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講摘錄

  1. 阿弥陀佛久已成佛
  2. 「如来出世本怀文」略说
  3. 净土宗「回向偈」大意
  4. 顺佛本愿:三经一致,唯说称名
  5. 以仁为己任的净土法门
  6. 净土宗的见道、修道与证道
  7. 无诤念佛,预期坐脱
  8. 「第十八愿」与「第十九愿」的「众生」
  9. 莫因良医而好病,应体佛心而念佛
  10. 出声与默念
  11. 心念弥陀 身有光明
  12. 念念在定慧  
  13. 缘佛愿力,念佛才与弥陀亲
  14. 众生求弥陀 徒令弥陀悲
  15. 万德洪名具足弥陀的大愿业力
  16. 「自信教人信」与「发心」
  17. 名号独运 称名独达
  18. 三种念佛
  19. 念佛人应有的平常心态
  20. 专称佛名,易行顿超
  21. 名号有声光明,光明无声名号
  22. 「至心信乐,欲生我国」 即是「称我名号,愿生我国」
  23. 称名念佛即是口业称名
  24. 净土宗根源之第十八愿(本愿)
  25. 万德洪名是──「名即体」「名即法」
  26. 应以恭敬心,执持称名号
  27. 念佛的现当二益
  28. 不可思议的名号功德
  29. 学佛之人理当众善奉行
  30. 人生唯一大事
  31. 颛蒙念佛,暗合道妙
  32. 机法二种深信
  33. 黑奴小孩与船长的故事
  34. 普劝有缘常念佛
  35. 一切恐惧 为作大安
  36. 弥陀的呼唤
  37. 色与空
  38. 随顺
  39. 得道因缘
  40. 为道日损
  41. 殊胜的净土法门
  42. 广结佛缘
  43. 东土释迦智者大师
  44. 略谈如何从「俗谛」迈向「真谛」
  45. 不断烦恼得涅盘
  46. 称名念佛
  47. 极乐世界的莲花
  48. 十念当往生
  49. 三界无安 犹如火宅
  50. 我们是怎样的人呢?
  51. 阿弥陀佛是怎样的佛呢?
  52. 学佛从「否定自己」开始
  53. 罪恶生死凡夫
  54. 人的心
  55. 芬陀利花
  56. 不念弥陀更念谁
  57. 净信
  58. 教念弥陀专复专
  59. 专称名号至西方
  60. 转识成智
  61. 转苦为乐
  62. 人在世间
  63. 佛光是佛智慧之相
  64. 一失人身 万劫不复
  65. 吴信叟 归去来
  66. 长劫轮回
  67. 人天皆苦
  68. 帝释天三皈依的故事
  69. 弥陀的救度
  70. 苦海众生
  71. 极乐无为涅盘界
  72. 报冤行与随缘行
  73. 慧日法师弘扬净土始末
  74. 法照大师的念佛奇缘
  75. 明来暗去 暗去明来
  76. 心如太虚空
  77. 「劫」的譬喻
  78. 无限的慈悲
  79. 愿生──是智慧的结晶
  80. 光明名号
  81. 万德洪名
  82. 关於念佛
  83. 妙好人
  84. 临终三随
  85. 「山海空市」与「四不可得」
  86. 「四不久保」的典故
  87. 佛陀「四门游观」的故事
  88. 「大石乘船」的譬喻
  89. 随口称名 万德齐圆
  90. 弥陀的誓愿
  91. 净宗宗旨与敦伦尽分
  92. 实践的佛法
  93. 高深又平常的法门
  94. 道基
  95. 修身的法镜
净土宗
慧净法师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慧净法师 > 演讲摘录
top

演讲摘录

念念在定慧  

    欧阳公问一僧曰:「古之高僧,有去来翛然者,何今世之鲜也?」僧曰:「古人念念在定慧,临终安得而乱?今人念念在散乱,临终安得而定?」公深然之。

    此说却是正理,如吾儒易箦结缨之类,皆是平日讲贯得明,操守得定,涵养得熟,视生死如昼夜,故能如此不乱。

    静春先生刘子澄,朱文公高弟也。病革,周益公往拊之曰:「子澄澄其虑。」静春开目微视曰:「无虑何澄?」言讫而逝。(摘自宋.罗大经《鹤林玉露》)

 

    我早年看到这段典故就很警惕,也很受启发;尤其是我又是一个出家人,当然也自勉要像个出家人,因此当初看这一段时,感受就很深刻。

 

    欧阳公就是宋朝的欧阳修,他是宋朝的一位大儒、大学问家。欧阳公有一天问一个出家人说:「古之高僧,有去来翛然者」,「翛然」就是来去自如,也就是说镇定、不恐惧、不慌乱的意思。为什麽这时代很少看到呢?

 

    这个出家人就回答他说:「古人念念在定慧,临终安得而乱?今人念念在散乱,临终安得而定?」你所问的古之高僧去来翛然者,因为他们都是念念在定慧,也就是起心动念很少妄想杂念,大多是正念。

 

    所谓正念,随对方所修的法而各有不同,如果是净土法门的话,他念念在定慧的就是这一句名号,因为专念这一句弥陀名号没有杂念,就是定;专念这一句弥陀名号清清楚楚就是慧,这就是念念在定慧。平生都念念在定慧了,当然临终也就还是在定慧,就不会散乱、不会慌乱,甚至不会惊乱。今人念念在散乱,不在定慧,临终怎麽能够定呢?欧阳修听到这麽回答,就深深的肯定,觉得很有道理。

 

