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俗讲演

  1. 剃度开示(2019年5月12日)
  2. 猪年话猪
  3. 剃度开示(2018年7月31日)
  4. 净土宗──往生净土成佛宗
  5. 受戒与持戒
  6. 趋向净土的关键密码
  7. 剃度开示(2018年3月24日)
  8. 二种成佛法
  9. 横超的净土法门
  10. 往生与预知时至
  11. 剃度及皈依开示(2017年9月19日)
  12. 往生极乐的条件(下.问答)
  13. 剃度开示(2017年8月18日)
  14. 往生极乐的条件(中)
  15. 往生极乐的条件(上)
  16. 深信因果,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念佛成佛
  17. 四十八愿分类归结
  18. 弥陀愿心的根源
  19. 净土宗的结论──宗旨四句偈
  20. 大慈悲五要点
  21. 慈心法门
  22. 念佛不妄语
  23. 真正的佛法是建立在脱离轮回之上
  24. 净土宗的根源
  25. 真正的孝行──托父母於阿弥陀佛
  26. 为何吃素?
  27. 略谈佛教的意义与净土宗之殊胜
  28. 「自省己过,善覆他罪,乐修慈心」
  29. 爱与佛命
  30. 不请之友
  31. 岁末聚餐对僧众的谈话
  32. 学佛的目的
  33. 说爱(二)
  34. 说爱(一)
  35. 念佛名号 学佛爱心
  36. 心平气和 无住生心
  37. 念佛超度 三涂众生
  38. 澳门净土宗学会 赞颂辞
  39. 「以诚感人」的意涵
  40. 第一届净土宗志工研习会勉言
  41. 慧净法师除夕团拜电话致辞
  42. 在心、在缘、在决定
  43. 佛教点灯的意义
  44. 念佛的方法与要领
  45. 念佛成佛的原理
  46. 佛在何处?
  47. 志工服务精神的内涵
  48. 净土行人应具备的根本知见
  49. 慈悲的救度
  50. 念佛生莲
  51. 三涂众生 念佛往生
  52. 信受弥陀救度
  53. 为新戒比丘开示
  54. 归依劝嘱
  55. 念佛的音调与心态
  56. 本愿称名 凡夫入报
  57. 「澳门弥陀共修会落成法语」略讲
  58. 厌秽欣净 切愿往生
  59. 初机念佛群疑问答
  60. 简介净土宗专纯念佛的道风及心态
  61. 净土法门 理事互含
  62. 初学净土法门应有的认识
  63. 念佛人的「本尊」
  64. 一天的生活,从念佛开始
  65. 念佛即圆满悲智功德
  66. 〈人有实德,天有奇报〉一文的启发
  67. 明信因果,念佛求生
  68. 如何真正圆满人生的目的
  69. 万行不凭凭念佛(二)
  70. 万行不凭凭念佛(一)
  71. 信佛救度念佛名 命终直入涅盘城
  72. 弥陀名号 不可思议
  73. 守愚念佛 弥陀住顶
  74. 阿弥陀佛的救度
  75. 一切众生 皆有佛性
  76. 念佛方能消宿业
  77. 念佛成佛 即是佛教
  78. 阿弥陀佛 是何等佛
  79. 以佛为念 以净为归
  80. 念佛众生 摄取不舍
  81. 乘本愿船 登涅盘岸
  82. 净土法门 万法归宗
  83. 世间虚假 唯佛独真
  84. 一心念佛 无疑无杂

法义开示

  1. 善导大师〈赞佛偈〉之深广内涵
  2. 《观无量寿经》概说(五)
  3. 净土宗信仰的内涵(五)
  4. 净土宗信仰的内涵(四)
  5. 净土宗信仰的内涵(三)
  6. 净土宗信仰的内涵(二)
  7. 净土宗信仰的内涵(一)
  8. 《观无量寿经》概说(四)
  9. 《观无量寿经》概说(三)
  10. 《观无量寿经》概说(二)
  11. 《观无量寿经》概说(一)
  12. 善导大师净土思想(十七)
  13. 善导大师净土思想(十六)
  14. 善导大师净土思想(十五)
  15. 善导大师净土思想(十四)
  16. 善导大师净土思想(十三)
  17. 善导大师净土思想(十二)
  18. 善导大师净土思想(十一)
  19. 善导大师净土思想(十)
  20. 善导大师净土思想(九)
  21. 善导大师净土思想(八)
  22. 善导大师净土思想(七)
  23. 善导大师净土思想(六)
  24. 善导大师净土思想(五)
  25. 善导大师净土思想(四)
  26. 善导大师净土思想(三)
  27. 善导大师净土思想(二)
  28. 善导大师净土思想(一)
  29. 「三誓偈」略解
  30. 念佛的利益
  31. 剃度典礼开示
  32. 「弥陀三约定」
  33. 为新戒弟子开示
  34. 净土宗「四不」
  35. 《无量寿经》大意(九)
  36. 《无量寿经》大意(八)
  37. 《无量寿经》大意(七)
  38. 《无量寿经》大意(六)
  39. 《无量寿经》大意(五)
  40. 《无量寿经》大意(四)
  41. 《无量寿经》大意(三)
  42. 《无量寿经》大意(二)
  43. 《无量寿经》大意(一)
  44. 《无量寿经》概说(续)
  45. 《无量寿经》概说
  46. 净土宗特色略说
  47. 净土宗宗旨略说
  48. 略说净土宗教判
  49. 佛化婚礼开示
  50. 自信教人信 担当向前行
  51. 成佛何时、极乐何处、往生何位?
  52. 出家的价值与意义
  53. 略说弥陀名号之义
  54. 为什麽净土法门是易行道?
  55. 净土宗是弥陀慈悲救度的法门
  56. 娑婆众生 无不是业
  57. 龙树菩萨往生安乐国
  58. 华光出佛
  59. 弥陀光明 最尊第一
  60. 法是道场的灵魂
  61. 不问罪福 念佛皆生
  62. 弥陀诞辰念弥陀 (二)
  63. 弥陀诞辰念弥陀(一)
  64. 「名号的功德」与「念佛的利益」
  65. 「《大经》三要文」的重要性
  66. 极乐安身实是精
  67. 大悲传普化 真成报佛恩
  68. 相劝行念佛 悉名行大悲
  69. 《地藏经》「念佛度亡」之文略讲
  70. 口称成因由法德
  71. 念佛与佛,机法一体
  72. 净土法门的大根大本
  73. 何谓「一心不乱」?
  74. 略谈念佛方式与庄严道场
  75. 极乐无为涅盘界
  76. 如何真正纪念「弥陀圣诞」
  77. 弘愿寺「护法联谊会」开示
  78. 为回龙寺常住僧众开示
  79. 净宗宗旨与敦伦尽分
  80. 净土宗「宗旨」与「特色」略讲
  81. 兼具胜易特色的纯正净土宗(问答)
  82. 兼具胜易特色的纯正净土宗(开示)
  83. 净土宗的几个名词略释
  84. 成佛如林的法门
  85. 善导大师-《观经疏》大愿业力与《大经》三誓偈
  86. 善导大师-略说善导大师「赞佛偈」之深广内涵
  87. 善导大师-本愿称名 凡夫入报(五)
  88. 善导大师-本愿称名 凡夫入报(四)
  89. 善导大师-本愿称名 凡夫入报(三)
  90. 善导大师-本愿称名 凡夫入报(二)
  91. 善导大师-本愿称名 凡夫入报(一)
  92. 昙鸾大师《往生论注》-缘佛愿力速成佛(四)
  93. 昙鸾大师《往生论注》-缘佛愿力速成佛(三)
  94. 昙鸾大师《往生论注》-缘佛愿力速成佛(二)
  95. 昙鸾大师《往生论注》-缘佛愿力速成佛(一)
  96. 昙鸾大师《往生论注》-不虚作住持功德(四)
  97. 昙鸾大师《往生论注》-不虚作住持功德(三)
  98. 昙鸾大师《往生论注》-不虚作住持功德(二)
  99. 昙鸾大师《往生论注》-不虚作住持功德(一)
  100. 《易行品》概说
  101. 龙树菩萨《易行品》- 称名、易行疾至、不退转(二)
  102. 龙树菩萨《易行品》- 称名、易行疾至、不退转(一)
  103. 龙树菩萨《易行品》-易行品本愿释略解(三)
  104. 龙树菩萨《易行品》-易行品本愿释略解(二)
  105. 龙树菩萨《易行品》-易行品本愿释略解(一)

宗风

  1. 宗风学习(七)
  2. 宗风学习(六)
  3. 宗风学习一~五

临终开示

  1. 临终的殷切劝导叮嘱
  2. 娑婆旅程尽,辞别归莲乡
  3. 信顺弥陀救度

访问篇

  1. 辅仁大学宗教系所师生参访慧净法师记
  2. 传承的路_与越南团法师谈话

问答

  1. 如何从自觉愚恶契入弥陀的救度
  2. 於福州答莲友问
  3. 於弘愿寺答僧众问

第十八愿善导释

  1. 第十八愿善导释(二十)
  2. 第十八愿善导释(十九)
  3. 第十八愿善导释(十八)
  4. 第十八愿善导释(十七)
  5. 第十八愿善导释(十六)
  6. 第十八愿善导释(十五)
  7. 第十八愿善导释(十四)
  8. 第十八愿善导释(十三)
  9. 第十八愿善导释(十二)
  10. 第十八愿善导释(十一)
  11. 第十八愿善导释(十)
  12. 第十八愿善导释(九)
  13. 第十八愿善导释(八)
  14. 第十八愿善导释(七)
  15. 第十八愿善导释(六)
  16. 第十八愿善导释(五)
  17. 第十八愿善导释(四)
  18. 第十八愿善导释(三)
  19. 第十八愿善导释(二)
  20. 第十八愿善导释(一)

净土法门的核心

  1. 净土法门的核心(二十)
  2. 净土法门的核心(十九)
  3. 净土法门的核心(十八)
  4. 净土法门的核心(十七)
  5. 净土法门的核心(十六)
  6. 净土法门的核心(十五)
  7. 净土法门的核心(十四)
  8. 净土法门的核心(十三)
  9. 净土法门的核心(十二)
  10. 净土法门的核心(十一)
  11. 净土法门的核心(十)
  12. 净土法门的核心(九)
  13. 净土法门的核心(八)
  14. 净土法门的核心(七)
  15. 净土法门的核心(六)
  16. 净土法门的核心(五)
  17. 净土法门的核心(四)
  18. 净土法门的核心(三)
  19. 净土法门的核心(二)
  20. 净土法门的核心(一)
净土宗
慧净法师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慧净法师 > 法谈开示
top

法谈开示

《观无量寿经》概说(五)

──《观无量寿经》大意

 

  各位法师慈悲,各位莲友:南无阿弥陀佛(三称)

  今天是第二十二次的佛一法会,我们继续研讨《观无量寿经》大意。

  善导大师特别重视《观无量寿经》,为了阐释《观无量寿经》的正确法义,写出《观经疏》,共四卷,所以也叫作《观经四帖疏》。写这一部《观经四帖疏》的目的,主要是要「楷定古今」,纠正在当时以及之前的人对《观经》的错误注解。

  《观经四帖疏》第一卷是「玄义分」,「玄义分」一开始就举出「要弘二门判」来作为整部《观无量寿经》大意的阐释。我们上一堂,就是引用善导大师《观经四帖疏.玄义分》的「要弘二门判」来阐释《观经》大意。

  「要弘二门判」就是以「要门」和「弘愿门」来判定《观经》,这两门的教判可说是整个净土教理、净土法门、净土宗的判教论,判定这一个法门含有「要门」和「弘愿门」二种。

  「要门」就是定善十三观及散善三福九品,以「要门」涵盖释迦牟尼佛一生所讲的所有法门。

  「弘愿门」就是单指阿弥陀佛的本愿,也就是第十八愿念佛的法门。这样,《观经》归纳起来就有三个法门:「要门」的定散十三观,与散善的三福九品,以及「弘愿」的念佛。所以整部《观经》的大意就是三种:定善、散善、念佛。

