雖欲燒他,實是自害。

  瞋心的果報是所有果報當中最重的,可以想想,世間慘案中最嚴重的,如殺人放火或者全家滅口,往往都是由於一念的瞋心;國家與國家會戰爭,也往往是彼此的瞋恨心增上,用瞋恨心以牙還牙,所以這一種瞋毒一定要節制。而且以瞋報瞋,是不可能得到好的結果的,為什麼?好像火引,想燒對方,一定是自己先燃燒,所謂「自害害彼,彼此俱害」。因此,要回報「瞋」的就是「慈」,唯有「慈」才能回報「瞋」。

  而且,佛陀說「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我們今生所受的都是自己所造的業,是我們欠對方的,所以應該假藉這個時候來償還,甘心、歡喜心來償還,這樣這個業就沒了,反而有消業障的功德。如果以牙還牙、針鋒相對,那過去我們欠他的債不但沒有償還,今生又加了利息,又加了一個新的怨,這實在是自己害自己。

  第六:

復自念言:外被法服,內習忍行,是謂沙門。豈可惡聲縱此,變色憋心。

  我們外表穿這一件衣服,內心就應該修學忍辱行,這樣才能夠內外一如,成為沙門。不能身穿出家服可是不修忍辱行,那就不是真正的沙門。也就是說,既然是修行人、出家人就應該學習安忍,不可以放縱自己,使瞋心愈來愈變本加厲。

  第七:

復次,五受陰者,眾苦林藪,受惡之的,苦惱惡來,何由可免?
如刺刺身,苦刺無量,眾怨甚多,不可得除。當自守護,著忍革屣。

  「五受陰」是指身心,我們的身心承受生生世世的果報;以娑婆世界的果報來說,都是惡人多、惡事多,這一些惡人、惡事誰來承受?就是五受陰的身心在承受。

  處在娑婆世界本來就有這些濁惡、污染,因此有一些苦惱是很自然的,怎麼能夠避免呢?也就是說,人生在世一定會有這些憂悲苦惱,應該要認清楚,然後守好自己、保護自己。守護好什麼呢?──不要有瞋恨的心;要用什麼來保護呢?用「忍」。

  就好像雙腳走路,有了鞋,腳掌就不會被刺到,或者碰到石頭而受傷流血,因為有鞋子保護。又好像軍人穿著戰甲,打仗時能夠保護全身而不受傷。

  忍,就是修行人的戰甲,不生瞋恨刺傷自己。

如佛言曰:以瞋報瞋,瞋還著之。瞋恚不報,能破大軍。

          能不瞋恚,是大人法。小人瞋恚,難動如山。

          瞋為重毒,多所殘害。不得害彼,自害乃滅。

          瞋為大瞑,有目無睹。瞋為塵垢,染污淨心。

          如是瞋恚,當急除滅。毒蛇在室,不除害人。

          如是種種,瞋毒無量。常習慈心,除滅瞋恚。

是為慈三昧門。

  「以瞋報瞋,瞋還著之」,用瞋來報瞋不能得到目的,反而增加自己瞋恨之苦與業障。

  「瞋恚不報,能破大軍」,如果有人對我們譭謗、侮辱、傷害,我們不以牙還牙,甚至進一步認為這個很平常,是我欠他的,這樣就「能破大軍」,破什麼大軍?業障的大軍、魔的大軍。