    念念在定慧,对修行人很重要,同样对念佛人也很重要。虽然,我们愿生弥陀净土、专念弥陀佛名就必定往生,但如果平常念佛不多,妄想杂念很多,甚至动不动就闹情绪、动不动就生烦恼、起无明,喜欢计较,屡屡不平、不满,心中常不平和,这样的话,恐怕往生就会不平顺。不平顺不是不能往生,阿弥陀佛依然会来迎接他,但是他就会有身心方面的病苦。

 

    此说却是正理」,这个作者认为那位僧人的回答很有正确的道理,而自己也引用两个实例来为这个道理作证明。

 

    如吾儒易箦结缨之类」,就好像儒家有「曾子易箦」跟「子路结缨」的典故。

 

    曾子易箦这个典故记载在《礼记.檀弓》。曾子将死的时候,他知道所躺的这个草蓆是大夫的身份才可使用的,可是他本身不是大夫,如果他死在这个草蓆上面,岂不是他违背了礼吗?所以现在要断气了,也必须把它换掉,因此曾子在临终的时候,就跟他的儿子讲,把这个草蓆换掉。他的儿子说:您现在到这个地步,最好不要动,如果能够留一口气,到明天再换吧!

 

    曾子当下就义正辞严地纠正说:「君子爱人以德,小人爱人以姑息」,也就是说,君子爱人是以德、以道来爱他,使他能够成就这个道、这个德。如果是小人的话,不懂大体、不知分寸,同时如果是一般观念的人,那就得过且过,就是姑息、放任。

 

    接着曾子又说:「吾何求哉?吾得正而毙焉,斯已矣!」我没有什麽所求的,只要守正而死,那就可以了。曾子是一个大儒家,儒家就是学君子、学圣人,儒家的思想就是三纲五常四维八德,曾子又是孔子底下最有名的弟子,对於修持三纲五常四维八德是非常纯熟,而且非常重视,可以说坚守这个道至死不渝的,即使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下,也不违背四维礼义廉耻。这就是「曾子易箦」的典故。可见守礼守正的重要。

 

    「子路结缨」的典故,出自《左传》。子路的个性比较刚直,儒家讲三纲五常四维八德,八德就是忠孝仁爱信义和平,忠摆在第一位,子路很重视忠,为了忠於他的主人,即使明知有可能会被谋害,也义不容辞地慷慨前往,从容赴义。当他被袭害时,他所戴的帽子歪斜了,虽然即将断气,他也要把帽子扶正,绳子绑好。这就是「子路结缨」的典故。

 

    这表示什麽呢?底下就说了∣∣「皆是平日讲贯得明,操守得定,涵养得熟,视生死如昼夜」,他们能够临终守道,至死不渝,是因为「明定纯熟」。也就是「平日讲贯得明」,讲贯就是讲习,平日讲习研究得很清楚很明白;「操守得定」,就是实践得很实在;「涵养得熟」,对这一些已经做得很纯熟了。「视生死如昼夜」,他们看生跟死就像昼跟夜,看得很开,很放得下,有白天就有晚上,所以有生必定有死,临死的时候,他能够理性的面对,坦然的接受,不会抗拒它,排斥它,留恋它,或者恐惧慌乱,所以「故能如此不乱」。

 

    一个人死的时候,如果有懊悔啦!恐惧啦!留恋啦!那一定是慌乱,不得善终。《无量寿经》说:「大命将终,悔惧交至」,因为一般的人在死的时候有两种心境,就是悔跟惧。

 

    懊悔过去没有行善积德,没有修行,没有先为临终准备,现在临终,已然来不及了。而离开这个世间之後,到底有没有下辈子?如果有的话,到底是苦的还是乐的?到底会到哪里去?就产生惧怕了。

 

    当然,在过程当中,他会留恋,有的留恋家属,有的留恋金钱,有的留恋名、利、地位、权势,但最留恋的还是家人,比如恩爱的丈夫、妻子啦,或是子孙等等。如果学佛、念佛的人就不会这样,为什麽呢?一方面他晓得,有生必有死,再恩爱的眷属也不过是一时因缘的和合,不是生生世世,世世生生都当眷属的,同时,有一个极乐世界是我们安乐的归处,我们到了极乐世界,将来就有能力引导子子孙孙到极乐世界再度团圆,并不是永远离开。

 

    所以念佛人,尽管他未断烦恼,还有执着,但是面对临终,取舍得很清楚,不会跟一般人一样的懊悔、留恋、害怕、慌乱;同时他「操守得定」,也就是说,这一句名号他都时时在心,而且「涵养得熟」,所以临终自然就会在这句佛号上,也就是「念念在定慧」,所以「临终安得而乱」,就不会慌乱,不会惊怕。

 

    平时是修链,临时是考验。平时贯链涵养的是什麽,当下反应展现的也是什麽。凡事豫则立,不豫则废。尤其生死大事,更须预先准备,让其熟练深固,一旦临终,就能明定不惊,从容以对;否则,难免六神无主,惊慌失措,不得善终。

 

    《中庸》说:「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又说:「拳拳服膺而不失。」《论语》也说:「造次必於是,颠沛必於是。」这个道,孔门两位大儒曾子与子路,他们确确实实地做到了,圆满了,令人深为敬服。

 

    《论语》又说:「笃信好学,守死善道」、「执德不弘,信道不笃,焉能为有,焉能为无。」小时候读《四书》,对这两段话就深以为然,也深有印象。因为自己俗名叫杜俊信,由於有个信字,因此从小就期盼,将来自己能有一个信仰,而且这个信仰能够让自己坚守到临终,能够完成它而不改变。「笃信好学,守死善道」,可以说,由这些因缘,导致将来我能够学佛、出家,而且找一个法门来让自己「笃信好学,死守善道」。

 

摘自《第十八愿善导释》(十三)

分享到
中华净土宗协会
净土宗文教基金会

11059台北市信义路五段150巷22弄41号
电话:02-2758-0689
传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