  念佛是属於《无量寿经》所讲的四十八愿当中的本愿,也就是第十八愿,这是《无量寿经》的核心。

  表面上看,有「要门」的定善、散善,和「弘愿」的念佛,可是以释迦牟尼佛讲说这一部《观无量寿经》的本意,却不是在「要门」的定善和散善,而是在「弘愿」的念佛,也就是导归阿弥陀佛的根本愿。因为极乐世界是阿弥陀佛根本愿的愿力所建设的,而往生极乐世界的方法,就是第十八愿所讲的信佛、念佛。所以释迦牟尼佛不讲净土法门便罢,讲到净土法门始终都要归结到第十八愿的念佛,因为第十八愿念佛是往生极乐世界的「正因」。所谓「正因」就是直接的原因,如果不是「正因」,那就都不是直接的原因。「正因」就是「正定业」,百分之百必定能够完成那个目的的,叫作「正定业」;如果不是正因,就不是正定业。

  虽然《观经》以大篇幅的文字介绍定善和散善,可是最後是归结在阿弥陀佛的根本愿──第十八愿的念佛,以念佛作为往生极乐世界的正因。

  有关善导大师「要弘二门判」对《观经》大意的说明,上一堂已略为解说,当中也讨论到「要弘四不同」──「机、法、力、果」这四方面都有明显的不同。

  「机」就是指我们要往生极乐世界的众生;

  「法」是指往生极乐世界的方法;

  「力」是指所得到的功德、力用;

  「果」是指能不能往生及往生之後所得到的果报。

  第一,机不同。上一堂有简单解释「机」的不同。释迦牟尼佛在《观经》有讲到定善、散善和念佛,如果以根机来讲,「要门」的定善根机和散善的根机,一般人是少有的。为什麽?

  「定善」,以定善来讲,一般人都是善恶交杂,要达到入定,不起烦恼,没有妄想杂念的这种定的功夫,几乎是色界、无色界的天人境界,世间上这种根机很少,所以就「定善」来讲,人间能具有这种根机的人少之又少。

  「散善」,具有散善根机的人其实也很稀少。所谓「散善」就是三福业,从世间福的孝顺、十善,到小乘的具足众戒,大乘的发菩提心,读诵大乘,这一种根机也很少。尽管学佛者都会受三皈依,进一步受五戒、菩萨戒,可是单就五戒来讲,任何一戒要持得清净都不容易。

  所以若要以「善」来往生的话,不管「定善」或「散善」,真正具备这种根机的人是非常少的。

  如果是「念佛」的话,几乎每一个众生都可以成为念佛的根机。因为念佛不讲条件,不论有定功、没定功,有善业、没善业,不管身分、禀赋、修为、知识、学问、智慧……,统统不管,只要愿生而念佛,都能够往生。乃至畜生道、饿鬼道、地狱道众生,这一些三恶道的根机,也能够往生。所以念佛摄受的根机是广大性、普遍性的,没有一个众生不涵盖在里面,因此念佛的法门也叫作「弘愿」──弘广、弘大,无所不包含的本愿。善导大师说

言「弘愿」者,如《大经》说:一切善恶凡夫得生者,莫不皆乘阿弥陀佛大愿业力为增上缘也。

  这里所说的善凡夫、恶凡夫都能够往生,主要就是靠阿弥陀佛第十八愿的根本愿。

  以上是就「机」不同来讲。

  第二,法不同。「要门」的方法是定善十三观,和散善的净业三福;「弘愿门」的方法,是称名念佛的法门,也就是六字名号「南无阿弥陀佛」。以定善、散善为内容的「要门」与念佛的「弘愿」存在着巨大的差别,可以说是不可同日而语。

  一方面是难易不同。「要门」的方法非常困难,一般很难做到;「弘愿」念佛的方法容易,大家都做得到。

  另一方面是胜劣不同。「要门」能够修成的话,功德很高,可是如果和「弘愿」念佛比较的话,念佛的功德又更殊胜。

  念佛不属於定善的功夫,也不属於散善的功德,这个叫作「非定非散」,是超越定散二善,至高无上的妙法。为什麽?因为这句佛号是南无阿弥陀佛的名字,阿弥陀佛的佛号是和阿弥陀佛一体的。阿弥陀佛所有功德,这一句佛号没有不具足的,所以这一句佛号具备着阿弥陀佛无限的智慧、慈悲、愿力。也就是说,这句弥陀名号具有无量无边不可思议的功德在里面;这一些功德涵盖阿弥陀佛从因地发愿,以及兆载永劫的修行,一直到果地成佛之後所有的功德与功能。所以这一句佛号本身就是阿弥陀佛的愿力、佛力、功德力,能够使众生在称名念佛当中,自然就完成了将众生的一切惑业苦转换为佛的功德,所谓「信愿持名,全摄佛功德成自德」。也就是说,我们信受弥陀的救度,愿生弥陀的净土,此後专称弥陀的佛名,就自自然然的、不假功用的,把阿弥陀佛所有全部的功德就领受过来,成为自己的功德。譬喻来说,就好像子女在父亲临终之前,领受父亲所有的家财一样。

  我们众生在念念称名当中,都具足阿弥陀佛无上的功德,这就是《无量寿经》最後,释迦牟尼佛付嘱弥勒菩萨的流通文所说的:

其有得闻彼佛名号,欢喜踊跃乃至一念,
当知此人为得大利,则是具足无上功德。

  所以,我们在念念当中,都具足无上的功德,远远超胜「要门」定散二善的功德。

  当然,「弘愿」念佛的表现形式有种种不同,但是法体同样都是「南无阿弥陀佛」这无量无边不可思议功德的六字名号。信受阿弥陀佛的救度,同样仰仗阿弥陀佛的愿力,同样平等地往生极乐世界。所以不管任何根机──是圣人,是凡夫,是善人、是恶人,只要信佛、念佛,都平等的往生极乐世界,在极乐世界也同样平等的获得一生补处的果位。善导大师就说:

人天善恶,皆得往生,到彼无殊,齐同不退。

  也就是说,以凡夫来讲,不管人界的凡夫,或天界(欲界、色界、无色界)的天人,不管是善、是恶,都能够平等的往生,到了极乐世界,也平等没有差别的进入一生补处的境界。当然这里的「不退」,以一般圣道法门的解释来讲是三种不退──位不退、行不退、念不退。可是净土法门所讲的不退,跟一般的解释不一样,是等觉乃至是成佛,亦即不从等觉,也不从成佛中退转下来,以上是就二法之不同简略说明。

  第三,力不同。「要门」需要靠自己定善或散善的力量,同时也需要乘托阿弥陀佛的佛力、愿力,所以是一半自力,一半他力,也就是半靠凡夫的定善和散善之力,同时还要半靠佛的愿力,所以善导大师说「回斯二行,求愿往生」,回向这两个修行的功德来求生极乐世界。如果没有定善或散善的功德,就没有东西可以回向,所以「要门」是属於回向的法门。

  「弘愿门」是以信佛念佛,完全仰仗凭藉阿弥陀佛的佛力、愿力,自然就能往生极乐世界;如果说回向的话,是阿弥陀佛把他的功德,名号回向给我们,我们只要领受就好。怎麽领受呢?就是信受弥陀救度,专称弥陀佛名。所以是弥陀回向给我们,不是我们回向给阿弥陀佛。这就是善导大师所说「莫不皆乘阿弥陀佛大愿业力」。

  再详细来讲,定善也好,散善也好,虽然也有功德,可是那个功德,都不是真实的功德,都是有漏、有为的功德;虽也是善,可是却是杂毒之善。昙鸾大师就很明确的说:

凡夫人天诸善、人天果报,若因若果,皆是颠倒,皆是虚伪,是故名不实功德。

  人界的凡夫,或天界(欲界、色界、无色界)的十善、四无量心和禅定功高的凡夫,所有这些人天凡夫所做的不论是五戒十善,或四无量心,又加上禅定,都是颠倒的、虚假的。为什麽?简单来讲,因为还没有破无明,跟法性、空性不相应,所以是颠倒;既然是颠倒,就是虚假的,不是真实的功德。何况,仅仅要做到五戒十善都不容易,纵使做到了,也不能脱离轮回。印光大师曾说:

世间善业,不出轮回。
若对信愿具足之往生净业,则彼善业,仍属恶业。

  「世间善业」就是昙鸾大师所讲的「五戒十善」以及「禅定」。五戒是人的善业,十善是欲界天的善业,禅定是色界天、无色界天的善业,这些都属於「世间善业」。

  「世间」就包含六道,所以世间的善业,都是在六道当中,没有脱出六道轮回;这没有脱出六道轮回的善业,如果跟信愿具足的往生净业──信受弥陀救度,愿生弥陀净土而念佛的往生净业来讲,那这样的世间的善业还是属於恶业,不是真正的善业。

  印光大师这一段法语很简短,讲的很直白、透彻,直接了当,很露骨而一针见血。一个还在轮回的业,和能够脱离轮回的业,两者相比,可以说一个是真,一个是假;一个是天,一个是地;一个是光明,一个是黑暗,是不能相比的。

  信愿念佛的人,今生就能够出离轮回;五戒十善禅定虽然功高,也很殊胜,学佛的人也应该随分随力去做,但要知道这些仍是在六道轮回里面。因此,虽然应该做,但就往生净土,解脱轮回来讲,却不是可以依靠的。可以依靠的,还是信愿念佛,这就是印光大师所讲的含义。

  所以,以弘愿门来讲,全部都是阿弥陀佛的清白之法,因此对我们来讲,只有念佛才是清净的业,就像《无量寿经》所讲的「为众开法藏,广施功德宝」。「法藏」是什麽?就是「功德宝」,能够成佛的功德大宝海。阿弥陀佛为十方众生完成成佛的法藏来广大、普遍的布施、回向给十方众生,所以说「为众开法藏,广施功德宝」。《无量寿经》提到阿弥陀佛是「专求清白之法,以惠利群生」。「清白之法」就是无漏的、纯善的,可以解脱轮回,甚至成佛的法。以这样清白、清净的法,白白的惠赐给十方众生。而且说「令诸众生功德成就」,让我们十方众生成就离开六道,往生成佛的功德,所以这一些功德,都在这一句名号当中,因此我们只要专念弥陀佛名,人人都能往生,这个念佛的法门,就是弘愿门。

  第四,果不同。如果是修行「要门」,定善也好,散善也好,要往生极乐世界百中难得一、二个,为什麽?因为它很困难,修不成,用什麽来回向?甚至会觉得心虚,认为自己这样够资格可以回向吗?所以往生的成功率很低。「弘愿门」的念佛,是完全依靠佛的力量,可以说是万修万人去,成功率很高,是百分之百的。

  所以,就「果」来说,就有「能往生&不能往生」,「容易往生&困难往生」的不同。如果就以到极乐世界来讲,修「要门」的人,到了极乐世界就暂时在胎宫当中。这是一个比喻,也就是说,到了极乐世界,人人都是莲花化生,可是能不能即时见佛闻法,就不一定。能够即时见佛闻法的,都是信佛救度(信受弥陀救度的力量)的人;如果不完全信受,是靠自己的修行,靠自己的功夫,靠自己的功德来回向往生的,那就还不能见佛闻法。同样都是化生,对於还不能见佛闻法的情况,释迦牟尼佛就用「胎宫」来形容,形容说虽然已经成为人形了,可是还在母亲的胎腹之中,还没有生出来。当然到了极乐世界,阿弥陀佛会以种种方便,对於靠自力回向往生──也就是疑惑佛智,怀疑阿弥陀佛的众生,引导他们消除疑惑,启发对阿弥陀佛完全的信心。