  「能不瞋恚,是大人法」,「大人」就是菩薩。學佛發菩提心、行菩薩道,首先就要不瞋恚;要不瞋恚,就要學前面所講的三種慈心法門

  「小人瞋恚,難動如山」,「小人」是指一般的人。一般凡夫無心修行,不瞭解因果道理,不瞭解「瞋」「慈 」的利害關係。

  「瞋為重毒,多所殘害。不得害彼,自害乃滅」,瞋心猶如重毒,因此是三毒之一。若用瞋來報復對方,對方還沒被害,反而自我先消滅了。

  「瞋為大瞑,有目無睹。瞋為塵垢,染污淨心」,一個瞋心的人就好像行走在黑暗當中,即使有眼睛也看不到;瞋恚好像污染的灰塵,能污染我們清淨的心。

  「如是瞋恚,當急除滅。毒蛇在室,不除害人」,這一些瞋恚不管大小,都要趕快消除,否則就好像有毒蛇在自己的家裡,不趕出去的話,豈不是害了自己與家人。

  「如是種種,瞋毒無量。常習慈心,除滅瞋恚。是為慈三昧門」,這段文非常的淺白。

  從這一些內容來看,可分為三個階段。由親愛到一般的人,再進一步到與我們有怨的人。不論是親人、一般的人、有怨的人都平等心的對待。

  當然,這對一般的人來講或許是不合理的,可是以佛法、修行來講,這反而是真理,才是真正的順法性,同時舉出七個理由。其中第二個理由是從過去世、現在世、未來世來看的。也就是說,以現在世來講,這個時段我們有這樣一個怨家,可是論過去世的話,他並不是我們的怨家,他是父母、兒女、兄弟、夫妻;而且在未來也未必是怨家,也有可能又是父母、兒女、夫妻、兄弟等六親眷屬,甚至是要好的朋友或有緣有恩的人。從這一點來推想,瞋恨的心就比較會降伏下來。

  這也可以推想到,凡是存在的都只不過是因緣和合的暫時現象,並不是永遠不變的真實。如果能夠這樣體會,對於現前的順逆境、好與壞,就不會太執著。

  後面又說「仁德含弘,慈力無量」,意思是說慈悲心的功德很大,尤其現前的怨家、逆境,正好是我們擁有無量慈悲之功德的大好機緣;所以我們要有智慧去索取,不然白白失去,豈不可惜?

  再來,談到「怨」是增上緣。對修行來講,怨不是怨,怨是成就自己的增上緣,就好像《金剛經》提到:「如我昔為歌利王割截身體,我於爾時,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何以故?我於往昔節節支解時,若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應生瞋恨。」佛陀那時候是忍辱仙人,他不但不瞋恨、痛恨、報復對方,反而起慈悲心,想到這個人這樣的行為將來會墮地獄,我第一個要先救他。這樣的境界我們當然是做不到,這幾乎已達到了無生法忍的境界。不過,我們瞭解有這樣的道理、這樣的人物,即使做不到,但心嚮往之,也就是「見賢思齊」,這樣就不會「以瞋報瞋,瞋還著之」。

  古德說:

一念瞋心起,百萬障門開。

  百萬障門都由於一念的瞋心,沒有那一念的瞋心,百萬障門就不開;也就是說,本來有百萬個通暢的、成就道業的門路,由於一念的瞋心,這些門路就都沒有了,堵住了成佛的大道。

  《菩薩地持經》說:

多瞋恚者,死當墮泥犁。

  瞋恚心重的人,死了往往先到地獄,受地獄之火的燃燒。因為瞋心如同火,是相應的。也就是說,若有身體,心中有瞋,身體就會生病;若沒有了身體,他整個靈魂就都是火在燃燒,也就是地獄。想起來是非常可怕的。

  又說:

後雖復人身,面貌醜惡,人所憎惡。

  離開了地獄的果報之後,假設再得到人身,也是容貌醜陋。別人看到自然會想遠離,無法得到好因、好緣、好人、貴人。

  《寒山大士詩》說:

瞋是心中火,能燒功德林,
欲行菩薩道,忍辱護真心。

  這些都是在說瞋的禍害,以及修習慈悲忍辱的功德。

  人,都會有情緒;但是要照顧好情緒,也就是「情緒控管」,控管情緒已成為現代的一門顯學。一個人能力很強,辦事也很積極,可是往往個性也跟著很急躁;有的人很感性,這也很容易有情緒;有的人比較有個性,同時見解比較偏激,思維也比較極端,反應往往比較激烈,言語也往往比較暴烈,一旦發起脾氣來幾乎如同狂人一樣。這種現象,可以說是一種心理疾病。

  當然,每一個人都有心病──因為有貪瞋癡就有心病,一切都是貪瞋癡引起的,只是太強烈、太明顯了,就應該有所對治。有這樣心理的疾病,如果能夠虔誠、長時的念佛,疾病是會消除的。因為疾病無非是來自於自己的業障,業障在,疾病(身病、心病)就沒辦法消除;業障消除,不管是身病或心病自然也會消除。

