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篇 人生意義

  1. 生活教育
  2. 護生與素食
  3. 出離與輪迴
  4. 諸行無常
  5. 醒世箴言
  6. 人生目的

第二篇 淨土信仰

  1. 皈命彌陀
  2. 念佛警策
  3. 機法深信
  4. 佛法知見
  5. 眾善奉行
  6. 深信因果
  7. 淨土信仰

第三篇 淨宗教判

  1. 正雜二行判
  2. 要弘二門判
  3. 聖淨二門判
  4. 自他二力判
  5. 難易二道判
  6. 總顯其義

第四篇 正依經論

  1. 往生論註
  2. 佛說阿彌陀經
  3. 佛說觀無量壽經
  4. 佛說無量壽經
  5. 總顯其義

第五篇 淨土宗旨

  1. 廣度十方眾生
  2. 願生彌陀淨土
  3. 專稱彌陀佛名
  4. 信受彌陀救度
  5. 總顯其義

第六篇 淨宗特色

  1. 現生不退
  2. 平生業成
  3. 凡夫入報
  4. 本願稱名
  5. 總顯其義

第七篇 淨宗宗風

  1. 淨土宗宗風(三)
  2. 淨土宗宗風(二)
  3. 淨土宗宗風(一)

第八篇 淨宗傳承

  1. 善導大師
  2. 道綽大師
  3. 曇鸞大師
  4. 天親菩薩
  5. 龍樹菩薩
  6. 第十八願
  7. 總顯其義

第九篇 淨宗弘傳

  1. 念佛度亡
  2. 念佛利益
  3. 念佛方法

第十篇 淨土述懷

  1. 淨土述懷

【法  語 二】

  1. 淨土短文(十一)
  2. 淨土短文(十)
  3. 淨土短文(九)
  4. 淨土短文(八)
  5. 淨土短文(七)
  6. 淨土短文(六)
  7. 淨土短文(五)
  8. 淨土短文(四)
  9. 淨土短文(三)
  10. 淨土短文(二)
  11. 淨土短文(一)
  12. 唯稱名
  13. 信 心
  14. 救 恩(二)
  15. 救 恩(一)
  16. 二河白道呼喚聲
  17. 死的恐怖
  18. 人生之實相
  19. 人生像什麼
  20. 無常法語
淨土宗
慧淨法師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慧淨法師 > 法語
top

法語

正雜二行判

  1. 善導大師將往生極樂世界的行門分為二種:一種是「正行」,一種是「雜行」;若再細分則有三種,亦即「正行」裏面又分「助業」與「正定業」。


  2. 在善導大師之前,其他宗派的祖師也有解釋淨土法門的,但都不是以淨土的教理來解釋淨土的經論,因此所解釋的難免不能完全契應阿彌陀佛的願心,也不能完全適應十方眾生的根機,只有善導大師所開展的五正行,是上契彌陀的本願,下契十方眾生的根機。善導大師之後,也有祖師在闡揚淨土的經論,弘揚淨土的法門,可是大部分都是以其他宗派的教理,站在其他宗派的立場上來解釋淨土教理,因此所解釋出來的就不是純粹在開展淨土法門,而是摻雜了其他宗派的思想。


  3. 「正雜二行」之判是淨土門的判釋,雜行以聖道門而言不名為雜,然而來到淨土門,因為不是純粹彌陀極樂之行業,必須迴向方能往生,若不迴向便不能往生,故名為雜。猶如直達車,到站即是目的地;若非直達車,便須到處轉車,迴轉趣向於目的地,否則永難到達。


  4. 善導大師將一代佛法所廣說之諸種行門,大分為二,即是正行與雜行,亦即區分出與阿彌陀佛極為親近的五種正行與疏遠的五種雜行;依據「五番相對」與「十三得失」,而獨選取五種正行作為往生淨土之正行,此外皆名雜行,非往生正行,而捨雜歸正,是大師區分正雜二行的目的。