  以上是简略的述说要弘二门的四种不同。

  末法时代五浊恶世的众生,都是处在善、恶交攻的状态,很难成就定善或散善这一种纯善无恶的心,因此,善恶交攻的凡夫,唯有专修弘愿门的念佛,完全乘托阿弥陀佛的大愿业力,才能够一百个一百个往生,一千个一千个往生,所谓「三根普披,利钝全收,万修万人去」,确保今生决定离开六道轮回之苦,往生极乐获得涅盘成佛之乐,能够快速的倒驾慈航,到娑婆世界乃至他方、十方世界,广度众生,这是要弘二门,机、法、力、果的四种不同。

  接下来,进一步讨论「要弘二门」和「二尊二教」的关系。

  这个论题,一般解说《观经》很少提到,为什麽?除非有看过善导大师的《观经四帖疏》,否则就不晓得《观经》有「二尊二教」的法门,也有「二尊一教」的归趋。

  首先说明「要弘二门判」。善导大师将《观经》,也就是净土教理分为「要门」(释迦牟尼佛的教法)和「弘愿门」(阿弥陀佛的教法),并且判定这两种不同义趣的教判。善导大师在做出「要弘二门判」之前,一开始先在「玄义分」最初地方的一首偈,叫作「归三宝偈」,偈中就阐述善导大师写这一部《观经疏》的意图。善导大师说:

我等愚痴身,旷劫来流转,今逢释迦佛,末法之遗迹。
弥陀本誓愿,极乐之要门……今乘二尊教,广开净土门。

  善导大师说这些偈语之後,才在「玄义分」第一的「序题门」中提出「要弘二门判」。

  这几句偈语意思是说,善导大师首先认为,一个需要听闻净土教理,需要往生极乐世界的根机,是自觉业障深重的根机,也就是说「我等愚痴身,旷劫来流转」。我们都是贪瞋痴、无明、没有智慧、执着的人,旷劫以来到今生今世,一直在六道当中轮回,现在好不容易遇到了释迦牟尼佛的教法,就应该把握。释迦牟尼佛的什麽教法呢?就是释迦牟尼佛为韦提希夫人所开讲的「要门」,因为韦提希夫人是代表所有愚痴的众生,也就是代表所有的众生,尤其五浊恶世都是贪瞋痴强盛的罪人、恶人。

  释迦牟尼佛在为韦提希夫人开讲「要门」时,阿弥陀佛显彰出「别意之弘愿」,所以这里说「弥陀本誓愿,极乐之要门」。在这个基础之上,善导大师更进一步说明这里存在的「二尊二教」的教法,以及「二尊一教」的教法。也就是说,《观经》是二尊的教法,二尊的教法是存在着「二尊二教」和「二尊一教」这两种义涵的。这是善导大师阐明「要弘二门判」的意趣所在,所以他说「今乘二尊教,广开净土门」。

  这样讲,大家或许还不太清楚。不过,接下来所要讲的内容,是非常好,非常丰富的,而且意味深远,如果能够详细了解,就感觉其味无穷,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对这个内涵非常的喜欢,而且也在这内涵当中涌发欢喜与信心。

  「二尊二教」:「二尊」就是指释迦牟尼佛和阿弥陀佛,因为他们都是超凡入圣,都是佛的境界,所以冠用「尊」字。「二教」是指释迦牟尼佛《观经》表面上所讲「要门」的教,以及阿弥陀佛在当中显彰出来「弘愿」的教,这叫作「二尊二教」。

  所以,善导大师一开始判定《观无量寿经》大意的时候就说:

娑婆化主,因其请故,即广开净土之要门。

  「娑婆化主」就是娑婆世界的释迦牟尼佛,「因其请故,即广开净土之要门」,因为韦提希夫人的请法,所以释迦牟尼佛藉由韦提希夫人的请法,而广开净土的「要门」,也就是定善和散善。定善是针对韦提希夫人请求所讲的十三种定观;散善是释迦牟尼佛针对不能修定的凡夫特别增讲的。这就是释迦牟尼佛「要门」所讲的教,也就是「娑婆化主,因其请故,即广开净土之要门。」

  接下来,善导大师说:

安乐能人,显彰别意之弘愿。

  「安乐」指安乐世界,就是极乐世界;「能人」就是指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能够广度十方众生,所以称为「安乐能人」。「娑婆化主」和「安乐能人」这上下两句八个字是两两对仗的。

  「安乐能人,显彰别意之弘愿」,释迦牟尼佛讲定散二善时,阿弥陀佛主动显彰出弘愿的法门,也就是第十八愿念佛的法门。第十八愿是阿弥陀佛整个四十八愿中的根本愿,因为有这四十八愿,尤其是这根本愿,所以在释迦牟尼佛讲净土法门的时候,阿弥陀佛就主动的显示他的弘愿门,这个就是阿弥陀佛的弘愿教,此称为「二尊二教」──释迦牟尼佛的要门教,阿弥陀佛的弘愿教。

  「二尊二教」,听起来似乎是两尊佛彼此的教法不一样,好像是对立的;「二尊一教」显示这两尊佛的教法是一样的,没有对立,也就是最後都归到弘愿的念佛,这就是「二尊一教」。

  首先,说明「二尊二教」。既然释迦牟尼佛最後是归结到念佛的弘愿教,为什麽他一开始不讲弘愿教,而要讲定善和散善?那是因为一开始韦提希夫人是请求定善的方法,而後释迦牟尼佛又另外加上散善,所以一方面是对方这样请示,另一方面释迦牟尼佛也是藉由着韦提希夫人的请求因缘,而开讲定善、散善来引导所有的根机统统归入到弘愿念佛的法门,这是一种方便引导、观机逗教的慈悲法露。

  首先讲「广开要门」。广开要门是善导大师的教判,如果探寻这一教判在《观经》经文中的根据,可以发现释迦牟尼佛首先是应韦提希夫人请求,而开讲定善十三观(这就是善导大师所讲的「定善致请」);但是因为如果只说定善,没有办法涵盖散善的根机,因此释迦牟尼佛又主动开示散善三福九品的教法(这就是善导大师讲的「散善自开」)。所以善导大师总结这一旨趣而做一个归纳结论说「娑婆化主,因其请故,即广开净土之要门」。因此,整部《观经》从表面的经文叙述长度来讲是偏重於要门教,这些就是释迦牟尼佛对韦提希夫人所讲的十三种定善的观想方法,以及三福内容。因此,善导大师进一步解释说:

其「要门」者,即此《观经》定散二门是也。定即息虑以凝心,散即废恶以修善:回斯二行,求愿往生也。

  我们考查经文可以发现,释迦牟尼佛在宣说定善十三观的时候,对於称名念佛也有所涉及,这样看来,认为《观经》只是在宣讲定散二善的观点是不够准确的。不过如果只是从经文表面的意思来看的话,至少《观无量寿经》「正宗分」这个部分当中,念佛是被包含在定善或散善之内的,因此这里我们暂且可以这样认为,也就是《观经》是一部宣说定散要门的经。

  接下来,「显彰弘愿」。善导大师说:「安乐能人,显彰别意之弘愿。」意思是说,当释迦牟尼佛为韦提希夫人们开示定善十三观,以及散善三福这一些法门内容之间,阿弥陀佛主动显示出弘愿的法门。

  整部《观无量寿经》来讲,到底阿弥陀佛是在哪一个地方、哪一些经文,主动显示出有别於定散二善的弘愿念佛的法门呢?这必须是一方面对《观无量寿经》有详细的阅读,尤其是对善导大师的《观经四帖疏》有深入的研读、了解,透过善导大师《观经四帖疏》的解说,才能看出是阿弥陀佛主动现身,以他本身来证明弘愿的念佛法门,否则是看不出来的。也因为看不出此中关键,往往都会依文解义,没有了解释迦牟尼佛的本意,只是就表面解释,这样对这一部经的正确义涵就错失了。

  「显彰」这两个字是什麽意思呢?「显」就是明白显现,把不明显的、模模糊糊的,甚至看不清楚、看不到的,将其显示出来,使其明朗。「彰」是东西被盖住,看不到,把盖的东西掀开,让里面的东西凸显出来,让大家能够看得到,甚至一看就一目了然。这就是「显彰」的意思。

  阿弥陀佛主动显彰他的弘愿,可见「弘愿」这个法在阿弥陀佛的教法当中是多麽的重要,可以说是核心的、根本的。对我们来讲,也是根本性的、唯一的,能不能解脱轮回,能不能往生成佛,关键都在弘愿。

  可见我们所需要的,而且是充分需要的,非要不可的,乃至是我们唯一的,就必须让它显彰出来,愈明显愈好,随处都看得到,而且远远的就看得到。所以,我们这一个法门必须要宗旨很明确,旗帜很鲜明,不能模模糊糊、不清不楚,更不可以模棱两可,这也对、那也行,这样是不可以的。总之,一定要凸显,一定要明确,一定要清楚。可见「显彰」的重要性。

  在《观无量寿经》「正宗分」讲定善十三观和散善三福九品的地方,阿弥陀佛有三个地方亲自、主动显彰弘愿。

  第一个地方,是在定善十三观中的第七「华座观」。华座观一开始的那两、三段的经文,就是在显彰弘愿的地方。

  第二个地方,是在定善十三观中的第九「真身观」,阿弥陀佛无碍的光明,是显现出弘愿的地方。经文是说:「光明遍照十方世界,念佛众生摄取不舍。」有关这十六个字,善导大师有特别用很长的文字来解释。

  第三个地方,是在散善九品中「下品上生」的地方,化佛来迎接下品上生的根机的时候就赞叹他说:「唉呀!善男子,由於你念佛的缘故,你所有的罪都消灭了,现在我要迎接你到极乐世界去成佛了。」

  这里我们先就第一段来解释,大家回家可以详细看《观无量寿经》的第七观。

  定善段之第七「华座观」,善导认为这一观前面的文字,是在显彰别意之弘愿,同时也是在说明韦提希夫人得无生法忍的地方。这里所讲的「得无生法忍」,是「入信」(获得信受弥陀救度)的意思。获得信受弥陀救度,必定往生弥陀净土;弥陀净土是涅盘的境界,往生能够证无生。所以,这一个法门就是无生的法门,阿弥陀佛这一句名号,就是无生的功德名号。我们能够信受的话,就是得到「无生法忍」。「忍」就是忍可、信受、信定,永不怀疑和改变。所以善导大师说,这一段是阿弥陀佛主动显彰弘愿,同时也是韦提希夫入信的「无生法忍」。

  「华座观」这段的经文是这样的:

佛告阿难及韦提希:「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吾当为汝分别解说除苦恼法,汝当忆持,广为大众分别解说。」
说是语时,无量寿佛住立空中,观世音、大势至,是二大士侍立左右,光明炽盛,不可具见,百千阎浮檀金色,不得为比。
时韦提希见无量寿佛已,接足作礼,白佛言:「世尊!我今因佛力故,得见无量寿佛及二菩萨,未来众生,当云何观无量寿佛及二菩萨?」

  我们要谈的,主要是前面两段。从文字来看,意思很明显,但是对於文句背後所透露的义涵,如果没有透过善导大师《观经四帖疏》的解释,我们是体会不到的。我先用白话解释。

  「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吾当为汝分别解说除苦恼法」,释迦牟尼佛对阿难尊者与韦提希夫人说:「你们要好好地听,好好地想,现在我要为你们分别解说消除苦恼的方法,也就是消除六道轮回之苦的方法,这个法很深妙,也很重要。常没常流转的罪恶生死凡夫,由於贪欲瞋恚愚痴,所以常在六道苦海中轮回,不能够解脱。现在我要讲的这一个法,就是要解救他们的。所以你们要好好地铭记在心中,同时要转述说给大家听。」

  「汝当忆持」,你们要好好地铭记在心中,不要忘记。

  「广为大众分别解说」,我跟你们讲,你们也要跟别人讲,广加宣扬,广宣流布,不要只有你们知道,却不宣扬出去,因为这一个法不只是你们可以解脱的,也是十方众生都可以解脱的法门。