  所以,我常講凡事都要理性、要冷靜,修行人的心更要平靜、平和;思維做事都要能夠平和、平穩,也就是取中庸之道,不過與不及,不偏不倚。因此,個性比較強勢、強悍、強硬、強烈的人,也要反觀自省,因為不能謙卑、調柔、柔順、柔和、溫和,往往會自害害彼。

  可能有人會想:師父是勉勵而已,我們應該不至於有剛剛所講的那麼嚴重的現象吧?其實是有的,只是五十步跟一百步的差別而已。

  所以,一個修行人要時刻觀照自己的內心,如《修心八頌》所講的:

願我恒常觀自心,正當煩惱初萌生,
危害自己他人時,立即強行令斷除。

  當然講道容易行道難,因為道理是講給人家聽的,修是要求自己做的。所以我們對任何一個人──不管親人、一般的人,乃至跟有怨的人,甚至是對立的人,都要抱著平等的慈悲心來利益他們。

  宗風說「學佛大悲心」,佛有大悲心,我們比較能理解,阿彌陀佛大悲於我,所以要救我,因為佛有大悲心,不但不跟我們計較,還包容我們,接納我們。如果我們也真能體會佛的悲心一二,對人、對事、對物,也就比較能夠包容、不計較。所以,一個人對阿彌陀佛的悲心體會多少可以從哪裡看出來呢?從對別人的包容有多少、對別人不計較有多少來看。

  當然,這樣的意思並不是說用這一把尺來衡量是否能往生,要是這樣的話,有機會能夠往生的人就不多了。

  為什麼?因為我們都是娑婆世界特別頑劣的眾生。雖然瞭解道理,可是境界一來,不滿、情緒馬上就衝出來了,等到靜下心反省的時候,往往已經來不及了。只是,一個有體會到彌陀慈悲救度的人,個性會比較柔軟;假若脾氣爆發了,反省也會比較快,不會像以前無知無覺,或者認為是理所當然。

  有關第三點提到的「仁德含弘,慈力無量」,接下來我引用《雜阿含經》卷第四十七的四段經文再度說明。

世尊告諸比丘:
譬如士夫,晨朝以三百釜食惠施眾生,日中、日暮,亦復如是。
第二士夫,時節須臾,於一切眾生修習慈心,乃至如牛乳頃。
比先士夫,惠施功德所不能及,百分、千分、巨億萬分、算數譬類不得為比。
是故比丘!當作是學:時節須臾,於一切眾生修習慈心,下至如牛乳頃

  佛陀譬喻說,有一位有地位的富貴人家,早上布施三百個便當給需要的人,中午、晚上也同樣供應三百個便當;另一個人,他在短暫的時間對一切眾生修慈悲心。這兩者相比較,修慈悲心的功德不是一般布施的功德所能相比的──甚至百分千分億分都難以比較。可見慈悲心的功德多麼廣大,多麼無量。

  接下來:

世尊告諸比丘:
譬如人家多女人少男子,當知是家易為盜賊之所劫奪。
如是善男子、善女人,不能數數下至如牛乳頃,於一切眾生修習慈心,當知是人易為諸惡鬼神所欺。
譬如人家多男子少女人,不為盜賊數數劫奪。
如是,善男子!數數下至如牛乳頃,於一切眾生修習慈心,不為諸惡鬼神所欺。
是故,諸比丘!常當隨時數數下至如牛乳頃,修習慈心。

  佛陀又譬喻說,有一個大家庭,男人很少,女人、小孩子比較多,這樣的家庭往往容易被強盜、小偷搶奪。如果不修慈悲心,就好像家裏面沒有男人,就會有種種的鬼神來欺壓、惱害。這個譬喻的意思是說,能夠修慈悲心,就好像家裡面有男人,外人不敢欺負;沒有修慈悲心,就像家沒有男人,這樣過去的怨家債主、其他鬼神就會伺機加害報復。

  接下來:

世尊告諸比丘:
譬如有人有匕手劍,其刃廣利。有健士夫言:「我能以手以拳椎打汝劍,令其摧碎。」
諸比丘!彼健士夫當能以手以拳椎打彼劍,令摧碎不?
比丘白佛:「不能,世尊!彼匕手劍其刃廣利,非彼士夫能以手以拳椎打碎折,正足自困。」
如是,比丘!若沙門、婆羅門下至如牛乳頃,於一切眾生修習慈心,若有諸惡鬼神欲往伺求其短,不能得其間便,正可反自傷耳。
是故,諸比丘!當如是學:「數數下至如牛乳頃,修習慈心。」