  5. 正行有五種,其中前三(讀誦、觀察、禮拜)後一(讚歎、供養),皆與阿彌陀佛及極樂淨土有關,故名正行;然畢竟非彌陀本願之行,故名「助業」,唯有「稱名念佛」是彌陀本願所誓必得往生淨土唯一之業,故名「正定業」,所謂「依佛本願故」,其餘為助業。然此助業並非稱名正行之念佛功德薄少,需要助業補助,助業之目的乃是要給淨宗行者指出直達正定業之方向,引導行者專依正定業之念佛,其最終目的是要直取正定業。故若未知正定業之義,則須助業;若已知正定業之義,則應傍置助業,專行正業;只要專稱佛名,必得往生,順彌陀本願故。


  6. 從「大判門」來講,往生行有「專修」跟「雜修」。「專修」就是五種正行,五正行以外的通通是「雜修」,也就是「雜行」。
    從「細判門」來講,只有稱名念佛正定業是專修;「助正兼行」,是說五種正行通通去做,想依靠自己所修五正行之力用來迴向,這樣也是雜修。
    至於「正雜兼行」,正行跟雜行一起去修,也是雜修;甚至所謂「專名祈現」──雖然專稱念這一句名號,可是不是為了往生極樂世界,而是為了祈求現世福利,或是祈求來世再生而為人,甚至做為高僧一聞千悟廣度眾生,這都是屬於雜修的範圍。


  7. 五種雜行也好,六度萬行也好,都是佛教中的修行,大師稱為「諸善」;只是從行業的性質來講,「雜行」是屬於「聖道門、難行道、自力」,亦即是於此土入聖的行業;而「正行」是屬於「淨土門、易行道、他力」,亦即是於彼土得證的行業。
    此二者的性質、利益完全不同,大師為了詳細區分之,故作此二行之判,並舉出二行得失,有褒貶廢立之意,亦即褒正行貶雜行,而勸導實踐正行、捨棄雜行。
    簡而言之,雜行並不是不好,在聖道門來講,沒有雜行是不能成佛的;可是來到了淨土門,淨土門往生的正因就是稱名,其他不是。所以就要捨雜行的觀念而進入正行。


  8. 「諸善」與「萬行」,因為迴向往生極樂世界,才成為往生淨土的雜行;如果不迴向往生極樂世界,那就無所謂雜行不雜行,因為他的目標是在娑婆修行,在娑婆成佛的,理所當然六度萬行缺一不可。但是如果要迴向往生極樂世界,就成為雜了。
    因為往生極樂世界有往生極樂世界純粹的行門,只要依純粹的行門,則百分之百不假功用,自自然然就會往生,不必假藉這些萬善諸行來迴向往生。所以一旦以修萬善諸行來迴向往生淨土,那就不是這個法門的正行,而是雜行了。


  9. 為了往生極樂世界,我們當然只有讀誦《淨土三經》;如果說為了往生極樂世界而讀誦《淨土三經》以外的經典──包含大乘經典、小乘經典,甚至密宗所有經典,都算是「讀誦雜行」。


  10. 讀誦龍樹、天親、曇鸞、道綽、善導等淨土五祖正確解釋淨土三經的論釋,不算是「讀誦雜行」;又閱覽有關因果的經論,有助於「機」的深信,也不算「讀誦雜行」。


  11. 讀誦有關因果的經論,如果是要幫助我們深信因果、深信輪迴,然後進一步依淨土經典所講的來離開輪迴往生極樂世界,為了這一點來講才算是助業,算是正行。如果不是為了這一點,那就不算是正行了。


  12. 各種善行,比如孝順父母──所謂百善孝為先,是理所當然的;奉侍師長、三綱五常、四維八德,這一些人世間的倫理道德,我們理所當然應該去做。那麼做這些善行到底算是自力還是他力?算是正行還是雜行呢?其實這些本來與自力或他力無關,也不算正行或雜行;但如果把它們做為迴向往生之行,那麼就是自力,就是雜行了。
    因為這顯示,我們的心中還隱隱認為,往生極樂世界,單單稱名念佛還不夠,還必須要假借這些善行,那這樣就是雜行,就是自力。如果不用來迴向,那就既不是正行,也不是雜行,就無所謂自力他力,因為它們跟往生行就沒有關係,只是我們人世間理所當然應該去做到的責任義務。