  释迦牟尼佛为阿难、韦提分别解说,善导大师也为我分别解说,我现在在这里也为大家分别解说,释迦牟尼佛的意思是希望大家「广为大众分别解说」,那大家要不要「广为大众分别解说」?这就是善导大师所讲的,这一个法门要「自信教人信」,才能「真成报佛恩」。也就是说,唯有自信才能够教人信,你没有东西,怎麽有东西可以给人家呢?所以要教人信仰,首先自己先要有信仰,这就是先自信才能教人信。

  再来,「自信必教人信」,我们自己信受这个法门,必定会主动地感觉有责任、任务、使命要把这法门传播出去,否则於心不安。

  解脱生死轮回的法是阿弥陀佛白白送给我们的,我们是白白的得到,可是我们拥为己有,而且把它隐藏,当作宝贝,怕泄漏出来,怕小偷偷走,这样可以吗?这是不可以的。

  「说是语时,无量寿佛住立空中,观世音、大势至,是二大士侍立左右,光明炽盛,不可具见,百千阎浮檀金色,不得为比。」当释迦牟尼佛说完这段话,阿弥陀佛立即主动出现,站立在空中,而且两位侍者──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侍候在左右。三尊的身上发出的光明非常的炽盛,因为光明很炽盛,以致於没办法看清楚他们的尊颜;光明非常的亮丽,即使是一百个、一千个紫磨黄金色,都没办法跟阿弥陀佛的光明相比的。

  时韦提希见无量寿佛已,接足作礼,白佛言:『世尊!我今因佛力故,得见无量寿佛及二菩萨,未来众生,当云何观无量寿佛及二菩萨?』」韦提希夫人并没有想到阿弥陀佛会出现,心里根本没有准备,当突然看到阿弥陀佛出现,内心无比的感动、欢喜,往生的心立刻就决定了,当下向阿弥陀佛顶礼,之後,阿弥陀佛就消失了。

  韦提希夫人很感动、很感恩,由於考量到自己的苦恼,所以也同情其他众生的苦恼,因此就跟释迦牟尼佛请问:「释尊啊!我现在能够看到无量寿佛和二位大菩萨,那是因为有佛力加持的缘故,若凭我自己,是业障深重的烦恼凡夫,是不可能有这个功德力可以看到的;可是未来的众生没有现在这一种加持力,他们怎麽能够观看到无量寿佛和二位大菩萨呢?」

  这三段经文所呈现的场景是很庄严,而且能够令人极为感动和欢喜的。我们单看这三段经文,好像很单调,没有特别的感受,阿弥陀佛显现出来了,也只是白纸黑字看过,好像走在路面上遇到了贵人,可是我们没有认出,终而擦肩而过。但善导大师「慧眼见真」,看到这一段经文就眼睛一亮,晓得这一段经文在整部《观无量寿经》特别不一样,是在凸显阿弥陀佛主动救度的地方。因此针对这几段经文,善导大师也特别发挥它的深义。善导大师说:

娑婆化主为物故,住想西方。
安乐慈尊知情故,则影临东域。
斯乃二尊应许无异。

  娑婆化主为物故,住想西方」,「物」就是众生,娑婆教化的主人释迦牟尼佛,为了救度众生,要我们众生心向极乐世界。

  安乐慈尊知情故,则影临东域」,「安乐」就是指安乐世界,也就是极乐世界。「慈尊」,慈悲尊贵的人,就是指阿弥陀佛。「知情故」,他在极乐世界晓得这个时候娑婆世界的释迦牟尼佛,正在为韦提希夫人,乃至为未来世的众生,在宣讲他积极、主动、平等、无条件的救度的法门,所以说「安乐慈尊知情故」。他晓得释迦牟尼佛正在开讲这个法门。「则影临东域」,阿弥陀佛亲自现身到东方的娑婆世界。

  斯乃二尊应许无异」,这就显示娑婆化主的释迦牟尼佛,以及安乐能人的阿弥陀佛,这两位佛「应」和「许」是没有两样的,也就是他们的心意是一致的,教法也是一致,没有不同的。所谓「应」就是答应,释迦牟尼佛答应韦提希夫人,为韦提希夫人讲解观想极乐世界的方法,这个就是「应」;「许」就是阿弥陀佛的许可,阿弥陀佛主动的显现在这里,跟释迦牟尼佛一搭一应。

  这一段,我再用白话解释:释迦牟尼佛要十方众生,将心专一转向西方,想着西方极乐世界,不要想将来还要在娑婆,或是往其他的净土,其他的国土。阿弥陀佛就马上知道释迦牟尼佛,和韦提希夫人的心情,所以就主动的现身,让人家知道二尊的心意是一致的,相同的。

  然後善导大师继续又说:

但以娑婆苦界,杂恶同居;八苦相烧,动成违返;
诈亲含笑,六贼常随;三恶火坑,临临欲入。
若不举足以救迷,业系之牢何由得免?
为斯义故,立撮即行,不及端坐以赴机也。

  娑婆世界是六道轮回的痛苦境界,为什麽?原因在於娑婆世界的众生都是杂恶,做种种恶事,因为有烦恼;如《地藏经》所讲的「南阎浮提众生,举止动念,无不是业,无不是罪」,所以说「杂恶同居」。

  「八苦」就是生老病死苦,又加上爱别离苦、怨憎会苦、求不得苦、五阴炽盛苦。除了这八苦交煎之外,同时下面又有「三恶火坑,临临欲入」,三恶道如同在燃烧的大火坑,这个大火坑在我们脚底下,等待我们落入,去受大火燃烧的苦报。

  因为众生正处在这样的种种痛苦交相煎迫当中,阿弥陀佛非常的悲悯,不忍心安坐在众宝莲花上眼睁睁的看着我们受苦,所以阿弥陀佛站起来,踮着脚尖,向娑婆世界的方向现身而来,以本身的示现来证明自己的大悲。

  什麽样的大悲呢?善导大师有特别的解释,说:

明弥陀在空而立者,但使回心正念,愿生我国,立即得生也。

  众生之中只要有人回心正念──回转其他的杂修杂行,专一念佛,作为往生的正因,愿生极乐,就马上让他们成为能够往生的人。

  也就是说,阿弥陀佛主动从极乐世界到娑婆世界现身,是要证明一件事情。证明什麽事情呢?证明他平等慈悲的救度。如何平等慈悲的救度呢?只要有人念佛,专称弥陀佛名,愿生弥陀净土,就让他当下获得决定往生的身分。也就是说,即使他当下寿命还没有到,可是已经确定可以往生极乐世界了。

  这个就是善导大师对於阿弥陀佛现身而来,应声而现,住立空中的解释。

  需要再进一步讨论的是,释迦牟尼佛要为大家解说消除苦恼的方法的时候,阿弥陀佛就立即应声而现。可是当阿弥陀佛消失之後,释迦牟尼佛是接着继续讲第七「华座观」的观想法门。这样,释迦牟尼佛所讲的「除苦恼法」,到底指的是什麽?是指阿弥陀佛现身所表示的弘愿念佛法门呢?还是指释迦牟尼佛继续再讲说的「华座观」的观想法门呢?这是一个疑问。

  从《观无量寿经》表面的经文来看,所讲的似乎是「华座观」的观法,但是从释迦牟尼佛的密意(内心的意旨、意愿)来讲的话,不是「华座观」的观法,而是阿弥陀佛所示现的念佛的弘愿法。

  不过,我们先从经文上来看。所谓「除苦恼法」的「苦恼」,就是经文上所讲的「五万亿劫生死之罪」(《净土宗圣教集》一五六页)。,也就是说「华座观」的观想方法,观想成就的话,就能够消除五万亿劫生死之罪,五万亿劫生死之罪是指轮回六道所有的罪。所以善导大师在《定善义》首先注解说「但能住心缘念,罪苦得除」(《圣教集》五九二页)。所谓「住心缘念」,就是住心在於「华座观」的境界,加以观想的意思,也就是所谓的「定即息虑以凝心」。「息虑凝心」有「止」的功夫,也有「观」的功能,能够心没有杂乱,止於寂静,对「华座观」能够清清楚楚的如现眼前,这个就是「住心缘念」。能够这样的话,就能够「罪苦得除」,除去五万亿劫生死苦恼的罪障。所以从经文表面看,「除苦恼法」所指的是「华座观」的观法。

  但是从佛的密意来说,住立空中的佛身,才是除苦恼法。因为当释迦牟尼佛说到要「分别解说除苦恼法」时,话刚说完,阿弥陀佛立即就现身了。如前文已引用的,善导大师首先解释说「娑婆化主为物故」,释迦牟尼佛为了救度众生的缘故,要众生「住想西方」,这个时候,「安乐慈尊知情故,则影临东域。斯乃二尊,应许无异。」道理就在这里。释迦牟尼佛说要讲解除苦恼法,阿弥陀佛就立刻现身,表示两尊所要显现的目的就只有一个,就是所谓的「除苦恼法」,就是阿弥陀佛的本身。

  如果深一层思考就知道,二尊(释迦牟尼佛和阿弥陀佛)的意旨是一致的,是要以弘愿念佛来救度苦恼的众生。所以说从佛的密意、内心的意愿来讲,「除苦恼法」所指的就是南无阿弥陀佛本身。南无阿弥陀佛本身涵盖佛的力量、佛的愿力、佛的功德力、佛的无碍光明、救度十方念佛众生的力量,有这一种含义。阿弥陀佛不会随随便便显现,他显现一定有目的,一定有内容,那内容就是阿弥陀佛的平等、无差别、无障碍的救度众生。

  这里还有一个疑问:除苦恼法讲的是「教法」,所以相对的,阿弥陀佛也应该以教法来与之呼应,可是经文中,与除苦恼法相呼应的却是住立空中的「佛身」,这不能不说是身法不应,这是怎麽一回事?

  这个疑问看来是个问题,但是仔细想想,其中并没有什麽冲突。为什麽?因为住立空中的阿弥陀佛就是无碍光如来,这无碍光如来就是「尽十方无碍光如来」,《阿弥陀经》就说「彼佛光明无量,照十方国无所障碍」,所以阿弥陀佛遍照十方、无所障碍的光明,就显示出阿弥陀佛是尽十方无碍光如来。

  阿弥陀佛这一尊佛,有无碍光,乃至十二光。阿弥陀佛从哪里来?最根本可以说是从第十八愿成就所显现的;第十八愿所成就的是什麽呢?成就一句名号。

  当然,第十八愿成就佛身,所谓「若不生者,不取正觉」,要能够使十方众生往生,才能够成为这样的一尊佛,可是第十八愿成就的内容,是「至心信乐,欲生我国,乃至十念」。「至心信乐,欲生我国」就是三心,也就是「南无」的意思,也就是信和愿,「至心信乐」是「信」,「欲生我国」是「愿」,「乃至十念」是「行」,就是「南无」(信、愿)和「阿弥陀佛」(行)。

  「阿弥陀佛」就是我们的「行」,我们往生的功德,以及在极乐世界成佛的功德,都在这四个字里面。这四个字的功德是要给谁?要给「南无」的众生。只要众生「南无」了,也就是「信」和「愿」了,当下就拥有阿弥陀佛的功德了。

  好像什麽东西必须要用什麽东西来承载,水要用杯来承载,饭要用碗来承载,阿弥陀佛的功德我们要用什麽心来承载呢?要用「信心」来承载。

  我们要信弥陀的救度,我们要愿生弥陀的净土,这个就是在「南无」。既然我们有「南无」的杯子,阿弥陀佛功德大宝海的甘露水就在里面了;我们只要把碗端出去,阿弥陀佛让我们成佛的功德佳肴也在碗里面了。