  佛陀又譬喻說,有人有一把很銳利的刺刀,假設有一個勇士說:「他的刺刀再怎樣的尖銳,我的拳頭都可以把他打碎。」佛陀問比丘們:「你們想這樣可能嗎?」比丘們回答:「當然不可能。拳頭再怎麼樣的大,都跟刺刀不能比,一碰上去,如同蛋碰到石頭,立刻被刺傷了。」佛陀說:「我們為一切眾生修慈悲心,其他的鬼神就不敢傷害我們,為什麼?就好像拳頭對刺刀一樣,他們不敢;如果他們這樣做的的話,反而會受傷。」

  由此也可以延伸瞭解,假設有人被無形眾生干擾,這樣反而要反省自己,是因為自己慈心不夠。一個有愛心、有慈心的人,幾乎是所行無阻,走到哪裡天神就恭敬到哪裡,怎麼會被鬼神所害呢?可以說修慈心的人,他就是光明,光明所到之處是沒有黑暗的,因為黑暗一碰到光明,黑暗也成為光明。

  佛陀以這個故事來譬喻修慈心的利益。

  接下來:

世尊以爪抄土,告諸比丘:「於意云何?我爪上土多,為大地土多?」
比丘白佛:「世尊!爪上土甚少少耳,其大地土無量無數,不可為比。」
佛告諸比丘:「如是,眾生能數數下至彈指頃,於一切眾生修習慈心者,如甲上土耳;其諸眾生不能數數下至如彈指頃,於一切眾生修習慈心者,如大地土。」
是故,諸比丘:「常當數數,於一切眾生修習慈心。」

  佛陀有一次用指甲挖一小撮土,然後問弟子們說:「我指甲上的土跟大地的土比較,誰多誰少啊?」比丘們回答:「大地的土多得不可計數,指甲上的土只是少少的一點,根本不能比。」佛陀說:「能夠修慈心很稀有,世界上能夠修慈心的人就好像指甲上的土,沒能修慈心的人,就好像大地的土。」

  佛陀以這個故事來譬喻修慈心的難能可貴。因此我們應該把握機緣去修慈心,要成為指甲上的土,而不是大地的土。

  佛陀也曾用「爪上土、大地土」來譬喻「得人身、失人身」的數量。意思就是說,墮落地獄、餓鬼、畜生的與得到人身數量的,根本不能比。得到人身的只有像指甲上的土那麼少,不能得到人身而墮三惡道的如大地的土那麼多。

  佛陀也曾以此來比喻,得人身能夠聽聞佛法的如爪上土,沒能聽聞佛法的好像大地的土。

  又比喻,聞佛法能夠得到解脫的如指甲上的土,沒能得到解脫的如同大地的土。

  這也可以用來比喻台灣的佛教,看起來很興盛,可是所講的大多是人天佛教,講解脫的不多;因為講解脫,不是聖道門就是淨土門,以聖道門來說,也要從「五停心觀」開始講起,不是口講修行就是修行。修行有修行的步驟,有從飲食上、起居上來調,也有從身上與心上來調,還有行法的修持,都是有次第內容的。大乘有大乘的內容,小乘有小乘的內容。如果是淨土門,就是要以往生極樂世界為目的,希望下一輩子不再輪迴,而是倒駕慈航而來。

  目前台灣佛教看似興盛,可是很少講到這兩個法門,那豈不是雖然學佛,也只結個緣而已?下一輩子既不能解脫,下下一輩子還能當人嗎?未必。

  自古以來,學道者如牛毛,開悟、證道、成就者如麟角。觀察過去,檢討現在,就可以瞭解:如果不修學淨土法門,真的難有解脫的希望;若是修學淨土──善導大師的淨土法門,就能萬修萬人去,當生得解脫,一世能圓滿。

  接下來,講兩個故事。

  一、王永慶的一席話:

一根火柴棒價值不到一毛錢,一棟房子價值數百萬元,但是一根火柴棒卻可以摧毀一棟房子。
可見微不足道的潛在破壞力,一旦發作起來,其攻堅滅頂的力量,無物能禦。
要疊一百萬張骨牌,需費時一個月,但倒骨牌卻只消十幾秒鐘。
要累積成功的實業,需耗時數十載,但要倒閉,卻只需一個錯誤決策。
要修養被尊敬的人格,需經過長時間的被信任,但要人格破產卻只需要做錯一件事。
一根火柴棒,是什麼東西呢?它就是下列四項:
1.無法自我控制的情緒
2.不經理智判斷的決策
3.頑固不冥的個性
4.狹隘無情的心胸

  上述四點,尤其是第一點,是最根本的。能夠控制情緒,就比較理性,不會衝動,也比較客觀,不會冥頑不靈。不情緒,心中就比較平和、開闊,不會狹隘無情。

  二、「呆若木雞」的典故。

  戰國時代,有一個人叫做紀渻子,他很會馴養鬥雞,因此齊王找他來馴鬥雞。

  過了十天,齊王問他:「雞可以上場了嗎?」紀渻子答:「不行,牠現在驕傲氣盛,沒有什麼膽量,也沒有什麼見識,可是卻虛張聲勢,自狂、自傲,其實牠是不堪一擊的。」

  又過了十天,齊王再問鬥雞情況如何?紀渻子答:「還不行,這一隻雞容易衝動,聽到其他雞叫,就衝動的不得了。」

  又過了十天,紀渻子還是老話一句:「差不多了,但是還不可以。現在鬥雞眼露兇光,狠視其他敵雞,氣勢還太盛,不具備大將之風。」

  又過了十天,紀渻子向齊王報告:「可以了,現在這一隻雞聽到其他的雞叫,聽而不聞,看到其他的雞跳躍,視而不見,可說呆若木雞,很沉穩、很沉著,既不驚怕,也不驚動,是具備鬥雞得勝的所有條件了。只要其他鬥雞一見到牠,就會落荒而逃,不戰而勝,這才算是真正的鬥雞了。」

  所以修行人應該要像「呆若木雞」典故的精神一樣,要學習安忍,能忍自安。要沉著、沉穩、穩重,氣定神閒,從容安詳,不可衝動,不可情緒,不可躁急,不可逞匹夫之勇。

  有些事情,我們不能忽略,但也不要把它看得太嚴重,就是以冷靜、平靜、理性來看待,平常心就好。這樣往往能夠認清事相,也能夠做最好的處理而不會有差錯,或者與人有對立、積怨。

  修行人在言語、行為上儘量不要與人衝突、對立,同時要讓他人能夠肯定自己、歡迎自己;若能讓對方認為自己是一位善知識,可以給他帶來成就,這樣就更好。

  接下來說「生命中的三種人」:

每一個人生命之中都會遇到三種人:

第一種人,無怨無悔不求回報地關心你、愛護你、幫助你的人。

第二種人,傷害你、欺騙你,利用你的人。

第三種人,既不曾傷害你、欺騙你,但也不曾予你關懷與無私幫助的人。

  第一種人往往會是誰呢?都是母親比較多。母親對我們是無微不至的關愛,真的是任勞任怨、無怨無悔。當我們失敗的時候,敵人會幸災樂禍,可是會為我們流眼淚的是誰?是母親;當我們成功的時候,有些同事會嫉妒,但是會為我們高興的是誰?也是母親。所以人生當中,會有第一種人,也都有第二種人,第三種人更多;當然第三種人也可能成為第一種人或第二種人,就看怎樣跟對方互動。

  要怎樣互動呢?就是要儘量化敵為友,化疏為親。但這不容易。

  如果是敵人,能先不把他認為是敵人,而是善知識,甚至過去世是最親愛的人,這樣心境就不一樣。

  幸福與成功的方程式:

  離幸福的生活越來越近的方程式:第一種人的數量在你生命中呈幾何倍數增長,達到「輝煌」,第二種人數目卻逐漸接近於零時。

  離成功的人生越來越近的方程式:當你出現在他人生命中的第一種人行列裡的次數愈多,成為他人生命中的第二種人的次數愈少。

  所以,人與人相處,尤其是師兄弟在一起,希望沒有第二種人,有的話只有第一種人。

  今天就講到這裡,願我們慈心增長,彼此包容,互相接納。

  南無阿彌陀佛

分享到
中華淨土宗協會
淨土宗文教基金會

11059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50巷22弄41號
電話:02-2758-0689
傳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