  13. 如果一方面念佛,一方面禮拜,那還可以,但如果禮拜的對象不是阿彌陀佛,就不成為這個法門的助行。而且,禮拜的往生功德不在於禮拜的本身,而是因為有這一句名號,所以禮拜阿彌陀佛,一方面禮拜,一方面念佛,才有往生的功能;如果執著自己非禮佛拜佛不可,否則功行不夠,資糧有缺,這樣就成為正行當中的雜修,而不是專修了。


  14. 唯有「稱名念佛」才是真正的讚歎供養。不然,離開了專稱名號,對阿彌陀佛就是一種不了解、不孝順、不敬重。所以真正的讚歎供養,唯有專稱彌陀佛名。


  15. 如果修正行,尤其是正定業的話,那麼跟阿彌陀佛就非常的親密,一體不離的親密,同時也跟阿彌陀佛常在一起的親近,可以說憶念阿彌陀佛是無有間斷,所以不迴向也能往生,因為本身就是往生的正因,可說是純純粹粹的淨土之行。


  16. 五種正行中,只要修稱名念佛,其他四種就統統融入,統統包含了。其他四種正行的目的,就是要歸趨到正定業的專稱佛名。


  17. 往生之行除了彌陀這一句名號,其他種種的法門,你即使專修其中的一個,也是「雜」。


  18. 「就行立信」意在「專稱佛名」。
    「就行」之「行」即是導歸於「正定業」的專稱佛名,「定」跟「不定」是相對待的,專稱佛名既然是正定業,若不是歸於正定業而是其他助業,就有不定的可能;不過,當然「定」的成份是比較多的。
    怎麼講?如果專念「南無阿彌陀佛」這句名號,那是必定往生的,因為現生就已經被彌陀佛光明攝取,但若摻雜其他四種正行,在心念當中以為必須有五種正行的功行加起來才可以往生,不然就不能往生,這樣會增加困難性。
    因為五種正行還有讀誦、觀想、禮拜跟讚歎供養,如果不認識字,或是眼睛瞎了,或是沒有經本,或是其他的不方便,就不能誦經了;觀想、禮拜和讚歎供養也是一樣。唯有念佛,張開嘴巴能念,心中默默的也能念,感情一來,要大聲的呼喊,也可以。
    所以,念佛是適應萬機,其他都不一定。


  19. 「正助」亦有君臣、主伴之義,以稱名為主位,禮誦等隨順之,因而分為正助,恰如龍動雲隨、君來臣侍的風貌。然倘若以為一心專念不足以往生,須助業補足之,因而五種正行兼修,以求往生,這很明顯地帶有自力,古德謂之「助正兼行之雜修」,亦謂之「助正間雜之雜心」。
    這是由於未通達助正有方便與真實的關係而將兩者並重的兼修之,故說「雖無修雜行的專修,卻有修正行的雜修」。


  20. 順彼佛願的「稱名」為正定業,則往生之業因具足,五種正行中的前三後一的助業自然也融化於稱名之中。
    當然,尚未具足信心,未成為正定業的稱名之前,助業即是方便行,助成信心的方便;一旦具足信心,蒙佛救度,則任運稱名,稱不認稱功,助不執助相。


  21. 「五種雜行」都是佛教中的修行,只是既然要了脫生死,往生極樂,卻不一心信順彌陀的救度,而去依靠阿彌陀佛以外的諸佛菩薩等其他法門,不知此等對往生來講都是無力的,不能往生的,力量全在彌陀一佛。由於迷而不知,其心其行皆雜,故言「雜行」,勸應捨棄。


  22. 天親菩薩的《往生論》裏面明確地指出「五念門」,跟善導大師的「五正行」很雷同。「五念門」就是禮拜門,讚歎門、作願門、觀察門、迴向門,修這五門就可以快速地得生極樂世界。但這「五念門」的道理非常微細,只適應上等根機的眾生,如果不能掌握得當,「五念門」也就成為難行道了。不如「五正行」,不但適應上等根機,也適應中下根,是所有眾生萬根都能夠契應的,真可說是「三根普被,利鈍全收,萬修萬人去」的法門。