  所以,第十八愿成就南无阿弥陀佛的名号,这一句南无阿弥陀佛的名号,就是要「念佛众生,摄取不舍」,也就是摄取信佛念佛的人。

  因此,住立在空中的阿弥陀佛本身,岂不就是名号的「要法」?所以佛身既然是名号的「要法」,即可说就是回应释迦牟尼佛所讲的「除苦恼法」的教法所涵盖的相应法,毫无冲突或不通的地方。同时,佛体与佛名是一体的,佛的本身是佛名号,佛的名号是佛的本身,是一体不分开,而且是互相交融在一起的,这就是「名体一如」。阿弥陀佛本身就是名号,名号就是阿弥陀佛本身,阿弥陀佛本身就是无量的功德,因为阿弥陀佛就是无量──无量光、无量寿,涵盖所有无量,如此说来名号不也同样具有无量功德,这是「名体一如」的另一层深意。

  再来,第九观的经文也说:

以见佛身故,亦见佛心。
佛心者,大慈悲是,以无缘慈,摄诸众生。

  也就是说,当韦提希夫人看到阿弥陀佛的时候,也晓得阿弥陀佛的心,因为看到佛身就看到佛心;那佛的心是什麽?佛的心整体就是大慈悲。什麽是大慈悲呢?大慈悲是平等的、不讲条件、没有选择对象的,平等普遍地要救度任何众生。所以看到佛身,就看到佛心,看到佛心,就知道阿弥陀佛的佛心是以大悲的名号普遍的广度众生,就像第十八愿成就文所讲的:

诸有众生,闻其名号,信心欢喜,乃至一念,至心回向,
愿生彼国,即得往生,住不退转。

  所谓「闻名信喜」,听到他的名号而信心欢喜,就「即得往生」,当下获得往生的身分。

  所以韦提希夫人看到阿弥陀佛出现的当下,可以说也隐隐约约地听到阿弥陀佛跟她说:「韦提希呀!我要救你呀!你就这样来,我保护你,你不要害怕。」阿弥陀佛跟韦提希夫人这样讲,同样阿弥陀佛也跟我们这样讲,如果我们有听到的话,我们的苦恼就会消除,心就会柔软,就会信心欢喜。阿弥陀佛是无声的说法,所谓无声胜有声。

  另外,这里讲的「灭除五万亿劫生死之罪」是表示所有罪的本体,跟数字是无关的,所以在《观无量寿经》往往也讲到「除八十亿劫生死之罪」,或除无数劫生死之罪,或除无量亿劫生死之罪。如同「五百」,在古印度是形容很多的意思,像韦提希夫人就有五百侍女,难道她真的有五百位侍者吗?不是的,是指一个国家的太夫人侍者很多的意思。

  这一段是「华座观」前面的经文。在这一段之後,经文就说:

佛告韦提希:欲观彼佛者,当起想念。

  也就是说,从这个地方开始,释迦牟尼佛就具体的展开「华座观」的观想方法。因为那个时候,阿弥陀佛已经示现过了,已经不在了。本来释迦牟尼佛在这个地方是要讲解十三观的,而正当开始要讲解「华座观」时,发现韦提希夫人有苦恼,所以特别针对韦提希夫人的苦恼,讲解除苦恼法,可以说,在这个地方是观机逗教临时起意,就当下的根机与因缘所开讲的,而所开讲的正是净土法门的根本核心,也正是释迦牟尼佛内心一直盼望、一直等待机缘要讲的。

  善导大师看到这一段经文的对告众除了阿难尊者之外,韦提希夫人也是佛要劝导流通的对象;不只是阿难要传承下去,也要韦提希夫人传承下去,而韦提希夫人也代表我们苦恼的众生。善导大师看出这一段经文,一方面是显彰阿弥陀佛救度的弘愿,同时也说明韦提希夫人「入信得忍」的地方。

  善导大师解释,韦提希夫人在这种场景之下,获得了「无生法忍」。这里所说的「无生法忍」不是超凡入圣,断除烦恼,获得无生境界的「无生法忍」,而是这一种场景之下,领悟阿弥陀佛主动平等救度的悲心,而欢喜信受弥陀的救度,心灵大转换,所以善导大师解释这里的「无生法忍」就是内心欢喜的、领悟的──领悟到弥陀的救度;同时是信心的──产生对弥陀救度的信入之心,所以这一种心境就是欢喜、领悟、信受的心境,如同「第十八愿成就文」所讲的「诸有众生,闻其名号,信心欢喜」那一种欢喜的状态;也如同《无量寿经》「流通文」所讲的「其有得闻彼佛名号,欢喜踊跃乃至一念」的那一种状态。

  不过或许有人会疑问,甚至有失落感,认为那是韦提希夫人在两千五百年前正法时代,尤其是亲自面对着释迦牟尼佛,所以能够有那一种心境,到两千五百年之後的末法,尤其是东方娑婆世界中国的地区和当时的印度场景不一样,我们怎麽有办法像韦提希夫人产生同样感动的那种心境?其实这是上中下根机各别,以及面对的境界不一样。

  韦提希在两千五百年前面对的是释迦牟尼佛,以及阿弥陀佛的现身;两千五百年後的现在,我们见不到释迦牟尼佛,只见到释迦牟尼佛当时所讲留下的经文,我们从经文当中,晓得有这样的场景、事件,同时晓得「从是西方,过十万亿国土,有世界名曰极乐。其土有佛,号阿弥陀,今现在说法」。「现在说法」,两千五百年前向韦提希夫人说法,两千五百年之後,其实同样也是在说法,只是方式不一样。

  所以,根机不论上中下,时间不论过去现在未来,空间不论任何境缘,阿弥陀佛的救度都是永恒不变的,所示现的救度方法,自然也是善巧应现的。我们如果对阿弥陀佛的救度能够信受,那就跟韦提希夫人一样,获得「三忍」──喜忍、悟忍、信忍。也就是信受──信受弥陀救度,是跟韦提希夫人是一样的。

  当然,在那个时候,她的心情肯定是很激动、感动的,而我们只不过从经文去看、去思维,或许没有韦提希夫人那时候的那一种心境;但,阿弥陀佛的救度不变。

  领悟或许有深、有浅,感动也有激情或含蓄,但同样都获得弥陀的救度,同样都能够往生极乐世界。为什麽?因为那是根机的不同,圣人、凡夫、善人、恶人,各有不同,但获得往生的功能是没有差别的。所以善导大师说:

人天善恶,皆得往生,到彼无殊,齐同不退。

  古人也形容说:「鸭脚短,鹤脚长,就这样往生。」意思是说,鸭子的脚本来就是短的,白鹤的脚天生就比较细长,众生的根机各个不一样。细长的就以细长的身分往生,脚短的就以脚短的身分往生;智慧比较高,领悟比较深的,就以这种身分往生;智慧比较低,领悟比较浅的,也以这样的身分往生。只要是信受弥陀救度,心境虽不一样,但都同样往生。为什麽?因为往生的功能、功德、力量,不在我们本身,完完全全都在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现身在空中,就是在显示这一点。

  我们只要起一念的信受──虽然每个人信心的程度不一,但阿弥陀佛都知道,阿弥陀佛就以光明来摄取我们,让我们当下获得往生的资格,业报尽,要离开这个世间的时候,阿弥陀佛就以莲花来接引我们到极乐世界。

  有关阿弥陀佛莲花的接引,我来说一件极乐世界的莲花有念佛人名字的故事。

  台北三重有一位莲友叫刘金珠,女众,今年七十岁。她年轻时就开始学佛念佛,很精进,也很发心,长期都在三重的一个念佛堂打法器、带念佛。金珠的儿女林思妤,受母亲的鼓励与影响,也都学佛,可以说是佛教家庭。金珠的先生虽然没学佛,但并不反对金珠学佛;去年底,金珠的先生往生,刚好前去助念的有我们念佛会的莲友,因而结下了缘,她也就接触了我们的法门。

  今年(2019)四月十一日,金珠和她的女儿思妤,以及女婿到台北教团跟我见面,女儿、女婿也都学佛,谈话当中,晓得他们有一个女儿七岁,我就跟他们说,可以鼓励小女孩念佛,因为小孩子心思最单纯,较不受污染,她念佛,晚上睡觉的时候就可以到极乐世界去。当天回去,思妤就跟小女儿讲,她睡觉前念佛,就可以到极乐世界去。

  过了几天之後,她们又跟我见面,思妤就跟我说,当天晚上她的女儿就梦到了极乐世界。小女孩梦到的极乐世界是什麽情景呢?思妤说她的女儿在极乐世界看到外公,而且外公变得很年轻、很帅;也看到阿弥陀佛,小女孩并试着把阿弥陀佛画下来──阿弥陀佛站在莲花上,头上有一小颗、一小颗的发髻。

  我就告诉她们,小女孩梦到极乐世界,场景庄严磅礡,景观很多,你们必须用《阿弥陀经》《无量寿经》的经文去问小女孩,把她所看到的讲出来,不然小孩子不知道怎麽讲,也不会形容。譬如你可以问她,极乐世界是怎样的地面?房子是怎样的房子?树木花草是怎麽样?还有极乐世界有很多莲花,莲花都有我们念佛人的名字,你可以问她有没有看到你们的名字?

  她们母女回去,就问小女孩:「有没有看到莲花?」

  答:「有,有看到莲花。」

  问:「莲花有没有名字?」

  答:「有。」

  问:「谁的名字?」「有妈妈你的名字,也有外婆刘金珠的名字,而且外婆你不只是刘金珠三个字,你是林刘金珠四个字耶!」原来金珠的先生姓林,以前的人习惯冠夫姓,所以她的身分证是林刘金珠,可是对外都是刘金珠三个字,很少人家称呼她林刘金珠的,可是这样的事实,她的小外孙女居然是从极乐世界的莲花看到的。

  问:「有看到外婆的名字,妈妈的名字,那爸爸呢?」

  答:「爸爸没有。」因为她爸爸虽然学佛,但不以念佛为主,所亲近的团体是强调人间佛教,不强调将来要往生极乐世界的。

  这样的故事是小女孩编不出来的。所以只要念佛,极乐世界的莲友就有念佛人的名字。

  接下来,我们回归到善导大师的解释:

弥陀应声即现,证得往生也。
弥陀在空而立者,但使回心正念,愿生我国,立即得生也。
三恶火坑,临临欲入,若不举足以救迷,业系之牢,何由得免?
为斯义故,立撮即行,不及端坐以赴机也。

  阿弥陀佛应声立即出现在空中,显明阿弥陀佛要以他本身来证明,任何众生只要回心念佛,愿生极乐世界,当下都能得到往生。善导大师也引用问答,一问一答说,佛是非常尊贵的,与众生相处,佛是坐着,众生往往是站着,为什麽此时阿弥陀佛却是站立在半空中?善导大师就回答说,众生都踏在三恶火坑的上面,三恶火坑的火已经烧到脚底了,阿弥陀佛非常的迫切,所以他是站着的,怕坐着来不及迅速救拔。这显示出阿弥陀佛救度众生的迫切性,如果不是一个箭步过来把我们捏到极乐世界去,我们就要陷入三恶道的火坑了。因为这个缘故,所以阿弥陀佛站着,而且三只小指头把我们的耳朵一捏,就捏到极乐世界去了,所以说「立撮即行」。「撮」就是用手指头把东西一捏就拿走的意思。好像一个孩子掉入水中,他大声喊爸爸,爸爸立刻过来,一伸手就把孩子从水中抓到岸上来一样。难道这时候,这位父亲还会坐着,好整以暇的跟这个溺水的小孩谈条件吗?一定不会。心中唯是急切、担心、不忍,一心只想赶快把心爱的孩子救起来,唯恐稍慢些就来不及。

  善导大师的回答让我们很感动,显示出阿弥陀佛主动、积极、平等、无条件的救度悲心。

  在这里,我们应该回过头来了解韦提希夫人她的心历路程。

  韦提希夫人在释迦牟尼佛为她宣说第七观之前,已经先讲了三福的散善,也就是第一「世福」(世间的福)──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共四种;第二「戒福」(小乘的善)──受持三皈,具足众戒,不犯威仪,共三种;第三「行福」(大乘的善)──发菩提心,深信因果,读诵大乘,劝进行者,共四种。三福总共就有十一个内容,每一个内容都很深广,而且不容易做得到。

  韦提希夫人已经听过了这三福的内容,同时也听过了十三观的前六观:日想观、水想观、地想观、宝树观、宝地观、宝楼观,这些要入定观想的方法。如果详细体会,就会发现修行这一些法门是极为困难的。韦提希夫人是一个「心想羸劣」的凡夫,也就是说贪瞋痴没有比别人少,情绪也比别人大,同时养尊处优惯了,以这样的根机,想要修这一些法门,成就的希望是极为渺茫的。

  其实,岂止是极为渺茫,韦提希夫人在听闻了这一些法门之後,因为体悟到自己根机的愚钝与罪恶,而开始变得无所适从,不晓得怎麽样才好,散善三福肯定是做不到的,水想观、日想观,更是不可能。

  佛法犹如一面法镜,认真闻法,以法镜照心,就会发现自己的实相。论韦提希夫人,不知善恶报应,不知三世因果。在宫中过着奢华的生活,极尽五欲的享受,而且未怀孕时惨杀修行者,将生产时谋杀亲生骨肉,连释尊都敢责问,如此罪大恶极,却以为平常,不知善恶因果报应的可怕,无有惭愧忏悔之心,如果说自己是恶人中的恶人,罪人中的罪魁,亦不为过。如今面对法镜,才看出自己丑陋罪恶的实相,恶鬼罗刹就是自己,既没有资格往生极乐,未来的去处就是地狱。

  看这一些经文,我们就可以发现,一开始韦提希夫人一边悲叹自己的不幸,一边埋怨自己的儿子阿闍世王的所作所为,同时也抱怨恶友提婆达多的教唆。也就是说,这一阶段的韦提希夫人,只是看到别人的不是,却没有反躬自省自己的罪业与根机,可以说没有自知之明。可是因为王舍城的悲剧,她才藉这个逆缘生起愿意往生净土的心,同时又蒙受释迦牟尼佛亲开金口为她讲经说法,这才了解到自己罪恶的实相,也了解到如果需要这样修行才能够往生弥陀净土的话,那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孝养父母,奉事师长」,这样的世间善福,都很难做得圆满了,更何况是难度远在这之上的戒福、行福,还有定善种种修行?即使释迦牟尼佛说,学佛一开始,就应该先深信因果,可是我们的心往往都是烦恼重,愚痴无明,抱怨对方,不会去认为是自己过去现在的因果,情绪片刻都不能止息。

  所以韦提希夫人从一开始听释迦牟尼佛说法,一直到这个时候,可以说心已经是很疲倦了,感觉到「啊!糟了!这样下去,我哪有希望呢?除了地狱之外,无有去处。」那个心境会是怎麽样?就是苦恼的心境;但苦恼归苦恼,可是极乐世界那麽好,娑婆世界有地狱、饿鬼、畜生,杂恶同居,所以娑婆世界将来一定要远离,而极乐世界一定要往生,所以不想放弃。那不想放弃,往生又很困难,要怎麽办呢?真是左右为难。

  释迦牟尼佛讲完定善十三观的第六观,进入第七观的时候,释迦牟尼佛正因觉察到韦提希夫人心中的苦恼,发觉显扬阿弥陀佛平等、无条件,慈悲救度法门的时机已经成熟,心中非常欢喜,就说:

吾当为汝,分别解说除苦恼法,
汝当忆持,广为大众分别解说。

  意思是说,我现在为你分别解说消除苦恼的方法,你应该铭记在心中,不要忘记,这个才是你能得到的,而且能够解脱的,这个等同你的生命,你要记住,不要忘记,同时听过之後要广为大众分别解说,就像我跟你讲的一样,你也要广为大众分别解说。」

  释迦牟尼佛有他心通,了解韦提希夫人的心灵境界,所以讲出这一段话,来安慰韦提希夫人,同时为他开示往生方法。这对於韦提希夫人来讲,无异於是天外传来的妙音,当自己对往生净土不抱着希望,正苦恼的时候,忽然听到释迦牟尼佛要为她详细解说消除苦恼的方法,因此韦提希夫人就非常欢喜,非常的激动。原本已经心灰意冷的她,再次要顶礼释迦牟尼佛的时候,出乎韦提希夫人意料之外的,阿弥陀佛突然显立在空中,显现在她的面前,而且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也分别陪伴在左右两边,光明炽盛,极尽庄严。所以当下韦提希夫人就向阿弥陀佛顶礼膜拜,这是经文的内容。

  读过《观无量寿经》的人,都可以想像出这种场景。对於这样的场景,善导大师一开始是顺着文面的解释,因为《观经》主要就是在宣讲定善和散善的要门,而且正当阿弥陀佛出现而消失之後,释迦牟尼佛也是继续在讲十三观的内涵。所以就文面上解释,除苦恼法就是第七观的观法。不过在这里,善导大师因为觉察到了韦提希夫人的苦恼,看出真正除苦恼的法门是住立在空中阿弥陀佛的本身,并不是定善的观法,因为这样的观法如果可行的话,韦提希夫人就不会有那样的苦恼。同时阿弥陀佛显立空中,是因为释迦牟尼佛说要解除韦提希夫人的苦恼才显现的,善导大师看出了这一段经文,一方面是在显彰阿弥陀佛的弘愿,同时也是韦提希夫人信受的地方,所以才做那样的解释。

  韦提希夫人是因为看到阿弥陀佛的出现,看到阿弥陀佛的相好光明,也体会到阿弥陀佛平等的悲心,所谓「佛心者,大慈悲是,以无缘慈,摄诸众生」才信受的。可是一般来讲,如果只看到佛的相好,并不足以入信。这如同第九观所讲的,看到佛身,一定会看到佛心,而不只是佛的相好而已,佛心就是大慈悲;大慈悲就在於「以无缘慈,摄诸众生」,就是普遍地救度任何一个众生。这样来说,韦提希夫人看到了佛而得忍,也就是入信,实际上是因为体悟到了阿弥陀佛本愿名号的救度,就像第十八愿所讲的「闻其名号,信心欢喜」的旨趣是一样的。

  因此,善导大师在解释《观经》的「三心」──至诚心、真心、回向发愿心的後面,有引用一段譬喻,这一段譬喻在我们法门当中非常有名,叫作「二河白道喻」。「二河白道喻」场景也是很壮观、很庄严。「二河白道喻」之名,就是从这一段经文所描绘而来的。

  「二河白道喻」的内容是:有两条河,北边是水河,南边是火河,两条河的中间有一条白道。有一个念佛人走在白道上,在东边的地方,有释迦牟尼佛劝告这个念佛人一定要往西方直进;这个时候,西边阿弥陀佛出现呼唤说:「你就这样的来,我能够保护你,你不要疑惑、退心,也不要惊恐。」二河白道的景像就是这样。这个其实就是从第七「华座观」,「弥陀出现在空中」所描绘出来的。

  当然,其他的经典,释迦牟尼佛也多有这样的描述,不过善导大师在《观经四帖疏》所做的「二河白道喻」,显然与第七观的经文,还有他所解释的法语是前後呼应的。所以善导大师在「二河白道喻」之中,比喻住立空中的阿弥陀佛而说:「西岸上有人唤言,汝一心正念直来,我能护汝,众不畏堕於水火之难。」也就是说,「西岸」代表西边的极乐世界;「有人」,这个人就是阿弥陀佛。他在空中呼唤,而且保证我们说「汝一心正念直来」,你就专一的、无二心的「正念」而来。「正念」就是专一念佛,你就专一念佛一直到往生极乐世界,在这一段期间,尽管在娑婆当中有种种业力牵引,有种种业障出现,但不要害怕,我能够保护你,现在就保护不让你受业障的障碍,也不让你在将来堕落三恶道,所以你尽管安心,一切恐惧,为作大安。这个是善导大师二河白道喻所描绘的。

  同时,善导大师在这里也解释说,因为韦提希夫人在一开始的时候已经看过极乐世界的景象,认为极乐世界是十方净土当中第一的,所以才选择极乐世界,那个是开始的时候。现在在第七观「华座观」一开始的时候,又看到阿弥陀佛出现,所以善导大师就解释说:

今乃正睹弥陀,更益心开悟忍。

  现在又面对面的看到阿弥陀佛,更加让她「心开悟忍」,心豁然开朗,疑惑消除,得到了无生忍,就是得到了信心决定。

  在这基础之上,善导大师进一步解释说,阿弥陀佛「应声即现」,是在於阿弥陀佛以他本身证明,凡是依靠阿弥陀佛的人,都必定往生极乐世界,所以善导大师说「证得往生」。另外,善导大师还将「住立空中」的阿弥陀佛解释为:凡是仰靠阿弥陀佛的人,不只是将来能往生,而且是在信受的当下,就往生必定了,不必等到临终的时候,所以善导大师说「立即得生」。

  善导大师更体察到,因为阿弥陀佛是以悲切的愿心救度众生,所以才以站立的形象立即来接引我们,所以说「立撮即行」;解释「光明炽盛」,是显示阿弥陀佛是十方无碍光的一尊佛;解释韦提希夫人当下向阿弥陀佛「接足作礼」,是韦提希夫人得到弥陀救度之後的一种感恩、谦卑的心境。

  善导大师同时解释经文说,韦提希向释迦牟尼佛表白「我今因为佛力的缘故,可以见到无量寿佛和两位大菩萨,可是未来的众生,他们要怎麽样才能跟我一样的看到无量寿佛和二位大菩萨呢?」这就显示韦提希夫人的悲心。怎麽样的悲心呢?因为同样受过苦的人,才会同时悲悯其他痛苦的人。如果没有这一种经历,对於别人的痛苦,常常是无动於衷的。这也显示,凡是信受的人,都会想去教人家信,这个就是「自信教人信」。

  以上是就《观无量寿经》阿弥陀佛亲自、主动显彰弘愿共有三个地方,其中第一个地方──第七观「华座观」之文的解释。

  第二个显示的地方是在第九观的「真身观」。

  「真身观」的经文有提到,阿弥陀佛有无量相好、无量光明,每一道光明都遍照十方世界,念佛众生摄取不舍。经文说:

光明遍照十方世界,念佛众生摄取不舍。

  这两句十六个字,也可以说是阿弥陀佛自己在显彰他摄取弘愿念佛的人。因为这里所谓的「念佛众生」,是指第十八愿的念佛众生。虽然经文短短两句十六个字,可是善导大师的解释文字很多,而且一开始善导大师就下一个断定,说:

佛光普照,唯摄念佛者。

  阿弥陀佛普照十方的无碍光明,他是「唯摄念佛者」,唯一摄取救度念佛的人。如果不是念佛的人,就没有在阿弥陀佛摄取光明的当中,这是善导大师所下的断案。

  善导大师进一步解释说,为什麽会这样呢?因为有「三缘」的关系,念佛就与阿弥陀佛自自然然就有「亲缘」「近缘」和「增上缘」。同时又说:

自余众行,虽名是善,若比念佛者,全非比较也。

  众行虽然是善,回向也可以往生,可是如果要跟阿弥陀佛这句名号,这个念佛法门相比,根本不能比较,善导大师就引用例子说:

是故诸经中,处处广赞念佛功能。

  很多经典当中,都有谈到念佛的功德和功能。当然,如果论三藏十二部经当中,谈到跟阿弥陀佛与极乐世界有关的经典大概有二百七十多部,几近占全部经典的三分之一。这里,善导大师就举出净土正依经典的三部经说:

如《无量寿经》四十八愿中,唯明专念弥陀名号得生。

  又说:

如《弥陀经》中,一日、七日,专念弥陀名号得生。

  又说:

此《经》唯标专念名号得生。

  所以这里就显现出,遍照十方世界的光明,唯在摄取弘愿念佛的众生。所以这一段经文也是「安乐能人,显彰别意之弘愿」的地方。

  可能有人会有一个疑问,阿弥陀佛大慈大悲,光明都已经普照十方世界了,为什麽不直接摄取任何十方世界被普照的众生,而偏心的只摄取念佛的众生?到底原因是什麽呢?这有一个比较贴切的比喻。