  23. 善導大師在《觀經四帖疏》裏將「五正行」和「五雜行」排列出來,目的是積極地勸導我們去做取捨,也就是捨雜行取正行。就像一堆鈔票,真鈔和假鈔排在一起,說明什麼是真鈔,什麼是假鈔,然後勸導人們取真鈔捨假鈔。
    往生極樂世界,唯一的、絕對的、直截的、穩當的、容易的、圓滿的就是這五正行。除了這五正行之外,就不是容易的、直接的、穩當的、圓滿的。修五正行則我們眾生和阿彌陀佛就有親的關係、近的關係,還有憶念不斷、無間的關係。
    雜行非常的多,廣泛來說,所謂八萬四千法門,除了五正行以外,其餘都是雜行。五正行之外不管是那一種法門,都名為「疏雜之行」。


  24. 修聖道門的人想在此土入聖證果,因此以六度萬行為其因行;然而畢竟自覺煩惱強、業障重,以自己之力無法圓滿六度萬行諸波羅蜜,無法在此土證果,因而發願求生極樂淨土,而以其所修功德作為迴向。
    若一改其聖道門行業,捨雜行歸正行,捨雜修入專修,則不用迴向,因為是純粹極樂之行體故;而雜行非純極樂之行,是廣通於人、天、三乘及十方淨土,隨其業因而感果;因既千差,故果亦萬別,若不迴向便不能感極樂之果,故謂之雜。
    然而雖可迴向,也只在報土中之方便化土,不能直入報土,因為不是彌陀本願真實行,乃是凡夫雜毒之善、虛假之行;且不一心專念彌陀名號,不蒙彌陀光明攝護。


  25. 我們是淨土宗專修的道場,是專而不雜,是純而無染的;往生的正因,只有一個,沒有兩個,就是專念南無阿彌陀佛。為什麼?我們是靠南無阿彌陀佛的功德,進入阿彌陀佛的報土,不是靠我們自己的功行,我們只是行所當行;出家眾有出家眾的本分,在家眾有在家眾的本分,各安本分。但是你再怎麼樣做得完美,覺得功行高深,都不以這一些來迴向往生,如果這樣的話,那就是雜行,就是靠自力。多少靠一些自力,不完全仰靠阿彌陀佛的力量,就會認為:「阿彌陀佛的六字名號,不是萬德洪名,他要救度我,可是還要加上我某一種功德,或者是某一種功夫,來輔助阿彌陀佛的救度,來迴向給阿彌陀佛,這樣阿彌陀佛要救度我,才比較有力量,我的往生也比較可靠。」如果抱著這種觀念,就是雜修雜行,這種觀念絕對不可以。


  26. 如果不是我們這個淨土法門的話,其他的淨土法門,他們都強調固然有彌陀的救度,他們也還要有功德迴向給阿彌陀佛,或者自己要有某種功夫,這樣臨終時往生才可靠。在他們的觀念中,念佛是正行,其他是助行,正助如車之兩輪,如鳥之雙翼,才能夠容易往生。如果是這樣的話,就是雜行,就不是專。所以,倘若不瞭解我們這個純粹淨土教理的話,都抱著那種觀念,「我現在念佛往生還不能肯定,要等到我念佛功夫成片,夢寐一如,然後臨終能夠不昏迷、不病苦,還能夠念佛,這樣往生才可靠。」若抱著那種觀念,就像是拿一把刀插在阿彌陀佛的胸口上。


  27. 「諸善萬行」(六度萬行),以勤修此等諸善,以為但有此善必能救度自己,必能往生極樂,仰仗修善之力,這種心態便是自力之心;以這種自力心所作的諸善便是「雜行」。
    當然行為是善的,應該眾善奉行,但自力心是不好的,大師貶之,嫌為雜行,要人捨棄。這絕非捨棄行善,善不可捨,所應捨的乃是自力之心。當自力心捨掉之時,則一切所謂的雜行之諸善便完全轉變為報謝廣大佛恩之行。

分享到
中華淨土宗協會
淨土宗文教基金會

11059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50巷22弄41號
電話:02-2758-0689
傳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