  譬如磁铁有吸力,凡是带有铁性的东西都会被磁铁吸引,所以如果有一颗大磁石,旁边的铁针立刻就会被吸过来;即使铁的成分不是百分之百,但只要有一点点铁性,就都会被吸过来,因为磁石的功能很强。可是如果是玻璃片、塑胶片、木片,那能不能被吸引?不能。同样的,阿弥陀佛光明遍照十方世界,这是平等性的,普照大地,普照万物,可是唯有念佛的人能与阿弥陀佛的悲心相感应,因为佛的悲心救度念佛的人,这是自然的功能。如果他没有念佛,就只是被遍照的光明所照耀,但是没有被摄取的光明所摄取。

  这里,就分出光明有两种:一种是遍照的光明,一种是摄取的光明。遍照的光明是普遍性的照耀;摄取性的光明,除了普遍性的照耀当中,又有特别的功能,凡是念佛的人,就被这一种光明所摄取,这个叫作「摄取的光明」。

  为什麽要分这两种呢?因为不是每个人现在就都是念佛的根机。虽然现在不是每个人的根机都是念佛的根机,但是阿弥陀佛希望每一个根机都是念佛的,因此就先用光明来普照所有众生,慢慢调熟,希望机缘慢慢成熟而进入念佛的法门。

  生生世世以来,我们如果没有机缘做人,阿弥陀佛就调摄我们,能够生而为人;没有遇到佛法,阿弥陀佛就调摄我们,让我们遇到佛法;我们遇到佛法却杂修杂行,阿弥陀佛就调摄我们,能够进入净土法门,之後才在他的摄取光明当中。就好像水果,接受太阳的照耀,由青转红,如果还没有成熟,水果还不能掉落下来,等到熟透了,自然就掉落下来了,即使不摘取也能够拿得到。

  有一句话说「天雨虽大,不润无根之草;佛慈虽广,难度无缘之人」。也就是说,上天普降甘霖,普润大地花草树木,可是这一棵树或这一株草如果没有根的话,那能够因雨水而得以滋润成长吗?就不能了。同样的,阿弥陀佛慈悲平等,广度众生,不加拣别,可是如果对方没有因缘来学佛、念佛,那就没办法救度他。所以,「因缘」很重要。

  其实,一切万物的存在都是因缘和合,没有因缘,不可能有存在的。我们身体的存在,或家庭亲人的存在,社会国家的存在,乃至宇宙万物的存在,都是因缘。当然,因缘最根本的就是每一个人的心,所以这个娑婆世界是聚合我们娑婆众生的心所显现出来的,这个叫作「共业所感」,是共同的业力所显现的,所以说「三界唯心所现」,三界是三界之中的所有众生,共同的心,共同的业力,所显现出来的。

  虽然说「业由心造」,也是「业由心转」,谚云:「有心无相,相由心生;有相无心,相由心灭。」一切都是来自於我们的心。但是我们的心整个都是业力,以我们自己的力量要转变业力、脱出三界,改变三界的命,是不可能的。只有信受弥陀的救度,靠外来的力量才能改变,而且能够成佛,所以这外来的力量对我们来讲,是非常重要的。

  在净土门讲念佛的「众生」叫作「机」,机器的「机」,机器能够运转就是靠外来的操作,没有外来的操作,这部机器就等於废物一样,没有作用。我们能够成为念佛的根机,也是种种的因缘来调熟我们,主要的当然是阿弥陀佛的操作。所以善导大师说:「一切善恶凡夫得生者,莫不皆乘阿弥陀佛大愿业力为增上缘也。」又说:「正由托佛愿以作强缘,致使五乘齐入。」正因为靠阿弥陀佛的愿力,所以五乘(人乘、天乘、声闻、缘觉、菩萨),都能平等的到极乐世界,同等的获得成佛的果报。可见对净土法门来讲,阿弥陀佛的缘是多麽重要!

  以上是讲阿弥陀佛显彰弘愿的第二个地方。

  第三个地方就是九品生之中,「下品上生」所讲的,也是阿弥陀佛自己在显彰他的弘愿念佛的救度。经文是这麽讲的:

或有众生,作众恶业;
虽不诽谤方等经典,如此愚人多造恶法,无有惭愧。
命欲终时,遇善知识,为说大乘十二部经首题名字;
以闻如是诸经名故,除却千劫极重恶业。
智者复教合掌叉手,称「南无阿弥陀佛」;
称佛名故,除五十亿劫生死之罪。
尔时彼佛即遣化佛、化观世音、化大势至,至行者前,赞言:
「善男子,以汝称佛名故,诸罪消灭,我来迎汝。」
作是语已,行者即见化佛光明遍满其室;
见已欢喜,即便命终,乘宝莲华,随化佛後,生宝池中。

  意思就是说,有一个人,他做了种种的坏事,只差没有诽谤经典,除了这个以外,其他的坏事都做过了,认为做坏事不算什麽,所以没有惭愧心。可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在他临命终的时候,恶业显现,这个时候,遇到一个善知识来给他安慰,而且讲大乘经典的经名给他听,消他的业。这个人听到大乘经典的名字,就除去了千劫极重的恶业,但还无法让他离开六道轮回。所以这位善知识又进一步教导他,要他合掌念「南无阿弥陀佛」,对方就跟着合掌念「南无阿弥陀佛」。由於念佛的缘故,消除了他五十亿劫生死的罪业。这「五十亿劫」是表示他生生世世生死罪业的数目。这时候,阿弥陀佛的化身和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的化身出现,来到这个人的面前,而且赞叹他说:「善男子,因为你念佛的缘故,所有的罪已经消灭了,我来迎接你。」这些话说完,这个人就断气了,跟阿弥陀佛到极乐世界去了,这是下品上生的内容。

  这里所显现的是「化佛」来到面前,赞叹他,说他是善男子。论这一个人,一辈子都是做种种的恶业,可是佛却来赞叹他说「你是一个善男子」。为什麽这样讲呢?因为他念佛。念佛是「善中之善」,善根中的大善,是「福中之福」,福报中的大福,所以就称他「善男子」。而且说因为你念佛的缘故,所以罪都消灭了。也就是说,我们生生世世,世世生生以来做了种种恶业,五戒也犯,十恶也做,无恶不做,无做不恶,这一些罪业遍满虚空。可是只要念佛,这一些遍满虚空的罪业当下就消除了。

  所以念佛好像大火炬,我们遍满虚空的业力好像乾草,乾草遇到了烈火,很快就被烧尽。这是一种比喻。善导大师对这一段经文特别解释说:

明所闻化赞,但述「称佛之功,我来迎汝」,不论闻经之事。
然望佛愿意者,唯劝正念称名,往生义疾,不同杂散之业。

  也就是说,阿弥陀佛化身来的时候,只是赞叹他念佛就有消除所有罪业的功能,因此说我来迎接你,只赞叹这一点,其他的没有赞叹。善知识在这之前,已经预先为这个人讲十二部经的名字,在讲这十二部经名字当中,应该也会解释它的含义。为什麽?因为一部经的重点,都显示在经的名字。善导大师说,佛只有赞叹念佛,没有赞叹其他,这就显示从阿弥陀佛的本愿,或者是释迦牟尼佛讲这一些的心意,只是劝导正念称名,也就是前面所讲的「回心正念,愿生我国,立即得生」,如「二河白道喻」所讲的「汝一心正念直来,我能护汝!众不畏堕於水火之难」。所以善导大师就说「唯劝正念称名」,只有劝导我们正念称名。

  「往生义疾」,要往生极乐世界比较快,比较直接,比较容易,比较超越。

  「不同杂散之业」,杂善是与正业念佛不能相比的。念佛以外的十三种定观、三福散善,还有三学(戒、定、慧)、六度(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这一些跟念佛不能相比,所以念佛是跟这一些杂善不一样。念佛要往生极乐世界,是立即的,也就是说,这个人现在要断气了,现在念佛,现在就可以往生极乐世界。不是说他旷劫以来的罪业很多很重,即使现在念佛,也要等到几辈子之後才能够往生,不是的,现在就能够往生。

  以上是第三个显彰别意之弘愿的地方。

  接下来,要再进一步解释「弘愿」。

  「弘愿」是善导大师所提出的。如果只看善导大师对「弘愿」这两个字所作的解释,就会晓得,善导大师本人并没有提到《观无量寿经》哪个地方是指出彰显弘愿的经文。善导大师只有说「安乐能人,显彰别意之弘愿」,然後说:「言『弘愿』者,如《大经》说:一切善恶凡夫得生者,莫不皆乘阿弥陀佛大愿业力为增上缘也。」以这几句话来解释弘愿。

  虽然善导大师没有明确指出《观经》之内这三处经文是阿弥陀佛亲自彰显弘愿的地方,但可以确定的是,善导大师认为这几个地方是在彰显弘愿。

  善导大师在《观经四帖疏》中说,弘愿就是如《大经》所讲的,由此可知,善导大师有他特别的主张,善导大师想要通过这样的解释,提出他对《无量寿经》和《观无量寿经》这两部经的看法。对比这两部经,可以明显的知道《无量寿经》本身就在宣讲阿弥陀佛本愿念佛的救度,也就是弘愿的法门,所以《无量寿经》可以说是「弘愿之经」,弘愿的经典。

  以《观无量寿经》来讲,它整个经文表面上,都是在讲定善和散善,所以从表面上来讲,《观经》是「要门的经」,这是可以确信的。但是正如前面指出的,如果深入考察探讨就会发现,《观无量寿经》刚刚提的这三个地方很明显是在彰显弘愿,彰显《无量寿经》所讲的阿弥陀佛的第十八愿念佛的内涵;而且正如前文提到的,《观经》在「流通分」当中,释迦牟尼佛也亲自开展弘愿的念佛,也就是:

佛告阿难:汝好持是语,持是语者,即是持无量寿佛名。

  从这一段经文也可以看出,释迦牟尼佛也在彰显弘愿。如果不是,十三种定观很显然就是要门的定善,三福很显然就是要门的散善,跟念佛是不一样的。必须要有十三种定观才算定善,或者三福才算散善,可是这里只有说念佛。乃至一辈子没有行善的人,这样的人念佛也能离开六道,往生极乐成佛,所以释迦牟尼佛在《观经》的最後,也是在彰显阿弥陀佛的弘愿。

  从这几段经文可以看出,《观经》和《无量寿经》从表面上看不一样,从内涵看,却没有不一样,都是在弘扬弘愿念佛的法门,《观经》最後导归弘愿念佛,跟《无量寿经》的意旨、目的都一致。所以善导大师在「要弘二门判」就说「言『弘愿』者,如《大经》说」,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善导大师才在这里大判(大要性的判别)这两部经,以《大经》当作弘愿的经,《观经》当作要门的经。

  当然,如果从《观经》最後来讲,《观经》就不是要门的经,也是弘愿的经。所以一开始,善导大师说「今乘二尊教,广开净土门」。「二尊」就是释迦牟尼佛和阿弥陀佛这二尊各别的教法,二尊二教,最後是二尊一教,二尊同样一个目的在宣讲弘愿念佛法门。

  在善导大师对於弘愿──也就是第十八愿,所做的解释当中,有的地方也没有完全提到念佛,譬如他在这个地方说「言『弘愿』者,如《大经》说:一切善恶凡夫得生者,莫不皆乘阿弥陀佛大愿业力为增上缘也」。只说到阿弥陀佛的愿力,没有谈到第十八愿的信心或念佛,这也是有一些特别的。

  不过我们要了解,善导大师对弘愿,也就是对第十八愿解释的说法并不是完全都一样的。有时候是凸出众生对第十八愿「至心、信乐、欲生」的三心,说要具备有这三心;有时候单独强调十念,说只要念佛,「众生称念,必得往生」,强调行;有时候又通过「至心、信乐、欲生、十念」这信、愿、行来解释第十八愿。所以这个地方,善导大师这样解释并不奇怪。反而,我们应该特别注意到,善导大师用不同的解释说法,他的意图是什麽。

  大体上来讲,可以认为,善导大师凸出第十八愿的「至心、信乐、欲生」和「十念」,这是从众生的信仰和实践的角度出发来讲的;有时候强调阿弥陀佛的本愿,或者名号的救度,这是从理论的角度出发。亦即,同样是阐扬第十八愿──也就是本愿、弘愿,可以从几个不同的角度来作解释。

  接下来是「二尊一教」。

  前面所讲的「二尊二教」,是将《观无量寿经》分为释迦教的「要门」,和弥陀教的「弘愿」。释迦牟尼佛是要通过要门来引导、调熟所有的众生,因为众生归纳起来,不是定的根机就是散的根机,以及定散之外的罪恶凡夫(没有修行的人),调引这些根机进入弘愿的念佛法门,是释迦牟尼佛开示要门教的目的。阿弥陀佛则是通过弘愿教显示救度众生在於他的愿力,这是属於「二尊二教」的范围。

  「二尊一教」就是比「二尊二教」更进一步显示,释迦牟尼佛和阿弥陀佛同样以弘愿念佛作为宣讲《观经》的目的。从「华座观」来看,「二尊一教」的含义是从前面演绎而来的;也就是前面释迦牟尼佛说要讲「除苦恼法」,阿弥陀佛就显现,从这段释迦和弥陀互相唱双簧当中,就可以晓得二尊目的是一致的,是「二尊一教」的,所以善导大师就说:

斯乃二尊许应无异,直以隐显有殊;正由器朴之类万差,致使互为郢匠。

  意思是说,因为众生根机各个不同,因此使释迦牟尼佛和阿弥陀佛为了配合不同的根机,所以有时候释迦牟尼佛出现说法,有时候释迦牟尼佛隐没,由阿弥陀佛显示说法。

  也就是说,释迦牟尼佛要说「除苦恼法」的时候,好像自己隐没了,闭口不言;那个时候阿弥陀佛立即出现,显彰弘愿的法门。好像当下释迦牟尼佛不存在,改由阿弥陀佛担纲演这一部戏;等到阿弥陀佛隐没之後,释迦牟尼佛又再度登场说法,这叫作「隐显有殊」。为什麽会有这样的不同呢?因为「正由器朴之类万差」, 「器朴」比喻众生根机。众生的根机千差万别,有定善散善,有无定无散,有非定非散,所以才让释迦牟尼佛和阿弥陀佛互相扮演不同的角色,所谓「致使互为郢匠」。「郢匠」是古代的郢人与巧匠,比喻释迦与弥陀的慈悲智慧,能够善巧方便地引导救度任何机类的众生。

  如此看来,释迦教之要门与弥陀教之弘愿,绝非矛盾对立的关系,而是如前文所说的,释迦是通过要门调熟我等之根机,再由弥陀通过其弘愿施以救度。如果沿着这个思路继续深入考察,便可以发现释迦微笑之素怀,正是在於开示弘愿念佛之法(欣净缘:唯愿释尊教我思惟,教我正受。尔时释尊,即便微笑)。

  所以善导大师在《观经四帖疏.玄义分》的「序题门」,「要弘二门判」的後面做一个结论来开显「二尊一教」的悲心。善导大师说:

仰惟释迦此方发遣,弥陀即彼国来迎,彼唤此遣,岂容不去也?

  这段完整的经文,我们再来复习一遍。善导大师「要弘二门判」说:

遇因韦提致请,我今乐欲往生安乐;唯愿如来,教我思惟,教我正受。
然娑婆化主,因其请故,即广开净土之要门;安乐能人,显彰别意之弘愿。

  这个就是「二尊二教」的地方,释迦要门教与弥陀弘愿教。

其「要门」者,即此《观经》定散二门是也。
定即息虑以凝心,散即废恶以修善。回斯二行,求愿往生也。

  这是要门教的内涵。

言「弘愿」者,如《大经》说:「一切善恶凡夫得生者,莫不皆乘阿弥陀佛大愿业力为增上缘也。」

  这是弘愿教的内涵。

  以上显明「二尊二教」,要门教和弘愿教。可是最後善导大师又讲:

仰惟释迦此方发遣,弥陀即彼国来迎;彼唤此遣,岂容不去也。

  这一段法语就是显示「二尊一教」的地方。

  也就是说,我们抬起头来静静的思维:释迦牟尼佛在这娑婆世界劝导我们,要念佛往生极乐世界,而阿弥陀佛就即刻远从十万亿佛土的极乐世界来到面前迎接我们,这个就是「仰惟释迦此方发遣,弥陀即彼国来迎」。善导大师接着就说:「彼唤此遣,岂容不去也?」阿弥陀佛从极乐世界呼唤我们,而且亲自来到我们面前迎接我们,又有释迦牟尼佛在这个地方,劝导发遣我们要往生极乐世界,怎麽会不能往生呢?

  《玄义分》前面的偈语就说「今乘二尊教,广开净土门」,首先是「二尊二教」,就是要门教和弘愿教,最後是「二尊一教」,就是废要门的定善和散善,而立弘愿的念佛,是有这一种含义的。

  善导大师在「二河白道喻」,也同样显示出这一种意涵。在「二河白道喻」中就分别将「二尊」比喻为东岸之人和西岸之人:

东岸忽闻人劝声:「仁者!但决定寻此道行,必无死难,若住即死。」

  忽然听到东岸有人劝导说:你尽管决定的依照这一条道路前进,不要後退,这样就不会有堕落六道轮回的大灾难;如果你不往前进,停下来或往後退的话,就只有堕落一途,就没有解救的可能了。这是东岸的人所发出来劝导的声音。

又西岸上有人唤言:「汝一心正念直来,我能护汝;众不畏堕於水火之难。」

  西岸上也有人呼唤说:你只要一心一意的念佛,不要改变,这样我就能够保护你。你念佛我保护你,不要怕将来会堕落三恶道。

  不过,如果没有念佛的话,跟阿弥陀佛就没有关系。

  在东岸发遣的人表示是释迦牟尼佛;在西岸呼唤的人表示是阿弥陀佛。所以往生极乐世界的这个净土法门是呼唤的法门,释迦牟尼佛呼唤我们、发遣我们要往生,就像《阿弥陀经》中,释迦牟尼佛就有三次的劝导我们要往生,三次就是无量次。很明显的,阿弥陀佛也从极乐世界说你要「欲生我国」。所以整个净土法门就是「二尊一教」,这「一教」就是呼唤我们,保证我们念佛就必定往生。

  现在再进一步探讨,到底释迦牟尼佛是在《观经》哪一个地方,像善导大师所讲的是在劝勉发遣我们往生极乐世界?

  我们虽然根据「华座观」之的经文,看出了其中所蕴含之密意,但此时之释迦尚未明确开显弘愿,而只是闭口不言,将显示弘愿救度的法门让与弥陀而已。而且,当住立空中之弥陀隐没,释迦重开金口宣说华座观後,其所说之法也仍然是延续之前的定散诸行。那麽,究竟是《观经》中的哪一部分在体现释迦之发遣呢?这个其实刚刚有谈到了,体现释迦发遣之经文其实是在《观经》最後的流通分。流通分说:

佛告阿难:汝好持是语,持是语者,即是持无量寿佛名。

  这就是指释迦牟尼佛对我们的发遣。

  虽然《观经》从一开始到最後,释迦牟尼都是讲定善和散善这二种要门,可是到了最後「流通分」的时候,他不流通定散的要门,却只有流通弘愿的念佛,只有劝导我们要「持无量寿佛名」,而不是要我们观无量寿佛像,或者修学三福九品。释迦牟尼佛在《观无量寿经》最後流通地方所付嘱的是念佛,彻底翻转之前所讲的《观经》内涵,可以说是惊天动地!

  对於《观经》,一般都会理解是在讲定善和散善,虽然定善、散善的经文当中多少也有牵涉到念佛,可是并不明显,而且也把它当作是散善的一种念佛。可是到了「流通分」的地方,释迦牟尼佛却将要门的定善、散善以及念佛的主次的关系完全翻转。也就是说,有关定散这些法门的种种内涵,到了这个地方戛然而止,改变了,不讲了,只讲「称名念佛」这一个法门。所以从这最後短短的付嘱文来看,会让人难以理解为什麽会这样!?释迦牟尼佛如果要讲念佛,为什麽不一开始就直接讲念佛,而是用很长的时间在讲要怎样行持散善三福,要怎样入定观想十三种定观;而到了最後,却将这些一扫而开,只讲念佛。这不仅令人惊讶,甚至也会有许多人由於不能理解而离开,就像《法华经》的情景。(《法华经》有五百增上慢比丘离开法华的法筵)

  不管怎麽讲,很明确的,定散要门到最後「流通分」的地方释迦牟尼佛是舍掉的,而弘愿的念佛却是提起而交代的,这个就是「废立」的关系。所以《观经》和《法华经》一样有转折的过程。《法华经》有所谓「为实施权」「开权显实」「废权立实」这些废和立的过程,《观经》同样也有。

  不过,我们如果再深一层的思考就会发现,释迦牟尼佛在这里通过付嘱而使它独立出来的念佛,也有可能不是弘愿的念佛,而是「正宗分」所讲的定心念佛或散心念佛,不一定是弘愿的念佛。也就是说,即使同样讲念佛,可是有自力的念佛,有自他二力的念佛,也有纯粹他力的念佛。到底「流通分」所讲的这个「念佛」,究竟是自力的念佛,或者他力的念佛?也就是说,是自力定散要门的念佛,还是非定非散的他力弘愿念佛?这也必须要根据善导大师的解释才能明白。善导大师是怎麽解释的呢?

  善导大师将显彰弘愿的经文,以及「流通分」的经文,彼此对照,认为「流通分」的持名念佛,是非定非散的他力弘愿的念佛,同时也是释迦牟尼佛之所以把持名念佛这一法门付嘱给阿难尊者,让阿难尊者流通於後代的原因。善导大师解释说:

从「佛告阿难,汝好持是语」以下,正明「付嘱弥陀名号,流通於遐代」。

  这在说明释迦牟尼佛要阿难流通念佛,一直到未来,不要断绝。

  所以善导大师进一步又解释说:

上来虽说定散两门之益,望佛本愿,意在众生一向专称弥陀佛名。

  也就是说,从前面经文一开始到现在,虽然释迦牟尼佛说了定和散这两个法门的利益,可是释迦牟尼佛的心意是在希望众生一向专称弥陀佛名。

  经由善导大师这样的解释,可见这里的「一向专称弥陀佛名」和前面的定散两门是不一样的。所以这里所讲的「一向专称弥陀佛名」,并不是定善的念佛,也不是散善的念佛,很明显的看出是非定非散的念佛,是超越定散的念佛。

  由前面的解释就可以晓得,《观经》是「定散、念佛」相对。定散就是要门,念佛就是弘愿,这两个相对。也就是《观经》「正宗分」所讲的,是属於定和散的要门;「流通分」之付嘱名号,是独立出来的念佛。善导大师特别在「望佛本愿」之上,加一个「意」(意在),正是彰显弘愿之文的《大经》,也就是本愿,跟「流通分」互相对照,就晓得《观经》「流通分」所要显出的意涵是在於《大经》的本愿念佛,也就是弘愿的念佛。善导大师下的这一个结论,就显示这里的念佛,是非定非散的他力念佛。

  自力「定的念佛」和「散的念佛」,及他力「非定非散的念佛」,到底是什麽内涵呢?由於时间的关系,这一次就讲到这里,下一次再显明这三种念佛。

  祝愿大家:信佛念佛,得生极乐。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2019年6月9日讲於台南佛一法会)

分享到
中华净土宗协会
净土宗文教基金会

11059台北市信义路五段150巷22弄41号
电话:02-2758-0689
传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